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蝶梦【仙侠修真】──陌兰锦荣

时间:2020-10-16 11:02:43  作者:陌兰锦荣
 
文案:
 
第一世,一见钟情……第十万世,私定终身
 
 
  幼时
 
  
  “浩浩乎!平沙无垠,夐不见人。河水……”
  “呱,呱,呱——呱呱,呱呱……”
  “少主,你玩我也要有个度,拿青蛙来玩,我不要脸吗?”台上那个教书的夫子一说,学堂中的人都把目光看向她。
  只见她玩弄自己的头发,淡定自如地说道:“夫子,是你把《吊古战场文》读得太好了,是蛙子让我教它怎么读,回去向自己的家人‘炫耀’。”
  “哈哈哈。”全学堂的人都笑了。
  “你,你……”
  “夫子,我是无辜的。哦!对了,夫子你的名字正好就是蛙子的谐音,佤梓。我忘了。”拍了一下脑袋,同时还假惺惺地笑着。
  出了学堂。
  “少主,你可真厉害啊!那可是所有夫子中最沉得住气的人。”
  “的确,别的夫子我三天之内便能赶回去,但这个夫子,我整了差不多快一个月才赶回去。”她想了想这一个月来自己变着法的来整这个夫子,今天好不容易整走,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
  回到自己的房中,直接躺在床上,睡着了。
  次日,来到学堂。“少主,少主,不好了!”就听到族长的儿子立马跑了过来。
  “怎么了?我又怎么了?”
  “我爹爹找那个外面的人做夫子,那个人可是有名的麻烦啊!少主,你这下玩大了!”随即摇了摇头。
  “看一下他会怎么样吧,不过是外面来的‘贵宾’,那便好好招待一下吧!”少主阴笑了一下,便坐到坐位上,静候“悲音”。
  突然,少主被传到了郊外。
  “魂儿。”
  “哥,哥哥,你怎么来了?冥界不要管了?”少主先惊讶了一下,然后疑惑地问着自己的哥哥。
  “我叫他来的。”那个外来的人走了过来。
  “师父。”元九臣以桃源军礼:右手在上,左手在下,手掌相叠,微微一拜。
  少主一看,便知道:此人不简单,连哥哥都要行军行之礼。要知道哥哥可是天下第一强者,而这军行之礼可是桃花源第一高礼,这人怎么受得起?
  “魂儿,快来拜师。”
  “哥,你你刚说什么?你特意回来只为了我拜师?”
  ”魂儿,你别闹了。”
  ”我才不要拜师了,我才不要呢。”说着便不见了。
  “要不要吃糖画,桃奶糕。”
 
  拜师
 
  
  “哥,你刚说什么。”刚才还不见人影的少主,一眨眼,又回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要吃这个?”那个人拿出了桃奶糕,还在少主的面前晃了晃,“你要不要啊?”
  “要!”眼看只差那么一点点距离的时候,那个人瞬间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你的速度太慢了,你可不可以再快点。”那个人对少主说着,少主没有听,不管别人,直接开打。
  “力量太弱了,还是要我说才明白吗?自己不知道去领悟吗?”少主一拳打过去,他连法力都没有用,直接接住那一拳,化开了,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甩了出去。
  “嘶——力气好大,手都痛死了。”少主被甩到后面,揉了揉自己的左手,小声说道。
  “拿着,”那个人把一个小瓶子扔给了她,“手没事吧?”
  “你说呢。”少主好奇地打开那个瓶子,“这什么味啊!太难闻了!”少主捏着鼻子,极其厌恶地说道。
  “这个是以桃花源的药桃加玄血……”
  “噗——好苦啊!”少主听到“桃”这个字,便喝了一小口,立马吐了出来:“水,哪里有水?”
  “魂儿,这里有水。”元九臣把水递给她。
  “这个,内外皆可以。”那个人扶着额头,看不到表情。
  “你不早说!”少主也有模有样地学着那人扶着额头。
  “我早想说了,是你喝得太快了。”他很是无奈地说道。
  “魂儿,你的手是不是不痛了。”元九臣蹲下去,轻轻地捏了捏少主的鼻子,很是宠溺,“还拜不拜师了,魂儿?”
  “我,我看在哥哥的份上,就拜你为师。”说着,还满不高兴的样子。
  “噘嘴了。”元九臣笑了笑。
  “哥,哼——”
  “生气了,给。”那个人把一串糖葫芦给了少主。
  “师父,徒儿还有事没做完,还望师父允许。”
  “去吧,性命总比拜师重要。”
  “嗯。”
  “阿魂,你要去哪里?”那个人一回首,就看到少主要走了。
  “我……我想起昨天好像约了谁去钓鱼的。”
  少主很是尴尬地笑了笑,心中十分悲哀:我好想要走啊!哥哥啊!你为什么不带我离开啊!
  “疼——”师父用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轻轻敲了一下少主的头。
  “跪下!”
  “啪。”少主很是不情愿,因为那不是她自己想跪下的。
  “我为什么要跪下?”少主一直盯着他 。
  “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第十九个弟子,赐名:凌天凤,这‘幻雪笛’和‘碧灵剑’赐予你。”师父没管她自愿不自愿,就浅浅地说道。
  “谢师父。”凌天凤明明想说:我的名字,你没有资格赐。结果被强迫地拜了一拜。
  师父把笛子和剑丢给她。
  凌天凤便能自己动了,立马站起来。
  “好痛啊!为什么身体会不受控制地跪下。”凌天凤揉了揉自己的膝盖。
  “我知道你想怪我,但你怪我也没有用,是你哥让我这样的。”
  “我哥?”凌天凤看了看师父手上,“万钧符。哥,我真想打死你!”
  “跪下,魂儿,你怎么和你哥我说话的。”元九臣不知从哪里走出来的,但脸上的笑容却格外恐怖。
  凌天凤又一次跪下了,看着刚刚走出来的哥哥,很是气愤。
  “嗖——”的一声,三条绳索绑在了凌天凤的身上。
  “世间三绳,哥,你不带这么玩的!”
  “好了,九臣,别玩了。”
  “知道了师父。”说着就把那三绳收了回来。
  凌天凤看到了立马跑到师父身后,抱住师父的大腿,撒娇道:“师父,哥哥欺负我,你管管他嘛。”
  “这个万钧符还,你妹妹带走,好好教育一番。”
  “知道了,师父。”说完便不见了。
  “哥哥的影术都这么厉害了,如果我有六界最强的阴阳焰就好了。”
  “驾驭阴阳炎,要干什么?”
  “法力要强大。”
  “这只是最基本的阴阳焰驾驭条件,要想驾驭最强阴阳焰,就必须要有极强的领悟性,稳定的法力和天生的灵力,你虽有天生的灵力,但你的法力不大稳定,领悟性也不大好。”
  “那该怎么办,我如果连这些都不大好,那怎么能打得过哥哥。”
  “你好好学就是了。”
  “嗯——”
 
  寻找
 
  
  十年后,凌天凤即将出关。
  “终于,能再次离开这血池了。”凌天凤喘着气地支撑着身体,三年内,一直都在这血池与自己的镜像虚影不停地对打,让她很是虚弱。
  “拿上我,拿上我——一个很是细微飘渺的声音。
  “谁,谁在说话。”凌天凤虚弱地望了望四周,没看见什么。
  “是我,我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我,看不见的地方?”凌天凤轻闭双眼,试着找那个说话的东西。
  “伸出手,我来找你。”
  凌天凤伸出手,在那东西找到她的一瞬间,抓住了。
  “面具。”凌天凤看着手上的东西,“干什么啊。”
  “你在血池之中不会露出桃发,但在外面可说不定,别忘了‘桃发者,天下敌’,戴上它,它会遮住的。”
  “那个与我同名之人真甜烦。”天凤还是戴上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心想:为何闭关修炼之后,我的头发会变成桃粉色?
  凌天凤离开后。
  “第六次了,战魂,去报仇,报了仇,你便不会陷入无尽的生死轮回了。”桃花源,还是忧了。
  “九臣,你确定不需要把她前世的记忆交给她,她可是你亲姐姐!”
  “我也想,但还是不了,对了她以前最喜欢的猫,你复活了吗?”
  “玲珑复活了,六水就快好了,只差一点点,但愿这一世,不要为其而亡了。”
  “但,她还是一样。毕竟,她性格怎么变,只有心不变。”
  “嗯——噗——”师父不知怎么了,吐出一口血。
  “六水,不能复活吗?”
  “什么。”
  “皇乐,别折腾了,我试过,可六水少一块魂魄,无法复的。另外,魂儿出关了,快出吧!”
  “是,尊者。”皇乐立马赶去。
  “九臣,你留下,你别忘了,之前,你害过她。”
  “娘。”
  “你姐的这样子,还不就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
  “娘,我知道了。”
  “对了,冥界还有事,你还快去!”
  “是。”元九臣离开了,尊者过去了。
  “不要过去。”皇乐小声道。
  “为何。”
  皇乐惊住了:三年未见,她的法力竟强大到这种地步,能用法力直接把话传入神识。
  “怎么不说话了。”
  “啊,没事。阿魂,她在封印周身十成九的法力。”
  “还是一样,封印法力的容器,一直都是同一对同一对同心结,然后给一个陌生的女孩,又一次轮回。”
  “要阻止她找到那个女孩吗?”
  “算了,只能但愿,她不会找到。”尊者叹了口气。
  “可以出来了,”声音不像之前那样,而是成熟了不少,“三足金乌。”
  “战神殿下,好久不见。”
  “我说过的,你五弟,是我助他,成神,褪去金羽……”
  “你又想迷惑我!”金乌以爪为攻。凌天凤一次一次地躲。
  “你是怕我了,姓凤的。”
  “住嘴!”了凌天凤一个把抓住了金乌的三爪,怒吼道,“我的事,不要你说!”
  “这怎么回事?皇乐。”
  “我也不知道。”
  “你一直都在找六水,不是吗?”
  “她在哪,快说!”
  “你打得过我再说。”
  “你——你……”这时,凌天凤突然晕倒。
  “中了。”皇乐在不远处射了一根带麻醉药的袖针。
  “金乌,你别想逃。”尊者用九曲塔锁住了金乌。
  “九曲塔,她娘的,咋在你这!姓司徒的,有本事咱俩打一架!”金乌暴出脏话来了。
  “安静一下不好吗。”
  “司徒樱,去你妈逼的,还不放老娘我出来!”金乌又骂道。
  “又暴粗口,你还是女子吗。”
  金乌直接现人形,是一位极美的女子,一身绿中带金的齐胸汉服,让她很是勾人:“你说我还是不是女子!”
  “外表很像。”
  “你说啥?什么叫外表很像?”
  “尊者,那阿魂我先带回去了。”皇乐小声道。
  “哦,另外,让她不要想起它。”
  “好的。”
  “喂,喂喂,不带这么不理人的。”
  “喵——喵呜——喵——”
  “玲珑,糟了!”尊者看到玲珑,被吓得半死。
  “六水!”凌天凤猛地一下睁开眼,手中出现碧灵,直接闪到金乌的身后,“快还我六水!”
  眼看凌天凤就要刺中金乌之时,金乌才不慌不忙地掏出一个闪着蓝光的东西,此时凌天凤闻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
  “六水。”凌天凤想把六水的魂火拿回来,但被金乌给收回去了。
  “你干什么!”凌天凤为了那魂火差点摔了一跤。
  “尊者,真不能帮吗?”皇乐有点担心天凤。但尊者却不允许:“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不能干涉。”皇乐只好听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