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强制解锁──鬼手书生

时间:2020-10-08 11:37:56  作者:鬼手书生
  塔齐托看了一圈周围,目光落在了正在勤勤恳恳的清扫机器人身上。
  “艾斯嘉达,”他的眼亮了起来,“入侵一个清扫机器人需要多久?五分钟够吗?”
  艾斯嘉达叼着烟,一脸拽得不得了的问:“你是说整个花鹿堡的机器人吗?”
  二十分钟后。
  财政助理海格尔哼着小曲儿,大摇大摆地来到了通道前——胖子走路总容易让人误会成大摇大摆。周围没人,他发挥着男低音,唱着一首什么歌剧。他熟练地站到那堵墙前的特定位置,对墙角的探头仰起脸,并欢乐地拍着胖肚子打节拍。
  探头扫描了他的面部后,那一整面墙悄无声息地变成了透明,好像一层白雪在瞬间融化。透明墙映出了后方的玻璃走廊,走廊的尽头正是通往内府的门。墙的正中央有一只压感识别器——和塔齐托的宠物锁用的是同一套安保系统,是目前安全系数最高的身份识别系统了。
  海格尔把他肉乎乎的手按在上面。识别器会识别每个人独特的指纹,掌纹以及压感。因为压感是个无法复制的特征,就算你把人的手砍下来也没法冒充他通过安保。
  识别器上的小屏幕很快显示“通过”,玻璃门由中间打开,与此同时,玻璃走廊尽头的移门也打开了。
  海格尔正打算走进去,身体猛地一震,被一只全速冲来的清扫机器人撞翻在地上。他滚出几米远,浑身的肉像波浪一样壮观翻滚。那只机器人居然追了上来,夹住他的衣服就往里卷。海格尔不敢相信地尖声大叫:“停下!你这个白痴!天哪这不是垃圾!”他拼命抢救着自己昂贵的衣服,终于摆脱它时,他喘着气,气急败坏地对垃圾桶大吼:“你有什么问题,我要去投诉!去投诉你!”突然疑惑地望向走廊尽头:刚才有什么人走过去了吗?似乎有个灰色西服闪过,但又好像是错觉。他摇摇头,把那只机器人恶狠狠踢了一脚。
  塔齐托神态自然地走在内府的走廊上,脚步一丝不乱。只有眉间和眼底泄露着杀气。这里是整个星球运作的指挥中心,随处可见成天出现在新闻里的面孔。外交大臣的办公室里吵成一团,贸易部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切嘈杂又和谐,唯一不该出现的就是一名黑帮首领。
  “11先生的办公室在2楼。”艾斯嘉达从通话器里说,“查尔斯,伊凡诺他……”
  还没说完,对面就换成了伊凡诺的声音:“查尔斯,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他的智囊担忧地说,“你的手里只有能量场干扰器,连像样的武器都没有。就算有武器也伤害不了他。一旦,”他停顿,将不该说的话吞了下去,“我们不能没有你。”
  塔齐托并没有回答他。这里到处都是警卫,他不能做出任何可疑的动作。
  伊凡诺这一套他已经听过一遍了。专业的事应该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杀人的事应该交给杀手,而不是boss亲自出手。而且伊凡诺很怀疑11先生是否会与他单独见面,就算见面了也不是他的对手之类的。
  塔齐托一向谨慎,但这一次他决定不听他的智囊的。他看起来还算冷静,但连他自己也知道胸中这股杀意已经凌驾于他的理智之上。这件事他必须去完成,也只有他能完成。
  他来到了11先生的办公室前。办公室的门开着,宽敞整洁,连一份乱放的文件都没有,十分有11先生的风格。11先生的办公桌正被几个人围着,他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当第一个人走开时,11先生抬起眼,目光扫到了站在门口的陌生青年,那个青年两手插着裤子口袋,靠在门上,不太友好地盯着他。11先生微微倾斜身体,绕过挡住他的人问他:“请问我可以帮助你吗?”
  塔齐托看着他那副耐心的样子,居然笑了一声。他说:“我可以等一会儿,就在这里。”
  11先生听到他的声音,脸上没有丝毫变化,说:“好的,你可以在沙发上坐一会儿。”
  他又开始处理他的事。期间有人来给塔齐托倒了一杯茶。
  塔齐托等了快两个小时,一直站在办公室的窗口抽烟。助理来提醒了他两次,他每次都好好地掐灭了烟——谁让对方是女性呢。他偶尔回头看着11先生办公。这位政客在一件一件地处理他们的事情,态度认真得感人,仿佛他们每个人的事在他眼里都是最重要的事。
  塔齐托无聊地想,政客与黑帮是同类人。满脸伪装,满口谎言。
  最后一个人离开办公室时,塔齐托也走到门口。11先生对助理说:“告诉他们我在休息,过一会儿再回来。”他跟着塔齐托走出一段,来到档案部——是整个内府最安静的部门。然后跟着他走入一个男厕。确保他们的对话不会被任何摄像头捕捉到。
  塔齐托摘下了黑框眼镜。一层光在他脸上扭曲了一下,消失了,露出了他真正的长相。同时关掉了通讯器,切断了艾斯嘉达的通讯。11先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完全看不出和刚才亲切地坐在办公室里的政客是同一个人。
  塔齐托确定了一眼厕所里没人,捡起一个“维修中”的牌子丢给他,11先生把它放到门外,从里锁上了厕所门。他打量着塔齐托,问:“我该感到惊喜吗?”
  “我来找你只有一件事。”塔齐托说,“把那个摘下来,然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11先生的视线下滑,落在了他的腿间。然后还给了他一个嘲讽的眼神。
  “你已经玩过我了,还想怎么样?”塔齐托不耐烦地低声说,“你手里也有我的黑料,我不会傻到出卖你。你如果觉得不够公平,我们可以谈其他条件,把这该死的环取下来!”
  11先生微微点了下头,表示他充分理解了塔齐托的诉求。
  “但是你知道……”他慢慢走到塔齐托面前,向前倾身,嘴唇靠近了他的耳朵,一个近得令人后背发毛的距离,“这个锁只有在什么时候能取下来吗?我想操`你的时候。”
  塔齐托突然闷哼了一声,身体抽搐了一下。他简直不敢相信11先生居然会在他的办公区域打开宠物锁。这得是多不要脸的人才能干的事!
  他猛地抓住11先生的衣服,怒声说:“你在干什么!关掉它!”
  11先生无情地看着他,一动不动。塔齐托用尽全力抓着他,但两腿不受控地发软,膝盖不停地抖。
  “关掉!”他掐住11的脖子,奋力揍了一拳。随即更加痛苦地闷哼了一声。他低头,紧咬着牙,手指在对方的衬衫上抓出无数褶皱。这是个不甘心屈服的姿态,僵硬但脆弱,无论怎么反抗还是逃不出既定结局。他已经在尽全力支撑,但身体还是在慢慢下滑。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无论如何做不到。最终一松手,跪到地上。他还试图站起来,试了两次,腿都使不上力,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
  11先生掸了掸衬衫的褶皱,踱到他身后。塔齐托还在做无谓的挣扎,11先生拿起塔齐托的手,被塔齐托挣脱后强行扭住他的两条手臂,用一只手将他的两只手固定在后腰。塔齐托被迫挺起胸膛,没有办法与这非人的力量抗衡。
  “让我来猜猜,你过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11先生的另一只手从背后探入他的西服,一颗一颗地解开他的衬衫扣子。
  “停下……”塔齐托艰难地喘息着,“我只是要你……把这该死的锁拿掉。”
  “你在哪里藏了致命的武器,嗯?”他的手从打开的衬衫探入,指尖在他的胸肌上划过,描过他的腹肌。塔齐托的呼吸滚烫,忍受着他的戏弄。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来,伴随着那一天被强`暴的回忆。
  该死……该死!
  他总是掌控一切的那个人,无法忍受这种失控。
  “什么也没有……”他哑着嗓子说,“把它关掉!”
  他又试图抽回手,换回的只是那只手更紧的束缚。他听到了皮带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是裤子拉链。那只手探进他的裤子里,隔着内裤抚摸他的私`处。他的内裤已经湿得一塌糊涂,前面那玩意儿也硬得从内裤边缘钻出来。
  “你真的要这样吗,这里有你的同事!”塔齐托咬牙切齿地说。
  “要解下来吗?”11先生用令人讨厌的镇定问他。他的手指从边缘探入内裤,玩弄着那个锁,还有被锁穿过的,已经湿得滴水的器官。
  “拿下来……然后放我走。”
  “拿下来和放你走只能选一样呢?”
  “……”
  “顺便,这个也不需要了吧。”
  当11先生将手探到了塔齐托的后腰,塔齐托的面色一变,从紧张变成绝望。
  11先生从他的皮带里抽出了两块电陶瓷片。这东西不是金属,从而通过了安检。看起来很简单,但表面附有极不稳定的金属原子,和催化涂料,在剧烈摩擦下和电陶瓷发生作用,能够在瞬间爆发出巨大能量,破坏能量场——从而导致改造人失去行动力。
  11先生将这两片电陶瓷在手里翻看,赞许地说:“很会动脑筋。对你的团队刮目相看。那么,你的团队现在在听吗,如果是,劝你关掉通话器。”他用力把塔齐托往前推,扯下了他的裤子,“接下去会有你不想让他们听到的事发生。”
 
 
第8章 击杀11计划(2)
  塔齐托感到宠物锁被摘了下来。
  “等等……”他还试图挽救局面,就感到下`身一痛。那人就这么直接顶了进来。他的穴`口已经很湿润了,但要容纳这么粗的性`器还是很困难,所以只进去一半不到。两片大阴`唇被粗大的入侵物挤到两边,上下的接合处都绷成了浅红色。
  塔齐托把牙咬住了,眉间流露出了极其的厌恶。
  这件事不仅是强`暴,也不仅是性。塔齐托没法忘记这个女性`器官带给他的耻辱和战栗感。一股无法抑制的恶心涌上来,让他想吐。
  该死……
  他的右手有一些颤抖,他用另一只手用力捏住它,不允许这脆弱暴露人前。
  他所感受过的所有绝望都与这有关,那时候他只有十二岁,什么也没做错。他用足够的强硬把这段回忆压制在心里,毁灭任何试图揭露它的人。
  但这人一定要在他面前揭开它,赏玩它,提醒他黑暗曾存在过,依然笼罩着他,即将永远笼罩他。这些回忆就像潜伏的恶魔,在你遭难的时候趁机扑上来,造成二次伤害。
  “等等……”他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11先生一下子把剩下的全顶了进去,差点把塔齐托顶叫出声来。他这才发现他是故意的,并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塔齐托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的目光迅速冷了下来。他不原谅这些揭他伤口的人,无论对方是谁。没有杀不了的。
  “至少不要在外面,”塔齐托用商量的口气说,“我不想有人看到。你也不会想的。”
  背后的人停了片刻,觉得这个提议有逻辑可言,放开了塔齐托。那巨物拔出去的时候,塔齐托松了一口气。他站起来,腿还有些打颤。他把裤子留在了地上,光着两条腿走近了一间隔间里。刚转过身,就被迎面而来的11先生按到墙上。11先生单手扯下领带,抓住他的两只手。
  塔齐托避让了一下:“不用这样吧,我又不是你对手。”
  11先生说:“你突然这么认命,让人有点害怕。”
  塔齐托朝他笑了一下:“黑道从来不怕眼前亏,因为日子长得很。”
  那是个赏心悦目的笑,火辣辣,充满杀气。11先生看着他,面无表情,但眼里有很明显的兴趣。
  他低眼,依旧用领带把塔齐托的双手绑了起来。他利索地扎紧领带,猛地将塔齐托的手举高,压在头顶的墙壁上。另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两人对视着,目光都不怎么友好。他们的嘴唇离得很近,但这氛围与其说要接吻做`爱,不如说像两个狭路相逢的亡命之徒,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塔齐托感到自己的一条腿被粗鲁地抬起来。那只手顺着腿根往上,扒开了他的私`处,然后那东西就顶进来。塔齐托很难控制住表情,在他猛力插到底的时候,眉头下意识皱了一下。经过刚才的一进一出,里面已经没有那么湿润了。强行进入又涩又痛。
  但那很好,他不要快感。痛总与杀意伴随,与现在的状态很相称。
  11先生抓着他那条腿,开始一下一下地顶他。每一次都抽出一点,然后用力插到底。甚至因为顶得太猛,每一次深入,塔齐托的呼吸都要停滞一下,觉得整个后背都要被撞进墙里去,或者盆骨被他撞碎。而且那东西实在太粗了,在身体里的时候,连腿都没法合上。
  两个人之间没有对话,只有塔齐托忍痛的粗喘,和简单粗暴的占有。
  11先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过了一会儿,松开了压着他双手的那只手,转而扣住他的屁股。二手的指尖轻轻分开他的股瓣,有一个指尖按在阴`蒂上,若有若无地揉。
  注意到这刺激,塔齐托不自在地看了他一眼。11先生的动作不知何时变得轻柔了起来,一边揉着那里,一边小幅度地抽`插。塔齐托抗拒他揉那里,感觉太过强烈,像是在深入了他的阴`道后,又抢占了一个柔软的弱点。
  但是作用明显得可恶。用不了多久,他的里面又开始潮湿,渗出黏腻的汁水,让抽`插变得顺畅起来。在他们之间多出了湿润的搅动声,谁都没法忽略。
  “原来你不是不会调`情。”塔齐托冷笑着揶揄他,想用来掩饰下面“有感觉”这件事。
  11先生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收回了揉他阴`蒂的那只手,送到他的面前,给他看二指间抽丝的粘液。塔齐托看了一眼,眉间都是厌烦。突然被深顶了一下,难受地闭起了眼睛。
  11先生拨开他打开的衬衫,将那些粘液抹在了他的乳尖上,借着湿滑夹着他的乳`头玩弄。他低眼,看到塔齐托裸露的脖子。那是充满力量的形态,肩颈的肌肉紧实,青筋凸起,有热血涌动,仿佛散发着一股阳光的味道。是改造人早已经自愿抛弃的鲜活生命力。
  11先生看着,突然低头舔吻他的脖子侧面。他感觉到了那具身体抗拒地避让了一下,面色一冷,把整个身体压了上去,几乎把塔齐托覆盖在墙壁上。
  抽`插又变得急起来,那个人就像个饥渴到枯竭的吸血鬼一样,发狠地吻他的脖子。
  “嗯……”塔齐托不防备从喉间漏出了一声呻吟,换来了对方更粗暴的撞击。抽`插的水声混杂在断断续续的短促呻吟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