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真的只把女主当女儿【情有独钟】──居于苏北

时间:2020-10-16 11:08:51  作者:居于苏北
 
文案:
 
辛苦填坑好几年,许多年终于完成自己的第一部大女主小说。
结果,没等来海量收藏,也没等来金榜。就直接猝死,穿进了自己的小说里。
穿成女主还未离婚的渣前妻大反派怎么破?当然是,为了女主的幸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
那可是自己的心头肉诶!
于是
许多年豪迈的大手一挥:离婚,马上离,我净身出户的那种。
男女主同时出现的时候,宁愿顶着一大片青青草原,也要将女主推到男主的怀里。
不仅如此,身为亲妈,许多年拖着病弱残躯,爬也要爬去星际最危险的人鱼星,只为给自己制造个意外死亡。
 
死不了,也要找个借口,离女主远远的。
 
阔别七年,聚会上,女主只是悄然的从许多年跟前走过,带起一阵香风,许多年就寸步难行。她起了不该有的反应。
每个夜晚,都在活色生香的梦里与女主相遇一次又一次。许多年一边喘气,一边唾弃自己:“呸,你个不要脸的!连自己的女儿都想搞。”
 
自以为穿书的原著大触A x 高冷霸气能力超强容颜绝世的大女主O
 
来圆自己两年前立的flag,路过的读者姥爷们给个鼓励,蟹蟹~
 
 
  1
 
  
  许多年,年龄27,单身,有房,有猫,是某网站的一名写手。日常生活就是,白天蒙着被子睡大觉,晚上抽烟喝酒码字。
  作为一个写了八年文,日夜颠倒了八年的死宅,终于,许多年在某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趴在桌子上猝死了。
  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去找阎王报道了,许多年没想到自己再醒来居然是在床上,当然不是她自己房子里的那张床。
  浑身的疼痛无力,连握拳都非常吃力,许多年意识已经清醒,但是眼皮好像千斤重,盖住了她眼睛,无法睁开。
  许多年感觉有人掀开了她身上盖得被子,撩起她的上衣,接着冰凉的针头扎进皮肤里,有液体注射进了她的身体。
  被扎了一针后,许多年感觉自己有了些力气,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一个亚麻色头发的男子,许多年从男子手上拿着还没收起来的注射器初步判断,这人应该就是刚扎她一针的人。
  “你是医生?这里是哪家医院?”扎了一针,许多年才感觉自己还有些头疼,抬起一只手按着太阳穴。
  男子收起注射器,快步走到许多年跟前,替许多年按摩头部,动作轻柔,力道正好,应该是经常做这件事。
  “少主,我是张清,你终于醒了,这是许氏自家的医院。”
  男子一边按一边回答着许多年的问题,从许多年睁开眼他就一直很淡定,但还是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许多年现在疲惫的很,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她听着男子的回答,知道这人叫张清,她不认识。许氏自家的医院什么地方,她也不知道,没听说过啊。
  什么华山医院,宗仁卿医院,中医院都知道,就是没听过叫许氏的。
  还有少主?这是什么鬼?
  许多年偏了下头,张清会意,停下了,顺着许多年的意思将人扶起来靠在床头,端正的站在床边。
  许多年将张清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我好像不认识你,但请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张清弯了下腰,快步走到房间里的桌上拿起一份文件,恭敬的放在许多年的跟前。
  许多年被张清恭敬的态度给惊到了,一脸疑惑的打开文件,心里不停的猜测这人到底是干嘛的。
  注意力被文件的内容吸引,许多年的眼睛越挣越大,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份文件。担心自己会漏掉什么重点,许多年将手里的文件来来回回的看了四五遍。
  许多年再次看向张清,张清点了点手腕上一个像手表一样的东西,一段投影出现在房间里。
  经过手里文件的“洗礼”,对于这种高科技,许多年也没有太过震惊。投影出来是一个短视频,里面是一个人的各种介绍,许多年再傻也知道被介绍的是她。
  许多年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带起的灰尘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视频放了好几遍,许多年已经变得呆滞,无力的靠在床上。
  “少主。”张清收起投影,眉眼之间都是不忍心和无可奈何。
  许多年缓慢的转动眼珠,看向张清,嘴里吐出两个字“出去。”
  张清没有反抗,收起东西出去了。
  房门关上了,一行清泪从许多年脸上滑下。再次躺回被窝,许多年扯起被子捂住脸,整个人一动不动。
  时间像是被人静止了,直到数个小时后,床上保持着一个姿势的人动了。手撑在床上,许多年托着自己的新身体坐了起来,点开了自己手腕上的光脑。
  是的,她现在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了。
  她输入自己的名字,查阅了一番,结束后又输入了一个名字,接着又是另一个名字。等到她查完,又是好几个小时过去。
  敲门声响起,许多年说了“进”,张清就出现在门口,还有另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忘忧博士?”
  西装男笑了,他提着一个大型手提箱走了过来,“想到少主这么快就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果然不愧是我们聪明过人的少主。”
  忘忧吹了许多年一记彩虹屁,把手提箱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全是一些医用器材和药物。
  对于这种夸赞,许多年并没有什么情绪反应,安静的配合忘忧的检查。
  许多年知道自己是穿越了,准确来说是穿书了,再准确一点就是穿进了她自己最近刚完结的一本ABO文里面。
  她是文中的一个配角,属于大反派的那种配角,豪门世家,智高颜好,唯一的作用就是给女主添堵,促进男女主之间的美好姻缘。
  还有一个重点就是,她这个的各方面优秀的反派,是最终要领盒饭的一个大反派。
  当初许多年写这个角色的时候,稀里糊涂的用了自己的名字,没想到自己居然就成了这个角色。
  忘忧检查完,发现许多年神游天际的样子,咳嗽了两声,拉回许多年的注意力。
  “少主,在我和张清没有找到鬼医之前,希望您爱惜好自己的身体,下次可能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许多年木讷的点点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从张清的文件上知道,她是被人算计,出了一场车祸,肇事车辆和人已经烧成了黑炭,现在还没有查出是谁。
  张清接着忘忧的话,对许多年说出了接下来的安排。
  “少主,为了您的安全,我们必须要回许家住了。您身体里的毒素,忘忧准备了足够的舒缓剂,我们一定会尽快找到鬼医。”
  来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许多年身为著作者,她知道张清是她唯一能相信的两个人了。
  哪怕她作为反派,最后被天道弄死,张清都没有背叛她。
  只是,她不明白的一点就是,自己怎么会中毒?她哪有写这个点,作为一个写文的,她的记忆力可是很好的,她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写过“许多年中毒多年”这七个字。
  很拗口的好嘛!
  在张清的照顾下,许多年服下了一只寡淡无味的营养剂,以此来解决了午饭。原因无他,因为她身体里的毒素已经扩散全身,她的器官已经坏损,不能进食普通的食物了。
  好可怜哦!许多年再一次留下了一行清泪。
  许家人来的时候,许多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个老太太抱住了。许多年知道这是她的奶奶,许奶奶哭的悲天悯人,好像许多年已经去了。
  许父和许母安慰了许奶奶好一会儿,才让老人家平静下来。
  “小宝,你这是要把奶奶给吓死啊,几个月不回家,再见到你居然是出了车祸。”许奶奶拉着许多年的手,痛心疾首。
  面对这样的情况,善良的许多年心生愧疚,低着头认错,“奶奶对不起,我以后会听话的。”
  这里的许多年是一个年少有为的许家少主,许家几代单传的Alpha,掌着许家一半的大权。
  却偏偏是个花心大萝卜,身边的莺莺燕燕数不胜数,几个月不回家都是正常的。
  “妈,小年这次还好只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您不要太担心。”许母扶着许奶奶的肩膀安慰着。
  许奶奶哼了一声,呵斥着许母,“你还想小宝伤筋动骨,如了你的意?”
  许多年眉头一挑,这情况又有点意外啊,她可没有详细写过许多年的家庭。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下许多年是被许老太太宠坏的纨绔,许父许母是以家族事业为重的生意人。
  许母脸上明显尴尬的一顿,随即委屈的看着许奶奶,“妈,我怎么会那样想?我当然希望小年好好的。”
  许奶奶压根不理会许母的辩解,许母求助的看向了许父,许父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不说话。
  许多年想着缓解下尴尬,毕竟也是因为她,才让人家婆媳不和。
  “奶奶,我妈肯定是希望我好,毕竟我是她的孩子,她怎么能不盼我好。”
  这原本只是一句打圆场的话,却让病房里的人都吓得不轻,许多年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一脸懵逼,“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
  许奶奶欲言又止,许母也不敢说话,许多年看向张清,张清接收到许多年询问的眼神,就准备凑到许多年耳边说些什么。
  一直沉默的许父开口了,“没什么,你没说错,只是,你现在比以前乖巧太多,让我们有点不适应。”
  “医生跟我们说过,你失忆了,这也是正常的,以后会慢慢想起来的。”
  许父说这些话,丝毫不带为人父应有的柔情,说的非常官方和正经。不愧是以冷酷无情的生意人,许多年心里小声的哔哔了一句。
  “哦。”
  对于这样的人,哪怕是亲生父亲,许多年也是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的。
  没多久,许多年就在保镖的重重包围下,回到了许家。
  在许多年的房间里,张清说出了他准备耳语告诉许多年的事情。
  “少主,夫人不是您的生母。您的资料上有详细介绍您的身世,您不要再遗漏了。”
  又是一个意料之外,许多年点亮光脑,把关于自己的资料又看了一遍。
  她的生母,是这个名为蓝星帝国的Omega王子,等等,王子?许多年仔仔细细的看了那两个字,对,就是王子。
  她是一个男的生的!
  虽然知道,这是ABO世界,但是,知道自己是个男Omega生的小孩怎么有点怪怪的。这时,许多年才意识到一件事,她已经是个Alpha了,Alpha!
  下意识低头看向自己的腿间,许多年有些哆嗦。张清被许多年的这一反应吓到了,连忙跑到许多年跟前摇着许多年的肩膀。
  “少主,您不会连您的性别都忘了吧?”
  这小子好机灵!许多年看着张清,不由得感叹一下,果然是对原主最忠心的人。
  “没有,我只是觉得有点尴尬。”许多年打掉张清的手,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张清舒了一口气,还好他家少主只是失忆不是撞坏了脑子。
  张清扬了扬手里的小密码箱,“少主,我将舒缓剂放在冷冻柜里,您一定要记得按时注射。”
  许多年“嗯”了一声,看着张清将密码箱打开,取出里面的药剂放到床头的冷冻柜里。
  做完这些,张清就离开了,他只是许多年的助理,并不能住在许家。不过,许多年有任何事情,只要一个命令,张清就会来。
  许多年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坐在床上,不自在的咽了口唾沫。手伸向大腿,触到某点后,猛地收回。
  捂脸倒在床上,许多年心里大声咆哮,嘛呀!怎么办!她一个女的长了那玩意,她要怎么上厕所?怎么洗澡?怎么穿衣服?
  作为原文大触,许多年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平静下来。跑到洗手间,明亮的光线足够让她看清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的毛孔。
  伸出一只手在头顶比划了一下,这就是188cm的身高啊,真的挺高的。只不过,她这个样子是不是该有二百五十多斤?
  知道这个身体是中毒导致了水肿,所以她整个人看起来,很圆润,很壮实,呸,就是胖呗。
  但这也太不符合,她笔下有钱有颜大反派的设定了吧,虽然五官是不错,但被肉肉的脸包裹着也看不出来美了。
  跟镜子里的人挤眉弄眼了一会儿,许多年才结束自己的唉声叹气。
  不仅是胖,因为中毒的原因,她的生命技能都在快速的枯竭,镜子里的人脸上有些病态的苍白,连同锁骨那里露出的肌肤,都有些泛青,显得整个人又丧又胖。
  如果脸上再出点油,妥妥的油腻欧巴桑。
  她确实写了,许多年是一个阴冷狠厉,有些心理变态的人。
  因为,她把这里的许多年写成了一个“那方面不行”的Alpha,自然就心理不正常了,这也是为了保住女主的清白。
  不过,就这个油尽灯枯的身体,她也没法做一个正常的Alpha。这个ABO的世界,有种叫做信息素的东西,除了Beta,另外的四种性别人群都可以感应到,并作出反应。
  在跟忘忧和张清以及许家人接触后,许多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感应信息素。
  张清和忘忧都是Alpha,许家人都是Beta,她无法从信息素上知道张清和忘忧的性别,只能依仗她是原文大触这个金手指。
  可能已经睡的够多了,许多年也没有觉得很困,她也想多了解下自己当下的环境。就走出房门在许家的大宅里,逛了起来。
  许家的下人见到自家少主,自然也没有阻拦什么的,都是远远见到就弯腰问候,就急匆匆的走开了。
  许多年摸摸鼻子,看来自己的名声确实不咋好,自己家里的人都怕自己。
  许多年独自一个人慢悠悠的走着,不知不觉的就走到花园。阳光很好,一处玫瑰花架下还摆了桌椅,许多年走过去坐了下来,她确实走的有点累。
  “喵。”
  许多年寻着喵叫声看过去,一只奶牛猫窝在一棵樱花树的枝干上,许多年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树下。
  “喵喵喵。”许多年学着猫叫,她有些欣喜,这只猫长得跟她养的那只猫好像,简直就跟自己的猫也穿书了一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