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反系统【竞技】──神玖

时间:2020-10-14 10:48:37  作者:神玖
  文案:
  斯科皮作为一只有轻微抑郁症和社交障碍的职业足球运动员,是被称为北爱尔兰王子的存在。
  “‘忧郁王子’?绿茵传奇从不因进球,胜利感到喜悦。”
  “英媒称‘小小罗拯救王子,抑郁症有望治愈?’”
  斯科皮有个秘密,从小耳边就不断有个声音告诉他:
  【十个月内学会西班牙语,失败抹杀】
  【赢得小提琴比赛,失败抹杀】
  【取得所有课程a+,失败抹杀】
  【赢得下一场比赛并取得梅开二度,失败抹杀】
  ……
  他恐惧着死亡的阴影,直到一天作为替补上场时看到那一身红色球衣的7号。
  【给予曼联致命一击,失败抹杀】
  【摧毁曼联7号】
  ……这是第一个没有抹杀威胁的任务。那么,他偏要让这个任务彻底失败。
  注:
  切尔西→曼联→?
 
第1章 北爱尔兰人
  得到了穆里尼奥的指示,小跑上场并且在心中倒数了三个数之后,脑海中果然响起了那个他熟悉无比的声音:【赢得比赛并梅开二度,失败抹杀】
  斯科皮并不意外,从小到大,他甚至已经不记得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脑中就会响起这样冰冷可怖的声音。
  眸中一瞬间闪过暗沉,他并没有加快自己的速度,而是维持着和刚才一样的速度,慢吞吞地小跑着朝着前场跑去。
  *
  连绵不断的雨,如同牛毛一样,如同细叶一样不断地飘落。
  天空阴沉了好几天,今天的云层看起来格外地灰。
  斯科皮一如既往的不喜欢英国的天气。
  不,准确的说。
  他哪里的天气都不喜欢。
  斯科皮皱了皱鼻子。他撩起垂落至眼前的金发,胡乱地别在耳后。
  伦敦。
  温带海洋性气候,潮湿又多雨。
  又总是令人讨厌的小雨,连绵不断地下上整整一天。
  站在场边做着热身,他能够听到看台上一些爱尔兰人奇怪的发音。
  虽然他其实是北爱尔兰人,但老实说,他不太听得懂爱尔兰的口音。他对语言没有那么敏感,往往学起来很吃力。
  转动着自己的脚腕关节,斯科皮·威斯汀深吸了一口气。
  并不是因为紧张,只是一个小习惯。
  他感到无聊的时候,就会深吸一口气来缓解那样的情绪。
  来避免他无聊地打哈欠被镜头捕捉到。
  看台上并没有多少人,只有体能教练和boss的几个助理。boss正站在场边,除此之外没有别人。
  因为本身,这只是一场队内训练。
  瑰丽奇特的紫眸扫过他的队友们。
  斯科皮最后做了一个拉伸,走到了教练的身边。
  他的脑中不知为何冒出了些别的东西。
  他母亲得知他要回来踢球,刚刚给这双紫眼睛续下了巨额保险,就像伊丽莎白·泰勒曾经做过的那样一样。
  说起来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是被誉为国民女神一样存在的女演员,父亲则是一位富商。
  从还是个婴儿起,他就倍受关注,在他还只有一两岁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好莱坞。每时每刻都因为他的母亲暴露在镜头下。
  …斯科皮眨了眨眼睛,他不太希望想到这些事情,于是自顾自地假装已经将这些东西从脑子里清了出去。
  穆里尼奥冲着他点了点头,却没有让他上场的意思。
  斯科皮·威斯汀也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想要上场的意愿,他向来服从教练的安排。就像他至始至终服从他母亲的安排一样。
  于是他只是乖巧地站在穆里尼奥身边等待着。
  这个赛季球队过得非常艰难。
  甩不掉的伤病。
  几天前罗本结束了荷兰队在欧洲杯的预选赛征程回到切尔西,但马上他就发现不太对劲。队医检查后发现他的膝关节伤情严重,必须要做手术。“荷兰飞侠”大概率会缺席赛季剩下的所有比赛。
  目前正是切尔西的关键时刻,球队正处于冲刺的紧要关头,他们仍然保留着四冠梦想。联赛杯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英超联赛中他们紧咬曼联,目前排名第二,还落后6分。英足总杯他们也通过了半决赛,欧洲冠军杯打进了四分之一决赛。
  如果不是队内伤病太多,穆里尼奥有足够的信心这赛季能够拿下四冠王。
  但二月份因为背伤休战了八个星期的特里又在比赛中扭伤了右脚踝,博拉鲁兹也肩部脱臼加入了“伤兵”的行列。原本踢中场的埃辛只能无奈地加入了后卫的行列。
  现在所有人都等着穆里尼奥失败。
  从巨龙波尔图到蓝军切尔西。
  所有英国媒体都在等着这位傲慢沮丧地从英国离开,想要大声地嘲讽他所谓的“战术”在英国这样历史悠久的现代足球起源地根本就不值一提。却发现被打了脸的反而是自己。
  穆里尼奥不仅在04-05赛季带领切尔西赢得了英超冠军,这也是切尔西时隔50年再度赢得联赛冠军,成功打破由曼联和阿森纳长时间垄断英超的局面。还在05-06赛季率领切尔西在联赛首两个月就抛离其他英超对手,第37轮切尔西主场3:0完胜曼联,从而提前提前两轮夺得英超冠军。
  这一赛季,眼看着他有了能包揽四冠的可能性,球队却陷入了伤病的危机中。
  即使知道这并非“狂人”的失误,英国的多家媒体却还是幸灾乐祸地等待着他失败,等着性急的阿布让他下课。
  身边这个刚刚大学毕业的二十岁刚出头的青年几年前曾经被媒体和鲁尼一样称为英格兰的新星,04年还在BBC投票最受欢迎的英国人中排第八名。
  很多英国人都比穆里尼奥还要熟悉这个紫眼的,曾经有一头遗传自他父亲,爱尔兰人标志性红毛的小子。他们在报纸上看着他一点点长大,看着他成为一个童星,又因为一些原因,进入了阿森纳的青训基地,成为了一个小球员。
  斯科皮·威斯汀也并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他刚在海布里球场以最年轻的登场球员的身份首发时,与蒂埃里·亨利打了一出绝妙的配合,赛后立马就被无比宠爱(或者说是无比喜欢吹嘘)自己国家球员的英媒吹捧成了“神童”。
  当然,人们很喜欢他们这样吹这个自己看着从小长大的孩子,他们非常乐意接受这个称呼。
  现在。
  穆里尼奥拿到了他的报告单,体能教练拍着自己的胸脯向穆里尼奥保证小伙子状态良好,经过了一个月的适应调整现在绝对可以上场。
  但是身旁的年轻人却一点都不像是这个年纪迫不及待想要上场立功表现自己的其它青年球员一样。他只是平静地站在他的身边,甚至平静地有些过头,就好像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究竟能不能上场一样。
  那双在有些昏暗的阴雨天气沉淀成深蓝的紫眸中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点久别球场该有的雀跃。
  这样的球员怎么可能能在队伍中发挥作用?
  穆里尼奥皱紧了眉,他偶尔看过那么一两份小报,说这位刚从牛津毕业的青年有一些患上了抑郁症的嫌疑,他们拍到他从一家知名的心理医生那里出来,到一家药店去买了些处方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