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书反派的自救日常【穿越时空】──非黑为白

时间:2020-10-13 10:31:22  作者:非黑为白
  文案:
  穿成修仙小说中的一枚反派,洛知舟很郁闷,反派唉?还是注定被炮灰的反派,她承受不来好不好!然而剧情接踵而至,为了保住小命,她义无反顾的走上了自我拯救的道路,勤勤恳恳的更改自己的相关剧情,谁知居然阴差阳错收了另一个大反派为徒。
  是干掉她呢?还是感化她呢?
  洛知舟正在思考……
  季绯意:师尊,你在想什么呢?
  听见某反派的声音,洛知舟回:哦,你做的糕点真好吃!
  修仙大佬×魔界妖女
  大家放心阅读,是甜文!!!
 
 
第1章 朋友,修仙吗?(捉虫)
  洛知舟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山洞里。
  二十多平米的空间,放置了一张石桌、两把石椅,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嵌在洞顶,放着莹白色的光芒,照亮了四周。整个洞里,除了她以外没有第二个人。
  洛知舟懵逼的看着这一切,然而更让她懵逼的是,她身上的衣服换了。
  交领宽袖的长衫,质地洁白轻盈,绣着展翅欲飞的仙鹤,丝滑细腻的手感让洛知舟瞳孔一缩。
  没有感到身体受过侵犯,洛知舟才把提在嗓子眼上的心放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
  怀着疑惑,洛知舟努力回想昏迷之前的事情。
  她还记得自己真情实感追的小说完结了,因为与自己同名的反派被写死了,心中怅然若失,然后就愉快的决定半夜出门吃烧烤。
  美名其曰化悲愤为食欲。
  没想到一失足成千古恨,半路上摔了一跤昏迷了。
  可怜她的烧烤还没吃上!
  额,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再醒过来就是这么个破地方。
  头……好……痛!
  洛知舟的头突然一阵一阵抽疼起来。
  她抱着自己的头,双目越来越震惊,她看到了另一个人的记忆。
  呵呵!
  消化完记忆后,洛知舟冷笑一声。
  这个记忆真的是特别特别的眼熟啊!
  可不嘛,这不就是她看的小说里,俗家姓名与她相同的那个反派的过往吗?
  玄夙,本名洛知舟,灵虚宗无涯峰的峰主,她所在灵虚宗是四大上品宗门之首,当今第一修仙门派。她本人更是合体期的大能,修为在门派里排行第二,略逊于执法堂长老凌霄仙尊。
  本应仙途无量,可玄夙过于执着修为,多次冲关失败后,被魔修蛊惑走上歧途,后来与魔修勾结一事东窗事发,她被宗门废除修为发往无垠之地,没过多久就死了。
  梳理一遍,洛知舟总算明白了,这就是那个小说世界,而自己居然成了同名的反派。
  现在刚好是玄夙第十二次冲关失败。
  很好,现在一切都有了解释……
  才怪!
  洛知舟烦躁的跺了跺脚。
  谁踏马要要穿书啊?还是个注定炮灰的反派!
  “仙尊可还在修为而烦恼?”
  “小修这里有灵丹妙药可助仙尊一臂之力。”
  邪里邪气的魔修声音从外面传来。
  剧情来得好快!
  洛知舟微微抬头,盯着洞外,默念三遍:小命要紧!极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留得小命在,不怕日后找不到穿越的真相。
  而这一枚让玄夙走上歧途的小小丹药,必须要拒绝!
  “不要,滚!”她运起真气向对方传音,手上顺势捏诀甩了个杀招过去。
  “啊啊啊!”
  惨叫声适时响起,不一会儿对方的气息就消失了。
  溜的真快!
  玄夙虽然冲关大乘期失败,从合体期大圆满跌回合体期初期,但也不是外面那个分神期后期的魔修能比的。
  这一招不至于毙命,却能叫对方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
  慢慢养伤吧,您!
  洛知舟幸灾乐祸的吐了吐舌头。
  谁知乐极生悲,她刚跌落境界,这一动手,体内灵气乱窜。
  洛知舟连忙稳住心神,按照记忆里气沉丹田,开始稳固周身灵力。
  ……
  “白虎,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赋闲在幽冥宫的四大护法之一朱雀,瞧见白虎脸色苍白的捂着伤口回来,打趣道。
  白虎先给自己喂了颗丹药,神情舒缓许多才有空理他,“碰上硬茬了!”
  说完,他便回自己的洞府养伤了,也不管背后对方探究的眼神。
  九品聚灵丹居然没送出去!
  白虎看着手上的这枚丹药眼眸暗沉。
  他听闻玄夙已经冲关大乘期失败十一次了,此次是第十二次。好不容易探寻到对方的闭关之处,想借着对方第十二次冲关失败后执念最盛时,以九品聚灵丹为饵换取九瓣冰玉莲。
  没想到对方竟然拒绝的如此干脆果决。
  要知道,九品聚灵丹能让合体期修士强行提升灵力,大幅度提高冲击大乘期的成功率,这对于玄夙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稻草。
  若不是为了九瓣冰玉莲,他还舍不得拿出手中的丹药,他可是立下汗血功劳才得魔尊赏赐了一颗。
  想到这里,他眼中的恨意更甚。
  本想用九瓣冰玉莲提升自己儿子的修炼资质,这下全部落空了。
  九瓣冰玉莲是天阶上品仙植,能强行将修炼资质提升至极品,数量十分稀少,只在凰天秘境中发现过几株,且都有伴生兽看守,难以靠近。再加之秘境的入口被四大上品宗门牢牢把守,魔修想入内比登天还难,白虎便想出了这么个法子。
  现如今只能再寻他法了。
  白虎闭眸打坐,他与玄夙以后不死不休。
  ……
  将体内真气运转完一个周期,洛知舟睁眼。
  不仅稳固了周身灵力,她对功法运转也有了更深的体悟,再施起法来,毫无刚才捏诀打魔修的时存在的滞涩感,得心应手不少。
  一拍脑门,洛知舟有些后悔。
  刚刚要是祭出自己的本命大宝剑——碎山河,一击之下那魔修必然当场殒命。
  一个意动,碎山河便从内府中飞身而出。
  剑长三尺,剑身漆黑,寒芒毕露,剑柄如竹节,首端呈柱状,刻有山河纹。
  感觉自己安全许多呢!
  抱着碎山河,洛知舟眼里放着光。
  灵虚宗有两柄天阶极品法剑天下闻名,一把光阴灭可削减对手的修为,一把碎山河可一力破一洲(天下九州),光阴灭如今便在凌霄手中。
  想到凌霄,洛知舟刚放下的心又开始不安起来,原著中废除玄夙修为的就是对方。
  唔!还是先出去看看吧!
  把碎山河纳入内府,洛知舟抬手拂去山洞的防御阵法,走了出去。
  这个山洞在灵虚宗外,大概相隔百里左右,宗门内也有闭关的地方,只是玄夙担心若突破大乘期,雷劫威势太重,波及宗内弟子,于是另寻了这处地方。
  原著中,玄夙一直在闭关等待最佳时期服下九品聚灵丹冲击大乘期,她出场时是在秘境中取九瓣冰玉莲,东窗事发后才将这段过往揭了出来。
  不知道男女主现在走到什么剧情呢?
  取出储物戒中的飞剑,飞回灵虚宗无涯峰后,她的好奇不久就会有人解答。
  不过,此时站在无名居前,洛知舟的下巴要惊掉了。
  这就是我要住的地方!
  从她的角度看,无名居是飘在水面上的,背靠青山,面前是一汪湖水,湖水里种满了荷花,接天莲叶无穷碧便是此时的景象,窄窄的木桥穿插其中,从岸边延伸到屋前。
  洛知舟欢快的踏上木桥,小跑着冲向眼前越来越近的二层小木楼。小楼精雕细琢而成,左边连着道回廊,回廊尽头是一处水榭,供人赏荷用。
  当收到掌门师兄的传讯时,她正在屋子里撒欢,左看看,又看看,这里摸摸,那里摸摸。
  见通讯符亮了,洛知舟将神识打入其中,掌门师兄元溪子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师妹,修行一道有张有弛,你既已出关,恰逢外门大比如火如荼,念及你尚未收徒,可从中选取弟子亲自教导,此事对修行亦有助益。”
  玄夙刚踏入灵虚宗,就有弟子告知了元溪子。
  得知消息时,元溪子不由叹了口气,此次师妹没有历雷劫就出关,怕是冲关又失败了!
  玄夙被困在合体期大圆满三百年了,执念日益深重,元溪子唯恐她会伤及自身,于是连忙传话安慰对方,顺便给她安排点事做,让她分分神,怕对方拒绝他还特地加上一句“对修行亦有助益”。
  师妹肯定会答应吧!
  元溪子摸着自己的小胡子,一脸镇定却频频看向传讯符。
  亮了!
  他的双目也跟着陡然一亮,迫不及待的打入神识。
  “师兄所言甚是,明日玄夙便去查看一番。”
  闻言,他的眉目染上喜色,笑呵呵的往执法堂去了。
  他决定劝凌霄师弟也收几名弟子,要知道他们师兄妹五人,只有这两位没有弟子,不能厚此薄彼嘛。
  洛知舟这边放下传讯符,神色若有所思。
  现在是剧情的开始,女主入灵虚宗的第三年,这外门大比就是让她出风头,好拜入男主门下,男主就是这修仙界第一人——凌霄。
  凌霄是当今修仙界唯一的一名大乘期修士,以前也出过,要么飞升了,要么陨落了,仅剩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他又是灵虚宗门下,可以说是被全修仙界仰望的人。
  剧情还早,也就意味着死亡离自己还很遥远。
  洛知舟摸着下巴决定:今天稍作休息,明天去看好戏!
  她的休息就是逛无涯峰。
  这云海真好看,还会变色,好想拍下来呀。
  洛知舟来的地方正是无涯峰闻名之景,七彩流云海。天气好时,从峰顶向下望去,便会看到变幻色彩的云海,而看不见悬崖峭壁,这也是无涯峰得名缘由。
  若不是顾忌峰上有其他人,她早就凹好造型拿出留影石记录下来了。
  此刻,她站在峰顶的望月台上,负手而立,发带和衣袂飘飘,颇具高人风范,偶尔有弟子经过会向她行礼。
  没错,无涯峰不止她一人,她虽无亲传弟子,但峰内诸多事宜都交由普通弟子打理,有时还会有其他峰的弟子过来办事。
  谁让玄夙平日清心寡欲,一心向道,洛知舟只能保持住对方的逼格,神色淡然的向这些弟子回以颔首。
  感觉穿越也不赖嘛!
  洛知舟面对大好风景,膨胀的认为只要能保住小命,基本上就是在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第2章 我赌女主赢
  “开盘啦!”
  出云熟练的摆下赌局。桌子上摊着一张纸,纸上划分为各个区域,每个区域里都写着名字,皆是今日参加外门大比的弟子。他背后的墙上也贴着张纸,上面写的是一一对应的赔率。
  他是特意挑选的此处。外门大比在乾坤道场举行,弟子们若要入内必然会经过这里。果不其然,弟子们三五成群而来,有被赌局吸引的纷纷驻足。
  “五块下品灵石一注啊,压胜的人!”出云见状卖力吆喝起来。
  今日第一场有四组比试,朱浩对白锦玉赔率:一赔五,宋冉对王钊赔率:一赔二,徐州对李岸赔率:二赔一,纪然对晋成北赔率一赔三。
  “我压朱师兄!”
  一个方脸少年看了片刻,掏出五百块下品灵石,干脆利落的甩在朱师兄的名字上,便往道场入口去了。
  有不解的人与旁人议论起来。
  “朱师兄我知道,已经修练到筑基中期,这位白锦玉道友没听过啊?”
  “咳,白师妹刚迈入筑基期,在外门内名声不显。”
  “喔,难怪刚才那位道友这么干脆的压朱师兄呢。”
  在场众人心中都若有所思,不少人都跑去压了朱浩,也有同时压了好几个人的,但压的最多的还是朱浩。
  出云见状将朱浩与白锦玉的赔率调整为一赔七,这反倒让一些犹豫的人下定了决心压朱浩。
  “我压白锦玉!”
  这时,一个与众不同的声音响起,大家纷纷抬头去看。
  只见一名身着青色外门弟子服的女子走了过来,她的脸上带着一张薄如蝉翼的银色面具,显得十分神秘。
  她越靠近,在场众人就越有一种压迫感,众人几乎是屏住呼吸看她拿出一个储物袋。
  “这是五千下品灵石,你点点。”
  出云如梦初醒般接过对方的储物袋,仔细清点过后,小心翼翼的出声:“您确定要压白锦玉道友?”
  眼前女子周身好像没什么气势,但出云如何也看不透她的修为,心中直觉告诉他对方十分可怕。
  “嗯!”
  对方轻轻点头后,并未留念,转身离去,一眨眼便没了人影。
  出云舒了口气,继续摆着赌局,甚至开心的想:管她是谁,有人送灵石上门不要白不要。
  大伙又各自忙碌起来,人群之中的叶意,依旧看着对方离去的方向,眼神晦涩。
  压谁不好偏要压白锦玉!
  叶意与白锦玉好像天生不对付,她看不惯对方那副自诩正义的模样,两人平时相处总有龃龉。
  路过这赌局,瞧见白锦玉的姓名,叶意才饶有兴味的旁观起来。当许多弟子压朱浩时,她的眼角眉梢都带着愉悦,觉得合该如此。
  哪知,来了个神秘女子搅了她的好心情。
  扫兴!
  叶意抱着双臂,压下心中不耐,思索起对方的身份来。
  虽然她也瞧不出这名女子的修为,但揣测对方是灵虚宗的内门弟子。
  女修士身着的外门弟子服,不是轻易能拿到的,灵虚宗的每件弟子服都会登记在册,除非本身是外门中人或者凭借身份要的。
  外门中几个修为高的长老她都见过,气息并不一致,因此,她推断对方可能是元婴期的内门弟子,用了隐藏修为的秘术或法宝,因为缺乏灵石才来参与赌局。
  毕竟,参与赌局这种事并不光鲜。至于,对方是分神期甚至以上的可能,叶意想都没想过,在她心中内门的峰主和长老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因为毫无必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