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越界(校园)【情有独钟】──木徐先生

时间:2020-10-08 11:35:06  作者:木徐先生
  文案:
  【叛逆炸毛仙人掌受X腹黑贤惠狼狗攻】陆受秦攻,双救赎,攻暗恋受,曾是竹马
  秦放暗恋小哥哥陆淮之九年,本想就这样默默的守护对方,谁知道高二时两人同居了,更让人惊喜的是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本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的感情被对小哥哥看破了。
  知道他害羞的小哥哥化被动为主动,一个劲儿撩他,追他!
  可是他!不!配!
  所有悲伤的故事在他的小哥哥不远千里为他而来的时候都滚蛋了!
  这他妈还能忍?
  摔,直接上,别怂啊!
 
  【看文须知】
  01隔壁完结文《听说我很坏》的进化版,练人设,emm全文改了太多遍数了,对不起,鞠躬!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和鼓励,跪地!也真的很对不起之前的小天使们,浪费了你们的时间和精力!努力认错orz
  02写的很艰难,也不怎么好看。接受批评和指教。
  03甜文!甜中带虐,有点玻璃渣,无法接受的请绕道,年下he,双处,医生受X警察攻,校园到都市,主校园,还有各种狗血,穿插童年回忆杀
 
 
 
 
第1章 
  【你永远也无法明了,我们做了多大努力,才对生活发生了兴趣;而生活同任何事物一样,我们一旦感兴趣,就会忘乎所以。—纪德《人间食粮》】
  阳光明媚的午后,陆淮之站在老秦家门口,愣神了几秒。
  不远处的树梢上传来聒噪的蝉鸣,微风吹过,卷起层层热浪,闷热的让人心中也不由的有些发闷,难受的紧。
  身后的老秦一把夺过行李箱,笑得比老陆还像个老父亲,走进屋子,在玄关处回头看着他道:“小陆,还站门口干嘛,快进来!”
  陆淮之没说话,想着自己现在能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当着老陆的面离家出走,还有一个接盘的,怎么也不能太挑剔。
  老秦和老陆是高中同学,感情深厚。这么殷勤,也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
  老秦将陆淮之带到房间门口,突然就来了个电话,只好急匆匆的赶去学校开会了,没办法,作为海城中学的教导主任,更何况还是九月初,事情多的要命。
  陆淮之默默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住宅在古街里头,倒是别有一番古色古香的韵味。除了楼下外面的院子里种着那些花花草草,夏天蚊子比较多之外,其他看起来还不错。整个房间的装修走的温馨的路子。
  给陆淮之准备的房间门开了小半,他正要进去,就听到了背后传来门锁转开的声音,扭头,猝不及防就撞进了一双眼里,很漂亮的桃花眼,是个长得很招摇的男生,陆淮之在心里说道。
  正犹豫着要不要打个招呼,就看到对方面无表情,陆淮之自认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那眼神分明就是直勾勾盯着他。他有些不太舒服,就像是被什么猎物瞄准了似的,只觉得浑身僵硬,也顾不上什么礼貌,搭在门沿上的手迅速拉开门,推着行李进去,关门前回看了一眼,接着只留下小声的关门声。
  依旧站在门口的秦放后知后觉的嘴角上扬,像是终于找到了什么珍宝似的,轻声呢喃道:“又见面了,小班长!”说完,又忍不住的回想了一下刚才陆淮之的模样。似乎比想象中要瘦弱一些。这丹凤眼,这高鼻梁,这红唇,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
  就连最后关门的瞬间,那突兀的蝴蝶骨将整个后背的布料撑起,显得他更加的单薄,虽然单薄,但这个年纪的男生应有的力量依旧少不了,露在外面好看的白嫩的一截手臂线条流畅,好看的要命。
  回味了半天,回过神,才发现陆淮之已经关上门了,而自己已然错过了最佳的打招呼机会。
  “啊!”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感慨,本来是懊悔,但重新见到某人,竟只剩下了愉悦。回到房间后,才想起自己原来是想去厨房沏茶的。
  有人欢喜,有人愁。
  房间很干净,充满了青春的味道。该有的东西一应俱全,衣柜,大床,书桌,书柜……陆淮之把自己的东西安置好之后,还有些精神恍惚,一边想着自己的处境是如何的糟糕,一边又感受着自由的味道。虽然老秦家的孩子看起来不怎么好相处的样子,不过他只是借住一段时间,把门一关,两人谁也碍不着谁。
  这么一想后,陆淮之心情还不错,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洒进来,亮的有些刺眼,他抬手用手背遮着光,眯着眼看向楼下的菜圃。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里面还搭着一些花架和紫藤萝,这个时间,紫藤萝的花早就开过了,只剩下一大片一大片垂下来的绿叶。
  陆淮之用双手比了一个相框的姿势,满意的笑了笑,接着转身翻出书包里的素描本,随意的在椅子上坐下,画了起来。
  临近傍晚,外面传来敲门声,陆淮之放下2B铅笔和素描本,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抬手看了下时间,竟然已经六点十分了。摸了摸肚子,开了门,迎面就看到了秦放。
  “该吃饭了!”
  “嗯,不好意思,忘记时间了!“
  陆淮之摸了摸鼻子有些抱歉的说道。
  下楼后,就看到一桌子的菜,像极了过节时候。陆淮之受宠若惊。
  餐桌上,没有看到女主人,陆淮之道:“阿姨呢?”
  老秦坐在主位上,道:“咱们先吃吧,你柳阿姨今天加班估计回来很迟了!”
  陆淮之看着他不像是说笑的样子,有些意外老秦竟然还会做饭。随手夹了根糖醋排骨尝了下,味道意想不到的好。正感受着舌尖上的味道,突然就背脊一凉。
  他没看错吧,刚刚那个老秦家的孩子是不是看了他一眼。他这是抢了他喜欢吃的菜?还是他觉得自己抢了他在家里的宠爱?
  秦放快速的偷看了他一眼。看到他喜欢吃自己做的菜,突然心里就有了满足感。
  陆淮之埋头吃饭,想要理出思绪怎样解释一下让自己以后过得开心些。结果,还没想好,就先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老秦受老陆所托,一心想要把陆淮之拉回到正轨上来,更何况这孩子也算自己看着长大的,小时候嘴那叫一个甜,高中之前学习成绩也是全海城数一数二的。一直以来,他的学习成绩都极其的稳定,只可惜中考出了意外,连前四百名都没有进去,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家人去世的影响。也是个可怜人。
  更何况前几天还发生了那样的事……
  想到这里,老秦放下筷子,轻微的叹口气,语重心长的对着陆淮之道:“小陆啊,你觉得海城中学怎么样?”
  陆淮之将嘴里的肉细嚼慢咽,等肉糜顺着食管下滑后才随口道:“很好啊,学习资源丰富,师资力量强大……”忽而想起之前去蹭的饭,摸了摸下巴,吧砸吧砸嘴,道:“最重要的是食堂好,饭菜味道不错。”
  老秦见他对海中有好感,不动声色的补充道:“那是,海中的食堂可是全海城最好的。不过,海城最鲜明的特色是支持学生全方位发展,在海中,绝对不会出现副课被主课老师霸占的情况,还有各种的学生社团供大家发挥……就连画社都有出色的青年画家作为顾问呢……海中是个自由的学校……”
  陆淮之越听越觉得老秦有一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
  老秦说的差不多了,扭头对秦放道:“小秦啊,以后多照顾小陆,尤其是在学校里,知道吗?”
  被唤做“小秦”的秦放点头,像是老干部似的应道:“知道了,舅舅!”
  陆淮之嘴里刚吞了一口米饭,听到这话惊吓过度,停止了咀嚼的动作,勉强咽下后,艰难道:“秦叔叔,他也在灿阳艺校?”
  随着这一个问题抛出,桌上像是有凉风卷过。
  “不是,你看我们海城中学也不差,来海中你不会后悔的!“老秦一本正经的看着陆淮之道。
  陆淮之微不可查的僵硬了一会儿,语气生硬又愤怒道:“你凭什么给我做决定!“半晌,舌尖抵住上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老秦把桌子上的碗往前一推,接着双手交叉,支在桌面上,一副谈判的架势道:“其实来海城中学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你以前的绝大多数同学也在这儿,更何况放眼整个海城,也只有你在这儿你才能发挥你真正的潜能,做你自己最想做的事,你难道就没有自己的梦想吗?我记得以前聚餐的时候,你总是绕着你父亲转,说你长大后要做一个像你父亲一样的医生,给好多好多人治病,难道你忘了吗?“
  “小时候说的都是玩笑,我以前还说过我要做一个私家侦探呢!秦老师,你难道连分辨这话真假的能力都没有吗?”
  “小陆,我知道你对你父亲有偏见,但你不能不对你的未来负责,等你长大后,你会发现来海中上学这条路是最好的,你不要任性,好不好?”
  “不好!”陆淮之放下筷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就走。
  老秦依旧坐着,看着逐渐远去的背景,认真的说道:“那你告诉我你偷偷找周景礼找海中的学习资料干什么?你偷偷翻看你父亲的医学书是为什么?你报名参加红十字会急救的培训又是为什么?小陆啊,你骗的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陆淮之顿下脚,眼圈微红,不敢转头,近乎低吼道:“我喜欢不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你管这么宽干什么,你以为自己是谁?”
  秦放想起放在自己桌上的那份报纸,低着头,没说话。要是发生了那样的事,别说是陆淮之就是他自己,也难以接受。
  老秦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轻拍他的肩膀,柔声道:“来海中试试吧,给自己一个机会,相信你自己的喜欢!”
  “我……”陆淮之无言以对。
  “明天来海中上学,灿阳那边没有你的学籍了!”
  陆淮之:“……”有些郁闷的垂着脑袋往楼梯方向走,被身后的秦放叫住了。
  “小……陆哥,你先别走!”
  陆淮之转身看他,有些不耐烦,但是多年的表情管理让他迅速就换上了笑脸,毕竟要在这里待上好些日子。他不诧异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毕竟家里多了个活生生的人,做好情报工作是基础。
  “请问我要做什么?“陆淮之笑眯眯的看着他,顺便活动活动手腕,看架势不像是撸起袖子干活而是要热火朝天的干上一架才肯善罢甘休。
  秦放一点不放在心上,说道:“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家务交给谁来做是个问题,我看要不咱俩石头剪刀布一局定胜负,谁输了谁来做家务?“
  陆淮之微微侧着脑袋,抬头看他,表面嫌弃内心暗爽,论猜拳,他从小到大可就没输过:“行吧!“
  秦放见他答应,心里松了口气,道:“那来吧!“
  两人异口同声道:“石头剪刀布!“
  陆淮之出了石头。
  秦放出了剪刀。
  毫无疑问,秦放接下了家务活。
  陆淮之一天的心情终于好上了那么一点,脸上的笑也自然了很多。
  第二天凌晨三点,陆淮之失眠了。
  脑子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他安排你去上重点中学你就去,也太没尊严了吧!
  可是,他说的没错,在海中读书的话,自己考上华清医科大的机会就更大一些!
  ……
  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外洒进来,陆淮之还是没有得出一个满意的结果,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大概就是黑眼圈了吧!
  楼下,四人安静的吃完早餐就各自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
  陆淮之走出去后看着两辆二八式自行车,脑子有一瞬间的困惑。接着就听到了老秦的声音:“小陆啊,我带你去上学吧!”
  陆淮之:“……”不,我拒绝,坐在教导主任的车上去上学,还是一个艺校转校生,他一空降的不得被打死!
  老秦见他逐渐偏向秦放,嘴角隐隐浮现笑意。他这个外甥,别的都好,就是不怎么会交朋友,两个人取长补短一下,多好!
  陆淮之看着秦放的自行车,后座上竟然还有一个灰色的小软垫,心中暗想:肯定是为了泡妹子,没想到看起来冷冰冰的,竟然是个闷骚!啧啧啧!就是颜色不太对。
  老秦已经上车了,拨弄了几下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扭头道:“我就先走了,你们也抓紧!”
  秦放看着陆淮之,陆淮之被他看着,总觉得自己像是被他一眼看穿了似的。
  秦放抬腕,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叩了叩表盘,补充道:“距离早读开始还有四十五分钟,去学校的车程需要四十分钟……”
  陆淮之皱眉看着他,一脸的不相信。
  柳阿姨从后面走了出来,拎着包,问道:“要送你们去学校吗?”
  陆淮之有些不确定这样做会不会打扰到对方的上班,接着就听到了秦放道:“那多不好意思,S大和海中是两个相反的方向!”
  “那你们也快点,别迟到。小陆昨天还习惯吧!“
  突然被cue的陆淮之:“习惯,这儿可比我家舒服多了!”
  “舒服到失眠?“
  陆淮之:“啊?”
  “哈哈!”柳清秋笑了笑,“我先上班了,你们年轻人好好处!”
  陆淮之还有点懵。
  耳边响起了秦放的声音:“舅妈是心理学教授!”
  “?“陆淮之咽了咽口水,难以置信的扭头看向秦放,他从前没怎么见过柳清秋,一来她不怎么参加老爸他们的聚餐,二来老爸参加的聚餐次数屈指可数,尤其是他在当上主任医生之后。
  “你真的不坐我的车的话,就打车吧,不过这个时间,也快要上班高峰了吧!”秦放状似无意的说道。
  最后,陆淮之成功坐上秦放二八式自行车的后座,上学途中还有上坡,为了不让自己摔下去,他还抓紧了某人的衬衫,也不知道是不是校服的料子比较滑,他没抓稳,最后眼疾手快的抓住了秦放的腰,还挺硬的。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陆淮之对着秦放喊道把自己放下来。
  也不知道是风太大还是秦放年纪轻轻就有点耳背,喊了三四次都没有结果,陆淮之一个生气就在秦放的腰间用力的拧了一把,对方吃痛,这才停下来,陆淮之成功跳车,不忘回头对着秦放做个鬼脸,接着转身朝着校门跑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