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识人不清──咸柠七

时间:2020-10-14 10:56:00  作者:咸柠七
  元琛也觉得冷了,正想起床关窗——一张微凉的软被裹到他身上。
  元琛讶异地转头看着丘文殊,后者裹得仔细,就差把他的头包起来了。
  元琛被包成一个卷,连手都在被子里,没法接触外面。完事后,丘文殊返身躺下,又给他留下一个拒绝交流的后脑勺。
  他刚刚好像有看到丘文殊勾起嘴角得意地笑了下。
  不可能。
  丘文殊脸上除了面无表情就是面无表情,怎么可能有“得意笑”这种高级表情。
  而且,给他盖个被子而已,有什么可得意的。又不是解决了什么大难题。
  被子很快有了暖意,元琛深呼吸,鼻息间充斥着淡淡的,年轻男子的气息,不难闻,有书卷气,定是丘文殊的味道。
  想不到丘文殊还有面冷心热的一面。
  元琛骤然有了撩拨丘文殊的欲望,他侧身朝向丘文殊,支肘托腮,问后脑勺:“你呢?不用?”
  后脑勺摇摇头。
  怎么可能不用呢?你刚刚才打了个喷嚏啊。
  元琛又说:“谢谢啊。”
  “睡觉。”
  丘文殊的声音依旧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好似在嫌弃元琛说话打扰到他睡眠。但这次元琛并没有心生不满。
  被子已经暖烘烘的了,元琛掀开被角,将丘文殊裹挟在内。
  丘文殊仿佛被吓了一跳,整个人惊了下,声音都抖着:“你…”
  元琛手搭在丘文殊的腰上,说:“给你暖被。”
  “…”
  元琛打了个哈欠,安心地闭上眼睛:“睡吧,晚安。”
  元琛当晚做了梦。
  梦里,他和皇兄躲在小床上,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冷得,两个人都发着抖。
  “皇兄,冷宫也会漏雨吗?”
  “不知道。”
  “母妃和妹妹身子娇弱,可冻不得…”
  “是啊…”
  “明日我们求求父皇,求他把母妃和妹妹放出来吧!”
  “父皇不可能应允。”
  “为何?”
  “你只需明白,除非我们足够强大,否则无法事事如意。”
  他似懂非懂地点头,缩着身子,和皇兄相拥而眠。可那寒意铺天盖地,他根本睡不着。梦里不知怎的,他身上突然多了一张被子。
  寒意骤然消失,元琛抱着被角甜甜睡去。
  夜幕褪去,雨后天晴。
  天蒙蒙亮时,元琛已起身,穿了一身短褐,到院后的小树林里练武。
  一套剑法练完,元琛扔下树枝准备走回宿舍,耳朵一抖,仿佛听到些许脚步声。元琛瞥眼过去,看到三个衣衫不整的书生从篱笆上爬进书院,互相搀着,朝宿舍走去。
  一看就是夜不归宿,眠花宿柳去了。
  元琛收回视线,快步离开了。
  早上澡堂没人,他匆匆洗了个澡,换上书院供给的竹青色道袍,往宿舍走去。他的头发湿湿的,松散地束着,水珠从他的发根一路滑过修长的后脖颈,再溜进白色交领中。
  “欸!”
  元琛寻声回望,再次看到了那三个书生。
  他们呆愣在原地,眼睛里尽是赤裸裸的惊艳,很快又变成了让人不适的色眯眯的眼神。
  而且元琛耳力惊人,还听见了他们的交谈。
  “比昨晚的头牌还勾人!”
  “比老大新纳的第十二房小妾还美啊…”
  “我好想摸摸他那娇嫩的小脸蛋…”
  要不是现下需要低调,元琛定要当场割下他们的舌头!
  元琛抿抿嘴,继续往前走,不再理会他们,心中却不甘就此罢休,很快他就想到了整治他们的法子。
  举报他们夜不归宿!
 
 
第6章 
  不同于元琛的神清气爽,丘文殊默念了一晚的四书五经,眼底微微发青,到德馨堂了,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
  坐在丘文殊前方的书生曹再川转身同丘文殊讲:“听说了吗,李启瑞被夫子打板子了!”
  丘文殊懵的,问:“谁?”
  “就是湖山三人帮的老大,南直隶提刑按察使的小舅子啊!”曹再川显然知道很多事情,压低声音说,“听说他们三人夜不归宿,被人告发了。山长很是生气,每人打了三十大板,李启瑞三人直接被家里人抬回去了。”
  “哦。”
  “知道是谁告发的吗?”
  丘文殊微微蹙眉,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那人要是被李启瑞抓到了,估计在书院也呆不久了…”曹再川说了一通话,好似才发现丘文殊的漫不经心,问,“丘公子,你一点都不好奇吗?”
  难得有一个人,不嫌弃自己话少,能独自把对话进行到底,丘文殊怎么也得珍惜一二。
  丘文殊试图做出个好奇的表情来,可对方无法理解,并跳过了他的答案,说起了李启瑞的“英雄事迹”。
  李启瑞尚未娶妻,便有了十二房小妾。其中这第十二房小妾,曾女扮男装来书院求学,李启瑞看上了她,巧取豪夺,利用家中势力,逼得对方嫁给了他。
  这事在书院里传得沸沸扬扬,但凡是女扮男装到书院求学的,遇到李启瑞都只能绕路走,不敢入了他的眼。
  丘文殊听了,担忧地瞟了元琛一眼。
  元琛正在描红,丘文殊心中一动。
  夫子还没来,大家都在议论李启瑞之事,元琛姑娘却拿着笔,认真地描红。就算她字写得丑,又如何呢,花个三五年,总能见成效的。
  昨晚的事,也不能怪她孟浪。她总不能看着自己未来的夫君受冻吧?
  丘文殊的注视有如实质,元琛疑惑地回视,见丘文殊失神地望着自己,便皱了眉,脸色沉沉。
  散学后,丘文殊想回宿舍为元琛收拾床铺,元琛却已请杂役为他换了新床新铺盖。
  连着几日,元琛早出晚归,很少主动和丘文殊讲话。
  丘文殊也不懂如何同“私定终身的未婚妻”相处,又是个不能多说话的主儿,两人的交集便渐渐少了,反而和曹再川的走得近了。
  往常巳时末刻散学后,丘文殊会先在德馨堂看会书,呆到午时三刻才去用膳,用完膳再回宿舍休息。
  今日丘文殊偶感不适,早早地回了宿舍,上床休息。
  过了一会儿,元琛便回来了,呼吸有些重,急匆匆关了门。
  丘文殊正想出点儿声,便看到他小心翼翼地展开一张小纸条,紧张地看起来。
  丘文殊立刻坐起身,声音不大,但元琛一下子就抬眼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一时间没人说话。
  元琛镇定地把小纸条塞进袖中,走到自己书桌前坐下,神色淡然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一副那张小纸条不过是寻常物什,不足为奇的样子。
  装模作样,丘文殊是很厉害的。但今日他却有些失态地盯着元琛的袖子看,察觉到元琛打量他的视线后,又黑了脸。
  “是什么?”丘文殊对上元琛的视线,眼神犀利。
  元琛暗叫不好。
  丘文殊如此表露情绪地盯着他看,还追问纸条的由来,显然是对纸条起了疑心。
  看来以后在他面前,行事要更叫小心才好。
  丘文殊的父亲是南直隶布政使,向来与他皇兄作对,他潜伏在湖州的事,要是经丘文殊的口传到南直隶布政使耳朵里,那可就完了。
  可要怎么解释纸条的由来?
  这一看就向是密报啊…一看就知道不简单啊…
  元琛正斟酌字词,丘文殊却豁然起身,破门而出,动作之快,连竹青色宽袍都扬了起来。
  元琛神色一凝,立刻追了上去。
  但丘文殊只是回了德馨堂看书而已,一整天下来也没和别人接触,也没有要回家的打算,元琛百思不得其解。
  晚上熄灯后,丘文殊面无表情地站在床前脱衣,动作流畅。
  “丘兄,过几日便是重阳节,”元琛在床上坐起身,有意同他说话,“夫子说要带我们去登高赏秋。”
  丘文殊动作一顿,深呼吸一口,自顾自地翻身睡了。
  元琛实在无法理解丘文殊,只好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丘文殊便起来了,在看书。
  元琛不想在他面前打眼,便也没有去练武,打算先去用膳。谁知丘文殊也去用膳,元琛想与他一同走,他又沉着一张脸,硬是走在自己后头。
  难道他打算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也是,其实自己过于草木皆兵了,丘文殊根本没能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最多也就是怀疑而已。
  元琛淡定地吃完早膳,到德馨堂念书,不再理会丘文殊。
  丘文殊面无表情地坐在案桌前发呆。
  话痨的曹再川跑了过来,关心地问道:“文殊,你的头还疼吗?”
  丘文殊木然地点点头。
  元琛身上有别人送的小纸条。
  小小的纸条,密密麻麻的字。
  元琛还神秘得很,见他发现了,立刻揣进袖里。
  这说明什么?!
  他现在一想起来就头疼。
  “要不我陪你去看大夫?”
  丘文殊摇摇头,支肘托腮,看向元琛的方向,眼神愤怒中带了丝丝委屈。
  一想起元琛与别人私相授受,丘文殊就难受。
  明明都已经私定终身了,就算两人之间没有感情,也应该互相负责啊,怎么可以做出这种…疑似往他头上扣绿帽的行为呢?!
  但凡有血性的男人,遇到一点儿“绿”意,都没法淡然处之,包括丘文殊。
  曹再川沿着丘文殊的视线望去,看到了容貌俊美的元琛,他的脸上便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曹再川压低声音,问:“你对元琛有意思?”
  丘文殊不答。
  宁朝好男风,不少官宦之家都备有清俊书童,断袖分桃之事盛行,大家也多不避讳。曹再川拍了丘文殊的肩,道:“元琛长得好,许多人都喜欢他,你若也有意,可得努力表现。”
 
 
第7章 
  丘文殊一听,便有些不以为然的撇开脸,淡淡地说:“你不懂。”
  “那你说说。”
  丘文殊脸上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白皙修长的脖颈上喉结却突兀地滚动一下。
  “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卖关子了!”
  “我,我,”丘文殊垂眸抿嘴,斟酌字词道,“与他们,不同。”
  他与其他人是不同的。
  其他人喜欢元琛,在这种感情的催动下,自然想在元琛面前表现。
  可他是被迫的,迫于礼义廉耻,不得不和元琛在一起。他想要的,不过是彼此的忠贞。
  “唉!”曹再川骤然叹气,没想到丘文殊也是自视过高之人,他随意在丘文殊身旁坐下,劝道,“虽然你是案首——”
  曹再川想想,案首这个身份在这湖山书院里的确很特殊,高人一等。
  “虽然你是布政使的儿子——”
  曹再川再想想,布政使儿子这个身份,别说在湖州,就算是整个南直隶,那也是十分显赫的。好吧,丘文殊也不算自视过高…
  “你与他人不同没错,但若不能与元琛心意相通,也没用啊。”
  丘文殊细细琢磨曹再川的劝言,右手渐握成拳头。
  是啊,若不能心意相通,爬墙是肯定的。
  丘文殊为难地揉着眉峰,宽袖褪下,露出半截匀称修长的手臂。
  要想心意相通,的确需要像那些爱慕者一样,对元琛殷勤备至。
  可丘文殊十几年来,从未对谁殷勤过,实在不知如何追求元琛。
  很快,重阳节到了。
  夫子领着众人登高赏秋。
  丘文殊原想与元琛并肩齐行,但山道崎岖而漫长,他体力有限,元琛却健步如飞,丝毫不喘,很快,丘文殊便只能远远缀在元琛脑后。
  虽然大家穿着一样,皆戴了黑色方巾,穿了竹青色道袍,背了竹编书笈,但元琛那寻常方巾下的明眸皓齿,就算只是侧脸,也夺目得能让人在茫茫人海中一眼认出。
  所以中途歇息时,丘文殊准确找到了元琛所在。
  元琛随意坐在石头上,正用右手拔皮质水囊上的塞子,许是比较紧,拔了两次都没拔出来。
  丘文殊眼前一亮,迈着长腿快步走到元琛面前,伸出玉般白净的手,矜持地开口:“我来。”
  元琛抬头看了他一眼,剑眉微微上挑,好似很惊讶丘文殊会主动同他讲话。
  丘文殊有些尴尬,前些日子他实在太过气恼,对元琛很是冷淡。后来缓过来了,想要改善两人关系,却又裹足不前,更不要说主动搭话。
  “丘兄,劳烦了。”元琛将手里的水囊塞到丘文殊的手里。
  丘文殊随手一拔,没拔出来,深呼吸一次,再用力拔,也没拔出来。
  丘文殊面子挂不住,正想再试一次,丘文殊手里的水囊被元琛扯了过去。
  这次元琛用左手来抽塞子,一下子便成功了,水囊发出了“啵”的一声轻响。
  “咦,运气。”元琛语气讶异,昂起头“咕噜咕噜”地饮水,耀眼斑驳的树影在他脸上跃动,衬得他肌肤越发的光滑莹亮,脸部线条也越发分明,丘文殊看得失神。
  山上的风颇大,送来树木独有的青草味儿,也将丘文殊的衣摆刮到元琛小腿上,与元琛的来回磨蹭。
  元琛饮水后嘴唇湿润,撩起眼皮望了丘文殊一眼,见他愣愣地看着自己,不由问道:“怎么了?”
  丘文殊生硬地挪开视线,依旧保持着自己孤高冷傲的架势转身离开,耳朵却很红。
  “丘兄?!”元琛有种错觉,那就是自己越喊丘文殊的步伐越快,他不解地皱眉,“这个丘文殊到底怎么回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