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强制解锁──鬼手书生

时间:2020-10-08 11:37:56  作者:鬼手书生
  如果仔细看,会发现塔齐托手上的小动作——他正在试图解开领带,而且已经成功了一半。在他就要成功的时候,11先生突然停了下来。塔齐托瞳孔骤缩,抓住了垂落的领带,不让它露馅。
  11先生说:“转身。”声音悦耳得让人发冷。
  塔齐托在大喘着,心想不妙,他不能转身。他会失去动手的机会。
  想个办法,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保持这个姿势……
  快想个办法……
  11抓住了他的手臂,准备帮他翻身。
  “想试试……我在上面吗?”该死我在说什么,塔齐托想,但身体擅自行动了。他勾起嘴角,知道怎样让自己笑得迷人,那是他最擅长的。
  11先生怀疑地看着他。
  “坐下。”塔齐托说,“只要你答应把锁拿掉,我可以为你做这些。”他直视着11先生,深黑的眼眸泛着光,锐利得能刺痛心脏。这张脸掺杂着一丝邪性,俊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在衡量了双方的战斗力后,11先生坐在了马桶盖子上,仰头看着塔齐托,眼神像看着一只有表演欲的宠物狗。
  塔齐托朝着他笑,分开双腿,跨到他的腿上。
  “你得帮我放进去。”他说,用的是勾`引女孩们上床时的惯用语调。
  他们的脸离得很近,是一不小心就会接上吻的距离。11先生不抗拒这样的示好,并绅士地扶起了他的性`器。塔齐托用胳膊套住了他的脖子,试着往下坐。
  性`器很容易就滑了进去。他一坐到底,闷哼了一声。松开手,缠在手腕上的领带落到了地上。
  “11,”他在11先生的耳边问,“你的原名是什么?”
  “我忘了。”11先生的表情纹丝不动。
  “是吗,真可惜。”
  塔齐托拆下了袖扣上的金属壳,露出了藏在下面的电陶瓷。细小的声音引起了11先生的注意。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要推开塔齐托。塔齐托收紧胳膊,恶狠狠地抱住11先生,表情温柔又恶毒。
  “别动,宝贝。”他咬牙切齿地说。两人几乎扭打在一起,但事情发生得很快,一秒都不到。11先生没有来得及挣脱开,只听到砰地一声闷响,以他们为圆心,空气散开一阵剧烈地波动,震得塔齐托一阵耳鸣。下一刻,11先生停下了动作。
  “啊……”
  塔齐托捂住被炸伤的手腕。两颗袖扣在剧烈反应下炸成了爆米花——他的确只带了能量场干扰器,但他带了两副。一副藏在后腰的皮带里,另一副被做成了袖扣。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11先生的双眼失去了神采,不动了。
  反应过来他成功了,塔齐托飞速地从11先生的身上爬起来。他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能量场很快会恢复。他飞奔出去,捡起裤子,一边穿一边奔出厕所。他闯出门时已经拉上了裤链,左右看看,抓住了离他最近的一只清扫机器人。返身就往厕所里推。
  “抱歉!”不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需要帮助吗?”
  塔齐托刹车,看到一个警卫向他跑过来。
  该死……
  塔齐托指向厕所,含糊地说:“不,不用,一塌糊涂,我想我自己能搞定。”他摇着头,尴尬地笑了一下,像是个不小心弄出了糗事的实习生。警卫看了一眼厕所门,大概能想象到发生了什么尴尬事。理解地说:“放松点,哥们儿。”
  塔齐托友善地笑着说:“我会的。”看着警卫转身,他立刻推着清扫机器人进入厕所。而后在地上找到了被11先生丢在一边的另一幅能量场干扰器。
  11先生的瞳孔放大,又缩小,在恢复知觉的瞬间,又是砰的一声。塔齐托启动了干扰器,为自己争取到了又一分钟。他回到清扫机器人这里,拧开皮带扣,那是个小型的拆分工具。他灵巧地用那东西拆开了机器人的机身,在一堆零件里随便拆下了一块锯齿形的薄铁皮——这种机器人里到处都是这个。
  他掂了掂薄铁皮的分量,回到隔间,抓住了11先生的头发,沿着预设的轨迹从发际线这里切开了他的皮肤,露出了金属接缝。他用薄铁皮撬开那人的头盖,看到了一堆精密机械,飞速地在里面翻找着。
  快点,再快点……
  他不能失败……
  他不知道那东西长什么样,所有的芯片看起来都差不多。
  一分钟过得不知不觉,11先生的瞳孔又开始放大,缩小,指尖动了一下,突然抬起了手,用力抓住了塔齐托的衣服,一把把他推到门上。
  一声闷响,塔齐托几乎把门撞碎。他的头受到冲击,懵了几秒。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看11先生。后者一动不动地坐着,眼底一片死寂。
  “哼……”
  塔齐托露出了挑衅的笑,得意地在他面前摇了摇芯片——他得手了。刚才力量用的太大,还从他脑袋里扯出了一堆别的什么。如果是脑花的话,场面一定极其精彩。
  他利索地拿了点清洁巾清理两个人身上的体液,将证据冲进下水道。他把11先生的衣裤整理好,摸出另一块芯片塞进去,把乱七八糟的“脑花”填回去,并盖上了他的“头盖骨”。那块芯片里只设置了一个程序,会指引11先生的身体走回他的办公室,然后坐下——如果在途中他的头盖骨不掉下来就更好了。
  最后,塔齐托重新戴上了黑框眼镜,光扭曲了一下,他又变成了另一张脸,普通得没人能记住。
  “艾斯嘉达。”
  “查尔斯!天哪你突然失去联络,你还好吗?”
  “不能更好。”
  他清理了现场,从11先生西装口袋里夹出了那只宠物锁塞进自己口袋,离开之前还冷静地对着镜子整理了西服上的褶皱,直到看起来整洁而又优雅。
  他已经很久没有那么纯粹的,复仇的愉悦了。他提了提西装衣领,大模大样地从正门离开了花鹿堡。
  经过海边,他下车,从手上褪下隐形手套——防止他在任何东西上留下指纹——丢进海里。连抽烟的时候都用了滤嘴,没有唾液会留在烟蒂上。这件事做得滴水不漏,很难查到他身上了。现在只剩最后一件事……
  他将那块记忆芯片与宠物锁绑在一起,投向海面。在落入水面的一刹那用枪击中了它们。
  轰地一声巨响,宠物锁像烟花一样炸开来,夸张地炫耀着胜利。海面被炸出了一个小的球形,又很快恢复。飞扬的水花在阳光下晶莹剔透。
  塔齐托愉快地点了一支烟,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9章 新的战场
  塔齐托动手的当天,媒体一片沉寂,对一名数字的死亡只字不提。
  艾斯嘉达猜消息根本没传到媒体这里。她通过一封病毒邮件入侵了花鹿堡的通讯系统,看到政府内部已经吵翻了,在争执这节骨眼上怎么更换竞选候选人的事。
  在海量的通讯中,艾斯嘉达注意到了一条重要信息——也是之后将改变塔齐托命运的消息:这次刺杀被定义为了“恐怖袭击”,移交给星防部调查了。
  “恐怖袭击”这个刺眼的定义让艾斯嘉达睁大了眼睛。
  这意味着杀掉一名“数字”已经触动了最高等级的调查机构,他们会动用整颗星球的资源,掘地三尺地把这个恐怖分子翻出来,进行惨无人道的讯问,然后将他送入秘密法庭。
  这待遇出乎他们的意料。当整个星球倾尽资源来找一个凶手,被他们找到就只是时间问题了。即使是所谓的黑道,在政府重压面前仍然脆弱得像根鱼肋骨,会被毫不费力地折断。
  塔齐托立刻意识到他陷入了麻烦里。
  而且不是小麻烦。
  塔齐托的会议室里,两个智囊面色都不轻松。艾斯嘉达横着窝在单人沙发里,咬着一只电子笔的笔头,目光在另两个人身上来回。伊凡诺凝重地端坐着。
  “你该出去避避风头。”他说。
  塔齐托同意这一点。他决定暂时离开瑞亚,去卡利纳星躲避一阵,顺便发展新的生意。
  这带来一个新的问题:当他离开后,他要把他的黑暗帝国交给谁暂时掌管呢?
  那需要是个他完全信任,镇得住场的人选。最重要的是对他绝对的忠诚。
  毕竟,他自己就是杀死了柯西莫,才当上了老大。他确信手下有无数人在觊觎他的位置。那些亡命之徒一闻到金钱和权力的味道就会发狂,不会错过任何夺取它们的机会。一旦走错一步,立刻腥风血雨。
  塔齐托指间夹着一支没有点燃的烟,架着二郎腿,垂眼思考着。他的智囊都安静下来,塔齐托不喜欢有人打断他思考。
  最后他抬起眼,说出一个名字:“迪诺,将由他代我行使首领的权力。”
  艾斯嘉达的眼里流露出难以置信,掺杂着失望和诧异。她重复了一遍:“迪诺?”
  伊凡诺眼里也闪过一瞬的惊讶,但很好地隐藏了起来。塔齐托没有把这荣耀的位置交给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这使得场面有些尴尬。
  塔齐托望向伊凡诺:“你将与我一同去卡利纳,我需要你在我身边。”他感觉到艾斯嘉达的视线,不得不将目光转向她。
  “艾斯嘉迪娅,”他说出她的昵称,“你留在这里替我留意情况,我们所有的联络都通过你。”
  艾斯嘉达瞪了他一会儿,发现他不打算再说什么了。她点点头,耸了耸肩,“当然,”她说,“一切听你的安排。”退出了会议室。
  伊凡诺看着她离开的空位,说:“她很失望。”
  很难不失望,这样的安排相当于随便找了个差事打发了她。作为boss身边最受信任的智囊,没人比这混得更差了。
  塔齐托没有搭腔,召唤了迪诺。伊凡诺自觉退了出去。
  凭借星防部的办事效率,调查人员随时会找上他。当天夜里,塔齐托就与伊凡诺带着一帮子手下坐上星际航班,紧急离开了瑞亚。他们在第二天清晨到达凯恩星,一个自由港。他们来不及休息,在港口租用了一架私人飞船,马不停蹄地前往他们真正的目的地:卡利纳星。只要离开主脑的控制范围,他们就安全了。
  处于星系边缘的卡利纳星绝不是什么好地方。早在很多年前,那里发生过一场轰动全星系的暴动。在那场血腥得史无前例的暴动中,愤怒的起义者摧毁了主脑深藏在地心的控制塔,成为全星系唯一成功脱离主脑控制的星球。
  但暴动的后果并不美妙。与其说主脑被打败,不如说主脑放弃了那个既无矿产又无物产的贫瘠之地。卡利纳星自此陷入了无政府状态。其犯罪率在星系内恶名远扬,变成了一颗没有正常人敢去的星球。除了贪婪不怕死的暴徒,或者迫不得已的人,比如被政治流放,逃难。
  卡利纳星是一颗灰白色的星球,被肮脏的雾状行星环缠绕,孤独地游荡在星系边缘,就像黑肉里的一颗绝望的脓疮。人们称它为“魔眼星”。那场暴动被后人称为魔眼之战,反复被拿出来教育人们。他们的现状成了“主脑惩罚”的最生动活泼的案例。
  但是,隔着飞船窗口远远望见“魔眼”的一班人,看在眼里的却全是大把的“钞票”。他们精神都振奋起来,准备好好干上一场。只有塔齐托面无表情,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伊凡诺托着酒杯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我们又回家了。”他说。
  塔齐托微一点头。玻璃映出他的脸,深黑的眼里反射着微光,那是在他眼里少见的忧郁。
  这一天,阴暗的作坊里。
  从房顶悬下来的绳索拴满了尸体,摇摇晃晃撞来撞去,像一屋子形容恐怖的风铃。硝酸味与尸腐臭充盈其中,那些暗红色尸体悲惨地扭曲着,可见死亡过程充满了巨大的痛苦。
  这些是魔眼星的土著生物“哈比”,角落里还关着几个,瑟瑟发抖着。这种活像巨型青蛙的生物遇到危险时,皮肤会分泌出一种有毒的血红色膏体,造成敌人神经麻痹,甚至出现幻觉。讽刺的是,人们在这种自我保护的膏体里提炼出了一种软毒品——据说不仅不上瘾,劲儿还很大——这几乎导致哈比被贪婪的人类赶尽杀绝。
  塔齐托和他的手下们来到魔眼星,就是为了开拓他们的毒品生意。他们捕捉哈比,把这种温和无害的生物吊起来折磨它们,从它们身上刮走红色的毒膏,再拿去提炼,然后以高价贩卖到禁绝毒品的星球去。从中牟取的暴利比贩卖军火更快。
  塔齐托在“实验室”——他们这么叫这间屠宰场——隔壁的办公室里看文件,空中跳出了艾斯嘉达的通话提示。现在瑞亚应该已经是夜晚了。
  艾斯嘉达的全息影像很快出现在了他面前:“查尔斯,有个坏消息。迪诺进局子了。”
  这消息引起了塔齐托的警觉,问:“怎么回事?”
  迪诺正是塔齐托任命代理首领位置的人。抓走了他,相当于警察抓走了一个黑帮首领,无论对黑帮还是警界都绝对是件震动上下的大事。瑞亚那边想必已经乱成一团了。
  艾斯嘉达的眼神代表她要说出不妙的话来:“酒后驾驶。不得保释。”
  塔齐托的脸色微妙地变差了一点。
  沉默。
  “让贝尼托接替他的位置。”
  艾斯嘉达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会儿。Boss任命了第二个接替者,即使有第三个,第四个,这人也不会是她。她抿住嘴唇,压抑上涌的情绪。并很快恢复自然的神情,说:“好的,我去安排。”
  “艾斯嘉迪娅,”塔齐托认真地说,“我知道你对我的安排很失望。”
  “你不用解释,你是boss,”艾斯嘉达勉强笑了一下,“我知道这是你对我的保护。”
  塔齐托看了她一会儿,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关照:“你自己小心。”
  通话切断,塔齐托立刻召唤了伊凡诺。
  “迪诺进去了。”他单刀直入地说。
  “被捕原因?”伊凡诺问。他看着塔齐托的神情,知道事情要糟了。
  “酒后驾驶。”塔齐托说着,愤怒地把手里的烟摔在桌上,“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