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识人不清──咸柠七

时间:2020-10-14 10:56:00  作者:咸柠七
  他痛恨这个感觉。
  “宁琛。”
  夜深露重,长长的走廊九曲十八弯,两人一前一后,看似走不到尽头。
  丘文殊在身后喊:“宁琛,我,我有话,要跟你说。”
  宁琛根本不想听。
  在枯井旁,丘文殊说过他要仔细想想,然后给他一个答复。
  说好要给的答复,从三苗,拖到这里,期间避而不见…他不用听,也知道丘文殊说出来的话将多么伤人刺耳了…
  ——世上,漂亮的的人,那么多,我为为什么,要为你冒冒大不韪?
  ——男人逢场作戏,三妻四妾很正常啊。
  “孟关,说的对,我,我一开始,确实,没有想想跟你长久…”
  皂色长靴停下,宁琛嘴角扯出一抹嗤笑,不知牵动了哪儿,扯得五脏六腑都在难受。
  果然,果然。
  丘文殊大步追了上来,喘着酒气,把宁琛拽进一旁的凉亭。
  凉亭围上缦沙,层层叠叠,地上铺上了厚厚的缠枝花花纹的地毯。亭内摆了酸梨木的矮桌,上有文房四宝及各种物什,看着雅致又奢靡。
  然两个人都无心欣赏。
  丘文殊说:“孟关,孟关的话,我这些天,也想过——”
  宁琛心里一阵一阵地绞痛,冷冷打断道:“有事明日再说吧,本王今夜只想消遣。”
  “你不听,听完我的话——”
  丘文殊立刻去拦,可如同螳臂当车,宁琛推开他就往外走。
  丘文殊着急了:“不用非要成亲吧!”
  宁琛顿足。
  “我想过了,仔仔细细,反反复复。”
  “你划花整整张脸,我也喜喜欢你。”
  宁琛不可置信地回头。
  丘文殊认真地看着他,仿佛生怕他误会,还补充强调道:“我现在,就是,就是没没你喜欢的多。”
  “也还没喜喜欢你,喜欢到,到不顾,不顾一切的的地步。”
  末了,丘文殊紧张地问:“你,等吗?”
  凉亭周遭是静谧的虫鸣声,冷风吹拂缦纱,卷到宁琛身上,来来回回,让人难以看清宁琛脸上的神色。
  丘文殊不安,在宴厅上,宁琛不愿意搭理他,想必…丘文殊失落地垂眸,道:“不愿意,也不强求。”
  说罢,丘文殊缓步朝外走去,他听见宁琛咬牙切齿地说:“你明知道我一定会等。”
  丘文殊惊喜地抬头,但见宁琛大步走进亭子,用力地将他箍住,一个饱含愤怒与思念的吻砸了过来。
  ·
  层层缦纱掩去两人的情动。
  不知过了多久,隐隐传出低哑的喘息声。
  缠绵悱恻,接连不断。
  亭中案桌早已倒下,桌上物什皆散落在厚厚的地毯上,一盒开过的软膏被丢掷在丘文殊身旁。
  两人俯卧在地,皆衣衫半解,鬓发微湿。
  好一会儿,宁琛贴身下来,眸色深深,呼吸粗重:“我要是等你,你会偷偷收通房吗?”
  丘文殊闭着眼摇头。
  极度空虚和极度充实的感觉交替而出的快感蔓延至四肢百骸,这种放荡的滋味让丘文殊慌乱地想逃离,随即被宁琛扣住后脖颈压了下去:“那你会跟别人成亲吗?”
  “…不会…”
  宁琛紧紧扣住他的后脖颈,气哼哼地问:“你这番话,不会又是醉话吧?”
  “…不,不是…”
  “你写下来,以后就赖不得帐。”
  “…好。”
  宁琛从倒塌的案桌上拖来一张帖,摊在丘文殊面前,丘文殊自己摸到一支笔,就是一时找不到墨,宁琛拿了白釉式洗,咬了手指挤了血。
  丘文殊看见了,也跟着咬了手指头,挤了血,用细腻的狼毫将两人的血混在一起。
  而后,丘文殊趴伏,手肘撑地,写下“丘文殊宁琛”五个字后,他提笔,被酒染红的脸上露出几分思索:“写什么?契书?”
  宁琛说:“写婚书。”
  冬夜里,丘文殊鬓角微湿,眼尾发红,他点点头,一笔一划,认真写下“之婚书”三字。
  两人身体贴服,紧密结合,你一句我一言,写下承诺。
  -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