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王子妃他总觉得不对劲【奇幻魔幻】──凭白

时间:2020-10-08 11:36:17  作者:凭白
  文案:
  王子娶的王子妃是男人,王子妃总觉得不对劲。
  比如,穿上水晶鞋的人怎么不是他?
  比如,他没有一个恶毒的继母,
  比如,被女巫毒死的怎么不是他?算了,这个就不要了。
  总之,王子妃他觉得这个世界有点不对劲。
 
  面瘫王子攻X贵族少爷受
  少爷非常矫情,比豌豆公主都矫情(娇贵)一切设定皆为胡扯,
  皆为胡扯,
  胡扯!
 
 
第1章 
  1.童话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善良温柔英俊的少年,在深林中打猎时,发现了身受重伤的王子,英俊的少年将人带回了家中,并仔细地照顾着王子,王子醒来后,对英俊的少年一见钟情,后来,经过王子不断的追求,英俊的少年终于答应嫁给了王子,从此,王子和少年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王子面无表情的念完后,将被子给床上躺着的青年盖上,然后说道:“好了,故事讲完了,你该睡了。”
  青年也就是王子妃,躺在床上问王子:“不对呀,为什么王子妃是个男人呢?”
  王子在他身边躺好,道:“不知道。”
  王子妃他自觉地躺进王子怀里,又道:“你觉得这个故事好不好?”
  王子说:“好。”
  王子妃高兴了:“那我明天就叫人拿去印发!”
  王子说:“好”
  王子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说好机器。
  2.绝美爱情
  王子妃印发了据说是他与王子的爱情故事的传单,王城百姓第二天人手一份,就在百姓纷纷为王子和王子妃的绝美爱情落泪时,善良的佩斯公爵大人,也就是王子妃的父亲雇人连夜将所有张贴在王城的传单撕掉,顺便用钱从百姓手里回收回了所有传单,又连夜将其扔进壁炉烧了,引得家里的猫死死窝在壁炉前不愿离去。
  佩斯公爵进宫向王子辞行时,顺便警告了下王子妃不要再搞什么幺蛾子。
  王子妃委屈地向王子告状,王子只能沉默不语。
  虽然他赞同佩斯公爵的做法,但也只能暗暗叫好。
  3.王子妃
  在王子妃还不是王子妃的时候,当他还被叫克瑞亚特的时候,他随他的父亲,当时还是佩斯男爵的父亲住在阿科丽城,这座城以裁缝而闻名,许多商人都到阿科丽来买布料、衣服然后卖到其他地方去。佩斯男爵拥有好几个染坊,又雇了许多裁缝为他剪裁,后来佩斯男爵成了阿科丽最富有的人。
  佩斯男爵只有一个儿子,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佩斯男爵一直没再娶,将小佩斯宠着长大了。
  在王子没出现以前,克瑞亚特是阿科丽最让人头疼的存在,由于佩斯男爵的溺爱,克瑞亚特娇气又不好伺候,男爵府里的侍女换了一批又一批,最后还是佩斯男爵告诉克瑞亚特,如果再不满意,他以后将自己一个人生活,于是克瑞亚特老实了。
  长大一点后经常在阿科丽城里撒泼,比如在饭馆里不好好吃饭非要打架,在裁缝铺里找不到自己想要穿的非说人家的衣服丑。但是由于祸害的都是自家的商铺,再加上克瑞亚特那张漂亮的脸,城里的人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克瑞亚特十五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人,是佩斯男爵亲自将人迎接进来,然后,告诉克瑞亚特,这是王子,将在家里住几天。
  领地意识极强的克瑞亚特立马不高兴了,“不可以!我不要让他住在家里!”
  佩斯男爵赶紧叫人将他拉下去,然后赶紧向王子赔罪,王子面无表情,丝毫没有将克瑞亚特放在眼里。
  于是王子就这么住了下来。
  4.克瑞亚特
  王子与克瑞亚特同龄,今年刚开始游历全国。经过阿科丽时想到自己要送母亲一个礼物时,便想到了阿科丽闻名遐迩的服装。他要寻找一件最独特的衣服,于是决定在阿科丽停留几天。
  王子当晚睡在了男爵府里,克瑞亚特拿着房门的钥匙打开了王子的门。
  王子经常夜宿野外,警觉性很高,在听见门有动静的时候便醒了,他起来躲到了床头边,然后,看着克瑞亚特拿着一个枕头进来了,克瑞亚特悄悄走到床边,然后,猛地拿起枕头拍向床上,边打边说道:“让你睡!”
  王子在克瑞亚特打累了然后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将灯点燃,然后坐在椅子上看着克瑞亚特:“打完了?”
  克瑞亚特楞在了原地,但是多年作恶的经验让他迅速反应过来,他狡辩道:“你胡说什么?”我是来给你送枕头的!我怕你睡不好我还专门给你送我最舒服的一个枕头过来,你竟然污蔑我?”
  王子并不打算跟他计较,“那送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克瑞亚特只好把自己的枕头留下,恋恋不舍地看着床上的枕头,这个枕头确实是克瑞亚特最舒服最喜欢的一个枕头,今晚他本来好好躺在床上,越想越气,一时又找不到什么趁手的东西,于是拿起枕头便过来了。
  走到门口克瑞亚特实在舍不得,于是他直接跑了回来,躺在王子睡的床上,又道:“我不管,这是我家,我的床,我的枕头,我今晚就要睡这!”
  饶是见多识广,自认面对何事都能淡然处之的王子还是被他给震惊到了。
  王子震惊过后便想笑,他直接站起来将躺在床上的克瑞亚特拉起来。克瑞亚特是被娇养的富家公子,皮肤柔嫩,王子自认只是用一般正常人的力量将他拉起来,结果克瑞亚特立马疼地叫起来,仿佛王子要杀了他一般。
  克瑞亚特被他拉起来,坐在床上,他身上穿着的东方进来的丝绸睡衣滑落,将他半个肩膀都露出来,克瑞亚特又挽起被王子抓住的那只手臂的袖子,将自己的手腕伸到王子面前,带着哭腔道:“我明天就跟爸爸说你伤害我,让他赶你出去!”
  王子皱起了眉,不是因为克瑞亚特的话,而是看见了他手腕上被自己抓出的手指的印子,克瑞亚特的皮肤太白了,所以上面一出现了红便非常明显。
  王子决定还是不要跟克瑞亚特待在一起了。
  王子出了房间,克瑞亚特觉得自己得到了胜利,于是高兴地躺了下来,但是,躺着躺着才发现这个床怎么那么硬?于是克瑞亚特受不了只好起床打算回自己的房间。
  一打开门,发现王子就站在门外,克瑞亚特一惊:“你你你、你怎么还没走?”
  王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不是要睡这个床吗?那就躺回去。”
  克瑞亚特怒道:“这是我家,我爱睡哪睡哪!”
  王子直接将人推进去然后把门给关上了。
  克瑞亚特在里面大喊,可惜王子压根儿没打算搭理他。
  克瑞亚特又想叫下人过来给他开门,但是现在下人都睡了,有两个听到砸门动静的侍女赶了过来,被王子殿下喝退了。而佩斯男爵的房间离这里很远。
  克瑞亚特骂累了之后只能无奈回到床上,把被子也当了床垫,但是这样就没有被子盖了,于是克瑞亚特只能安慰自己说明天就找人收拾王子,嘴里骂着王子睡了。
  结果第二天起来的克瑞亚特全身疼痛,顾不得找王子麻烦就只能躺床上修养了,等到想要收拾王子向佩斯男爵告状时,殊不知当晚王子就把所有的事跟佩斯男爵说了。佩斯男爵被克瑞亚特意图谋害王子的行为惊得满头汗。
  5.
  王子最近一直在城里寻找最好的裁缝,可惜三天过去了都没有进展,他觉得那些衣服好是好,但不够独特。
  第四日时王子打算再出去一趟,若是还是没有,他便出发前往下一个地方。但是还没等他打开门,门便被从外面打开了。
  骄纵的克瑞亚特小少爷修养好之后觉得自己有必要报仇,于是直接气冲冲地奔向了王子住的房间。
  王子从小学习骑射,又在外游历了大半年,体格健壮,而克瑞亚特实在太娇气了,从小没有吃过任何苦,身板瘦弱,个头也没有王子高,于是克瑞亚特想得居高临下、盛气凌人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他仰着头看着对方,这气势就弱了一大半。
  克瑞亚特本来想厉声质问他为什么要让自己睡那么硬的床,结果他打开门刚想出声,王子只是低头看了他一眼就绕过他直接出门了。克瑞亚特还没来得及发的火就熄灭了。他赶忙拉着王子的衣袖:“等等!你不许走!”
  王子无奈停下,看着他,意思问他什么事。克瑞亚特接着说道:“你去哪?我跟你一起去!”
  克瑞亚特在转瞬之间就想到了一个自认为绝妙的报复办法,他之前问过佩斯男爵王子在这干嘛,佩斯男爵说要选一件衣服,克瑞亚特刚刚才想到在阿科丽城一大半的裁缝铺都是他家的,他要跟着王子,他看上哪件他就让伙计不卖,气死他。
  克瑞亚特总是习惯性忽略人家是王子这个事。
  王子不愧是王子,看着克瑞亚特脸上略显奸诈的笑就知道他想干嘛,不过也没说破。于是他将自己的衣袖从克瑞亚特的手里扯出来,然后就走来,克瑞亚特连忙追上去,深怕王子将自己甩了单独走,于是直接上前抱住了王子的一只手臂,死死黏住他,王子挣脱不得,无奈带着一个挂件上街。
 
 
第2章 
  6.
  王子和克瑞亚特在城里又转了一圈,但是王子还是找不到一件他认为好看的。回到男爵府里的时候佩斯公爵告诉王子城外还有几家裁缝铺,都是农家人自己做的,手艺也不错,佩斯男爵偶尔从他们手上买来衣服样式。于是王子抱着试试的心态打算出去一躺。
  王子的马这几日都在马厩里,既然要去城外,王子便打算骑马出去。可是克瑞亚特不乐意了,他不会骑马,但是让王子一个人去的话就不能实施自己的报复计划了,于是他拉着王子的马不让王子走,除非带他一起。王子是非常不乐意的,但是看着一脸倔强的克瑞亚特,他知道这事不好解决,佩斯男爵都拿克瑞亚特没办法,克瑞亚特拉着马,佩斯男爵又不能叫人强硬地将人拖走,他怕惊了马让克瑞亚特受伤,于是王子无奈将克瑞亚特抱上马,自己护着他向城外去。
  克瑞亚特是个没心没肺的贵族公子,之前佩斯男爵认为骑马太危险不让他骑,而克瑞亚特一直生活在城里对骑马也不感兴趣,现在在马背上,马飞快地奔跑,这种感觉克瑞亚特从来没有体会过,他在马背上动来动去,王子让他安静会,可惜克瑞亚特从来不是听话的人,王子怕他掉下去,只好将人圈进自己怀里,护住他。
  马跑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城外得一个小村庄里。王子下了马,但是克瑞亚特不想,他还想骑马,但是王子知道克瑞亚特根本不会骑马,怕他掉下来,直接将人抱了下来,然后问了一个婆婆这里是否有裁缝,婆婆向他们指了一户蓝色屋顶得人家。
  王子将马拴在外面,敲门进了院子,他在院子里喊着是否有人,但是没人回答。王子又向屋子里走去,在门上敲了几声,依然没有人。王子又敲了几下,还是没人应答,心想恐怕没人便打算转身走了,结果刚踏出去一步,后面得门就开了。
  穿着亚麻棉裙的栗色长发的美丽的女孩子打开门,问道:“您好,客人,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王子道:“这里是否有个裁缝,我想做一件衣服。”
  少女道:“我的父亲是一个裁缝,但他现在不在家,您可以进来等一下吗?我相信他很快就可以回来。”
  王子行了一个绅士礼,道:“打扰了,美丽的小姐。”
  “您可以叫我安娅。”少女将人带进屋子。
  屋子里摆放着许多半成品衣服,安娅为王子倒了一杯蜂蜜水,然后便去了另一间屋子。王子只好独自在外面坐等着安娅的父亲回来。
  7.作死
  克瑞亚特并没有跟着进来,他看见王子将马拴在外面然后直接进去了时,内心又涌现出一个想法,他得把王子的马骑走,让王子走回去。
  王子在屋子里做了一会儿后便站起来看了下摆放在屋子里的衣服,他觉得有些衣服还不错,或许这个裁缝真的能做出他想要的衣服,安娅进去的那个房间门是开的,王子在屋子里转了一会儿不经意间看见安娅正在缝纫机前认真地缝制着衣服,王子不自觉地走过去,想看看什么衣服,走到门口了,安娅仍然没有发觉有人过来了,王子也不打扰,他看着安娅仔细地缝制着衣服的领口,觉得这件衣服应该是一件很完美的作品。王子站在一边欣赏了一会儿,他本打算问一下安娅这件衣服的问题,结果就听见外面传来克瑞亚特一阵尖叫,然后就喊着王子的名字。
  “奥德鲁昂!奥德鲁昂你在哪!”奥德鲁昂是王子的名字。
  安娅显然也被这凄厉的惨叫声惊到回了声,两人赶紧跑出去。
  门外的克瑞亚特躺在了地上,浑身脏透了,还在不停地哭泣。
  克瑞亚特觉得自己倒霉极了,他把拴住马的绳子解开,然后打算上马,但是他根本不会上去,之前不管是上去还是下来都是王子抱着他的,于是克瑞亚特认为这非常简单,但是他根本上不去马不说,在那挣扎了好久,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惊了马,克瑞亚特上到一半被马甩下来,马跑了,克瑞亚特也躺在了地上。
  王子赶紧上前将人抱起来,克瑞亚特哭得更厉害了,“奥德鲁昂,我脚疼,好疼阿!”
  王子一看他的脚腕,肿起来了一些,但王子不确定是骨折还是脚崴了,他问紧跟来的安娅这里是否有医生。
  安娅将人带到村庄里唯一一个医生的家里。
  克瑞亚特被放在床上,一直在哭泣,王子看他浑身脏兮兮的,脚肿了,手上和脸上又有一些擦伤,也不太好让他闭嘴。
  医生检查了下克瑞亚特的脚,发现只是崴了,不是骨折,王子不由松了口气。医生帮他把脚按摩了一下,然后开始帮他治疗,等把脚踝包裹好药之后又去看他的擦伤。
  克瑞亚特摔下来时脸碰到了地上,额角被擦伤,流了一些血,其实村庄里都是土路,前一天晚上又下了一场小雨,路上的泥土都有些松软了,但是克瑞亚特的皮肤实在太娇嫩,摔在地上被小沙砾磨破了皮肤,手上也是。
  医生本打算让克瑞亚特脱下外衣检查一下身体,但是克瑞亚特手痛哭得不能自己,而且他也不会脱,医生也不好脱,于是众人齐齐看向王子。
  王子看着躺在床上哭得声音都嘶哑了还在哭的人,有些烦躁又觉得他有点可怜,于是用一种比较柔和的声音对克瑞亚特说道:“好了,别哭了。”
  克瑞亚特不听,继续哭,王子不由提高声音:“别哭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