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空余恨,两难全──梦晚兮

时间:2020-10-08 11:31:44  作者:梦晚兮
 
文案:
出身军事世家合着金汤匙出生,本应该尊贵无比,却也注定成为皇权的牺牲品,心有不甘也不想认命。可偏偏这命定之人却是皇室中人,那个人是否非他不可,他信不过他,却早已注定!!
小时候的一场偶然相遇,早就注意了两人的牵扯一生,人生有长有短,能得你相伴足已!!
 
 
第1章
楚,三十三年,大楚国都,望京楼。
今日天高风清,正是游玩的好时候,连大将军家的小公子,连玉又出门了。
这位小公子所过之处,人人敬而远之,避如蛇蝎,只觉得就连空气,都突然变得安静了。
平民百姓皆是能躲就躲,所过门户,则是能避则避,从不主动招揽。
要是街头恶霸,或是世家公子,就是能跑就跑,跑不掉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这连小公子,自从从大安山回到上京城的这几年,可是给上京城里的男女老少提供了不少话题啊,真是个风云人物……
话说,这玉小公子啊,那可当真是上京城的一绝啊。不用打听,随处一坐,他的丰功伟记,便会,随传入耳。
那可是上京城里三姑六婆、叔伯子侄,联络感情,饮茶下饭的一把好手啊。
什么,什么,这天扒了那个恶霸的裤子了,那天调戏了那个柳巷花楼的姑娘了,戓是哪家,哪家,的世家公子又被打了,更有甚者,他连世家公子都调戏,真真是男女不忌、美丑不论!!
而这也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什么偷鸡逗狗、打人犯浑、惹是生非,都是最平常不过的了,当真是这当世的纨绔表率啊,真真是……
啧啧啧……
用后话说就是:罄尽南山之竹,书其罪而不尽,绝东海之水,流其恶而难绝啊……
所以,那街头巷尾的混混恶霸、世家公子,都避之唯恐,实在是因为此人打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唯有避之方可安生些,总之只要沾上就准没好事,无事也惹一身骚,实在烦人。
街头恶霸,那是当真怕了他的,而世家公子,有些是不想跟他胡狡,有些则是不耻与他为伍,看不上他,但又得罪不起!!
谁叫他是连大将军家最小的公子呢,不单说他爹连大将军是当朝的第一大将军了,就他上面的那对双生哥哥,也是楚国小有名气的武将了。
何况,他上头还有陛下护着,聚万千宠爱于一身,其所受的天子之爱,绝不低于任何一位皇子啊,这等圣宠又是几人能受的起的,又是几人能有的,凡有点自知之明的人自然不会去碰,更不会去挑衅否则就是纯粹的自己作死。
偏生连玉又性子乖张、古怪,更是不好指惹,小时候本来是个粉嫩乖巧的小娃娃,怎知偏生越养越是歪了,真真是可惜了了……
本来这连玉,外人应称之为连小公子才对的,又为何叫玉小公子呢??
这就得从他的丰功伟记说起了,连玉是三岁之时因病,被送去了大安山上的道观中避俗,对外是避俗,实则是避灾。说是连家世代出的都是武将,杀戮过重。这连玉天生有缺身子过于嬴弱,恐要夭折,命不长久。不得已只能送入道观修行祈福,方可保命。直到十三岁时,方才回到这上京城,所以连家长辈对他是揍着、宠着的。
而陛下,听说是为了表示对大将军一家,为国牺牲的尊敬,而对连玉也是万般怜惜,千般宠爱啊。三不五时的,便要遣太医上门为连玉请平安脉,就连那宫中的皇室贡品,也是回回都有他一份的,每月有宫人亲自送到将军府。
所以啊,这宠着,宠着,就给宠歪了呗。
连玉自从大安山回到上京城后,性情就变得十分的乖张,古怪。
十三岁之时,就成了街头巷尾有名的一霸了,十四岁不到就学会流连于烟花柳巷了,十五岁时,就直接不用教了,可谓是样样精通了,当真是天赋过人啊。
这连玉啊,听说是因为他在十二岁时,有一次说是在花楼与一位世家公子,因抢一名烟花女子而大打出手。
那名世家公子又是个不会武的,虽然连玉也不会武。但是连玉这柔弱的身子骨打又打不得,碰又碰不得啊。唯有避让些,最后那名世家公子硬是被打的半年下不来床,后来那人家自然是找上了门去。
连大将军也是直到此时才知道,连玉已经歪得不能再歪了。教吗,也教不来了,打嘛,却又舍不得用狠的,只能怒骂到“以后出门别说你是连家的,老子丢不起这人。”
所以这连小公子,自此就成了玉小公子了。
今日,正好是镇守西南的静王爷领召回京的日子,所以街上是热闹得不得了啊,大姑娘、小媳妇的都出门来了,就为了见识见识静王的风釆。
说到这静王啊,就不得不多说两句了。
静王是楚国中能与连家这世代武将之家的连大将军相比的人了,此人不但武功了得,兵法诡异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将才,连大将军镇守东北,他负责镇守西南,本是两不相干的但现在此人却突然领召回了京,其中深意又开始让人浮想联翩了!
静王爷十岁不到就从军,封地在西南,也随之镇守西南边城,可以说是在军中长大也不为过。在此十六年间所参加的大小战役不计其数,军功自小也是数不胜数。陛下也是非常敬重这个小皇叔的,听说此次特意下召令其回京,陛下还特地给他修善了一座精美的府邸,说是不可待慢了自己这唯一的皇叔,府邸中雕梁画栋,镶金嵌玉的,精致又华美,亭台楼阁也是十分的雅致清华。
且,此人年芳才二十有六,俊朗非凡、英资飒爽。又自小战功不断是镇守边关的大英雄,更是皇室权贵别说是大姑娘、小媳妇的了,就是男子都忍不住想向前靠点,希望能一睹他的风采也是好的啊,要是能有幸结识,那就更好了。
此人现在不但是未婚女子心中的倾慕对像,也是多数有女儿人家的良婿之选。所以,今天街上是人头涌动啊,热闹非凡,不单只是为了一睹静王的风采更多的是想借此机会希望能傅得静王的青眼。
连玉所在的望京楼二楼向街处的包间旁,左右隔间都聚了不少人,包间处的窗为了赏景都是向外开的。
只见远远的自城门处,一个队人马正踏马前来缓缓的向城内走了,所过之处皆是百姓夹道相迎,高头大马精戈铁甲,让人看了不由得也是豪情万丈!!!
打马当头的人自然非静王莫属了,静王左侧的一个军士问道“王爷,如今陛下突然召你回京,怕是事情未必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静王 骑在马上缓缓的策马前行,接受着百姓的夹道相迎边低语着“顺其自然便可,他是君,我是臣的不必多言”
那人瞳色沉了沉,压下了心中的思绪,微微埀首回道 “是”
“还是京都好啊,繁华热闹,不用风餐露宿的,看就连美人也都精致些”说话之人,看着不像是军中将士,身上穿的也并不是盔甲,而是一席长袍。此人与程意各承一匹位于静王的左右两侧,不知姓甚、名谁,何方人士????
静王并未答语,心里想的却是别的事“京都,不知那讨债的小娃娃,可在,长成何样了?”
望京楼,上京城里有名的酒楼饭馆,它有名可不单是因为菜色,和选址还有它的装潢也是舍得下本的,望京楼里的东西都是顶好的,茶盏器具也是透骨白瓷,十分精美,一看就知道价格定是不斐,那桌椅榻柜也是精雕的黄花紫檀木的,一套就是一般百姓家几十年的收入也抵得过的,所以王公贵族们宴朋亲友都以能去望京楼而倍感颜面,当然这样的装饰,这样的器具,那消费价格自然也是能高得吓死人的,平常百姓家是想都不敢想的,就是世家公子也多是时不时的赏个鲜,解个腻的才会到望京楼,到是连玉在望京楼上却有个常年备着的包间,这事人尽皆知,至于到底是什么让连玉能如此挥霍的,那就有些让人说不清道不明了。
恒泽,连玉的发小之一 “阿玉,快看,快看,那静王爷进城了。高头大马,橙亮的盔甲,真是好威风啊。”
连玉看着打马走在最前面的那人,嗯是挺威风的,长得也不赖 ,只是……“长的到是不错,就是单看这面相,反倒不像个将军,如果把盔甲脱了定是个偏偏公子。我还以为他应该是满面胡须,横看三尺的彪形壮汉呢。谁知竟长的这样标志,一看,就是个风流种。”
羽墨,连玉的好友之一“说人家,你倒是没长一脸风流像,可你也没少风流啊?”
连玉 “去,去,去,你不风流,你不风流回家读你的胜贤书去啊。”
润川这个小呆瓜也挺感兴趣的“嗯,是长得挺好看的,身形修长,面容俊郎,应该是挺得姑娘喜欢的”边点评,还边点头给予肯定的的样子,真是呆得有些可爱!
连玉一手搭上他的肩跟着润川站在窗台向远望“嗯,是挺不错的,唉,润川你家不是有个妹妹吗?要不你也去找静王搭个亲算了,多好的人家,钱财富贵,全有了,咯咯咯……”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另两人也跟打趣着笑了,润川恼瞪了连玉一眼“胡说八道,我妹妹才八岁,就是要攀附也不能让我妹妹嫁个相差那么大的吧”
连玉痞痞的道“年纪大怎么了,年纪大才会疼人呢?是吧”说着还给另两位小友使个眼色。
“哈哈哈哈……”两人又被连玉给逗笑了
润川恼火的把连玉推开“哼,我才不要,我妹妹多可爱啊,我才舍不得呢”
“……”
几人在包间里,嬉闹着。
连玉站在窗前,打量着越走越近的静王,看着越来越清晰的面容,只见来人面容朗俊,五官自带英气气质却又十分内敛,当看到那唇时,连玉内心冷哼了一声,哼,果然又是一个薄情寡性之人,口气却未经波澜悠悠道“你还别说长真是不错,我要是姑娘家,我也喜欢。”
润川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要是姑娘家,那也要人家敢要啊“幸好你不是姑娘,像你这种天天逛青楼的姑娘,谁敢娶啊。”
恒泽没接查,反倒是一脸神秘的道“唉,我可听说了,这静王爷别看年纪不大,但功夫倒是了得。战功无数,两军交战,取敌军首级是常有的事,跟阿玉的爹爹有的一拼啊,而且,此人可是个正人君子啊,对自己的下属那是关爱有加,对姑娘也从不随意招惹。我还听说,陛下还曾赐过他随军女子呢,但最后他都婉拒了,辛连陛下想给他赐妃,他都说怕受不住他身上的戾气,所以都回绝了。”
羽墨“唉,我听说怕不是他不喜欢世家女子,而是啊,根本就是不喜欢女子。”
润川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难道……?”
几人贴首俯耳又是一阵私语,这一会窥笑,一会又表情怪异,让人看了真是好生好奇啊,让人心痒痒的很想去偷听一耳朵。
连玉异常的兴奋,这么竟爆的嘛?“真的吗?真的吗?”
恒泽也连连点头附和 “嗯嗯,就说他那副将吧……”
“哇,好刺激啊,不会吧……”
“……”
几人越说越是起劲,像小孩是得了什么有趣的玩意似的,眼睛都橙亮橙亮的闪着星星。
连玉突然举起一只手,一脸的豪情道 “好,我决定了,我要去……”
不待连玉说完,就被三人一把捂住了嘴,三人一脸小心的样子左顾右盼,生怕被人听到不该听的。
恒泽一脸担忧又奥恼,早知道就不跟连玉说这个了,就知道他是个不安分的,但这念头也只是一瞬而已,转头就给忘了很明显下次还是会犯的“阿玉啊,这个真不能去。这人是真惹不起啊,先不说他武功高,人家还是个王爷,我今日出门时,我爹爹还特地嘱咐过我,说静王爷回京千万别冲撞了此人,要不然,陛下都保不住你啊。”
润川 也是一脸要不得的表情 “是啊,是啊,那可是陛下的小叔叔啊,陛下也未必保你的”
羽墨敲了敲手中的折扇,心想千万别让这小子又去闯祸了,先吓吓他 “而且他武功了得,只怕被发现了,跑都跑不掉啊。”
“可是我想看啊,我保证只是去看看,偷偷的看绝不干点别的,中:嗯??”连玉举起一只手伸出四根手指,做发誓状。那双大大的桃花眼使劲的眨啊眨,看着真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可爱啊,可惜,他实际上确是个性格恶劣又古怪的小子!!!
羽墨 “不行,惹了他,陛下都未必不会保你。我可听心陛下对可是他十分敬重的”
润川 “是啊,听说他很凶的,还是别去了。”几人再接再厉,心想定要劝住连玉,免得这惹祸精又央及池鱼!!!
连玉一脸的乞求“真的不能去吗?”
“不能”三人异口同声的拒绝到。
其后便是三人一阵苦囗婆心的劝导连玉,举例说明此人到底是如何招惹不得的“绝对,绝对不能去招惹静王,那人咱招惹不起。”同时还例举了种种,得罪静王的严重后果。
恒泽捧着一颗老父亲的心,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对连玉这招人的本事实在是十分的不放心“别看人家风度不错,可凶名在外,毕竟是从战场上回来的可不比常人,手段和心性自然是不简单,要真把人得罪了少说也要脱层皮啊,阿玉你就行行好吧,千万,千万别去招惹这人行吗?。”
在坐的几位小公子虽是年纪不大,但毕竟是大家族长大的。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并没有不堪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可终归是有个胆大的,不作,我这纨绔之名不是白担了,嘿嘿嘿……
连玉心里暗暗的盘箱着,得找个合适的机会看个新鲜也是好的。
且看街上,静王所过之处,百姓无不欢呼,夹道欢迎,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见到静王竟还如此的年轻俊郎更是含羞带怯的,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样子,啧啧啧……当真是有点祸国殃民的味道啊。
一队人马,威风凛凛的,让百姓看了不由得心生安定,楚国能有如此功臣良将,未来定能永享太平。心愿总是如此美好,但没人想过世事却总是事以愿违。
 
 
第2章
静王的左侧的是裨将程意,而右侧的那位身穿一席长袍的,听说是静王的随行军医,此人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此人名为柳于策,出身自药谷。
药谷顾名思义,就是专出医师,药师的灵山妙地。
楚国有记,各国最名望的医师、药师,有将进七成是出自药谷,戓是曾经师承过药谷。
药谷是个十分古怪的地方,药谷所处之地确实是在楚国境内,但此地出来的医师,药师,并不是只在楚国境内活动,虽说药谷之地是所属楚国不假,但出了谷后的人,可随自己的意愿,游历他国,戓是定居他国,对此无论是楚国或是他国也可并不会有过多的约束,楚国可以是‘说管不着,因为人家说好听点是楚国国民,但药谷早已声名过,我等凡夫俗子不参朝政,只应民生,病者不分国境不问贫富,只有能救与不能救而已,而且药谷历代久远,人数虽是不多但并不是一开始就定在楚国的,药谷之人多是随心,如若逼急了搞不好真的会举全族搬迁那可就真是得不赏失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