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校园】──时千辞

时间:2020-10-08 11:28:41  作者:时千辞

   《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作者:时千辞

  文案:
  文案1:
  严冬深夜,顾南枝在酒吧街遇到个‘离家出走’的小孩儿。
  小孩儿一个人在路灯下踩雪,瞧着可怜巴巴的。
  顾南枝恻隐之心一动,请人喝了杯牛奶。
  本想着萍水相逢,过了也就完了,不想一年半后,这小孩儿成了她的课代表。
  再后来,成了她日夜思念,放在心尖都觉得太远的爱人。
 
  文案2:
  十八.九的林筝,成绩优异,多才多艺,是学校里顶有名的人物。
  可惜的是,入校第一年的迎新晚会上,她就当众表白断了一众人的念想。
  只是这个神秘地表白对象到底谁,没有一个人知道。
  后来的毕业聚会上,大家都怂恿林筝把人带出来见见,也好平复这肥水流了外人田的郁闷。
  林筝被推到风尖浪口没办法,只得打电话叫人过来。
  “不好意思,她认生,我出去接一下。”林筝丢下一众人起身去接。
  十几分钟后再回来,林筝头发散了,唇膏也没了,颈侧还有一枚鲜红的吻痕。
  包厢里口哨声此起彼伏,“这是哪家的小狼狗啊?够野!”
  “我家的。”林筝淡定坐下,举杯致歉,“见笑了,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话落,蓝牙耳机里传出一道慵懒女声,“小朋友,耳朵又痒了?”
  林筝身体后倾,酒杯贴在唇边,“耳朵不痒,心痒,顾老师要不要感受一下?”
 
  √ 师生,1v1,HE
  √ 软萌小可爱 vs 温柔御姐
 
 
 
 
第1章 
  1月初的夜晚很冷,尤其是大雪后的北方。
  一过晚上9点,整座城市似乎都陷入了沉睡,就连城东标志性的酒吧街都是如此。
  清冷月色下,陪伴夜归人的除了自己匆促的脚步,就只剩下静谧空气和阑珊灯火。
  林筝下了晚自习没回家,背着书包在路上瞎转,转到10点,脚已经冻得没了知觉,可她依然不想回家。
  别人的家里充满欢声笑语,她家,空空荡荡。
  走累了,林筝在街边停下,从路沿上跳下来,踩着小碎步跺了跺脚,然后孩子气地一步挨着一步,在仅剩的一点干净积雪上留下自己的脚印。
  “嘿。”少年清亮的笑声叫醒了沉睡的月色,似乎,只有放空心思玩的时候,她才能真正感受到生活的温度。
  倏地,脚踩上积雪的咯吱声里多了一道女人的嘤咛。
  林筝顿了片刻,左右看看,随即小跑几步,‘藏’到不过一掌宽的灯杆后,歪着头朝声音来源看过去。
  幽深巷子里,两道人影交颈缠绵。
  许是浓情融化了夜的冷清,那声嘤咛充满旖旎之色,像春色遇见烈火,一点即燃。
  林筝望着前方,亮晶晶的眼睛不闪不避。
  女人和女人到底是怎么示爱的?她有点好奇。
  好像是绵长地亲吻,轻柔地抚摸,紧密地纠缠,还有暧昧地低语。
  嗯,比男生的霸道温暖好多。
  情到深处,长发女人的手探入了对方前襟。
  林筝直勾勾的目光闪了下,抬起通红双手捧在嘴边哈了口热气。
  手就这么伸进去,不冷的吗?
  “唔!”身后宽大的羽绒服帽子忽然被扣下来,有人按着她的脑袋,低声说:“小朋友,非礼勿视。”轻缓女声里带着笑,听起来格外舒服。
  林筝眨巴眨巴被帽子遮住的眼睛,这才觉得脸颊发烫。
  围观别人亲热好像是不太好,不过,耳边这个声音真好听。
  嗯?她的关注点好像不太对?
  和她说话的这个人是谁?没印象!
  林筝垂眸,狭窄视线里隐约可见一双黑色的马丁靴,往上一点是女人纤细的小腿,和她的声音一样引人注目。
  “姐姐,你是谁啊?”林筝小声问。
  女人还按在林筝脑袋上的手沉了沉,凑近她的耳朵说:“你猜。”温热气息从帽子边缘钻进来,红了林筝稚气未脱的小脸。
  林筝动动发麻的双脚,摇头,“我不知道。”
  “呵。”女人低低笑了声,没有回答。
  静默很快被不远处暧昧的声音盖过,比起方才的低语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筝努力说服自己听话,非礼勿视,可两只小耳朵还是不受控地竖了起来。
  “喂,你轻点啊,扣子都让你扯掉了。”被压在墙上的女人嗔怪。
  长发女人笑了声,唇贴在她颈侧,轻声道:“你想方设法招惹我的时候怎么没想着收敛点?现在让我轻点,晚了。”
  “你……!”林筝还想继续听,不料女人走到身后,两手捂住了她的耳朵。
  隐约间,林筝听到她说:“左转,直走。”
  林筝懵了片刻,傻愣愣地跟着她的指令做。
  走出约莫百米的距离,女人松了手。
  林筝从帽子下面看见她绕到自己跟前,扯着帽檐用力往下拉了拉,将她的视线完全挡住,随后再次开口,“小朋友,你该回家睡觉了。”
  说完话,女人径直离开,飒爽的步子带起一阵轻风。
  林筝站在原地没动,两手抱住耳朵,小心翼翼地揉了揉。
  刚才被女人捂着的地方温度尚暖。
  她的手肯定很暖和,可,她是谁呢?
  林筝反应过来,急忙将帽子扒拉到后面,朝女人离开的方向看过去。
  不远处,穿着米色大衣的女人进了一扇矮门,门楣挂着的木匾上写了两个字‘归驿’。
  林筝没去过‘归驿’,但从这片普遍的经营范围不难判断‘归驿’是间酒吧。
  课本上总说‘借酒浇愁’,她现在也是愁绪万千,进去‘买个醉’不过分的吧。
  林筝两手抓住书包带,深吸口气,昂首挺胸地朝‘归驿’走了过去。
  拉开门的瞬间,裹着清甜酒香的暖气扑面而来,过大的温差刺激得林筝忍不住哆嗦。
  林筝站在门口搓搓手,悄然打量着里面的情况。
  这个酒吧和林筝想象里的很不一样,里面有人围着炉火小酌,有人抱着吉他弹唱,还有人只是安静地坐在昏暗角落消磨时间。
  这一隅小世界很‘静’,远离烦恼的沉静。
  林筝不太关注他人的喜怒哀乐,她只是找个‘买醉’的借口进来寻人,可惜,好奇目光在里面扫了一圈又一圈,依然没有发现方才穿着米色大衣的女人。
  也许她脱了外套,就坐在这些人中间,只是自己没看到她的脸,认不出罢了。
  失望骤然而至,不等林筝发现就被服务生打断,“小姑娘,这里是酒吧,未满十八岁不能进哦。”
  林筝收回目光看着她,清澈眸子里映着跳动的火焰。
  “这里卖牛奶吗?”林筝问。
  不给醉酒,她醉奶总可以的吧。
  服务生似乎觉得林筝这问题很好笑,但还是保持了高度的职业素养,并没有当面笑出来,而是恭敬礼貌地回答,“这里只卖酒。”
  “哦,那我去其他地方找找吧。”林筝探寻的视线不断往里飘,企图抓住最后一点侥幸的希望。
  结果一无所获。
  服务生没多说什么,好意补了一句,“这条街都是酒吧,你要先走出去。”
  “好的,谢谢。”林筝鞠躬。
  宽大的帽子随着鞠躬动作扣下来,将她的视线遮了大半。
  恍惚中,她回到了方才被人按着脑袋说话的瞬间。
  林筝抿抿干涩嘴唇,视线悄悄往前挪。
  这个姐姐的腿不够细,鞋子也不好看……心理暗示果然都是骗人的。
  林筝扬起的嘴角耷拉下来,脑袋左右转转将帽子戴好,转身往出走。
  门外的冷风拼命往进灌,林筝屏住气,一头扎进了夜色里。
  “你等一下!”服务员突然在身后大喊。
  林筝疑惑地回头,“还有什么事吗?”
  服务生站在门口,躲开风解释,“我是新来的,业务不熟,刚想起来好像是有牛奶的。”
  “真的吗?”林筝喜上眉梢,少年独有的干净眉眼和清亮声音让人心软。
  服务生收回按在耳麦上的手,笑道:“真的,你快进来吧。”
  林筝,“谢谢!”
  林筝被服务生安排在角落,一边安心等她送来牛奶,一边继续寻找刚才的女人。
  不久,服务生送来牛奶,开水热过的,倒在圆滚滚的玻璃杯里,杯碟上还放了一柄顶着小猴子脑袋的勺子,煞是可爱。
  林筝拿起勺子打量半晌才不舍地放下,捧着杯子抿了口牛奶。
  热意一路往下,灼伤了被她藏起来的心事。
  几天前的月考,她只考了年级第二。
  父母对这个成绩没什么表示,准确来说,他们这学期几乎都不在家,对她的生活和学习不闻不问。
  她放学自己回家,生病自己去医院,饿了自己想办法吃,半夜吓醒了自己想办法再睡,她把一个人生活过得‘井井有条’。
  可明明暑假他们全家还一起去了大理旅游,那时候的她还是个被宠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公主,怎么一回来就突然变成了没人管的野孩子?
  伤心事不停往出冒,林筝吸吸鼻子,大口喝完牛奶,在眼泪掉下来之前快速抱起书包往出跑。
  服务生看到,急忙追过来问:“你要走了?”
  林筝以为服务生是追过来让自己付钱的,她胡乱擦了下眼睛,掏出钱就往服务生手里塞,也不管这钱够不够,多不多。
  服务生反应不过来,愣是看着林筝拉开门‘逃跑’才慢半拍地跟出去,想把钱还给她。
  牛奶又不是店里的东西,根本不用付钱。
  不想林筝跑得太快,等服务生追出来,林筝已经过了马路跑出好长一段。
  服务生这边还有客人,走不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筝越跑越远。
  “算了,钱给南枝姐也一样。”服务心想,一转身,和从里面出来的女人迎面碰上。
  女人穿着的米色大衣,就是林筝想找的那件。
  “南枝姐,你怎么出来了?”服务生问,听语气两人很熟。
  顾南枝平淡的目光扫了眼前方隐约可见的仓皇人影,随口道,“走了。”
  “走?”服务生诧异,“你一会儿不是还要上台唱歌?”
  顾南枝已经在这里驻唱了两年多,每周来一次,唱两个小时,从十点到十二点,今天都还没开始。
  顾南枝插在大衣口袋的右手碰了碰滚烫的牛奶盒子,缓声道:“另一盒牛奶也热好了。”
  服务生一头雾水,“牛奶热好和不唱歌有什么联系?”
  顾南枝没回答,垂眸看了眼她紧攥着的手说:“她给你钱了?”
  “对!”服务生急忙将钱递给顾南枝说:“我没来得及拒绝她就跑了,这钱你收着吧,反正牛奶是你买的,也是你热的,我只负责端给她。”
  “嗯。”顾南枝接过钱,头也不回地离开。
  服务生望着她清瘦的背影,摇摇头进了酒吧。
  ‘归驿’虽然独树一帜,但说到底确实是酒吧,哪儿来的牛奶可卖?要不是顾南枝在耳返里让她帮忙留住林筝,她可不会心大到把一个未成年人请进来,万一被人盯上,后面麻烦事儿多了去了。
  不过,能让‘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顾南枝又是留人又是亲自煮牛奶,这个小丫头应该还是第一,不对……第二个吧……
  ————
  这是林筝和顾南枝的初遇,彼此不曾真见。
  这一年,林筝13岁,顾南枝23岁。
  一年半后再遇,林筝是高一新生,顾南枝是她的班主任,她虽然认不出顾南枝是谁,却依然喜欢这个班主任喜欢得不得了。
  ※※※※※※※※※※※※※※※※※※※※
  师生小甜文,半养成,求收藏求评论,么!
 
 
第2章 
  9月初的清晨已经有了凉意。
  云很淡,风很轻,时间很慢。
  早晨六点整,林筝被闹钟叫醒,她睁开眼,茫然地盯着天花板发呆。
  今天是高中开学第一天,人生的另一个重要起点,她以为即使不能像朋友那样收到父母的叮嘱和关心,也至少可以看到他们回家,可她等啊等,等得月亮爬上去又落下来,依然没有等到。
  忙碌的父母好像已经忘了家里还有一个她。
  林筝按掉闹钟,揉揉干涩的眼睛,躺在床上很久都没有起来。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窗外的阳光开始刺眼时,林筝才慢吞吞地爬起来洗漱收拾。
  家里很静,空气里漂浮着的灰尘糊得嗓子干痒难受。
  林筝灌了口凉水,把家里大大小小的窗户全部打开,然后骑着自行车出门。
  骑到路口,林筝匆匆买了两个包子叼上,朝学校狂奔。
  林筝皮肤白净,长相乖巧,朝气蓬勃的侧脸迎着暖暖晨光,将一双大眼睛衬得清澈透亮。
  这样青春洋溢的她和家里死气沉沉那个她判若两人。
  约莫半个小时,林筝终于赶到学校。
  校门口空无一人,她成功把自己墨迹迟到了。
  林筝推着自行车躲过门卫,一路偷偷摸摸地从车棚探到了9班后门,里面的情形……
  “啧,这是要上天。”
  林筝直起腰,书包朝肩头一甩,太沉,怼得她直接撞在门板上把虚掩着的门撞开了。
  教室里顿时一片死寂,几十道目光全部集中到林筝身上,火辣辣地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