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苏晓苏的男人们──叨叨

时间:2020-10-08 11:42:59  作者:叨叨
  文案:
  懒惰至极的苏晓苏,命犯桃花,一个个英勇帅哥向其扑来,苏晓苏会从此奋起修炼,放弃情爱,还是从一而终,又或者多多益善,享受缠绵呢。
  故事也许没有开始,也许没有结局……
 
 
第1章 捡个帅哥
  深秋,叶子在树上瑟瑟发抖,挣扎着维持或许仅剩几秒钟的生命。山顶上一颗干巴树下,苏晓苏背靠枯黄的树干,坐在地上,嘴里叼着个树上掉下来的一截树枝,一动不动,仿佛那只是一幅画,一副萧瑟而宁静的画。苏晓苏就这样从日出坐到日落。
  已经一个月了,还是没有莫荣光的消息,以前被龙王抓走的人们虽然也是九死一生,但是不出三天都会有个结果,像这样被抓走一个月的情况完全没有发生过。不知道这该死的龙王要如何折磨莫荣光,不过作为龙王试验品,整个神龙谷的人们都没有办法逃离命运。不是在实验中死亡,就是变成龙王的傀儡,成为不生不死的神龙。想到这里苏晓苏内心焦虑恐惧,但是他所能做的就只是等待,在神龙谷里生活着的人们甚至不知道龙王到底在哪,他们活着的任务就是等待龙王的召唤,为了完成神龙的实验而已。
  “晓苏,回去吧,没有消息就证明莫荣光还没有死,这一批被抓去的人,现在就剩下莫荣光一个人活着了,或许他就将成为龙王的神龙战士了呢。”丰收从后面走过来,一脸向往的说道,对于神龙谷里的人来说,能够成为龙王的神龙战士,是他们一生的荣耀,也是他们活着的目的。当然对于苏晓苏来说,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哪怕是一起死,也要被做龙王的傀儡要好上千倍万倍。
  听着丰收的话,苏晓苏无从回答,站起身,跟着丰收回到神龙谷。
  在神龙谷中央的祭台上,人们燃气了熊熊的火焰,今年龙王在他们神龙谷中选择了五十个人,这是历年以来最多的一次,每年的神龙战士选拔,都不过有十几个人而已,在所有其他的山谷中,神龙谷今年也是最多的,如果能够有人成功的成为神龙战士,那么所有山谷里的人将得到丰厚的奖励,获得龙王恩赐的净化之泉。
  净化之泉是能够使人脱胎换骨的圣水,每一次服用都能改善人体机能,从而在神龙斗士的选拔中获得名额,神龙谷中的人们平时狩猎习武修炼,为的就是不断的增强自己的体魄,再选拔中获得使者们的青睐。
  在谷中,能够成为神龙战士便是莫大的荣耀,谷中的几个大家族都有先人成为了神龙斗士,才变成人们尊敬和崇拜的对象。对此苏晓苏确是个另类,他从不认为成为神龙斗士是一件值得去追求的事情,在他的心里,做个为自己为爱人而活的人,才是最大的幸福,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爱人,而不是作为别人的傀儡,听从别人的支配,即使地位再高,再受人膜拜也不是他想要的,况且苏晓苏从小体弱,走路久了都会喘不上来气,这样根本不能参加神龙战士的选拔。
  对于这样的苏晓苏,人们更多的是同情和可怜,甚至有些人觉得他给神龙谷丢了脸,对他痛恨和鄙夷。但对于苏晓苏来说,这更是一种幸运,一种能够平静的生活一生的幸运。在山顶的茅屋中,种田采药,维持生活,陪伴着莫荣光一起老去。
  “晓苏,发什么楞啊,大家已经开始宴会了,走我带你去吃你最爱的狼肉。”丰收拉着晓苏向着已经摆好的酒席走去。
  丰收和苏晓苏一样,由于未满十八岁,不能参加神龙斗士的选拔,但是却是整个神龙山谷都认为能够成为神龙战士的人。一身精健的肌肉鼓胀着,隔着衣裤,也能看清肌肉的线条,再加上精美的脸庞,阳光的性格,成为了众多少女追逐的对象。
  但是丰收却只喜欢和苏晓苏在一起,每天锻炼结束都会到苏晓苏的茅屋去坐坐,虽然对此莫荣光有诸多的不满,但是丰收的到来能够让苏晓苏脸上的笑容变多,莫荣光也就不那么冷漠了。不过对于这个明目张胆的情敌,莫荣光是不会有好态度的,能赏给丰收一碗饭吃,已经是给足了苏晓苏的面子。
  丰收知道苏晓苏爱的是莫荣光,只不过,他即使得不到这个人,能够每天都看到他也是一种幸福。
  谷里的人看到丰收,都客气的打着招唿,可是对于他身后的苏晓苏就没那么客气了,或者发出啧啧的叹息,或者摇头觉得他可怜,更有甚者直接冷嘲热讽的说上几句。对此苏晓苏也习惯的直接无视。
  “你去玩吧,我在这里吃就好。”苏晓苏坐在角落的凳子上,手里端着丰收拿来的烤狼肉对丰收说道。
  “我还是陪着你把,其实你也不用想太多,或许明天荣光那小子就回来了呢。”
  “嗯,我没事,能够成为神龙战士是他的荣耀,我为他感到骄傲。”苏晓苏说的心酸,他知道莫荣光一直都想成为神龙战士,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他的爷爷莫耀辉,才能知道为什么他的家族会遭到惩罚,虽然苏晓苏不想莫荣光成为什么神龙战士,只想莫荣光能够陪着他简单的生活,但是他更不想莫荣光一生活在这个巨大的谜团之下。
  “晓苏其实。。。好吧那你在这吃,我去帮帮烤狼肉。”丰收欲言又止,其实他的心里想说的是如果你苏晓苏能够选择我,那么我就放弃什么神龙战士,一生陪在你的身边,可是这句话在现在根本无法说出口,他能做的就只是陪着苏晓苏一起等那个该死的莫荣光回来。
  苏晓苏端着狼肉,根本没有食欲,恍惚间又想起的他和莫荣光的相遇。
  莫荣光是莫家的唯一幸存的人,当年莫家的莫耀辉也就是莫荣光的爷爷通过神龙战士的选拔,在龙王的龙宫中被成功的培育成神龙战士,莫家一下子成为了神龙谷的大家族,但是不知为何,一天龙王使者凭空出现,抬手一挥,毫无征兆的荡平了整个莫家,一片废墟中独留莫荣光一人。
  “废人一个,就给莫耀辉留下个根脉吧!”说完,龙王使者凭空消失。
  伴随着巨大的声响,整个神龙谷的人都出来看发生了什么,当得知莫家被龙王使者灭族之后,所有人都关上了门,整个山谷显得恐怖而寂静。莫荣光站在废墟之中,已经吓呆了的他,根本不曾想过发生了什么。四周望去,全部都是废墟,在废墟之下的是他的族人们,可是现在连个尸体都看不到。
  飞扬的灰尘遮住了他的视线,他不知道今后只剩下他自己改何去何从,莫荣光虚弱的跌坐在地上,两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苏晓苏是一个孤儿,从小体弱,独自生活在山顶的茅屋里,久病成医的他采药为生,当时他正在莫家后山的石壁上想菜一株石莲花,然后拿到谷里的大夫那里换他需要的药。忽然一声巨响,吓得他直接从石壁上滚了下来。
  浑身是伤的苏晓苏挣扎的爬起来。“妈的哪个王八蛋大白天的放炮仗,吓死爷爷我了,”苏晓苏咒骂着“幸亏没弄坏了石莲花,这个月的食物和药可全靠它了。”
  苏晓苏将石莲花放入背包中,抬眼望去“我的妈呀,这是哪啊,这里不应该是莫家么,怎么成了这副模样,不是我给砸的吧。还是快走吧,一会要是让我赔钱,那可是要了亲命了!”说着就要开熘,拖着一身伤的他龇牙咧嘴的向前走去,看到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个人。好奇的走过去看看。
  地上躺着的是一个相貌清秀的男儿,比起自己的病样子可好看太多了,苏晓苏心想,这么一个帅哥为何会躺在这里啊,该不会是刚才被我砸的吧,我还是赶紧走吧,说不定一会起来让我赔钱了。
  苏晓苏没有理会,转身要走。“就这么走了,他不会被野狼吃了吧。”想着,又俯下身子伸出手摸摸这人的鼻息,还有气。“喂喂,醒醒,帅哥,这也不是你们家炕头,回家睡去,喂喂。。。”苏晓苏叫了几声,这人没有反应。
  “装什么死啊,让狼吃了你老子也不管哼。”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咳咳。。。”莫荣光发出一阵干咳。
  “我什么也没干,什么也没说,这不是我弄的!”苏晓苏立刻举起了双手辩解道。等了半天对方没有声音,回头看一眼。莫荣光圆睁着双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苏晓苏悄悄的走了过去。再次伸出手探了下莫荣光的鼻息。
  “妈呀,死了啊,都没气了!”说话间,莫荣光一口鲜血喷了苏晓苏一脸,再次昏死过去。
 
 
第2章 老药头
  苏晓苏整张脸被喷的都是血,用手擦了擦,一股的血腥味差点没把他给熏的晕过去,“我靠,喷了这么多血,看来不死也差不多了吧。”说着,又推了推躺在地上的莫荣光,“喂喂,我可没打你啊,你要是变成鬼,可别来找我,喂喂,死了没有!”
  莫荣光又没了反应。“大哥,不带这么玩的,算了我还是离你远点吧,说不定一会又喷我一脸血。”苏晓苏警惕着退了两步。
  再次看清了莫荣光,这是个长得极其清秀的人,剑眉浓密,鼻梁挺拔,脸色虽有些苍白,可是不能掩盖常常的睫毛和殷虹的嘴唇。这么个大帅哥,没人要的被扔在这废墟里面,要是真的死了,岂不是可惜了。
  “虽然见死不救一直是小爷的风格,不过今天就破例当捡个玩物吧。”说着苏晓苏拽起已经昏死过去的莫荣光,抗在肩膀上。“奶奶的,平时小爷我自己走路都喘的不行,今天还背着你,不知道有没有命走到老药头的家里,要是死在半路上,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苏晓苏拖着一身伤,本就身子虚弱的他,又背了个人,三步一歇,五步一晃的,一直走到了日落西山,才将这个死过两次的家伙背到了老药头的家里。
  老药头是整个谷里唯一的大夫,独自一个人生活,因此脾气很是古怪,就是苏晓苏这样的常客,能不能拿到药也全看老药头的心情。
  “神医啊,开门啊,我是那个早该死了却没死成的苏晓苏啊!”苏晓苏敲着门,向着门里面喊道。里面没有回应。
  “神医啊,我是做鬼都崇拜你的苏晓苏啊,你快开没啊,就要死了啊!”还是没有回应
  “莫不是不在家吧,这个时候,这老头应该在啊,他又没什么亲戚还能去走亲访友去不成?”苏晓苏嘀咕道。“我就不信叫不开你家的门!”
  “老药头,你再不开门,小爷我砸了你的大门,杀了你的鸡,我回家煮鸡汤,我气死你”苏晓苏开口骂上了“你要不开门我就死在你家门口,我看你的药卖给谁去”
  “想死就快点,少在这鼓噪,死我家门口的多了,不差你这一个!”门哗的开了,出来一个头发蓬乱,破衣烂衫,一身酒气的老头,脸上的一个大大酒糟鼻,红彤彤的甚是显眼。
  “老神医救命啊,我怎么敢死您门口啊,我要是死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不是,哪里敢饶您的清净啊。”苏晓苏笑的一脸奴才相,他可是真的不敢得罪这个老头,玩意老头给他来阴的,直接在他药里面下点什么不该有的东西,他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不是要死么,给,是我帮你还是你自己来,快点死完了我好回去接着喝酒。”说话间,老头拿出把砍柴刀,扔到苏晓苏面前。
  “哪里的话,我说的是想死您了,这两天没见面,看您帅气的,头发都是那么美好。”苏晓苏说完看向那鸡窝一样的头发,心里早已吐的是翻江倒海了。
  “不是说砸我大门,杀我鸡么,怎么还不动手。”老药头斜着眼睛看着苏晓苏,双手抄在袖子一副你装逼,我比你更装的架势。苏晓苏心里暗骂,这老头真记仇,就这么点小事还一直挂在嘴上,看我今晚上睡不着不来杀了你的鸡。
  “怎么,还要晚上来杀我的鸡?”老药头看着苏晓苏说道。
  “神医活菩萨明鉴,我不是想着,什么时候来给您送只鸡么,您快让我进去吧,这家伙可就要死了啊!”说着,指了指身后的莫荣光。
  老药头看了看莫荣光,脸上惨白,毫无血色,唿吸无力,有气血郁结于胸,看情况是受了什么大的刺激,估计再不抢救,活不过今晚了。“关我屁事,他死了你就扔远点去,免得碍事。”
  苏晓苏心想,都说这老家伙见死不救,看来是真的“我说神医大人啊,只不过您看我这一身伤的,拖他过来已经快掉了半条命了,您说让扔远点,我可实在是弄不动了,要是您救了他,等他自己走了,岂不是大伙都省事了么”
  “那就死在这吧,反正晚上狼多,估计过不了几天就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大不了我这几天在家睡觉就是了。”老药头说着就往屋子里走去。
  “神医啊神医,您看我是给您送石莲花来的!”苏晓苏突然想起背包里的石莲花,小心翼翼的拖到老药头面前。老药头看了看石莲花,心想这小子命还真不错,石莲花十年一开花,长在石头中,开花时间不超过十分钟又叫千年见,意思就是这样的花只有在开花时间才能采出来,不然就会直接消失,想要见到都是千年难得的事情,更别说采了来。
  “不错,不错!”老药头说着仔细的端详着石莲花,转身往屋子里走去。当初就是瞧着这个病小子讨厌,才给他出了这么个难题,还承诺他用石莲花换一个月的饭钱和药钱,没想到还真让他找到了。
  苏晓苏要知道这花如此难得,肯定会敲诈老药头一笔,绝不能让他这么容易的得到手。
  老药头走进屋子,门敞着,苏晓苏便拖着昏死的莫荣光,进了老药头的家。过了前厅,是一个大院子,里面十几个药壶,东倒西歪的躺在墙角。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大灶上面有一口铜铸的大锅,锅的转圈,镶刻红黄蓝白黑五颗宝石。里面不知道是什么黑漆漆的东西,走进了闻一股恶臭,可稍微离开一点便闻不到了。
  左边是一间石头房子,只有个门没有窗户,墙边上摆放着晾晒的各类药材,右边是一个花圃,里面种着一些不知名的花,都散发着香气,迎着夕阳发出缤纷的光彩,仿佛团成团的彩虹一样。正对面就看到一个破烂的茅草屋,里面散发着浓浓的酒气。一看就知道是老药头睡觉的地方了。
  老药头将石莲花拿进了花圃中,在一块小空地上,摆上一块石头,只一挥手,石莲花落在石头上,并且直接长在了石头上。滚下山时被苏晓苏压坏了的花瓣也一点点恢复着如初,发出淡淡的白光。
  看着这神奇的一幕,苏晓苏心想这么多年了头一次进了老药头的院子里,看来这老头还真有两下子,跟他的长相实在有着强烈的对比。
  “把那要死的扔墙角,平放着,把这个放在他头顶。”老药头说着拿出一个长得像龟壳似的东西扔给苏晓苏。苏晓苏便把这个石头龟壳盖在了莫荣光的头顶。
  “你跟我进来!”老药头转身走进了自己的茅屋里。苏晓苏心想难不成要给我什么好东西,说着跟着老药头进了屋。老药头躺在炕上,对着酒葫芦一顿狠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