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潮湿炎暑──BYMakamaka

时间:2020-10-14 10:53:35  作者:BYMakamaka
  全世界我最喜欢哥哥
  原创小说 - BL -  完结
  第一人称  - 现代 - 年上
  有时强硬有时温柔憨憨攻×有时傲娇有时软萌憨憨受
  很尬 很沙雕
 
 
第1章 
  我喜欢我的亲哥。
  这事儿说出来是要天打雷劈的,但我不甚在意。
  感情这玩意儿不就像排泄物,感觉说来就来,憋久了也还是得漏,不如一开始就排解出来让人爽利。
  爱情和亲情就在一念之差,至于怎么分辨出来,完全来自于身体本能。
  我初三第一次梦遗,对象是我哥。
  醒来后我居然没有太纠结,几乎是下意识就确定了——我对我哥产生了亲情以外的感情,我想被他干。
  原因也许是那天晚上我哥洗澡忘拿衣服,在浴室里嚷嚷着让我给他拿衣服。
  我打开门就直接进去了,我哥也坦坦荡荡,让我直面他的小弟弟。
  弟弟遇见小弟弟,这算个什么事儿啊?要我跟它打招呼吗?“放架子上就行。”
  我哥倒是淡定,十分从容地往身上抹沐浴露。
  浴液搓成泡沫,被手指抚到肩膀、胸肌、腹肌上。
  我哥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和那片后来覆盖上的乳白色形成的反差过于色情,刺得人眼睛发热。
  浴室里很闷,我额头和后背竟开始冒汗。
  我上前两步,把衣服扔到架子上,“呸!炫耀个什么!”反应大得欲盖弥彰,却也不忘瞪了他那儿一眼才转身走。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小时候我和我哥经常一起洗澡,在澡盆里玩水,互相打来打去,全身上下早都看光了。
  只是太久没见它,没想到现在长这么大了。
  结果当晚我就做了春梦。
  我梦见我和我哥一起在浴室里玩水打架,从浴缸打到床上,打得我高潮了好几次。
  这内容实在是太辣了,往后我每想起来都鸡儿梆硬。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暗恋我哥了,至今已经一年。
  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可以和他表白,思来想去,也许夏天就是最好的时机,火热的季节就应该做火热的事。
  虽然我很快就接受了我喜欢我哥这件事,但等夏天真正要到来时,我又开始顾虑——毕竟是兄弟啊,正常弟弟都不会像我这样想被哥哥干的吧?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表白失败了,最坏的结局也不过再次变回陌生人。
  可是兄弟之间呢?伦理关系明明白白摆在这了,我哥会怎么想我?他会觉得我是变态吗?表白失败以后会和我断绝兄弟关系吗?这个代价太大,没有人能教我怎么办,没有任何经验能够借鉴,我不得不退缩。
  于是表白这事儿被无限期搁置了,只能偶尔意淫一下这样。
  我哥今年刚高考完,等我七月考完试放假他已经浪了一个半月了,之后就整天在家里瘫着。
  我嫌他没劲,拖着扯着要他带我去游泳,三天了也没能把他喊动。
  为什么是游泳呢?我哥练了三年体育,身材十分优越,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一米八六,八块腹肌,十八厘米。
  最后一个目测是吧,这个还不太确定,得亲身体验一下才能知道。
  总之就是我想看他的肉体,并为此找了个比较正当的理由,毕竟我不表白和我想占便宜这两件事并不冲突。
  下午两点,我打开我哥的房门,冷气扑面而来,也不知道这空调温度调了多低,被子扭曲成一团盖在他身上。
  我哥正背对着门侧躺在床上玩手机,我走到床前把被子掀开,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消消乐界面。
  这有个什么劲儿啊?我踹了他一脚,踩着他腰侧磨蹭,“去游泳。”
  “Unbelievable!”游戏还在继续,不断发出音效。
  我的脚还在蹭着他的腰。
  我哥没应我,在手机屏幕划拉几顿操作后,他放下手机翻了个身,用淡淡的眼神看着我,手掌摸上我的小腿肚。
  他掌心很烫,热意顺着皮肤一路往下滑,手指突然收紧,抓住我的脚踝用力一扯,我没站稳,整个人倒在他身上。
  “啊!”我被吓了一跳,他也被我压得闷哼一声。
  又这个自损八百伤敌一点的玩法。
  我们俩从小就爱这么玩,可是以我现在一百二十多斤的体重,被这么砸一下,冲击力想必是很大的。
  我像小时候一样顺势爬到我哥身上,四肢并用缠住他,用头顶轻轻撞他下巴。
  他穿着背心和短裤,露出来的皮肤倒是凉凉的,身上还有一股清爽自然的薄荷味。
  我放缓呼吸,偷偷吸了一口他的味道。
  “哥哥,游泳。”
  十岁以后我就很少叫他哥哥了,这词撒娇意味太重,只能在有求于我哥时才用,而他听见以后也会露出一脸“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不管我说什么都会答应,百试百灵。
  此刻我哥听见我撒娇后,竟反常地把我掀翻在床上,用被子蒙着我脑袋。
  不管我怎么挣扎也不放开,对着我露在被子外的屁股就是几巴掌。
  不过没用力,闹着玩罢了,因为他每打一下还揉两揉。
  “还蹭吗?”我哥假装严肃压低了声问我,还有一丝丝的笑意漏出来。
  “不蹭了不蹭了!哥饶命,再打就傻了。”
  我在被子里嗷嗷直叫,不断求饶。
  等他玩够以后才把被子扯开,我闷了一脑袋汗,脸上还挂着点傻笑看着他。
  我哥撸了一把我的头发,硬掰着我肩膀让我转身出去:“笑个屁,回自己房间拿泳裤去。”
  我回房间,在衣柜最底层把很久没穿过的泳裤扒拉出来。
  这还是我初中时买的,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选了个很骚的暗紫色。
  看来我的无意之举早就暗示了我是个gay,并且是个品味不怎么好的gay。
  我拿起那条泳裤,揪着裤头往两边扯了扯。
  时隔两年,雏鸟已有成长为雄鹰之势,不知这条小泳裤能否承受住。
  我收拾好东西后,我哥还在房间里,刚刚催我催得紧,结果他自己还磨磨蹭蹭半天才从房间里出来。
 
 
第2章 
  我们去了离家不远的一个露天游泳馆。
  泳裤还算合身,只是有一点点紧,穿上身倒也没有很惹眼。
  我从更衣室换好泳裤出来,看见我哥下面被泳裤紧紧勒出来的一大包,第一反应不是同为男人大小差别竟然如此大而感到嫉妒,而是想要扯下来看一看。
  我为我的想法感到羞愧,他是我哥,我怎么可以这样?但转念一想,他是我哥,看看又怎么了?我在我的大棒子将要站起来之前停止了这种危险的想法,直接往游泳池里冲,水冷得我一激灵,软了下去。
  太阳很大,要眯着眼睛才能稍微不那么刺眼。
  我转身看见我哥在后头慢悠悠地走过来,因为眼皮半阖而变小的视野正好能装下整个他,所有的细节都能被放大,看得一清二楚。
  我哥先用凉水沾了沾身体,再从容地走进泳池。
  我就这么看着他,看着水滴从他的下巴滴到锁骨上,再滑到胸肌,再滑到腹肌,最后在泳裤边缘和别的水滴汇合在一起。
  我好羡慕,想让我的舌头代替这滴水做这条运动轨迹。
  回过神来时,我哥已经勾着我的游泳圈把我拖到他身前了。
  我突然兴起,双手在水里用力搅和,激起来的浪花全都打在我哥脸上。
  他用手把刘海往上梳,露出光洁的额头来,水滴挂在他湿漉漉的发尾上,这是平时不大能看到的造型,这快要把我帅晕了。
  我哥一边制住我的双手不让我再泼水,一边随口说道:“不会游泳还来游泳馆,你是来泡脚的?”“哪能呢,这不是想让你教我吗。”
  学游泳嘛,要么就是我摸他,要么就是他摸我。
  在我的设想中,我哥会托着我的肚子让我划水,再摸摸我的屁股和腿。
  说实话,我对我的翘臀还是挺有自信的。
  还没等我哥吐槽我的回答,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句:“诶?你怎么也来了!”我转过身看到一个女孩笑眯眯地把手搭在我哥肩膀上,我哥应和对方了一声,那个女孩见我有点疑惑地探头过来,便问我哥:“这是你弟弟?”见我哥点头,她又对我笑了笑,十分自来熟地自我介绍:“你好呀,我是你哥哥的同学。
  太巧了,我和老李他们今天正好约着出来游泳,你们要一起玩吗?”她手指往右边的深水池指了指,我看过去,那边有四五个人在向这边招手,看样子是也是我哥的同学。
  我哥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摇了摇头,毕竟我并不会游泳,戴着游泳圈和一群会游泳的不熟的人玩怪不好意思的。
  结果我哥就真的把我撇下,心安理得地去和他的同学玩了。
  明明是我先来的……我气得把水面锤得像喷泉。
  计划全盘被打乱,到嘴的豆腐都飞了。
  剩下的时间我坐在泳池旁边泡脚,无聊地看着远处,我哥在和那群人玩球,拍过来拍过去拍过来拍过去,反正我这么看着是感受不到这游戏到底有什么乐趣。
  没过多久,我哥也许同样感受到了这球确实是没什么好玩的,便和其中两个男生去游泳了。
  我看见我哥一口气游了好几个来回,他的背肌和胸肌线条流畅,随着泳姿绷成优美的弧度,手臂推水的动作标准利落。
  他游到终点后背靠池壁,双臂朝后搭在池边,在等另外两个男生游回来的闲暇中转过头来看我,摆出十分游刃有余的装逼犯姿态。
  其实从刚才玩游戏开始他就总是回头看我,这时他指了指自己,露出无敌自信的表情,就像一只开屏的臭屁孔雀,又指了指我,摆出一副鄙夷的表情,伸出右手对我比了一个大拇指朝下的动作,想也知道他是在嘲笑我在泡脚,我便也回了一个中指给他。
  那两个游着狗刨式泳姿的人终于游到终点,我哥抬了抬下巴,和那两人说了几句话以后就朝着我游过来了。
  我倒也不怕他收拾,安定地坐在原地等他。
  不过十几秒,我哥就游到了我跟前,他没有站起来,而是顺势扯着我的脚踝把我拉下水。
  这一下确实是把我拉了个措手不及,我在下沉的瞬间想还好这不是深水池,可还是被呛了个结实,水涌入耳朵、鼻子和嘴巴的感觉太难受了。
  不能只有我一个人难受,虽然没到要动用求生意志的地步,我还是迅速地死死扒住我手边最近的物体。
  那个物体又软又硬,触感十分好,被我扒着还会做出回应,一边把我捞出水面,一边掐着我屁股。
  我哥稳稳地抱着我站好,我圈着他的脖子,埋在他的颈窝处剧烈咳嗽,他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给我顺气。
  稍微没那么难受以后,我抬起头来正想要谴责这种危险行为,却感觉屁股一疼。
  我靠,原来还掐着。
  我哥笑了笑低着头看我,动作转掐为揉,趁我开口前恶人先告状:“还敢吗?”
 
 
第3章 
  我双手撑在我哥胸肌上把他推开,手心里还残留着凉爽的水滴和温暖的皮肤交织在一起的温度,我把手指蜷缩着握成拳,试图保留下这种触感。
  我哥被我推得往后趔趄了两步,我皱着眉头吼他:“操,你吓死我了!”“呼噜呼噜毛吓不着。”
  我哥又走到我跟前,使劲薅我的头发。
  薅完,他微微弯腰和我平视,又问:“操谁?”我哪敢说话,最保险的还是火速认怂:“没谁!我再也不说了!”以我多年经验,认完怂的第二步是转移话题,当然,更重要的还有完成此行的目的:“哥你教我游泳呗?”话题转得太生硬,我哥一脸无语,又憋不住笑了出声,估计此刻在他眼里我就像个傻子,不过这么多年应该也习惯了,还是顺着我的话题说:“你还是比较适合泡脚,要能学会早就学会了。”
  “泡一下午脚都要泡得皱皮了,教教我吧哥……”也不知道怎么的,我脑筋一转,又补充:“我想学会了比较好泡妞。”
  “有喜欢的女生了?”我哥脸色突然变得严肃。
  “算……是吧……”我回答的有些迟疑,我哥很少用这种正经的态度对待我,这么一下突然很有家长的感觉,这种转变让我不太习惯,甚至有点怵他。
  我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多嘴,可这会儿也只能硬着头皮顺着说下去了。
  “哦,那你挺牛逼啊。”
  我哥眉毛一挑以示轻蔑,“对方约你去游泳?她怎么想的?”“没,人还不会游泳,我是想着我会了就能约她出来,到时候在水里小手一牵小腰一搂,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也是个不嘴贱会死的人,和我哥互怼从来都是嘴巴不受脑子控制,瞎跑火车还能说得煞有介事,只是每次说完都会非常想抽自己。
  我哥啧笑了一声,眼神也变得冷淡起来。
  可能我戳中了什么痛点,因为他是真不懂,我哥读高中这三年我也听说过不少次哪个女孩子给他递情书了,又有哪个女孩子送他巧克力了,可就是没听说他答应过谁,目前仍是白纸一张,由此我也比较幸运地没有真正吃过哪位情敌的醋。
  “行啊,我教你,做好心理准备。”
  我哥拉着我的游泳圈带我往深水区走去。
  我的脚渐渐开始触不到地面,我紧抓住他的手,“干嘛啊……”“教你游泳。”
  “哥,我们去浅水区吧。”
  “在浅水区学不会的。”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哥就把我的游泳圈抢了。
  再下一秒,四面八方的水朝我的鼻子嘴巴里灌,流进气管,流进咽喉。
  我靠着求生意志扑腾却无济于事,身体一直一直往水里沉,窒息感迅速把我包围。
  这和我想的不一样,我他娘的怎么又溺水了?其实小的时候我也溺过一次水,当时同样也是学游泳,我被我爸扔下了游泳池,折腾半天最后当然还是没能学会,还哭着闹着不肯原谅我爸。
  回家以后我哥才刚放学,被我爸支使着带我去坐了一个小时的电动摇摇车,我才安分下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