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和亲记──女神候补生

时间:2020-10-08 11:27:36  作者:女神候补生
  文案:
  和也坐在荷花池畔,俯身看着池水中的人影,长发及腰,精雕细琢的脸庞,眉眼间带着几分纯真的诱惑。微风拂过,身后的梨花纷纷落下,扰了水面的平静。
  “和也,一大早就坐在这发呆么?”身后传来哥哥温厚的声音,和也转身,冲着身后的人浅笑,“是二哥和裕也啊”。三人来到不远处的凉亭,和也轻托起白玉茶杯,呼着热气,悠悠问到,“二哥和裕也一大早来梨园是最近又有新鲜事要告诉我么?”,“三哥!你知不知道!日寰国的小皇帝要与我们和亲!”裕也兴奋的直嚷嚷。
  和也笑着拍了拍裕也的脑袋,“裕也怎么也是我们月眠国的四皇子啊,怎么老是唧唧喳喳的!”,“三哥~”裕也撒娇着蹭上了和也。和也抬头看着二哥,龟梨青也,眼中写满了疑惑,“父王只有我们四个儿子,那个日寰国的殿下要和谁和亲?”。“虽然我们龟梨王朝没有公主,可王室之女还是不少的,到时候,日寰天子会亲临月眠,他挑中哪个,就立即封为公主,远嫁日寰。”
 
 
第1章 
  和也坐在荷花池畔,俯身看着池水中的人影,长发及腰,精雕细琢的脸庞,眉眼间带着几分纯真的诱惑。微风拂过,身后的梨花纷纷落下,扰了水面的平静。
  “和也,一大早就坐在这发呆么?”身后传来哥哥温厚的声音,和也转身,冲着身后的人浅笑,“是二哥和裕也啊”。三人来到不远处的凉亭,和也轻托起白玉茶杯,呼着热气,悠悠问到,“二哥和裕也一大早来梨园是最近又有新鲜事要告诉我么?”,“三哥!你知不知道!日寰国的小皇帝要与我们和亲!”裕也兴奋的直嚷嚷。
  和也笑着拍了拍裕也的脑袋,“裕也怎么也是我们月眠国的四皇子啊,怎么老是唧唧喳喳的!”,“三哥~”裕也撒娇着蹭上了和也。和也抬头看着二哥,龟梨青也,眼中写满了疑惑,“父王只有我们四个儿子,那个日寰国的殿下要和谁和亲?”。“虽然我们龟梨王朝没有公主,可王室之女还是不少的,到时候,日寰天子会亲临月眠,他挑中哪个,就立即封为公主,远嫁日寰。”
  和也皱起秀气的眉头,“那个日寰国的王有什么了不起的,他这哪是和亲,分明是选妃嘛!选妃还选到月眠来了!太过分了!”和也气哼哼的站起身,“我去找父王!”青也看着这个不谙世事的弟弟宠溺的笑,和也自幼体弱,所以父王和大家都特别疼他,还特地为他建造了梨园,和也可以说是常年养在深宫,又不习政事,所以常常单纯的像个孩子,也正因为这份在王室难得的纯真,让大家更是不自觉的把他捧在手心,结果把他宠出了任性的坏毛病。
  青也伸手握住和也纤细的手腕,“傻瓜,日寰国是如今四大强国之一,而我们月眠只是一个小国,得罪了日冕,不用他自己动手,只要他们一宣布撤去对月眠的保护,月眠立刻就会被别的国家.......”青也不忍心再说下去,他只希望他的和也能永远单纯快乐的生活下去,这些残忍的政治就让他们几兄弟来背负,来面对好了。
  和也呆坐许久,忽然开口,问道,“日寰国的天子叫什么?”,“赤西仁啊~~~”青也莫名其妙的回答到,他这个弟弟古灵精怪的,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去做小人扎他!哼~~~”和也嘟起嘴唇,一溜烟的跑没了人影。留下哭笑不得的青也和刚刚和点心奋斗完毕的裕也,大眼瞪小眼。
  这三个月是月眠国最忙碌的三个月,因为三个月后,日寰国的天子——赤西仁,将会亲临这里,选择和亲的对象。为了将和亲仪式能尽量完美,宫里忙的人仰马翻。
  梨园内依然是一片清冷,和也喜静,除了父母兄弟,他一般怠见他人,就连里面的侍女仆从也就固定的那么几个。离和亲的日子越来越近,父王和哥哥们更是连人影也见不着,虽然裕也和母后到是常常过来,可和也心里还是有些赌气,都是那个该死的赤西仁!为了他一个人大家都忙的团团转,连二哥都不来看自己了!“笨蛋赤西仁!”和也对着荷花池大喊。
  “好了~~ 和也,不要生气了!”和也回头看见内笑吟吟的脸,“小内!你回来了啊!”和也惊喜万分,“是啊,为了准备公主出嫁的嫁妆可是忙坏我了,我这次走了好多地方搜集奇珍异宝,你看这个。”内拿出一个白色月形玉佩,“这个!”和也惊讶的拿出自己身上的另一块,“完全一样哦,只是一个是上弦月,一个是下弦月,喏,这个也送你。” 和也接过礼物,高兴的搂住内的脖子,“内~~ 你真是太好了!”,内拍了拍和也的背,“这段时间大家都忙的很,没人陪你闷坏了吧!这样,我带你出宫去玩好不好?和也你长那么大,除了祭天那次你还没出过宫吧?” 和也点了点头,“所以说啊,和也你就跟我出宫去玩,外面可是很好玩的哦!”内继续诱惑性的建议。“可是,父王知道我私自出宫会生气的。”和也继续试图说服自己,“没关系的,最近宫里那么忙, 只要我们在天黑之前回来没人会发现的!”内不放弃,继续游说。终于,和也禁不住诱惑,点头答应了。
  内带着和也从皇宫的后门偷偷溜了出去,和也是第一次这样站在宫外的大街上,拥挤的人群中,他紧张的抓紧了内的衣袖,眼神中却又浮现出兴奋的光芒。“和也,我们走,这里啊,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哦!我保证你今天玩的尽兴!”内拉着和也的手走进了热闹的集市。
  这么多新奇的玩意,和也兴奋的在集市里穿梭,像只飞舞的彩蝶,不时指着某样东西高兴的叫着,“内,内,这是什么?好好玩哦!”,临近中午的时候,和也手上已经抱满了大大小小各种有趣的玩意。和也一边倒退着往后走,一边笑的像个孩子,高兴的眉飞色舞,“内,这里的人好好哦!送了我那么多好玩的东西!”内看着他笑,和也才不知道,人家送他东西不是心地善良,而是因为他无双的美貌而已。不过这话绝对不能对和也说,这个小恶魔,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被当成了女子,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
  内独自暗笑,直到听到和也的一声惊叫,内才回过了神,只见和也跌坐在地上,身旁有一个白衣男子,“和也,你没事吧!”内急忙跑过去查看他有没有哪里受伤,和也摇摇头,眼神不曾离开过那个眉目精致的男子,脸上有着可疑的红晕。“真是抱歉,小姐,你没事吧?”,白衣男子伸出手,笑容温暖,声音温柔,和也握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喂!你叫谁小姐!”内瞪他,那个人被内的话怔的一愣,呆呆的看着他们。
  “智久,你在这啊!我们找了你好久!”身后有走来三个俊秀的华服男子,说话的那个五官柔和,一幅好脾气的样子。为首的那个五官极为漂亮,却隐隐透出一种王者霸气,另一个一直冷着一张脸,给人一种锋芒逼人的压迫感。为首的那个男子看见和也的时候显然一愣,和也却完全没有反映,他的眼光完全集中在那个叫山下智久的身上,内到是很冷静,对于被和也惊艳到男人他看的太多了,这个也不过是贪图美色的笨蛋罢了。
  “和也,和也!”内在和也耳边大叫一声,“啊~~?”和也愣愣的回答到,一脸茫然的样子,“我们出来太久了,再不回去就倒霉了!”内一边说一边拉着和也往回走。和也不情愿的被内拉着走,不时恋恋不舍的回头。
  “真没想到,月眠还有这样的美人。看来这次仁,你吵着要先和亲队伍来一步是个不错的提议。”一直冷着脸的锦户亮忽然开口,“你也觉得他很漂亮吗?”仁兴奋的两眼发光,亮惊讶的看着仁,“你说哪个?”,“当然就是刚才摔倒的那个,真的是倾城无双的美人啊!”赤西仁一边说一边摸着下巴,“我说的是旁边那个。”亮直直看着内走远的方向,露出一抹邪邪的微笑。
  “你们看,这是什么?”斗真拾起一块白色的月形玉缀,山下看了一下,“应该是刚才那个摔倒的女孩掉的吧!”,“那,那我要!”仁一把抢过,塞进怀里,脸上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其余三人笑着摇摇头,无奈的走开了。
  “糟了,那块玉佩掉了。”走到一半,和也突然惊叫起来,“哪块玉佩掉了?”内问到,突然想起了什么,“天哪,不会是那块你从小带着的月形缀吧?”,和也无辜的对着他点点头,“那我们回去找!”内说着就要往回走,和也突然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不用了,反正内不是又送了我一块吗?再说,现在去了也找不到了!”如果是摔倒的时候掉的,那应该会被他拾去吧?和也想着嘴角便有了藏不住的笑意。
  回去之后,还是被发现了私自出宫的事,幸好父王宠他,说了几句也就没事。
  可是,自从那次出宫后,和也就变的怪怪的,常常一个人坐在梨树下发呆,白色的梨花落了一身,怔怔的看着天际,眉宇间有着一份淡薄的,却无法解开的忧愁。夕阳西下的时候,他会一个人坐在高高的塔楼上抚琴,轻纱薄帐,熏香缭绕,晚风将他的发丝和忧伤的琴声吹散开来,美丽的不可方物。
  红颜漫漫,相思催人老。
  而此时,距离和亲队伍的到来还有三日,三日之后,他们各自人生轨迹,又该发生怎样的改变呢?
 
 
第2章 
  和也坐在屋里闹着别扭,面对丢了一地的锦衣,周围的几个宫女也只有无奈的面面相对,其中的年长的一个对着一个小宫女耳语了几句,小宫女心领神会的向二皇子的宫殿跑去。
  闻讯赶来的青也扫了一眼屋里的情况,看见坐在屋角的和也,便知道他的宝贝弟弟任性的毛病又发作了。“谁又惹我们和也生气了?”青也一边笑着,一边坐到和也身边。“哥~ 为什么我也要去迎接那个笨蛋赤西仁啊!他有什么了不起,先是大家都为他一个人忙的团团转,现在还要我去迎接他?!哼!才不要~”和也嘟起嘴,一扭头,一派别扭小孩的模样。
  揉了揉和也的头发,青也笑意更深,“那个可不是笨蛋赤西仁,是日寰天子——赤西仁。出于尊敬和礼仪,皇室和朝臣都要出席迎接仪式,和也是我们月眠尊贵的三殿下,怎么可以不去!”青也温和的劝说着,和也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语气却不再那么坚持,“可是,我就是不喜欢他嘛!还要去迎接他,好烦啊!”和也的脚重重的蹬了一下木制的地板,发泄着他的不满。
  “好了好了~~~和也乖,不管怎么样今天的仪式一定要参加。快,给三殿下更衣。”伸手把赖在地上的和也拉了起来。和也一脸不情愿的站在那里,倒也没再反抗,乖乖的任由几个宫女手忙脚乱的帮他穿戴上繁琐的衣饰。纤细的身体被裹进繁复层叠的紫色锦织长衣中,大片的绣花从领口,衣褶间流泻开来,妖娆中带着离世的孤绝。
  青也站在屋角,看着眼前这个一直被自己百般宠爱的弟弟,当初那个粉粉嫩嫩的小肉团到底在什么时候,拥有了这样惊鸿的美丽。牵起他的手,带着近乎怜惜的情绪,连每一个吐字都变的轻慢,生怕震碎了什么,“和也,和亲的队伍差不多该到了,我们走吧。”握住和也单薄的手腕,青也忽然有一种近乎绝望的忧伤,和也,就好象振翅欲飞的蝴蝶,也许,很快就会飞走。青也摇了摇头,把这些奇怪的想法从脑海中驱逐出去。回头看着,这个一脸不甘愿的傻孩子,心没由来的柔软一片。
  日寰浩浩荡荡的和亲的队伍进入了月眠的皇城,街道的两旁挤满了来看热闹的人,所有人的话题都只有一个,就是那个传闻中英俊无比却又冷酷无双的日寰天子。仁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面无表情。冰冷的眼锋扫过四周攒动的人群,微皱的眉峰带着不屑与嘲讽。他们在他眼里就像玩具一样可笑和卑微。
  山下看着仁冷然的背影,嘴角扬起一抹笑容,仁一直都是如此,除了对他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对谁都是如此冷漠,在处理政事上更是有着卓绝的天赋和让人胆寒的残忍。不知道哪个可怜的女子会被人选中呢?山下已经开始为这位还未谋面的皇妃默哀了。
  月眠国主——龟梨敬亲自在皇宫正门迎接仁的到来,面对仁的冷漠,也无可奈何。月眠需要日寰的保护,为了他的子民,他的国家,放弃尊严或是别的什么都可以。
  面对月眠国主一长串的喧寒仁只是微微点了下头,有些尴尬的龟梨敬站在那里,不安的搓着手,不知该怎么说下去,善解人意的斗真立刻接了上去,总算化解了尴尬。仁的眼神扫过人群,突然顿住了,他看见了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单薄身影。仁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和也的身上,看着他一脸不高兴微微嘟起嘴的样子,心忽然变得温软。大脑一边飞快的运转着,猜测着和也可能的身份。
  龟梨敬注意到仁的眼神,急忙引见他的四个儿子,“这是长子龟梨善也,次子龟梨青也,三子龟梨和也,四子龟梨裕也。”善也,青也,裕也向仁行了礼,只有和也慢条斯理的抬头,突然愣住了,他看见了站在仁身后的山下。他怎么会在这里,和也听到自己的心脏激烈的跳动,脸上泛起了红晕。“和也,你愣着干什么!”龟梨敬见最宝贝的三子站在那发呆,吓的一身冷汗,生怕他得罪了赤西仁。和也回过神,准备向仁施礼,却被仁一把扶住,仁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龟梨国主客气了,几位殿下与我年纪相仿,行礼之事实在是承受不起。”。
  眼见赤西仁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龟梨敬暗暗松了口气,“那就请殿下和各位大人移尊殿内,我已命人备了酒宴。”,“不必了,”赤西仁清冷的声音响起,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怔,“我想国主也是政务繁忙,我们也不必拖延太久,不如将和亲的事宜现在就商定。”,“那,那好,”龟梨敬实在不明白眼前这个俊秀却喜怒无常的男人到底在想什么,“那我现在就命人将所有的王室之女召来,由陛下择之。”,龟梨敬正准备命人去召集各位待选王女,却又被赤西仁硬生生的阻决了,“不必去召集了,”赤西仁声音冰冷,龟梨敬无所适从的看着他,龟梨青也朗声说到,“陛下既不入席又不肯见各位待选的和亲王女,陛下若无和亲诚意,又何必特地来这一次。”温和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微微的愠怒。
  赤西仁到没有生气,微微一笑,迷花了众人的眼,“我已经选定了和亲的对象了。”,所有的人都从安静了下来,看着这个如阳光般耀眼的男人,等待着他的下文。仁将和也一把拽进怀里,牢牢桎梏住,无视和也的挣扎和反抗,如拥有自己的所有物般对所有人宣布,“这就是我的决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