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庙堂不及江湖【情有独钟】──仙人抚我顶

时间:2020-10-16 11:07:21  作者:仙人抚我顶
 
文案: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方煜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想做的从来就不是忧国忧民的好官
“辞官后你后悔过么?”花满楼有一天这样问过他。
“我所求的从来不多,现在我都得到了,何谈后悔?”
------------------------------------------------------
最近陆小凤系列的粮太少了,没办法只能自割腿肉了
还是对我们的花公子下手了,没办法,谁让我那么爱他呢(摊手)
作者文笔有限,剧情大多都是参考了小说和电影,有些故事情节为了剧情连贯,会大量引用原本的台词,还请见谅。
最重要的:人物归原著,ooc归我(当然,我尽可能贴近人物本身)
另外,为了防止我又写着写着又不想写了,我决定写完一个单元,放一个单元,大家佛系看文哈~
总之,祝各位读者老爷们看得愉快~
 
【正文已完结,随机掉落番外,放心食用】
 
 
  第一章
 
  
  八月十五 宜祭祀祈福忌安葬嫁娶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八月最是江南酷暑难熬的时候,却丝毫不影响人们在街上来来往往的热情。
  刚刚赌赢了不少银票的陆小凤,从赌坊里出来,优哉游哉的走在街上,身边围绕着的乞丐一直在他耳边嗡嗡着,吵得他有些心烦。不过所幸今天陆小爷心情好,从怀中掏出大把银票向空中一撒
  “好了,全给你们了。”
  陆小凤想着千金散尽还复来,小爷我也不在乎。谁知刚走出两步,那帮捡了钱的乞丐就嚷着“这是假的!”,紧接着来了一帮官兵,团团围住陆小凤。
  陆小凤一边听着领头的官兵,号称飞龙铁马的蒋龙和洛马说着要带自己去衙门,一边想着这动作也太快了些,看来是早就设了局等着自己。他挑挑眉毛,带着蒋龙,洛马来到刚刚出来的赌坊,只见原本的赌坊早就面目全非,成了正了八经的客栈。
  “陆小凤,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洛马冷笑一声道。
  陆小凤四下看了看,又看向面前的桌子,嗤笑一声,一手拍向桌面。只见那桌面瞬间反转,背面赫然就是赌桌。陆小凤道:“绕了一圈,不就是想带我走么,左右我也无事,跟你们走一趟吧。”
  另一厢,一座客栈的天字包房内。
  一位穿着群青色锦服的年轻公子正坐在桌旁喝着茶,身旁站着一身夜行衣的男子。
  年轻公子喝了口杯中的茶,顿了一下,又放下茶杯,开口问道:“蒋龙和洛马那边如何?”
  “陆小凤已经进牢里了。”黑衣男子回道。
  年轻公子点点头,没再出声。
  “大人,属下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这时黑衣男子笑了一声,小声问道。
  “我说不当讲,你就不问了?再说你也不是我的属下。”年轻公子又拿起茶杯,犹豫再三,还是小小的尝了一口。
  “嘿,不知这陆小凤什么来头,此次银票案事关重大,上面偏要指派这么个无名小卒?”黑衣男子问道。
  “这几天看来,陆小凤并非是普通的无名小卒,有几分本事。”年轻公子道,“不过上面选他确是有些心血来潮。阿大,等案子结了,回头告诉你主子,少看些民间的话本。”
  “这……我说有什么用,主子还是比较听您的。”阿大有些为难。
  “哎……孩子长大了,越来越不听话了。”年轻公子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下回出门还是喝点白水吧,这茶煮的也太差劲。”
  自然和宫里没法比,阿大腹诽道。
  过了不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大人。”阿大看向年轻公子。
  “去开门,蒋龙他们回来了。”年轻公子整理了一下衣服,重新坐好。
  阿大去把门打开后,果见蒋龙和洛马站在门外,对着阿大鞠了一躬,走了进来,又对着年轻公子鞠了一躬道:“方大人。”
  “二位辛苦,可有收获?”方大人问道。
  “大人客气,查案本是我等职责,何谈辛苦。只是没想到,大人官居一品,亲自来查此案。能通过此机会见到大人,实在是我等荣幸。”洛马笑道。
  方大人笑了笑没回话,看向蒋龙。
  蒋龙瞥了一眼洛马,低头回道:“大人安排的事情我等已向陆小凤交代,只不过这陆小凤实在是油嘴滑舌,滑头的厉害。朱停和陆小凤这两人在牢里的话我们也没有听清,不过却得知此事与七年前死于瘟疫的岳青有关。”
  “已死之人又怎会有关,二位莫不是觉得我没有判案经验,在唬我?”方大人冷笑道。
  “下官岂敢!”蒋龙洛马二人见眼前的人态度突然转变,顿时一慌,急忙跪下表达诚意。
  “我不过是说笑,怎么就跪下了。”方大人态度又一下转变,和善的笑了笑,却没开口让跪在地上的二人起来。
  上面没说让起,蒋龙和洛马二人自然不敢动,只好跪着继续回话。
  蒋龙说道:“虽然岳青已死,但他还有个女儿,我们让陆小凤去找他的女儿,看是否有所突破。”
  “人海茫茫,怎么找一个七年前就没了父亲的小姑娘?”方大人问道。
  “陆小凤从朱停那儿得知,这姑娘胸口有个斧头状纹身,正是鲁班神斧门的标志。陆小凤似乎是有门路能找。”洛马回道。
  “似乎好像这种词,用在案子上不合适吧,洛马大人?况且你们也说了,陆小凤此人滑头得很,怎么能控制此人?”方大人笑了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
  “说来,还要多谢花家七公子的帮助。”蒋龙说道。
  洛马被方大人说得冷汗连连,忙接着蒋龙的话补充说道:“花公子给了我们一瓶‘三日催魂散’,此药三天内没有解药,必将毙命。只要我们找机会让陆小凤吃下去,他就必须按我们的要求破案。”
  “哦,还有这等手段,那我就在此恭候佳音了,事成之后,我必会向圣上将二位美言一番。”方大人笑着拍了拍手掌,“那二位且去忙,我就不耽误你们查案子了,三天后希望有个圆满的答复。”
  “是。”二人回道,这才起身离开了客房。
  房内,等二人走远了,方大人笑了一声,和方才那般标准官场笑容不同,显得又无奈又好笑:“花家,七公子,三日催魂散?哈哈。”
  “大人这是怎么了?可是刚刚那二人有问题?需要去盯着么?”阿大看着眼前的人笑得突然,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用不用,他们说的那些,我们不是早就知道了?”方大人这才止住笑,“只是想起了些事儿,一时觉得有些好笑罢了。准备准备,好戏要开场了。”
  而走远的蒋龙和洛马,这才松了口气,蒋龙对于洛马一直巴着方大人的事情不太明白,虽说是京里来的高官,但也不至于到这个程度,只好问道:“这方大人什么来头?”
  洛马瞥了他一眼说道:“方煜,方大人,当今还是太子的时候,这位已经是太子太师了,现在官拜太师,这般年纪,官居一品,位列三公之首,还是当今面前的红人。这么一尊大佛到你面前,你还不供着?想什么时候升官?”
  这么一说,蒋龙却更不懂了。“官居一品来查这个案子?”
  “这大通钱庄,明面上的老板是花家,背后的大头却是朝廷,当今派这位来,说明对这案子足够重视。只要你我漂亮的结了案子,这官路算是越走越宽了。”洛马得意的笑道。
  蒋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刚刚跪的有些痛的膝盖。官路走得宽不宽,他是不清楚,不过这膝盖跪的倒是挺痛的。
 
  第二章
 
  
  夜晚,华灯初上。
  今天是中秋,街市上渐渐亮起了各色的花灯,周边的小摊贩们也叫卖着。平日在家里不怎么出门的姑娘们也精心打扮一番,纷纷走上街头。街上还有一些一看就家世不凡的公子哥们,那长得俊俏的公子哥们自然是引得周围的大姑娘,小小姐们一番惊叹。
  方煜换了一身青竹色,用银丝绣着暗纹的锦服,外罩一层薄纱,手持紫竹宣扇,扇子下面还挂着一个成色极好的莲花型翡翠玉坠,带着阿大,在街上四处游荡着。
  “大……公子,怎么突然穿的如此……”阿大一时斟酌起自己的措辞。
  “如此怎样?”方煜挑眉笑道。
  “如此华丽,衬得公子真是玉树临风,富丽堂皇。”阿大忙说道。
  方煜听完脚下一顿,然后又继续向前走,说道:“不会用词就别随便用,回头多读两本书。”
  阿大听完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身为影卫,功夫虽到家了,但实在是学识有限。
  方煜没再说话,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集会上,看着小摊上的小玩意,偶尔还自掏腰包,买些小里小去的东西扔给阿大。
  突然一阵风从二人之间吹过,周边小摊上的东西也吹掉了一些,惹得周围的人一阵骚乱。等骚乱平息以后,方煜看向手中的扇子,发现下面莲花型的扇坠已经不见了。
  阿大皱着眉毛,也看到了方煜手中扇坠丢失,问道:“需不需要追上刚刚那人?”
  方煜摇了摇头,笑道:“不必,那个人,你可追不上。”
  “可那扇坠,我看公子似乎十分喜欢。”阿大问道。
  “属于自己的东西,别人抢不走。就算一时丢了,早晚还会回到自己手里的。”方煜说完,便继续逛起集会,丝毫没有因为扇坠丢失受到影响。
  阿大见方煜也不在意,便也没再提,跟在方煜后面继续走着。
  另一边,司空摘星沾沾得意着自己刚到手的两个翡翠扇坠,一边上下抛起来玩,一边嘴里念叨着:“有钱的公子哥,没用的公子哥,一碰碰到俩,嘿嘿。”
  只是转眼间,刚被抛起的两个坠子,在一阵黑影闪过后,又没了踪影。
  “站住!给我站住!还我翡翠!”
  司空摘星一路轻功带着残影,追着眼前的黑影,却还是没追上,在树林里追丢了。
  “你给我出来!能让我司空摘星追不上的,这江湖上也就两个人,一个是西门吹雪,一个就是陆小凤,可西门吹雪才不会这么无聊,只有你陆三蛋!陆小凤!陆小凤你给我出来!”
  只见一道人影落在司空摘星身后,一脚踢向司空摘星的腿弯处,司空摘星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站稳。
  “嘿,陆小鸡,你还踢我!”
  陆小凤抱着胳膊看向司空摘星,笑道:“这么久没见,你说话还是这么刻薄。听说你金盆洗手不干这行了?怎么手又痒了?”
  司空摘星撇撇嘴说道:“金盆洗手?我要是有钱买金盆,我还用去偷?”
  陆小凤摇摇头表示并不信他这番言辞:“天下第一神偷会缺钱?”
  “诶,别乱说,我那可不是偷,是借。”司空摘星摆摆手说道:“我只是借来玩几天嘛,有机会我还是会还回去的。”
  “哦,那这机会可不多。”陆小凤了然,拿着扇坠越走越远,“不如我帮你还回原主好了。还偷两个,可够贪的。”
  “哎哎,别介啊!你回来!这么好的坠子还回去,我可太亏了!我还没玩够呢!陆小鸡!”
  二人插科打诨下,总算提及极乐楼的事,不过司空摘星最开始拒绝带陆小凤去的。
  “带你去你肯定又得把那儿搅黄了,不去不去。”
  “哎,不会,就是去玩玩。”陆小凤拍了拍司空摘星的肩膀,表示让他安心。
  “嗯,那好吧,骗我你是小狗,你得去给我抓1000条蚯蚓。”
  “行行行。”
  当陆小凤和司空摘星终于到达极乐楼时,方煜早早的就在一张赌桌旁观察他们了。
  “可算来了。”方煜说道。
  “他们和刚刚那位月白色锦衣的公子要去楼上了,要跟上么?”阿大问道。
  “楼上是什么地界?”方煜问道。
  “上面是江湖人。”阿大回道。
  “那就算了,我们直接过去太显眼,且在下面等等。”方煜一边说着,一边推着手中的筹码。已经来了有一会儿的他,目前赚到了三千两。
  “你也来两局?”方煜看向阿大问道。
  “不了,我不太会这个东西。”阿大拒绝着,眼看方煜说话的功夫,又赚了一千两。方煜每次下注都不大,但每次都下的很准,阿大没想到眼前年轻的太师还是位赌场高手。
  “嗯,算了,没什么意思,走,我们去推牌九。”方煜让阿大拿着迎来的筹码,换了一桌,继续赌局。
  在下面等了两局牌九的时间,只见司空摘星自己从楼上走了下来,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两个赌坊的下人。方煜侧身,对着阿大小声说道:“跟上他,必要的时候帮他一把,见到陆小凤了就回来,不要和他们接触太多。”
  阿大点点头,跟在那两个下人身后,等到司空摘星把这两人甩开,这才从侧面现了身,小心跟在司空摘星身后。
  只见司空摘星来到赌坊后院,将钩索扔到三楼,然后借着钩索,悄无声息的登上三楼,准备推开窗户进入室内时,却没想到窗内竟有个铃铛,推开窗户时正好作响。司空摘星心中暗骂自己大意了,想逃走时,两侧拐角分别出现了两个身形高大,体格健壮,肤色如古铜的护卫,一步步逼向司空摘星。
  司空摘星自诩拳脚功夫还算过得去,只不过打在这四个壮汉身上却是毫无用处。这四个壮汉仿佛铜墙铁壁一般,自己那几拳简直就像给人家挠痒痒。那四人追着司空摘星打着,一身蛮力下使出的拳头,虽没什么章法,但却带着罡风。司空摘星怕这一拳打到自己小身板上,还不得伤筋动骨疼上几天,只能四处躲避着。实在躲不开,才格挡一下,竟是节节败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