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透明的圆屁股──小中都

时间:2020-10-14 10:52:54  作者:小中都
  文案:
  起初,我只想要一个屁股
  第一人称受
  起初,我只想要一个屁股,但很明显:
  屁股的主人不允许。
  究极臀控受 美臀攻 1v1
 
 
第一章 透明的圆屁股
  在大一上的某段时光,我时常丢失记忆。回过神来,面前总盯着一朵圆屁股,我像只未满月的狗,片刻不能离开妈妈的奶头,坚定不移地尾随着它。可怕的是,当时的我不仅不为自己感到羞耻,反而时常沾沾自喜,因优异的成绩和凛然不可撼动的地位,它即使左摇右摆展现出羞涩害怕或是极力想摆脱的恼怒,也无法左右我的持续凝视。
  第一次遇见它,我刚从南方来到北方上学。那天周三,下午没课,我与同宿舍的孙邦,宋埠,苏波一起往北区澡堂去洗澡。
  但凡大学校园,都有这么一条种满银杏树的路,我们这条叫学知。我对此没有半分好感, 首先,银杏果很难闻,其气味可媲美有狐臭的屎壳郎。地上遍地落的果子被年轻的脚掌们踏碎后,还恬不知耻地嘬着鞋底到处舔,直到满校园都是它恶心的口水味。植物的卵子传播有四种——动物,风力,机械,水流。我在此强烈建议将银杏进行生殖隔离,因为它靠气味就能强/奸一片处/女地。其中一位为虎作伥的帮凶就是孙邦,他常年穿着二夹子,一种能将脚趾分家变成驴蹄的返古加速剂者拖鞋。一脚一颗果,伴随着呻吟踩碎,美其名曰——解压。我听了只想解手。在我夹着尿往澡堂暴走的途中,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屁股。
  它十分活泼,隐隐约约地被包裹在校服裤里。秋风在我脸颊吹拂,两片银杏叶打着卷儿啪嗒粘到我两眼上,那一瞬间,我的世界一片金黄,黄得我觉得自己变成了金灿灿的处/女地,盲目地被播撒了种子。
  尽管每个院的院服不同,但我还是一眼看出这种宽松休闲且不失时尚感的制服非体院莫属。它们的阳光与美丽与我们理工科的校园氛围格格不入。原先本校是靠理工科发家致富,去年终于通过某种添油加醋荣升为遍地开花的综合性大学。虽然本质上只是吸收了一所大专体院一所大专艺校,但现实里它们如同春风吹进芦苇荡,将我们理工男心里掀起了层层涟漪。
  头一波水花里就有宋埠,他长得敦厚老实,皮肤黑,远看像一座老男童山,近看像位老男童。但他刚进大学就有了女朋友,我认为这很狡猾,他实质上是在享受本专差价之间的利润红利。
  抱歉,话题分岔了。接着说这个屁股。它藏在宽松的灰色运动裤里,被两条颀长健硕的腿顶着差点戳到我脸上(有点夸张)。它的主人没有说抱歉,拎着一个蓝白网袋,里面蜷缩着几本可怜的书,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本该是装篮球的。但我无法对它们产生同情并实施解救,因为此刻屁股锁住了我所有目光,它们就像两颗水球时不时贴近裤子,我就能看见其轮廓的圆润,是我从未见过的夸张程度。但潮汐有来有往,它们大多时间又躲回宽松的裤子里。
  我跟着它一路来到澡堂子。脱衣服的空档,我被毛衣勒住了头,恼怒焦急与闷热交替抽打中,我差点对着这件面前绣着小狗图案毛衣的始作俑者——我妈破口大骂。等我像根马桶掳子一样挣脱这骇人的领口时,那颗圆屁股早已不见踪影。我沮丧极了。
  水雾氤氲,暑气蒸腾。昏黄的灯光把巨大的房间笼罩成了一杯热橙汁,颗颗果粒都脱得精光,光着屁股甩着几把却神情自若,似乎在进行着某种结构主义的哲学集会,穿梭行走皆为艺术。我土且俗,没受过熏陶,此时仿佛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掩遮露怯,卑躬屈膝地寻找水龙头,窄毛巾顾前不顾后干脆拿在手上佯装擦汗,实则是想遮住脸来达到我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目的。
  我好不容易到达水龙头时,胯下的小伙子都快被挤成小鱼干了,以此可见我的紧张与怯弱。我在往头上挤一种名为“哈该”的洗发水,香味有点像美人鱼,就是你觉得它是香的,但其实从生物学角度看它应该是腥的。吹完头发就会发现,世界上没有美人鱼。
  我用哈该揉出泡泡,再搓一团放到胯下的小扁鱼头上给它洗洗,因为我体毛稀少,能促进泡沫繁殖的地方只有头上和胯下。在我弯腰冲水的途中,我感到一阵来自臀/部的颤栗。屁股?你怎么了?你是感应到什么了吗?
  我急忙起身查看,果不其然!是那颗屁股!它终于逃离灰色运动裤,赤裸裸地站在我对面,从上而下通顺的水流在此处遇上障碍,砸出了雨伞般的水花。艺术,我愿称之为美的艺术。曾经我在有意无意间进入一个隐秘的网站,看了一场时装秀,我猜测本季主打服非雨衣莫属,因为所有人都赤身裸/体穿着透明的雨衣。那么他们的乳/头就应该叫做透明乳/头,腰叫做透明的腰,阳道也应该叫做透明的阳道。形容词之重要正如比喻之于文学,是艺术家的雨衣,是低俗的遮羞布,为了摆脱下流,我要把这颗屁股赋予新的名字——透明的屁股。
  介于它的形状之圆色泽之亮,犹如金属球,我就叫它透明的圆屁股。
  圆屁股的主人很快察觉到我山路般婉转的目光,他很生气,我很害怕,因为他屁股可爱,人却高大。因此我在他胸口急忙说,我没戴眼镜视力很差,足有一千二百度!以为您的屁股是随身带的小板凳。
  他听了并没有挥下拳头,但也没有消灭怒火。只是拿搓澡巾重重地抽了我一鞭。搓澡巾很粗糙我身上立刻像是被揭掉了皮,瞬间出现一道红色的痕迹。我很难过,既委屈又愤怒,想冲上去质问他为什么打人,我并没有触碰他一丝一毫的利益!刚想张嘴,他凶神恶煞地回瞪过来,我顿时变成了他网兜里的书,翘着书页卷在一起,五官杂乱无章。
 
 
第二章 愤怒的圆屁股
  在一个月左右时间里,我逐渐掌握圆屁股的运行轨迹。它就像围绕太阳的地球,以校园为圆心进行着普通却魅力十足的旋转。而我,就是八大行星的其中之七。之所以剩下一个,就是我所在的智能机器人社团——占据了我太多时间。
  某日,我与苏波从电子楼的三楼研究室走出来,打算去食堂吃饭。我对于食堂有着本能的抗拒,每每被迫挤在窗口伸头点餐,我从后厨的铝制墙壁上总能看到自己用呆滞的目光盯着食谱,为着食物专注是对人最大的侮辱。并且由于环境嘈杂,我不得不竭尽全力发出如雷贯耳的声音——肉末茄子盖浇饭!
  那么打饭的阿姨才能听到我的诉求,咣当将一碟饭菜推出来,我不满又满意,尴尬又骄傲,回首走过长长的队列时,如同一只被机械化喂养的小猪首领,在告诉下一头——要大声说话!不然没有饲养员能听见!
  就在这种难堪的氛围里,我感到身旁突然涌来一座河山,巨大的阴影瞬间笼罩过来。我立刻夸张地扔下筷子做躲避挨揍的投降状(可参考刚下车偶遇浓烟一道)
  阴影迟迟未说话,我从指缝里偷瞄了一眼——竟然是圆屁股的主人!
  我立刻起身弯腰查看,看到硬塑料椅面对它的挤压迫害,立刻无法忍受。先是友好地请他站起来,他疑惑重重地站了起来,很是高大,不愧是圆屁股的主人。
  我脱下卫衣外套依照严格的自我管理叠成方块状,其棱角之尖锐,我相信整座校园只有尖锐湿疣能更胜其右。我把卫衣铺在他刚才坐的凳子上(尚且有余温)拍了拍椅背,请他再次屈尊贵臀。
  ………
  圆屁股愤怒了,他一把攥住我的T恤衣领,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一种奇异的动作把我拖走了。具体操作可想象一个班上最懒惰的同学摊上拖地值日,他对拖把的态度都不能比圆屁股对我更暴躁。
  我双手攀在他的小臂上,乞求一口新鲜空气——您怜悯我吧。我无法呼吸了……
  圆屁股将我一把扔到食堂三楼天台堆满烂扫把的角落里。
  这里是富裕的情侣常来的休闲场所,因为三楼是小炒,价格翻番。他们自然对这一卑劣的现象抱有不满,先是三三两两的女生嘀咕,她们细眉高挑立刻指示裙下之臣过来刺探消息,男朋友们呈鬣狗状三三两两凑过来——怎么打人啊?太过分了!
  圆屁股的主人活动了一下脖颈,转身说——滚。
  他这一行为让我很不解。
  后来我认真考虑了许久,他明明可以扭头就可以构成威胁,却偏偏要特意转身,实在难以确定他的目的。他一转身,屁股便正对我的脸颊。今天他穿了一条阿迪达斯的运动裤,很宽松,但难掩部分隆起。我被这种半遮半掩的隔断效果刺激地几乎心脏衰竭,大凡心脏疾病,都会造成四肢的麻痹,例如颤抖之类的并发症。我就在这种强压下,不自觉地摸上了日思夜想的圆屁股。
  那一瞬间,时光静止了。我觉得我与圆屁股是心心相惜天造地设的一对,它思念我,我牵挂它,我们好比牛郎织女隔裤相望,漫长的岁月等待与如今的相遇比起都是薅鸡/巴毛织线裤——不值一提。
  圆屁股悚然,它的形状变了。起因在于它的主人,不可思议地缓缓回头,看着我说不出话来。
  刚才他的一顿威胁,造成天台此刻只有我们两个人。他恼羞成怒,握紧拳头,终于如愿以偿地狠揍了我一顿。我不爱吃饭,所以很瘦弱,因为瘦弱,所以根本无法抵抗。最后惨淡地蜷缩在扫把头堆里,渴望它们能接纳我,让我融入其中。不过它们很明显和许许多多被遗弃的物件一样,喜欢抱团取暖,内心的自卑过度反而荣升出某种自负的情绪。
  于是它们拒绝接纳,还邀功般地将我出卖。
  我躺在水泥地上,无法动弹。可怜巴巴地望着圆屁股,它也心痛不已地望着我,仿佛在说——阿郎,你回去吧。我爸爸不同意我们的事。
  圆屁股主人蹲下来,拳头磕在我脑门上,像戳锅里的大肉一样把我捣来捣去,他说——妈的,下次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我憋着眼泪不让它流,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要蹲……会挤到屁股……
  听到他手指骨节在发出振聋发聩的错位声,我悄悄地攥住他的衣角说——虽然你我不共戴天,但能不能……先帮我叫一下救护车?
 
 
第三章 医院里的圆屁股
  梦里,我将圆屁股压在胸口,如同顶着两朵巨乳,四肢保持在同一平面,仅用圆屁股做平衡点,呈冲浪板的滑翔状。当我从水天一色的海面上漂浮而来,可以看到沙滩上的人眼神中充满惊艳、羡慕与嫉妒。他们都在喊“B!You stupid ass,have a nice butt!”
  我笑笑,并不做过多解释——唯沉默是最高的轻蔑,对吧,圆屁股?
  接着一道佛祖的耳光从西天而来,一巴掌将我呼出梦境。
  圆屁股主人站在一旁冷酷地看着我,眼神还针头还尖!刚才一定是他把我从梦中打醒的!之所以敢说这种话,因为我此刻手背上正插着针头,冰冷的液体源源不断灌到我的血管里,大致数了数,一瓶挂完还有三瓶。
  我哭了。
  要求医生为我打狂犬疫苗。
  医生说你被狗咬了?
  我说那倒没有,就是被狗打了。
  圆屁股主人活动颈椎,站在校医和一行老师背后冲我举起拳头。
  我赶紧哭着解释——没有没有,其实我是由于低血糖栽倒在了食堂,那位同学舍身取义救了我。
  ——舍身取义?
  ——是大义灭亲!
  ——大义灭亲?
  当着学校领导的面,我大有违反义务教育法的自爆可能,还好辅导员赶紧阻止了我,面露慈爱地说,小艾,你就好好研究机器人吧,不要总想在文学领域也要冒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你不要踩高捧低觉得自己枯燥,科学家也能疯狂!疯狂就是重复地做同一件事情,却期待能有不同的结果!
  当时我作为特招生,获得了几个市内高中生科技大奖,以语文63分的成绩被保送至大学。
  作为学院重点保护对象,一直享受着嘘寒问暖的特殊照顾。久而久之,就以为这便是大学的常态。
  听我一番前言不搭后语的解释,众人都觉得应该让我休息了,同时眼神中透露疑惑和遗憾,也许是怕我伤到了脑子。
  但这次被打并不是没有好处,当我嘴角伤还没好转身,再跟着圆屁股的时候,圆屁股主人没有再说什么。
  后来我知道,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享受过老师的嘘寒问暖,还有某些标题丰富,仿佛为你量身打造的校级奖励。例如——见义勇为,云云。事实证明,大多数人在名利趋势下都会做一些错误的决定。
  圆屁股主人也不例外。
  由于我抽空就要与圆屁股私会,一来二去,圆屁股主人对我们的事情也松口了许多。
  他有时候会问我,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早上吃什么?
  我十分讨厌这种问询,一方面他要分散我在圆屁股身上的注意,另一方面我需要被迫思考与食物相关的问题从而被侵占大脑。
  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游泳馆,做救生员。偶尔下水,就要把外套脱了,露出被泳裤包裹着的屁股。我眼睛一亮,从凳子上腾得跳起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地鼓掌,激动的掌声响彻场馆。由于他只是去指导一位美女仰泳技巧,而不是去救人,所以这种雷动的掌声显得有些夸张。不过两人红着脸从水里钻出来,让旁人误以为她刚刚差点遇难,于是周围不明真相的泳客都纷纷和我一起拍起掌,还有几个吹口哨的,叫喊着“好样儿的!”
  圆屁股主人表情复杂地接过又一道——见义勇为的锦旗。
  他浓眉深目,皱起脸十分严肃。
  他偶尔把我关到泳馆更衣室的时候,我就比较害怕,努力地缩在角落,心里默念——为了圆圆,为了圆圆,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他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问圆圆是谁?
  我说——我不说,因为你会生气,我害怕。
  他深吸一口气,抿住嘴强压怒火——我不打你。但你能不能别这么奇怪,跟我出去显得正常一点?
  他腰间裹着白色的浴巾,右下角还绣着某某运动协会的标志,应该是纯棉的质感很吸水。但这不能让我为此心旷神怡,因为我在想圆屁股躺在里面舒不舒服?安不安逸,有没有想我?
  圆屁股主人看了我一眼,顺手把裤子扔到我头上,天哪,不得不说他城府之深!这该死的王母娘娘,等我掀掉裤衩时,他已经把运动裤套上了,我又错过了与圆圆相会的良机,来年又不知要待何时.......
  看我沮丧地蜷缩在皮椅上,他饶有兴趣地走过来,把椅子往胯下一拉,神情仿佛在逗一只不贵但可爱的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