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王妃婚后指南【宫廷侯爵】──南乔公子

时间:2020-10-11 09:33:25  作者:南乔公子

 文案:

    写在最前面:请不要被书名所误导,这个笔名下只会有耽美小说,只有纯爱类型。
 
这是一个先婚后爱的故事。
 
作为当朝太傅的嫡长孙,徐为止本应是一个前途光明的权贵子弟,却偏偏父亲宠妾灭妻。母亲为保他性命,自他出生起就对外宣称是个女孩儿。
 
太皇太后一道懿旨,徐为止奉旨嫁进梁王府。为不暴露性别,他刻意躲着梁王,故意让梁王厌恶他。
 
直到有一日,徐为止发现自己的所有情绪都被这位名义上的夫君所牵动,他开始关注他,撩拨他……
 
一句话简介:男扮女装,先婚后爱
 
立意:夫妻之间,相互理解,相互包容,婚姻也是需要两个人共同经营的。
 
  ☆、宫宴
 
  徐府,当朝太傅的府邸,坐落于京城最富贵的东大街上。东大街上的府邸,主人尽是朝中权贵。
  此时,徐府一处僻静的小院里,当家夫人正提点着府里未出阁的小姐们。
  “今日的午宴,虽说太后让各家的小姐都入席,但凭着你们祖父的面子,若是有个头疼脑热的,就甭去了,免得在宫里冲撞了贵人。”
  戚氏的目光落在徐为止身上,带着几分凌厉。
  徐为止微微垂眸,就是不吭声。他岂会不知道戚氏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就是让他主动提出来不进宫赴宴。可这一回,他偏偏不能让她如愿。
  大管家通报后走了进来,对戚氏作了个揖,说道:“夫人,马车已备好,老太爷特意吩咐了下来,让夫人这就带着小姐们出发,一个也别落下。”
  “我知道了。”戚氏一口气咽不下也只得咽下去,暗暗剜了徐为止一眼,领着人出发。
  ***
  徐弘旻官拜太傅,当今皇帝和梁王自幼便是由他教导,在朝在野声望极高。徐弘旻只有一个嫡子徐元昌,偏偏徐元昌资质愚钝,年轻时谋了个小官吏,最后还是被徐弘旻亲自拎回了府,再也没有进入朝廷做官,整日游手好闲。
  徐元昌的原配发妻是柱国公的嫡孙女赵菀,赵菀病逝后,他便将妾室戚氏扶了正。徐为止作为徐元昌和赵菀的嫡长女,自然就成了戚氏的眼中钉。若非有徐弘旻护着,徐为止早就不知死过几回了。
  三小姐徐欣然是戚氏所生,虽说从庶出变成嫡出,但在徐为止面前总是矮了一分,平日里最看不惯的便是这位嫡长姐。二小姐徐悦然和四小姐徐安然都是庶出,一个安安静静的守在后院,一个凑在徐欣然身边尽力讨好她和戚氏。
  徐元昌还有二子,长子徐之杰与徐欣然同是戚氏所生,一朝庶子变嫡子。次子徐之明乃是妾室所生,从小便随着管事打理徐府庶务,虽断了出人头地的路子,但至少让他和姨娘的日子过得顺遂。
  马车里,徐为止任由妹妹冷嘲热讽,只当作没听见。他在心里念叨着,不跟她们计较,好男不跟女斗,他是男人,对,他是男人!
  马车停在宫门前,虽离宴席还有一个时辰,却已来了许多人。
  徐为止找了个机会,便悄悄躲到了角落里。
  惹不起,他躲得起。
  他不想跟一群女人争奇斗艳,也不指望恢复男儿身之后去建功立业,他就想找个机会离开徐府,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这是他母亲的遗愿,也是他现在的心愿。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只偶尔见到有宫侍匆匆走过,没人发现他藏在这处角落。对于这样的情形,徐为止很满意。没人找他麻烦,他也不想找麻烦。
  突然,争吵声由远及近。
  徐为止想躲开,却发现现在走出去反而会被发现,于是干脆一动不动的留在原地。
  远远的,他听不清那两人在争执什么,只听到那是两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似乎其中一人很激动,说到了赐婚。
  徐为止心想,今天的宴席谁还能不知道,太后是想借机给皇帝相看妃嫔人选,分明就是选秀的前奏。哦,说不定还会给梁王选妃。
  争执的声音停了下来,他隐隐见到两个身影先后离开。而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其中一抹身影的衣裳好像是明黄色。
  徐为止悄悄入席后,戚氏不禁数落道:“大小姐这是去哪里了,这里是皇宫,可不是你能乱来的地方。”
  “母亲教训的是,我就是见御花园的花开得艳丽,看呆了去,也就时间久了些。”
  徐弘旻回头瞧了眼徐元昌,徐元昌压低了声音对戚氏和女儿们说道:“行了,都别废话了。”
  约莫一刻钟后,太监喊道:“太皇太后驾到!太后驾到!皇上驾到!”
  顿时,乌压压的跪到一片,高呼万岁与千岁。
  “众卿平身。”年轻的皇帝坐于龙椅之上,两侧分别是太皇太后和皇太后。
  宴席上,若是忽略掉皇帝眼底的不悦,那就是君臣和谐,一片祥和。
  太后看了眼皇帝,视线扫向底下端坐的梁王,又迅速扫过宴席上的文武官员及其家眷们,最后停留在丞相郭明哲身上。
  郭明哲收到太后的示意,将自己的孙女推了出去。
  郭瑶华乃是庶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人更是通透的很,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启禀太皇太后,太后,皇上,臣女愿献上一曲,祝太皇太后、太后身体安康。”
  太皇太后微微眯眼打量着跪在阶下的少女,面容精致,亭亭玉立。
  太后露出笑意,道:“哀家准了。”
  郭瑶华净手焚香,悠扬又欢快的曲调自指尖跃出。太后满意的点点头,加深了笑意。
  一曲奏罢,夸赞声不绝于耳。
  太后命郭瑶华近前,问道:“你叫什么,是郭大人第几个孙女?”
  “回太后的话,臣女名瑶华,家中姊妹间行四。”
  “原来是郭四姑娘,郭姑娘当的是才貌双全。”
  “母后!”皇帝的脸色比之前更差了几分。“今日宴席君臣同乐,母后还是先让这人入席,家常话就留到以后再说吧。”
  底下的人几乎同时低下了头,深怕自己被殃及池鱼。
  “皇上,正因为今日高兴,哀家看着郭四姑娘就心中欢喜,想为郭四姑娘指门亲事。”
  郭瑶华俯首听候旨意,在进宫赴宴前,祖父便已告知了她。她虽是丞相的孙女,但终究只是庶出,能得太后赐婚,即使是侧室,也是她的幸事。
  只听得太后说道:“梁王已至及冠之年,身边至今没个知冷知热的,哀家瞧着郭四姑娘就是个好的,想指给梁王做个侧妃。”
  皇帝的目光透着隐忍,落到梁王身上便是千言万语。
  梁承祖在众人的目光下,不疾不徐的起身走了出来,“臣谢太后美意,但家母与家父暂不在京中,臣的亲事还是等二老回京后再议为妥。”
  太后却是不以为意道:“只是一个侧妃,哀家相信长公主和武宁侯不会反对的。”
  不待其他人说什么,太后又问太皇太后:“母后意下如何?”
  对于林太后的心思,太皇太后的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不过,这个事情,太皇太后乐见其成。她是真心盼着外孙好,给外孙身边添个知冷知热的人是件好事。
  “你这主意不错。”
  太后笑了笑,“多谢母后夸奖。”
  梁承祖抬头看了一眼陈子铭,看着他掩饰不住的晦暗不明的目光,狠狠心跪下请旨道:“启禀太皇太后,太后,皇上,既然太后要为臣指婚,臣想自己选王妃。”
  太后的眼睛亮了亮,“哦?你看中哪家的姑娘了?”
  “臣自幼蒙太傅大人悉心教导,相信太傅大人家的姑娘必是好的,想求娶太傅大人的嫡长孙女。”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徐家的席位,徐家的人顿时心思各异。
  徐为止惊呆了。
  徐弘旻离席上前,“启禀太皇太后,太后,皇上,臣的孙女乃粗鄙之人,恐配不上王爷。”
  “老师?”梁承祖不解的看向徐弘旻。对他而言,娶个王妃不过只是在府里添个摆设。他知道徐为止这个人,安静怯懦,但极为本分,在徐府的日子并不好过。此时的梁王觉得,这样的姑娘娶回去,日后再为她谋个好去处,好好补偿她,也不算太委屈了她。
  徐弘旻不介意梁承祖做他的孙女婿,但他要娶徐为止就不行。
  什么嫡长孙女,那分明就应该是嫡长孙。说到底,是他自己疏忽了对儿子的管教,疏忽了府里的事情。当儿媳病逝,当他得知徐为止其实是个男孩时,很多事情已经晚了。毕竟整个徐府,都靠他一人独撑着,他顾虑的事情太多了。
  徐弘旻双膝跪地,毅然拒婚。
  陈子铭面色不虞,太皇太后冷淡的看着这一场闹剧,太后暗地里咬碎一口银牙。
  太后说道:“徐家的大姑娘是哪位,上前来让哀家瞧瞧。”
  话音落下,徐为止硬着头皮走上前行礼。
  “抬起头来。”
  闻声,徐为止只得缓缓抬头。坐在上首的三位都不由的仔细打量起他。只觉得这姑娘身姿挺拔,个头在一众闺秀中算是较高的,容貌充其量算是清秀,比不得在场的众多闺秀,更是比不上郭瑶华的妍丽。
  太后笑着说道:“太傅大人谦虚了,哀家瞧着徐姑娘品貌端正,也是极好的。”
  “太后谬赞,这孩子木讷愚钝,实是配不上王爷。”
  “太傅大人莫不是看不上梁王吧?”
  “臣不敢。王爷身份尊贵,年轻有为,实是臣这孙女配不上。”
  “太傅大人可还有其他孙女?”
  “回太后的话,臣另有三个孙女,皆为庶出,更加配不上王爷。”
  徐家的席位上,戚氏和徐欣然的眼底都迸发出恨意。都是孙女,可徐弘旻独独为徐为止亲自起名,处处护着。直至今日,在这样的场合,徐弘旻也没有认可徐之杰和徐欣然的嫡出身份。徐元昌的心里也不大乐意,照他爹的意思,他岂不是一个嫡子都没有?
  太后的视线移向梁承祖,询问道:“梁王,这事你怎么看?”
  “回禀太后,既如此,臣的亲事,还是等家母家父回京后再议吧。”
  太后面色不善,陈子铭的脸色却是缓和了许多。
  这时,太皇太后说道:“哀家有些乏了,皇帝,你扶哀家回慈寿宫。”
  “是。”陈子铭起身,亲自去扶起太皇太后。太后也连忙站了起来,随侍在太皇太后身旁。
  这场宫宴,到此为止。
  徐为止接收到戚氏和徐欣然愤恨的眼神,不禁在心里叹气,这下子,这对母女只会更加嫉恨他了。《$TITLE》作者:$AUTHOR
文案:
     $DESC
 
  ☆、计划换身份
 
  小院中,赵嬷嬷从侍女手中接过食盒,拿进屋里,将两菜一汤摆在桌上。
  “小姐,过来净手用膳吧。”
  徐为止看了眼清汤寡水的饭菜,眼中神色未变。
  戚氏对先夫人留下的嫡长女的苛刻几乎摆在了明面上,别说是整个徐府,只怕京城的各大家族都知晓。戚氏不要脸面,也累了徐府的名声,父亲不管不顾,祖父也不闻不问,徐为止就更不会理会了。
  赵嬷嬷是徐为止的奶嬷嬷,心疼的看着扮作小姐的少爷,“小姐,这日子真不该是您过的。嬷嬷想了想,国公府虽说比不得以前,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不咱们想办法联系两位舅老爷。”
  赵嬷嬷的想法和徐为止不谋而合。在上次的宫宴上,他暗地里打听过,大舅袭了爵位,二舅谋了个知府的官位。而他,也该去祭拜一下外祖父了。
  “母亲过世后,府上就和赵家断了联系。我们现在贸然联系他们,两位舅舅未必会帮我,嬷嬷不妨先找个人想法子去沧州探探赵家的口风。”
  “哎,我一会儿就去。”赵嬷嬷用袖子抹了把辛酸泪,“舅老爷们也真狠,这么多年都不过问一下您这外甥。夫人是他们一奶同胞的嫡亲妹子呀!”
  徐为止用过膳后,帮着赵嬷嬷一起麻利的收拾完,独自在院子里散步消食。
  她这个院子,虽然偏僻了些,但胜在幽静。除了赵嬷嬷,还有两个一等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四个三等丫鬟。虽然府里的小姐都是这配置,但她这院子里的人,却只有一个赵嬷嬷真正得用。
  “嘿嘿!小为止,嘿嘿,蛐蛐!”
  徐为止听到声音后,连忙走到小院门口。
  “表叔,刚才去哪里玩了,饿不饿?”他边说边帮梁晋把头上和衣服上的杂草捡了下来。
  梁晋傻傻的笑着,拿着一个装蛐蛐的竹筒,手舞足蹈的说:“小为止,蛐蛐,嘿嘿,蛐蛐。”
  徐为止没听到蛐蛐的叫声,就知道蛐蛐不是跑了,就是压根没抓着。
  “表叔,这只蛐蛐不好,我陪你再去抓一只好的。”
  “好哇,好哇!”梁晋拍手叫好,“抓蛐蛐咯,小为止抓蛐蛐咯!”
  “我的小姐!”
  赵嬷嬷吓得连忙跑过来,急道:“小姐,你是大家闺秀,怎么能……抓蛐蛐呢?”
  梁晋立马就不乐意了,拽着徐为止的胳膊嚷道:“抓蛐蛐!小为止抓蛐蛐!”
  “哎哟!我的表大爷呀,您快别喊了。”赵嬷嬷每次都要被这位傻大爷气疯,偏偏这人就是个傻的,只能自己生闷气。“小姐,听嬷嬷的,您可不能再任由着表大爷胡闹了。”
  “嬷嬷别急,没事的。”
  哄完嬷嬷哄表叔。
  徐为止拉着梁晋的胳膊让他先坐下,然后对赵嬷嬷说道:“嬷嬷,去把我们准备的茶点端上来吧。”
  赵嬷嬷不放心的看了眼他们,三步并作两步,迅速将茶点端了过来。
  梁晋用手拿起一块桂花糕,一把塞进嘴里嚼着。
  徐为止轻笑了一声,倒了杯茶递给他,“表叔,慢点吃,别噎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