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强制解锁──鬼手书生

时间:2020-10-08 11:37:56  作者:鬼手书生
  “嗯……”呻吟不受控制地泄露出来,他感到下`身一股热液涌出来,一瞬间居然以为自己失禁了。但他根本没法阻止,随着11先生加快速度的插入,更多的热液像喷洒一样往外涌,湿透他的睡衣,渗透到床上,流得到处都是。
  “哈啊……”他浑身都陷入酥麻,头脑停止思考,只想要更多。这可恶的男人并不让他失望。他突然用出全力操弄他,身体激烈地相撞,粗壮的性`器不断钉入他的阴`道,把淫`水搅出白沫,飞溅得到处都是。短短几秒内,一顿猛插让他的身体变得滚烫。
  “啊!”他哑着嗓子,痛苦地喊了一声,一大股热液从结合处涌了出来,同时一股白灼射了出来,并随着还没有结束的抽`插一点一点地漏完。
  塔齐托的呼吸粗重得可怕,整个人都在发颤。他瘫在睡衣里,目光失焦。眼圈有一些生理性泛红。他花了点时间,才把这股可怕的热潮压了回去,智商从下半身慢慢涌回了头脑。他转动眼睛,看清了11先生那张脸。
  11先生已经射在他身体里了。
  塔齐托看着他,隐隐约约的有另一股热潮涌上胸膛——一股无法抑制的杀意。
  11先生从他身体里拔了出来,茎头和穴`口间抽出一根银丝来。刚刚被凌虐过的爱口仍打开着,黏湿一片,从口到阴`道内还保留着被插过的一条小道,没有来得及恢复。他重新把冰冷的宠物锁穿到了塔齐托的腿间。然后下床,清洁了沾上了淫`水的部位。他很快又恢复了一个成功政客的模样,袖口洁净,领口笔挺,仿佛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来自精英阶层。他收拾好后,就这么把塔齐托丢在床上,看也没看他一眼就走了。
  塔齐托听着门闭合的声音,阴郁地瞪着空气。
  干……
  他在心里骂了一声。激情过去之后,痛感回来了。阴`道有股火辣辣的感觉,像被只犀牛角操了一顿。而且他还不能动,离药效过去还有一会儿。
  如果那个改造人像这样粗暴地对待任何一个女孩的初`夜,他将永远没有女友。塔齐托可以发誓。
  哔哔。
  脑袋边传来医疗小机器人的通话声。一条机械臂伸到塔齐托面前,屏幕上写:“检测到结缔组织出血,建议药物治疗。”
  塔齐托:“给我支烟。”
  机器人叽叽叫着表示反对。
  “走开,垃圾桶。”塔齐托不耐烦地说。
  他可真是烦透了。
 
 
第6章 杀死一名“数字”的方法
  第二天,塔齐托是被艾斯嘉达的视频通话吵醒的。
  “查尔斯……天哪你还在睡觉吗?”
  塔齐托困难地睁开眼,示意她说下去。
  “你得看下这个。”艾斯嘉达把一条新闻送到了他面前,标题让他清醒了几分:
  年轻女歌手宴会归来途中车祸致死。
  他们模糊了死者的脸,但塔齐托认得那条可爱的小裙子,是昨晚和他约会的女孩。他们没有放过她,尽管她什么也不知道。
  塔齐托关掉了那条新闻,脸上是疲倦又厌烦的神色。但胸口发热,那一处燃烧的是怒火。
  他的女黑客艾斯嘉达接着发了一些文件过来,透过摄像头对着她的boss看了几秒。没人见过塔齐托躺在床上没睡醒的样子,他总是勤奋,而且对自己要求很高,不会把这一面给任何人看。她忍不住问:“查尔斯,你怎么回事,看起来一团糟。”
  塔齐托说他没事,艾斯嘉达无视了他的回答,关照说:“你得休息,把生意的事交给伊凡诺,没什么可担心的。”她自己眼睛下面挂着两个黑眼圈,昨晚为了塔齐托交给她的任务而熬了一夜。
  塔齐托:“我会的。”
  艾斯嘉达准备挂断,塔齐托叫住了她:“艾斯嘉达,”他从被子里坐了起来,说,“帮我做一件事。我要知道改造人的弱点。”他停顿了一下,“我要知道怎样杀死他们。”
  艾斯嘉达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小心地确认:“你是说‘数字’们吗?”
  塔齐托微点了一下头。艾斯嘉达看着他的表情,确定boss没有在开玩笑,或者意气用事。
  他说要杀死“数字”。那是处于整个星球的核心管理层的一群人。他们凌驾于一切钱权之上,难以企及的程度非普通人所能想象。计划杀死“数字”绝对是一件自找死路的事,但塔齐托看起来很平静,和以往决定要干掉什么人的时候一样。表明这是个经过深思熟虑的指示。
  Boss之所以成为boss,聪明谨慎是不够的,他需要胆量。塔齐托拥有这样的胆量,很明白自己要面对什么。
  艾斯嘉达微微抬起眉毛,心想,以前疯狂的还少吗。她说:“给我几天。这种信息是最高机密,很难拿。”
  塔齐托对她笑了一下。
  挂断后,塔齐托一边起床,一边看艾斯嘉达刚刚发给他的文件。踩到地上的时候,他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的下`身依旧火辣辣地疼。不仅是阴`道,连后`穴也像被一根磨脚石操了一整夜一样。他低声骂了一句,叫来机器人做促愈合治疗。
  艾斯嘉达的文件里有三个人的档案,都与11先生和房美尼的大老板老桑乔有关联。塔齐托注意到其中一个年轻的记者,身材和那天在酒店房间撞见的死人有些相似。这人在两天前想做一个采访的时候,被房美尼总部的保安赶出来,回家后怒而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了一些揭老桑乔老底的文章,但都缺乏证据,没有激起什么水花。刚才艾斯嘉达试图联系他,被新闻社告知他并没有来上班。
  塔齐托给艾斯嘉达发了条消息,叮嘱她关注这件事。
  接下来的几天,11先生都没有再出现,仿佛一梦过后,天神回到了他的云端。塔齐托投入在新开的几家赌场中,大把地赚着钞票。要不是腿间的宠物锁一直在提醒他,他都快忘了那个人了。
  五天后,塔齐托的两个智囊聚集在他的会议室里。
  艾斯嘉达有一张萝莉脸,身材娇小,总让人误以为只有16岁。她有一头漂亮的栗色小卷,和一双过于纯真的眼睛,让她看起来和老练的黑客毫无关系,反而像个精致的娃娃。
  她指间优雅地夹着烟,正在向塔齐托解释投映在空中的透视模型——那是一个改造人模型。
  “‘数字’本来和我们一样都是人类。主脑选中他们,对他们的身体进行机械改造,就是,机械大脑什么的,他们一直在宣传的概念。所以他们的大脑既有人类思维,又拥有电脑的计算能力。这还不算,主脑对他们的身体也进行了强化,据说是因为之前的星球主人被刺杀的次数太多,他们就一遍一遍改进,把数字的身体设计得可以说刀枪不入。”
  “他们的弱点是什么?”塔齐托问。他的另一个智囊伊凡诺一直认真地听着,此时把空中的模型拉到面前,用手指轻轻拨动。从透视模型上看去,改造人的身体的确强悍得逆天。用普通的枪射击他们任何部位都无法伤及核心。
  “没有弱点。”艾斯嘉达绝情地说,“他们是机器。破坏任何零部件都能修复。除非用大功率武器——啪,”她做了个爆炸的手势,眨眨她无辜的圆眼睛,“把他轰成一堆渣滓……提着重型武器怎么可能接近他呢?”
  “不要告诉我什么做不到。”塔齐托有些失去耐心。
  “好吧,”艾斯嘉达说,“我们可以让他们暂时失去行动力。‘数字’靠能量场运动,如果干扰他们的‘场’,他们就不能动了。”指指地面,就是这颗星球无处不在的,支持着所有东西运作的能量场。
  塔齐托陷入思索,自言自语:“一定有弱点……”他缓慢地来回踱步,阴沉的目光落在伊凡诺面前的模型上。
  “这是什么?”伊凡诺突然抬起头,将蓝色的透视模型放大到空中,头脑中央的一块不透明区域被标成了红色。另两个人仔细地看了一会儿,艾斯嘉达嘀咕:“看起来像记忆芯片……”微微抬起眉毛,明白了伊凡诺的意思。
  伊凡诺带着绅士的谦虚表情,说着毫不绅士的话:“我们不需要在身体上伤害他。当一个人的记忆消失,他也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艾斯嘉达不以为然地说:“这比用火箭炮轰他更不切实际。他周围都是保镖,你连他的人都碰不到。”
  两个人就可行性讨论了几句,艾斯嘉达提起了她在调查中看到的一件趣事。
  “说起来有个办法可以彻底、安全地杀死一个改造人,”她带着调侃的笑容,抽了口烟,“让他爱上你。”
  伊凡诺看了一眼塔齐托的脸色,不认为这时候在他面前说笑是个好主意。但艾斯嘉达仍然兴致勃勃地分享她的发现:“你有听说过改造人爱上过任何人吗?没有,他们不能。”
  “为什么?”伊凡诺问,“他们有人类思维,社交行为是不可避免的。”
  “主脑认为爱情会削弱人的理性。天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想,难道感性就没有价值吗?总之,主脑需要的是完全理智,公正,聪慧的‘数字’。一旦‘数字’爱上什么人被主脑察觉,这个改造人就会自动进入审查机制。这个机制要确定他拥有爱情后是否能继续胜任工作。初代改造人1号,你们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消失了吗?”
  “是一个‘她’?”
  艾斯嘉达打开了她不知从哪个角落搜出来的文档,格式还是多年前流行的那种。投应到空中的是1号改造人的档案。他们惊讶地发现1号是一位女性,看起来锐利聪颖。在她履历的最后,离职原因中写着:“未通过资格核查。”状态为……
  伊凡诺念了出来:“已销毁?”
  艾斯嘉达给了他一个“没错”的表情:“她爱上了人类,没有通过资格审查。他们把她销毁了。所以,勾`引他,让他爱上你,然后你就杀死了一个改造人。”
  伊凡诺微微摇摇头:“派谁去,”望向塔齐托,“查尔斯,你怎么想?”
  他们的boss根本没有在听他们的闲聊。他被点到名字,从沉思中醒来,目光扫过他们两个,说:“我有计划了。”
  “什么计划?”
  “把他从这世上抹消。”
  “……谁?”
  智囊们没有得到回答,莫名地对视了一眼。
 
 
第7章 击杀11计划(1)
  这颗星球的首府被人们称为花鹿堡,因为庭院里养了许多花鹿。经常有政客的午饭被鹿偷吃,屁股被鹿啃了之类人们喜闻乐见的新闻流出来,叫久了“花鹿堡”就变成了官方称呼。
  花鹿堡是个宏大的现代建筑,有四个开口,分别是外交入口,内务入口,访问入口,还有一个入口通往花鹿堡北面的首府博物馆。
  首府博物馆是一座相对独立的建筑,只有一条走廊与内府——官员们办公的地方——相连。人们可以在博物馆参观这颗星球的历史,每周还有政客过来做公众演讲。
  也就是说,作为一个没有政治背景或首府邀请函的“公众”,你想绕过严苛的身份检查,从而进入花鹿堡的话,博物馆是唯一的入口。
  这一天上午,一支有老有少的参观队伍被导游机器人带进了博物馆中。博物馆内部设计得十分错落有趣,空中到处都是全真影像,为民众做着执政科普。队伍里的小孩子看到互动游戏就开始乱跑。不远处的舞台上一个政客正在演讲,周围围着一圈人。那是财政助理海格尔,一个胖得很有幽默感的男青年。
  那支刚刚进入博物馆的队伍还勉强没有散开,在这条队伍的边缘有一个高挑的青年,随着大流慢慢走着。他有些走神,撞到了一名博物馆志愿者,向他轻声致歉。
  青年继续往前走着,不动声色地将一张准入卡塞进了口袋。那个志愿者很快就会发现自己遗失了些什么。
  青年长相普通,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套低调的灰色西服。头发自然又整齐,看起来像个刚毕业的小记者。他走得很慢,一会儿就落在了队伍后面。
  “你的右边。”他眼镜边框的通话器里传来了艾斯嘉达的声音,“走廊的尽头有储物室。”
  青年神态自然地脱离了队伍,在装模作样的参观中接近了那条走廊,并在谁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走了进去,用准入卡打开了那间储物室。他灵活地转身进去,门后是一摞一摞的宣传资料,一些展示终端之类的。艾斯嘉达接着说:“看到你前面的另一扇门了吗,打开它,有货运电梯。坐到3楼,然后左转。”
  青年顺利地完成了一系列动作,左转后,停下了脚步。在他的面前除了一面雪白的墙,什么也看不见。那面墙突兀地矗立在走廊尽头,白得一尘不染,每一寸都在炫耀着它不自然的存在。
  “等等,怎么回事,”与他共享视野的艾斯嘉达自言自语,“图上显示是一道通往内府的走廊。……查尔斯,有人来了。”
  那个青年——对容貌做了手脚的塔齐托——迅速躲进了洗手间里。
  “那道墙是做了伪装的通道入口,”塔齐托看了眼手中的志愿者准入卡,将它随手丢弃。他问:“博物馆管理员的身份可以通过吗?”
  “等等,给我点时间。”对面传来艾斯嘉达飞速敲击键盘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她说,“没用,这里所有的员工都属于博物馆,没有前往内府的授权。”
  “你能打开那道门吗?”
  “不是不行,但这里防护等级很高,等我打开你已经因为留宿博物馆而上社会新闻了。”
  从博物馆潜入是唯一接近11先生的途径。但去不了内府他们什么事也干不成。
  塔齐托想了几秒钟,问:“刚才那个财政助理,在大厅做演讲,他什么时候结束?”
  “你是说海格尔吗?”艾斯嘉达看了一眼信息表,“差不多还有十分钟。”然后明白了塔齐托的意思。
  如果博物馆工作人员没有进出这里的权力,那用得上这条通道的只有经常来博物馆演讲的政府官员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