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睡神是精神小伙【 欢喜冤家】──闻声有无

时间:2020-10-10 11:49:09  作者:闻声有无
  文案:
  沉睡了两千年,睡神沈苏的神殿无人问津,风雨中倾颓,看着面黄肌瘦的下属,他痛下决心要改变自我,做个精神小伙。
  可是没想到,人间也变了。
  准备下凡靠治疗失眠吃饭,拖家带口的沈苏还差一个落脚处。
  乔溯在网上挂了一个多月的房间终于迎来了第一个主人。
  几天没睡的人打开门,见到门外站着一个背着包浑身湿透的少年。
  乔溯皱眉:“行李呢?睡觉盖什么?房租怎么付?”
  沈苏审视他的黑眼圈,从裤兜里掏出一颗巧克力试探地递了过去:“我可以让你想睡就睡,永不失眠,你看……?”
  乔溯:“……进来。”
  ***
  信男许愿:“我压力好大,每天睁眼到三四点睡不着,哪路神仙可以帮帮我?”
  沈苏:“可以,睡。”
  信女许愿:“信女愿减肉十斤,换无梦安眠。”
  沈苏:“收到,睡。”
  乔溯推门:“该睡——”
  沈苏:“不睡!”
  *懒散娇气自来熟神明受X嘴硬心软压力巨大凡人攻
  *今天你睡,明天我睡,睡睡更健康
  *老规矩,甜到你动心
 
 
第1章 
  近来天气不好,细雨绵绵,空气里都是湿漉漉的味道,往远处看就是雾蒙蒙的一片,看东西多是一个轮廓,细看就不行了。
  雨虽小却密,不撑伞三两分钟就能把外衣打湿,是最烦人的时候。
  刚从奶茶店里出来的小姑娘正忙着开伞,就被同伴拍着手看向马路对面。
  “你看那个小哥哥!”
  淡薄的雾气里远远走来一个白色的身影,撑着一把白色的伞,走起路来不摇不晃,伞稳稳的举在那里,只露出一截下巴,身后垂着半长的黑发,打扮像是要去参加漫展一样,气质是一等一的好。
  地面上嵌着方格石砖,有些年头了,有的往一边陷下去,成了些大大小小的水坑,又有的一脚下去跟陷阱似的能往上溅水,偏偏那少年脚下像是长了眼睛的,一点泥点子都没甩上来,白色的袍子下摆干干净净。
  少年人的身量不高,就是一举一动看的格外舒服。
  他走的很快,没一会就远去了,两个小姑娘站在店门口张望了好一会,等后面出来的人嘟囔了几句这才撑着伞离开。
  她们盯着的正是沈苏。
  他是来找人的,而目的地就在不远处。
  广宁小区对面的老小区正在翻新,旧房子推倒了要重建,施工队在这里呆了有几个月了,白天干活的时候声音大,往里的路也泥泞不堪,平日人经过都会特地绕开。
  沈苏避开了入口的大水坑,从一边绕着往里走,鞋底上沾着泥浆水,还咕叽咕叽作响。
  他皱了皱眉,踮着脚尖又走了两步,被一个带着红帽子的人拦下了。
  “小伙子你来这边干什么?里面危险一般人不让进去的。”何永国压了压安全帽,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问道。
  他大老远就看到有人进来了,过来拦一下,施工地带不安全,人要在里面出了事还得赖上他们,一般严防死守外人进去。
  沈苏察觉到这人身上没有恶意,抬伞看他:“我来找人。”
  他声音冷冷清清的,格外的顺耳,何永国刚琢磨两下就看见他的脸,眼睛一亮笑容就又多了几分。
  人对长得好看的人总是多几分善意和耐心,人到中年的何永国也是一样。
  白净的脸庞和漆黑的瞳仁,一双睫毛像把小扇子似的,唇上晕开点红,少年生的漂亮却又不惹眼,就是看着舒服,特乖一小孩。
  何永国又问道:“你来找你爸爸?”
  沈苏摇摇头,半长的发在背后晃动两下:“我来找……”
  他后面的话没说下去,脸色也一下子变差了。
  何永国怕他是因为自己拦着不高兴,职责所在还真的不能放他进去,又同他解释了会。
  沈苏看他担忧的神色摇摇头,指着他身后开口,语气冰冰凉道:“我等的人来了。”
  何永国一回头,三个高大的汉子正向他跑来,这几人他熟悉,是几个兄弟,前不久刚来的,力气大又能吃苦,正是工地上干活的一把好手,虽然长得丑点,但老板就喜欢这样能卖力的。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稳重又老实的人这会怂的很,何永国眼看其中一人跑着跑着摔进了泥坑里,起来一头一脸的水被另外两个人拉着跑,腿都是软的。
  少年绕过他往前走去,何永国看看这小伙子才到他肩膀上的个子,再看看那三个汉子,就觉得荒唐。
  只是那看起来和气的小伙子脸一板怪有气势的,何永国一时间也不敢多嘴。
  沈苏心情不是很好。
  任是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地盘都给人端了也不会高兴的。
  ***
  半天前,沈苏刚从沉睡中醒过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了,醒来的感觉还算舒服,唯一的遗憾是他不是自己醒的,是被人给叫醒的。
  他隐约听到有个小姑娘的声音:“妈妈,云上面有个小哥哥在睡觉!”
  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那是你看错了,云上怎么会有人呢?”
  “可我就是看到了呀!”
  ……
  小孩的嗓门尖利又响亮,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沈苏彻底听不见了,但那股伴随着的风还在,吹的他头发盖了一脸。
  沈苏一睁开眼,面前是起伏的云层和太阳,他一愣,往旁边看,第一次怀疑起身为神的自己的眼睛来。
  沈苏:我那么大一个宫殿哪里去了?
  他茫然的坐起身,不论看向什么方向,他周围都是随风飘动的云层,他那亲手建立起来庞大巍峨的宫殿的确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堵墙都没剩下。
  沈苏再低头一看,他那张废了他极大心血睡起来格外舒服的床,也就只剩下他屁股底下那么点了。
  要不是他睡觉一向安稳,不然翻个身就得掉下去。
  沈苏正迷惑着,远远的又飞来一只披着铁皮的大鸟,翅膀都没动却掀起一股剧烈的风,沈苏坐在床上又被吹出了老远的距离。
  看着铁皮大鸟远去的背影,沈苏歪头:“?”
  沈苏是睡神,他掌控着所有人的睡眠,这些睡眠也是他的力量源泉,所有人都需要安眠,比起其余的神来说他拥有更庞大的力量来源,却也有着极为严重的缺陷。
  他很容易被睡意影响,一个哈欠都可能让他沉睡过去,一百天里他有九十九天都在睡觉,剩下的一天还在打瞌睡。
  他曾经试图反抗过,不过成效不大,后来也就听之任之,想睡就睡了。
  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只是睡了一觉而已,怎么起来就家当全无,一贫如洗了呢?
  沈苏没能找到答案,但他很快就感受到了他几个侍从的气息,就在他底下不远处,他准备去找他们问个清楚。
  在离开之前,沈苏回头看了眼,看他的床正在慢悠悠的随风飘向远处,一侧凸起了一块,看起来有点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他犹豫了会靠过去把它拔了出来,然后握着手上这只白白软软肥硕饱满的大鸡腿陷入了沉思。
  这好像是他家大白的鸡腿。
  那只他养来叫自己起床的胖嘟嘟的大公鸡的鸡腿。
  沈苏动手把剩下的床都拆了,也没找到第二只腿。
  他呕心沥血才培育出来的云兽,在风吹雨淋日晒中就剩下这么一条腿,连上的色都吹没了。
  但他还是松了口气,小心的把鸡腿收起来,既然体魄还在就说明神智未散,养一养还能恢复原状。
  他收拾了自己仅有的家当,接下来就该去找人了。
  以前沈苏也下去玩过,知道要是飞起来赶路会惹麻烦,他本质还是个怕事的,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就下了地。
  一开始地方偏僻,有时候好长一段距离都不见人影,等后来进了城,又下着小雨,他就一路撑着伞走到了现在,板着一张脸没人招他也没人惹他。不仅是沈苏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身为睡神大人忠心的仆人,他们也同样感觉到了沈苏的靠近。
  本还有些不确定的云大老远的一看到那个撑着伞的人影就认出来了,丢下活就带着自己的弟兄往外跑。
  等到了沈苏面前,一旁的云三和云四也眼含热泪,满脸的庆幸,庆幸的同时又怂怂的,腿肚子发抖。
  何永国看着那三个男人围着那个少年,感动的都要落泪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古怪。
  正当他想再问两句的时候,沈苏开口了。
  “你们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沈苏这回来本是带了点兴师问罪的意思的,毕竟睡觉的时候,看家就是云大他们的事情了。
  活没干好挨批是正常,但看着面前三个小跟班,若不是气息仍旧是他熟悉的,他几乎都要认不出来了。
  面前的三个男人,本也是白净帅气的,连其中最富态的云大也是一张笑脸,看着格外温和的那种,但现在,出现在沈苏面前的是三个满身腱子肉的壮汉,皮肤黝黑,瘦削的脸上满是悲苦,像是几百年没吃饱饭一样。
  他不问还好,一脸的不悦让云大三人担惊受怕的,他这一问,三个壮汉直接跪在了他的面前,抱着他的大腿开始哭,哭的声嘶力竭,沈苏的白袍子两秒钟就被哭花了。
  沈苏:“……”
  何永国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个事态的发展,又见云大抹着眼泪接过了少年手中的伞,跟在他后面出了工地的大门,路过何永国的时候他们把头上的安全帽薅下来放到了他手里手中。
  “何哥,你帮我们请个假,我们有事要出去。”
  何永国看着手里的三个安全帽,再眼睁睁的看着四个人消失在门外的拐角口,他又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只觉得自己在做梦。
  ***
  十分钟后,奶茶店的角落里,小小的木桌子旁坐了三个壮汉一个小伙,壮汉缩着脖子抱着奶茶,喝两口还委屈的直掉眼泪,还要那个小伙子安慰他们。
  云大三人当真是委屈的说不出话来,他们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睡神大人清醒的这一刻。
  此时门外又冲进来一个高高大大的汉子,同样的面黄肌瘦,同样的满脸悲苦,冲进奶茶店后看见沈苏,上来就抱着他的大腿又哭了一场。
  要不是沈苏那张脸,这四个壮汉这会应该被赶出去了。
  生病在家休息的云二从旁边拖了个凳子过来,委委屈屈的坐在了沈苏旁边。
  从他们断断续续的诉说中,沈苏终于知道了这些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您已经睡了两千年了。”
  “以前还好好的,我们在天上有吃有喝住的也舒服,可后来人类发明了飞机,刷的一下飞过去,大殿就多了个窟窿,它天天飞,一天飞好几十回,住哪都漏风,后来神殿就塌了,我们没办法只能下来了。”
  “再后来天上就剩您和您的床了,飞机飞过您就往旁边飘一点,我们只能跟着您到处跑。我们找活干,但他们都不要临时工,就只能去工地搬砖,攒下来的钱要付房租还要吃饭,有时候一张船票就把钱花完了,云大还得游过去!”
  “为什么不用法术?”
  “没有信仰,我们法术都废了一半,而且建国以后连妖怪都不许成精,我们用了会被抓起来的!呜呜呜啊啊啊!”
  四个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泣不成声。
  沈苏没有想到,这些年来他在天上飘,他的小侍从们在地上跟着跑,过着吃不饱穿不暖风雨颠簸的日子。
  沈苏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心疼,摸摸他们的脑袋,换来一堆委屈的眼泪。
  云大哭累了,喝了口奶茶又问道:“大白怎么样了?我们下来的时候它不肯走,非要陪着您,后来我们回不去了,也就没见过它。”
  沈苏沉默了片刻,掏出了一只鸡腿摆在桌子上:“大白在这里。”
  云大等人:“……”
 
 
第2章 
  这是一只格外肥硕饱满的鸡腿,窄小的下端和圆润的上端形成鲜明对比,即便没有色彩,那云团一样绵软的肉质看着又格外紧实,当真是一只好鸡腿。
  众人回想起当初大白在天上耀武扬威的样子,昂首挺胸一步一个脚印,健壮的胸膛和艳丽的尾羽闪闪发光,每天都要对着太阳“喔喔喔”,叫声也如长相一般雄浑有力,当真是一只好公鸡。
  沉默中有人吞了口口水,咕咚一声格外响亮。
  云大下意识的看了眼沈苏,见他脸色一如先前,反手一巴掌就拍在云四脑袋上,恨铁不成钢的训斥道:“你怎么能对大白动这种心思?大白可是你的兄弟啊!”
  云四抱着脑袋愧疚的趴在桌上,在心里唾弃着意志如此薄弱的自己,好一会才道:“我对不起大白,我错了!”
  云二和云三也义正词严的批评起他来,云大哼哼两声,见沈苏没生气,这事情就这么过了。
  然而就在下一秒,围着桌子的四个人看着桌上的大鸡腿,肚子里发出了饥饿的鸣叫声。
  沈苏:“……”
  云四揉揉肚子试图解释:“大人,我们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上一回吃肉还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真不是故意对大白动这种心思的,您就原谅我吧!”
  其余三人听他讲着话,忍不住悲从中来,时不时蹭蹭眼角,看起来倔强又可怜。
  沈苏都看不下去了:“为什么不吃呢,是没钱了吗?”
  问这话时沈苏还有些脸红,他是真的没想过他堂堂睡神的侍从还能穷的没饭吃。
  云大羞愧道:“我把攒的钱拿去买火车票了。”
  他们如今呆的地方和沈苏刚醒的地方相距其实有点距离了,按照云大他们摸索出来的规律,大概后天的时候在天上睡觉的沈苏就会飘到隔壁城市了,因为贫穷他们已经拖了一段时间了,他们必须上路。
  所以云大才会奢侈的拿存下来的钱去买了车票,看着所剩无几的钱,他们心疼的昨天也没吃饭。
  沈苏沉默:“你们可以不用跟着我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