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真没想加入鬼杀队【穿越时空】──祝君龄

时间:2020-10-14 10:55:07  作者:祝君龄
  鹿笙刚从土堆里爬出来就遇到了献祭现场,作为祭.品即将献给传说中的神之子。
  鹿笙:神之子?
  作为神使,鹿笙决定召唤光明之神阿波罗之箭和这位神之子认亲
  鹿笙:你跑什么,这太阳不纯正吗
  传说鬼杀队来了个编外人员,给鬼杀队主公延命三年,从三途川拉回了炎柱。一挥刀天空架起彩虹,手上鬼命无数。因为他,传说中的上弦成了鬼杀队练刀武器,无惨吓得叫鸣女带他跑路。
  鹿笙:谢邀,人在自行车上,正在寻找回家的路,可以的话帮我买张回家的船票。
  ☆主角先穿希腊神话,再穿二次元,是受,是男的,曾是女装大佬(以后也许偶尔会),神职是神使(彩虹之神)伊里斯,cp兔兔☆
  –避雷:现代篇有几张带我英剧情,记得避开
 
 
第1章 那什么祭品
  “……祭品如何,符合……的要求吗?”
  “我们不是试过了吗,……符合要求……。”
  “可是我一想到这是从土里挖出来的就觉得……”
  他们在说什么,这个语言,好像是日语?
  耳边不断传来交谈的声音,身体一点都不能动,有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他。背脊与粗糙的硬物摩擦,鹿笙找回神志,下意识拽动了一下双手。捆绑在手腕上的粗糙麻绳收紧,刮得手腕生痛。
  “嘶——”倒抽一口冷气,鹿笙逐渐清醒。
  “他……他是不是醒了?”依旧是之前交谈的声音,其中一个惊恐的说道。
  另一个也有些怕,拽着他的胳膊给自己壮胆:“这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挖他出来的时候身体还是热乎的,能醒过来不是正常吗?”
  鹿笙闭上眼睛,勾动着身体中的神力。
  还能用,没什么问题。
  双眼闭上,鹿笙勾动神力,查看着周围的动静。
  他此时被绑在一辆木车上,车轱辘碾过地面的时候身体也跟着一点点颤动。在他的周围,围着五六个人,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身份,不过根据日语还有他们身上的衣服,似乎他沉睡以后从奥林匹斯山来到日本?
  也不知道他们要把自己带去哪里,很快,这群人拉着木车来到了一个森林之中,其中两个直接跪伏在地开始呼唤起来,另外几个人围绕着他开始跳大神,口中不时伴随着没有一点调子的诡异调子。
  这什么地方,邪.教传播现场?
  等会该不会要烧他祭天了吧?
  周围的温度逐渐降低,天空之中忽然落下白色的细小结晶。
  鹿笙仰头,伸出一截舌头。
  冷的,就是这东西降低了周围的温度。
  一股蛮狠的气息带着强烈的破坏意味在身体之中流窜,鹿笙立即用神力将其强势镇压。
  冰里有毒。
  几个人类跳大神已经到了尾声,他们共同抬头,双手平举,高呼着“神之子”的到来。
  神之子?
  把他这个正儿八经的神明绑在柱子上就是为了祭祀这种带来毒物的神之子。他倒要看看这神之子是个什么东西。
  万众呼声之中,一个身影逐渐落下。
  这什么鬼东西!
  鹿笙用神力仔细看去。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男人,白橡一般的发色,一双仿佛蕴含着七色彩虹的双眸,若不是那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恶臭味,他这个“彩虹女神”还能勉强给他一个神之子的名号。
  男人面上挂着天真无忧的微笑,在七彩眼眸的晕染之下,满含慈悲之色。明明是个大人,神色却仿佛是不染世俗的孩童。如果不是那身上散发的浓浓恶臭气息,恐怕还真要被他这幅皮相给骗过去。
  这幅仿若神子降临的画面感染了祈祷的人类,他们眼中的狂热更甚,高声呼喊着来者的身份。
  嘈杂的声音里,鹿笙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汇。
  万世极乐教教主,果然是邪.教吗?
  男人走到一个人类的身边,手掌抚摸上他的头颅:“你们做的很好,居然是稀血吗?”
  他七彩的双眸注视着鹿笙,仿佛看着一件珍贵的艺术品。这样的目光下,鹿笙已经有了被他扒皮抽筋,吞吃入腹的感觉。
  令人作呕。
  受到了嘉奖,人类满含泪水,激动地注视着他,下一刻,那双满含悲悯的面容成为了他最后看到的东西。
  “啊——”尖叫声传了很远。
  不远处,刚刚结束一次任务,身穿黑色对付的一行人同时停了下来,为首的人伸出右手阻止众人,神情肃穆:“走,过去看看!”
  红色的血雾从男人的头顶炸开,下一刻,他的头身便已经分裂开来,崩开的血花溅到了周围数米远的地方,浇了他身边男人一脸。
  太辣眼睛了,真的太恶心了。
  上一次这么恶心到他的还是那个把自己儿子烹煮了来试探众神的坦塔罗斯。
  其他几个人类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血腥场面镇住了。脑海中拯救他们的神明就这么杀死了他们。
  “怎么了吗?”男人用舌头舔舐手上的血液,享受着大餐之前的甜点,无辜地问道,“不要用这种恐惧的神情看着我,我的目标与你们一样,那就是让你们与我同在,共同前往极乐。”
  什么极乐?西方极乐?
  邪教果然不靠谱。
  看这群人狂热的样子一看就是国家打击邪教不到位。
  神力蕴含在双手之上,鹿笙用力一挣,绳子应声段成两截,轻微的声响却立即吸引了邪.教教主的注意力,一双七彩双眸转向了鹿笙的方向,男人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好像与想象中的小虫子有一些不一样啊。”一把折扇抵在唇下,男人的目光一点点在他的身上流转。
  鹿笙神色不悦,左手上出现一把金色长弓,右手落下一枚金箭。
  阿波罗之箭,刚刚试探了一下自己的神力,不在奥林匹斯山居然也能够沟通众神,暂时借到他们的力量。
  也许是那些神明沉睡了的原因,所以借用起来还比以前容易了。
  鹿笙拉弓上弦,雪白的箭镞在火光照耀下正对上男人的那欺骗世人的双眸。
  少年衣衫褴褛,面上被灰抹得黑漆漆的,一双黑眸却是亮得惊人。如瀑黑发在身后无风自动,明明是狼狈的姿态,那周身华光却仿佛月宫中的辉夜姬降临人间。
  刚才还仿若仙人的男人,在这种惨烈的对比之下,如同一个冒牌货一般。
  男人嘴角的笑容弧度弯下了一些,嗤笑一声:“天真。”
  这世间只有日轮刀以及日光才是鬼的致命弱点,那箭看着再华美动人,不过是无用之物。
  不过能在触碰了他的冰晶之后行动自如,不妨分给他一点眼神,也不算小看了他。
  手中金色折扇散开,一朵莲花纹从折扇之上绽开。
  男人踢开脚下的人类尸体,用力挥动手中对扇。
  无数的冰晶化为数朵绽开的莲花,冲着鹿笙的方向飞来。周围接触到冰莲的事物,寸寸冻结,化为冰晶粉末,落入地下。
  鹿笙放开手中之箭,原本普普通通的箭矢在接触到空气之后,周身迅速燃起耀眼的金色光芒,如果不是知道世间没有谁能把太阳纳为己用,男人可能会怀疑那上面的金色是阳光,否则为何如此刺眼,让他忍不住想要流出血泪。
  金色的箭矢撞击伤巨大的冰莲,继而没入其中,没了踪迹。
  男人扇子优雅轻摇,笑容自信。
  差点被唬住了,他就说除了日轮刀和日光,怎么可能有能对付他们的东西呢?
  下一刻,有什么东西从内部瓦解,还伴随着破碎的声音。如同艺术品一般的冰莲之上,从根部开始蔓延出一道道裂纹,继而炸裂开来。冰晶飞了漫天,戳动到地面之上,有几个人类躲避不及,瞬间毒发身亡。
  破碎的冰莲中飞出一道赤色的长箭,风驰电掣,划破男人右手手臂。
  身体仿佛被阳光灼烧,男人呼痛一声,眼里闪过恐惧。
  这怎么可能,那不过是普通弓箭,为什么却有比日轮刀更恐怖的能力。
  鹿笙直接搭上三箭。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攻击到了男人,但是既然邪教头子怕这个,那就给他多送点温暖。
  抽出神力全都注入箭矢之中,金色的火焰腾升而起,明明还是子夜,鹿笙身后的天空却被染得如同白昼。
  不远处快要赶来的队伍速度更加得快。
  男人两只胳膊差点握不住自己的对扇,下意识地发抖起来。
  这不可能,现在这个时间,怎么会有日光。
  怎么不会有!
  三枚箭矢冲出,仿若光明之神阿波罗驾驶着神车从天空之中飞过。刹那之间,黑夜变为了白昼。
  男人狼狈地后退两步,身体仿佛要变为飞灰了。用力向后甩了一大片冰晶挡住这光芒,男人狼狈地逃窜出去,再也维持不住气定神闲的面容。
  三枚箭矢如同长了眼睛一般,追踪着他的方向,向着已经没有了身影的邪教头子飞了出去。
  鹿笙双腿一软,跪坐下来。
  这个世界对于神力居然有限制,已经没有力气再坚持着清醒下去了。
  “快……快到了!”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
  是那个男人的帮手吗?
  不能被抓住。
  调动着身体中的最后一丝神力,鹿笙向着树林深处瞬移离开。
  鬼杀队赶到的时候,现场除了一片狼藉以及几个晕倒的人类之外,没有任何可疑的迹象。
  数百米的森林之中,鹿笙躺在草坪之上,陷入沉睡之中。
  一只带着黑斑的胳膊划破黑暗,抓住他的破碎的衣领。
 
 
第2章 那什么花街
  “哥哥,你怎么捡了这个个丑东西回来。”吉原著名的青楼京极屋中,明星花魁蕨姬伸出两根纤长白皙的手指,揪着躺在地上的黑煤炭的下巴仔仔细细地转动了半晌,最后捂着脸转过身体,“快,把他给杀了,我不想看见这么丑的家伙。”
  妓夫太郎一向听她的话,这次却有些犹豫:“我是在上弦之二消失的地方找到他的,而且你没有发现吗,他的血液很有吸引力,你吃了他,能力也许会更强一些。”
  蕨姬捏住鼻子,侧着头鄙视地看了一眼地上的不明生物,冲着他撒娇:“可是他太臭了,又丑又臭,我不愿意吃他嘛。再说了,就算遇到危险也还有你啊,对不对?”
  两声撒娇,妓夫太郎的耳根子越来越软。
  实在不行,他就自己吃了吧。
  外面传来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传来:“蕨姬,你在吗,我进来了。”
  “这个死老太婆又来了。”蕨姬不满地抱怨一句,走过去开门。她身后的妓夫太郎迅速消失,无影无踪。
  门外走来的是京极屋的老板娘,她目光在四周扫了一眼,惊呼一声,指着地面上的东西质问道:“这是什么东西,蕨姬,你屋子里为什么会有死掉的人类。”
  “谁说他死了。”蕨姬冰冷的眼神扫在她的身上,“老板娘,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这不过是一个胆大地闯入我的屋子的垃圾罢了,明明是他冒犯了我,你却为她说话,难道说你不是站在我这边的吗?明明我才是京极屋最受欢迎的花魁,这家伙不过是一坨垃圾罢了。”
  老板娘心里一惊。她今天来是质问蕨姬的,最近京极屋死亡、出逃以及受伤的孩子越来越多,这都与蕨姬有关,只是没想到在对方的屋里会有这么一个少年。
  无论如何,先把这个孩子救出去吧。
  老板娘神色温和下来,安抚着蕨姬的情绪:“我当然是站在你这边的,只是最近死的人太多,我有些害怕,这个人又脏又臭,还是我派人把他搬出去吧。”
  蕨姬也快忍受不了自己的屋子里带着这么一个丑东西了,连忙甩手催促她:“快点吧,赶紧把他给我赶走,这种丑陋的生物,我这辈子都不想碰第二下。”
  -
  身体好像舒服了很多,不再处于紧绷的状态。消耗殆尽的神力逐渐涌了上来。手底下的被子也很柔软……
  手底下的被子?他不是在森林中吗?
  鹿笙睁开眼睛从床上挑起来,仔仔细细观察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身上的灰尘被洗得干干净净,还换上了极为舒适的新装束,就是有点太花了,一眼看上去就不像是正经人。
  鹿笙走到房间的镜子面前,凑近看去。
  镜子里的少年头发梳起,扎在后面,身上穿着极为艳丽的和服,原本清冷的眉眼也染上霞色,身上庄严肃穆之感顿消。
  而且以他做了数千年女装大佬的经验来看,身上这身,应该也是女装。
  外面传来一阵忙乱的脚步声,有人从外面推开了房门,酒气钻着空隙一股脑地飞了进来。鹿笙转身看去,正对上一个脸色红红,晕头转向走进来的男人。
  见到鹿笙看他,男人浑浊的眼睛中露出一抹惊艳,他吞咽着口中,神色贪婪地走来过来:“没想到老板娘这次这么上道,居然找了这么一个好货色,不过这个价钱能买到这种货,应该不是处女了吧,嘿嘿,反正也赚到了。”
  真恶心啊。
  鹿笙拔下头上的发簪,一头乌发自然垂落,轻轻摆动之后,安静地披散在脑后。
  男人眼中的欲色更为浓重,喉咙中发出难听的喘.息声,如同饿狼一般,他冲着鹿笙扑了过来。
  鹿笙立即甩出手中的发簪,速度快到男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下一刻,惨叫声穿破了整座青楼,向着花街之外扩散而去。
  “好……好痛!”男人惊恐地看着距离自己胯部不远的位置,在那里,一根木簪正插在他的腿上,木簪周身削得光滑,此时,血迹正从大腿的位置像一个小喷泉一样飚出,男人倒在地上翻滚惨叫,“我的腿断了,我的腿断了,救命啊,杀人了——”
  骚乱声终于引起了外面的注意力,京极屋老板娘跑进来,看着披头散发的鹿笙以及倒在地上的男人,捂着嘴惊呼一声,慌乱说道:“先生您怎么到这里来了,我给您安排的应该是隔壁的房间才对啊?”
  男人拿着手边的东西冲着她脸上砸去,大骂道:“我管你什么房间,我快痛死了,让这个臭女人给我跪下来赔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