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审神者每天都想死【情有独钟】──祝君龄/汨罗江里一尾鱼

时间:2020-10-14 13:49:31  作者:祝君龄/汨罗江里一尾鱼
  文案:
  审神者实力:
  防御力max ★★★★
  攻击力max ★★★★
  速度 ??? ★★★★
  愿望:想死 ★★★★
  特点:死不了★★★★
  作为一个想死的不死之身拥有者,小林芳雄每天的爱好就是跳大楼自杀,直到有一天他从天而降压碎了一座本丸的锻炼所。听说本丸刀剑可以杀死自己,小林踏上了漫漫异世界寻刀路。
  只是说出来容易做起来难,本以为可以左手三日月,右手数珠丸,脚踩XX博物馆,前提是,他不会拿一把刀就碎一把的话QAQ
  不死之身武力值max受x用绳命谈恋爱攻
  请问,和小林谈恋爱需要什么
  小狐丸:顽强的生命力。
  小林芳雄(来自于动漫少年侦探团)白发红瞳的少年
 
 
第1章 压碎了一座锻炼所
  他想死。
  小林张开双手,想象自己是一只鸟,只是不同的是,鸟可以自由地翱翔,他却得桎梏于那不能逃脱的命运。
  这里是日本的涩谷,2030年。
  小林站在摩天大厦之上,遥望着下方深不见底的景色。
  不知道是第几次站在了这里,也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成功,死亡这个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最为惧怕的东西,却是他长久以来的渴望。
  希望这次可以死掉。
  做着并不可能被接收到的祈祷,小林一跃而下。
  据说,很多人跳楼其实都是被吓死的,但是小林从来没有感受到那种名为恐惧的心情,也许是他死亡的愿望太过强烈了吧。
  闭着眼睛,感受着风吹过的声音,小林心里想着自己这一次落下,是再一次弄碎地面,还是真正迈入死亡的世界呢。
  只是,今天落地的速度似乎格外的慢,而且周围的温度似乎一直在升高。
  不可避免地睁开眼睛,一阵热浪扑到了他的脸颊上,烫得不行。
  是火。
  对人类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元素。
  身边熟悉的,陪伴了他十多年的烟雾瞬间张开,挡住了这些熊熊燃烧的火焰。
  但是很快,这烟雾就消失了,可是火依旧在燃烧。
  这是烟雾第一次在有危险物体接近的时候消失,小林心里不由得有些好奇。
  这里有些奇怪,他从大楼上跳下,按以往的经验来说,现在应该已经落地了才对,可是现在却进入了这种奇怪的火焰之中。
  这个能让烟雾消失的火焰可以让他死亡吗?
  小林伸出一只手,翻舞的滔天巨火中,几缕火舌轻盈地跳跃到他的指间,勾引着他去触碰它们。
  小林几乎是痴迷地看着这火焰,这是他可能追寻了千百次之后,唯一有可能让他死亡的宝物,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
  小林看着那火海,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红色的热烈的颜色和他的血液融为一体,最后消失于无的画面。
  没有丝毫犹豫,小林纵身跳入火海。
  没有想象中该有的灼热感,也没有身体被烧成灰烬的感觉,小林只觉得那火焰正一寸寸地包围接纳着他,从身体周围流过,没有给他造成丝毫的伤害。
  明明火花崩裂的声音在耳边清楚地响起,却不能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原来是幻觉吗?
  小林睁开眼睛,有些失望。
  他伸出一只手,舀起一掌心的火焰,火焰从他指间流过,仿若刚才从未出现。
  向下降落的趋势仍然没有停止,小林也不知道再往下落去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但这不妨碍这种从未出现的奇妙状况终于引起了他一丝的好奇心。
  两手撑开,小林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下落的,仿若迈向死亡的路途。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他仿佛听到了有什么人在说话的声音,偶尔,还会有敲打声传来。兴奋,失落,悲哀,怒火,各种情绪从火焰中传递到他的脑海里。
  忽然,铿锵一声,空中传来一声长鸣,向下降落的失重感开始消失,小林的眼睛终于忍不住睁开。
  他对上了一双狭长的眸子。
  此时,那金色的瞳孔恰恰与他的视线相对。
  是一只狐狸。
  它正优雅地趴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小林。
  在它身后,正是之前听到的击打声。
  这是在干什么?
  小林有些疑惑。
  火海之中,有字体忽然浮现。
  “平安。”
  二字出现之后,又很快消散。
  接着,失重感再一次传来。
  落下前的最后一刻,他仿佛看到了有什么拥有着美妙圆形弧度的冰冷物体,被人举着,在阳光下,反射着迷人的色泽。
  接着,便是清脆响亮,音色节奏变化美妙的敲击声。
  之后的每一次降落,小林都能感到自己的身体会在每一时刻停留一会,每当这时候,火焰就总会凝结出各种字,组成一个个的字。
  镰仓,室町,南北朝,战国……
  随着他每一次降落,都会有这些代表着特殊时期的字出现,每一个字都映入到他的脑海之中,仿佛他也随着这火焰,经过了历史的磨炼,最终散发出仿若活着的光芒。
  小林依旧在向下落去,不过他很快就发现,那火焰终于消失了,继而是蓝天,白云,他冲过这两物,直接向地面落去。
  终于结束了。
  小林望着下面古老的建筑物,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
  如果这次落下去还死不掉的话,应该会欠很多钱的吧。
  真的好想死。
  放任自己的身体落下,小林在心里告诉自己,又或者说是在告诉那不明的正体烟雾。
  他其实一点都不害怕死亡,所以,不要再阻拦他了,让他死吧。
  只是,这烟雾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听话。
  半蹲在铺天盖地的灰尘之中,小林看着被他砸得报废的建筑物。已经破坏得只剩残渣的木质结构先不提,单说地上那和石头差不多的物体还有从里面蹦出来的燃烧着火焰的红色块状物质,小林就知道,自己似乎落入了不得了的地方。
  而且,他好像已经不在涩谷了。
  一眼望去,没有一样熟悉的东西。周围的环境相当古色古香,木质建筑的清香缭绕在鼻端,如果忽略那焦炭燃烧的味道的话,可以说是相当令人心旷神怡了。
  “为什么会这样?!”
  带着哭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小林转头望去,一只萌态十足的小狐狸正拖着四条小短腿艰难地向这边跑来,等终于接近小林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很长时间了。
  小狐狸跑过来,两只大眼睛望着已经变成废墟的建筑物,眼里流出了两粒豆豆泪。
  “怎么会这样?”狐之助的爪子拨动着废墟石块,心里满是不可置信。
  今天一早它就收到了时之政府会有新的审神者到来的信件,狐之助为了给新任审神者一个良好的印象,一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并且将有关资料全部都温习了一遍,以保证审神者有任何疑问它都能够回答出来,可是,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希望新任审神者到来的方式是直接压碎了锻炼所啊。
  望着面前的一片废墟,狐之助的眼泪不由自主地留了下来。
  完了,一切全都完了,没有锻炼所的本丸,还有什么意义呢?
  它狐之助可能今天就要失业了。
  从天而降的审神者太过厉害,直接就破灭了本丸的希望,它也很恐惧啊。
  小林望着已经快要瘫软到地上,整张毛茸茸的脸里都透露着生无可恋的感觉的小狐狸,犹豫了半晌,还是没有说话。
  如果这只小狐狸一过来就向他要赔偿或者想要打他的话,他的心里可能还会好一点,没那么多负担,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一群人想要围堵他的情况,只是现在,这小狐狸一脸恐惧的眼神,让他终于认识到,他刚刚破坏了的,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小林从宽大的外套兜里掏了一下,终于找出来一朵一直留在他身边的小花。
  这种柔弱的生物是少有的“不明正体烟雾”认为没有危险的东西之一,毕竟,就连滚烫的食物,也是被烟雾拒绝的。
  小林看了一眼从涩谷带来的白色小花朵,向失魂落魄的小狐狸走去。
  地下有很多由于他刚刚降落而迸溅起的小石头,小林没有穿鞋,于是这些可能会割伤人类脆弱皮肤的小东西,都被认为是危险物品,于是一路走过去的时候,乱石四处飞舞,这么大的动静,终于让那边的狐之助回过了头。
  狐之助看着向他走来的新任审神者大人,还噙着眼泪的圆眼睛委屈地看着他,希望和它一样,可能面对同等失业危机的审神者大人可以安慰一下它。
  他在怨恨自己吧。
  小林抿了一下唇。
  看来真的是干了很糟糕的事情。
  小林走上前,还是将小花递到了狐之助的脚边。
  他什么也没有,全身上下除了一套衣服之外,就只剩下这朵花了,这是他能够给予的最大诚意。
  这么长的时间,他到了哪里,就会给那里带来灾难。
  很多被他伤害过的人都咒骂着他,希望他能够早点死去,这也是小林的愿望,只是,可能真的是祸害遗千年,他不管寻找怎样的死亡方法,那“不明的正体烟雾”总会在关键时刻救下他。
  是因为他的死亡的愿望还没有那么强烈吗,难道他的心情还是在期待着活着,所以烟雾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出现。
  “审神者大人,我们可能要成为这一届最差劲的组合了。”狐之助抹了一下眼泪,走到小林身边,想要和他分享一下这个伤心的事实。
  小林看着接近自己的小狐狸,眼睛骤缩,用近乎凌厉的声音喊道:“别碰我!”说完,小林惊恐地向后退了一步。
  狐之助被吓得一愣,手却忘了收住,直接抓了上去。
  猩红的鲜血从毛绒绒的爪子上传来,将白色的爪子染得通红。
  小林望着那鲜红的血液,无力地仰头。
  果然,还是死掉好了。
  ------------
 
 
第2章 被当做苦力了
  狐之助现在很疼,非常地痛,审神者大人周身就跟有一排刀子一样,他才刚碰到他一点,就被割伤了爪子,这还是审神者大人后退了一步的最好局面,要是他刚刚直接撞上去的话,想到可能会有的血肉模糊的场面,狐之助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爪子上的伤口依旧很痛,但是狐之助看着看似面无表情,其实周身都散发出无助气息的新任审神者大人,还是乖巧地不打算呼痛。
  一下下地舔着自己的爪子,狐之助静静地什么都没有说。
  小林反应过来的时候,狐之助已经靠着自身的唾液止住一些伤口了,而且上面还绑了一个别扭的蝴蝶结。
  “这是自己用嘴咬着绑好的。”狐之助炫耀地摆弄了一下自己的爪子,它真的觉得这个一飘一飘的小带子好看极了,它曾经看见其他的狐之助身上都有审神者买的带有小缎带的衣服,它当时非常羡慕,想着等有了属于自己的审神者以后,也一定要让它给自己绑上漂亮的小缎子。
  只是现在,审神者有了,却也带来了非常不好的消息。
  没有了锻炼所,就锻炼不了刀剑,召唤不出付丧神,就对付不了历史修正主义者,对付不了历史修正主义者,就没有工资,没有工资,别说什么小缎带了,连吃饭都是苦难。
  小林回过神,就看见了垂头丧气的小狐狸。
  大概是这是少有的,没有被他伤害了之后大喊大叫,驱逐诅咒他的生物,更何况在前一刻,他似乎还弄坏了这小狐狸很看重的东西。小林很难得地对它提起了一丝兴趣,有了一丝交流的欲望。
  不过,他首先得退后几步,否则这个柔弱的小东西再冲过来的话,恐怕就要死掉了。
  “那个地方很重要吗?”小林指着被他从天而降毁灭的建筑物,问道。
  狐之助都快要喜极而泣了。这是新任的审神者大人第二次和它说话,上一句还是呵斥它的。虽然一想到锻炼所被毁坏后会有的悲惨命运,狐之助就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气都快要提不起来,但是,他还是忍着胸腔中那个跳动的生物的悲痛感,给审神者哭诉着这中间的利害关系。
  “不可以找人来再次修建一下吗?”只是一个锻炼所而已,花点钱就能够修好了吧。
  狐之助没受伤的手在地上点了点,埋头,小声说道:“不瞒您,其实,我们现在的状态,可以用囊中羞涩来形容了。”
  囊中羞涩?
  小林眨眨眼,他没有上过学,小时候的记忆也没有,只是偶尔路过学校的时候,会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朗朗读书声。但是,这个词语的意思还是能理解的。
  “你……没钱吗?”但是他也没有,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曾经也想过饿死自己好了,但是还是被烟雾逼着吞食了一些很糟糕的东西。
  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要是能填饱肚子的,就近的东西,烟雾都会驱使着他去吃下他们。
  什么都可以。
  反正糟糕的东西会被烟雾逼着从身体里排出来。
  “不是我没有钱,是我们。”狐之助为还丝毫没有集体意识的审神者大人做着解释。
  “这个本丸是我们的据点,您是本丸的主人,我是您的引导者,今后,这个本丸还会有越来越多的刀剑住下来。”狐之助眼睛亮晶晶的,为小林扩展着美好蓝图,只是越说,它就越失落,“前提是,我们有锻炼所的话。”
  没有钱,就没有锻炼所,没有锻炼所,就弄不到钱。
  这是一个死循环,小林也没有办法。
  不过,没有什么是比死亡更难解的题目了。
  “我们是为谁工作呢?”
  “时之政府。”
  “政府吗?”小林坐在地上,继续问道,“像我这种工作者多吗?”
  狐之助点头:“审神者很多,狐之助也很多。”
  小林歪头:“那么,就报上去说我已经死掉了好了,然后你就可以换一个新的审神者去为他工作了。反正政府的东西,如果工作人员没有了,很多都要回收的吧?”
  “不要。”狐之助泪眼汪汪地抬起头。他不明白为什么审神者大人总是动不动就将要死的事情挂在嘴边,人类不是都喜欢活着吗,可是现在,他绝对不能让审神者大人离开,因为如果就这么被回收回去,下一次出来,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像他这种被再重复使用的狐之助,是很受嫌弃的,所以,必须得先把审神者大人稳定下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