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渣过的对象都偏执了【快穿】──琼玖谦

时间:2020-10-07 14:51:23  作者:琼玖谦

 

  白颂穿越各个小世界,只有一个任务。
  扮演渣受,让贱攻幡然悔悟,寻求真爱,渣受得到应有的报应。
  白颂按照剧情:
  渣了攻,气死攻,浪一圈回来,接受攻的报复……
  等等等等,是让你因爱生爱报复我,不是让你对我生出扭曲的爱的报复!
  系统,系统,救我,我不想进小黑屋。
  调剂文,看个有趣,谢谢!
  5月19日入V,届时会有三更哦,笔芯!
 
 
第1章 总裁有个休息室
  童瑶找过来的时候,白颂正趴在收银台上,把穿着制服的扎着马尾的小妹妹逗得娇笑不停,手捂着嘴满眼含羞带怯地看着她。
  童瑶站在橱窗前,看着白颂拉着小妹妹软嫩嫩的手,低着头仔细看了两眼,抬头不知说了什么,小妹妹顿时露出惊诧又崇拜的神色。
  又在借着看手相拉纯情小妹妹的手了。
  白颂长得好,个子高挑,一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蜂腰巨.乳,是男人和女人看了都会把持不住的类型。
  身材好,那张脸长得更好。
  一双深邃的湖蓝的眼眸,高挺的鼻端,嘴唇略厚,是非常性感的天然的暗豆沙红色,白皙的肌肤虽不过分细嫩,但也看不出毛孔,脸颊略有些肉嘟嘟的,给精致的面容增添了一分俏皮可爱,让人不自觉想要亲近。
  童瑶见她的第一眼就被那双如水一般的湖蓝眼瞳深深吸引住了,她不受控制地接近白颂,任由自己沦陷在她甜蜜的爱情谎言中。
  她明知白颂就是个人渣。
  白颂长得人模狗样,但却从来不干人事。
  端的一副平易近人笑眯眯的软糯样,但内心冷淡的很,没什么人什么事能轻易走进她的内心。
  她还喜欢招蜂引蝶,看到长得顺眼的就想占便宜,只撩不娶,油腻的都能开发出一片油田。
  可偏偏就是这样不堪的人,让童瑶付出了真心。
  童瑶虽然是个女人,但是童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比白颂年长两岁,之前一直在国外念书,留学回来没有空降,而是选择了隐瞒身份作为普通员工进入了童氏总部学习。
  童瑶虽然是千金大小姐,但因家教严格,教养良好,再加上性格开朗,平易近人,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一片。
  她原本计划在一年内理清楚童氏集团的内部运作,然后便接手童氏,正式开启自己的人生新篇章。
  哪知道,遇到了她此生的最大劫难。
  白颂是和她同一批进入总部的实习生,因为长相好,再加上风趣幽默,童瑶对她颇有好感。
  童瑶早知道自己喜欢女人,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她一直不愿直面自己的性向。
  而白颂,不知怎么的就发现了。
  白颂没有宣扬,也没有保证会帮自己隐瞒,她只是找了个空闲的时间,把自己约去了天台,喝了两罐啤酒,说自己也喜欢女人,还喂她喝了一碗非常油腻的心灵鸡汤。
  可神奇的是,和她谈过话后,一直笼罩在童瑶心头的迷雾就像是被一阵龙卷风呼啦啦地吹散了,灵台一片清明,就连一直压在自己心上的沉重负担也像是被炸.弹彭地一声,炸成了粉末,风一吹……就散了。
  童瑶喜欢上了白颂。
  而白颂……
  在自己告白之后楞了一下,便接受了。
  童瑶一直觉得那是因为震惊,或者自己太突然,吓到她了,没想到……白颂的犹豫,不过是因为不喜欢罢了。
  童瑶为了白颂,和父母闹掰了。
  童家父母不能接受唯一的,还是作为继承人培养的女儿是个同性恋,他们第一时间找上了白颂,做了每一部电视剧里男主地父母都会做的事情,用钱收买对方让她离开。
  这一举动彻底惹怒了女儿,童瑶直接放弃童氏集团,和家里决裂了。
  童瑶孑然一身从童家搬了出来,住进了白颂的单身公寓里。
  白颂的父母在十年前就因为交通意外去世了,肇事者是个非常有钱还有权的人,赔了一大笔钱,这件事就算不了了之了。
  和童氏集团相比,白颂连一只小蚂蚁都算不上,顶多是一只单细胞生物,譬如草履虫。
  但和大多人相比,她也算是中产阶级了。
  当时的钱放在哪里都觉得不安全,白颂索性全买了房。
  在那个房价还算正常,并且没有限购政策的年份,白颂给自己留下了近几年挥霍的资本,换了五六七本红彤彤的喜气洋洋的房产证。
  没想到只过了一年,她就过上了躺赢的生活。
  童瑶抛弃一切打算和白颂白手起家时,身上是一分钱没有的。
  并且她找工作处处碰壁,毕竟她虽然有文凭有能力,但架不住童家阻挠,但凡有点声明的公司甚至都不敢接她的简历,即便有不知情的小公司接了,甚至面试时间都定了,但等她去了就会发现……小公司自己都快倒闭了,哪里还顾得上雇佣她。
  所以童瑶一直待业在家。
  但白颂一点不嫌弃,一句怨言没有,包吃包住甚至偶尔还带她出去嗨皮吃大餐。
  只不过白颂从来没有说过一句鼓励的或者任何有关未来的话。
  童颜一直以为她是不想提起伤心事惹自己不开心,现在才想明白,她根本不觉得自己能坚持下来。
  她收留自己就跟看到小猫小狗也会接进来喂养两天,反正她也不缺那个钱。
  可能是因为她太闲了,和白颂的相处,刚开始确实是浓情蜜意,就像是麦芽糖,两根棍子的顶端黏黏糊糊捆在一起,拉着丝不愿意分开。
  但时间长了,童瑶就发现,白颂对她越来越冷淡了。
  别人都说七年之痒,她俩却连七个月都没到。
  午后金灿灿的阳光倾泻在两人身上,童瑶看着不远处犹如画卷一般唯美的两人,眼睛被刺的生疼。
  她紧紧攥拳,指甲深深抠进掌心而不自知,冷汗渗透进抠破的伤口里,刺疼比不过心尖上的痛。
  童瑶勉强按压下想要将两人爆头的冲动,深吸一口气,毅然决然转身离开了。
  ******
  系统:【走了。】
  瞬间白颂脚都软了,要不是趴在收银台上,她怕是要直接跪下去。
  白颂后怕得很,小心脏扑通扑通几乎要从胸腔跳出来:【再不走我真的要笑不下去了,脸都要僵了。】
  系统:【瞧你那点出息。】
  白颂:【……感情被刀子一样的眼神刺得满身窟窿的不是你。】
  白颂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拎起收银台上的购物袋,不顾小妹妹不舍和挽留的眼波流转和眉目传情,转身就走。
  其实小妹妹长什么样她都没记住,毕竟她来到这个世界不是把妹的,而是完成任务的。
  白颂的任务只有一个,扮演一名渣女。
  据说因为渣女的下场都很惨,浓郁的怨气影响了世界的平衡,数据生出了思维,为了躲避悲惨的命运,窜逃了。
  在找到那段罢工的数据之前,白颂就需要接替那段数据的工作。
  说实话,任务挺简单,场景台词甚至有些连动作都被设计好了,白颂只要像个木偶人一样,把它完完全全演出来就行了。
  但她内心还是挺怕的,毕竟……能让数据都出逃的下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白颂不敢想象。
  或许是怕白颂知道结局也跟数据一样落跑,辅助她完成任务的系统没有把剧情一股脑传给她,而是跟边写边拍的电视剧一样,走过一个场景发放下一个场景的剧本。
  刚才那段就是白颂又一次出轨,彻底摧毁了童瑶对她的信任和爱意的戏份。
  将自己刚才的表现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白颂喜滋滋的:【怎么样,我的演技有进步吧。】
  系统:【如果是跟之前台词都记不住,看着提词版念的像背课文的演技相比的话,确实有进步的多。】
  白颂:【……】
  这工作没几个人愿意做,白颂是被临时拉来救场的,她的演技不是不好,而是根本没有演技。
  也是怕前后换人引起童瑶的怀疑,白颂在两个剧情任务认识之前就来了。
  但即便如此,白颂的渣还是演的不到位。
  她只好尽可能地少回家,不让童瑶直接看到自己的出轨,而是按照系统地指示,慢慢让童瑶发现自己出轨的蛛丝马迹。
  而刚才,则是为了给童瑶最后一击的“演技爆发”。
  没敢加戏,甚至没敢让童瑶看到自己的正面,只留给她一个侧影,让她自己无限遐想。
  但这么一场下来,白颂还是累的不行。
  她敲了敲自己的肩膀,跟炸了敌人水晶塔似的累,且劳苦功高:【接下来的剧情是什么?】
  系统翻了翻剧本,一边传送一边把概括讲给她:【回去之后,童瑶会质问你,然后问你到底把她当成什么,最后你们两人大吵一架,她摔门出去了。】
  白颂:【!】
  白颂摸了摸鼻子:【有情绪爆发啊,我这方面演技还不行。】
  系统冷漠道:【你的任何方面演技都不行,面无表情也行,反正冷淡点就对了,别忘了提前背一下台词。】
  白颂:【……】生气的时候要是突然忘词,确实挺搞笑的。
 
 
第2章 总裁有个休息室
  “我回来了。”白颂拎着满满当当的购物袋,手心都被勒出来两道红印。
  要是之前,在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童瑶一定会第一时间迎出来接过购物袋,然后再抱着自己亲一口。
  而现在,一进门就像是突然打开了冰箱,一阵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白颂换了鞋,将购物袋送去厨房,看到本应该在厨房忙的热火朝天的童瑶面无表情地坐在客厅,身上还系着那条买厨具送的粉色花边围裙。
  饶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白颂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愤怒爆表的童瑶不是一般地可怕呀。
  厨房在客厅的另一端,白颂穿过客厅的时候,房间里一片安静,空气仿佛都静止了,气氛显得尤为诡异。
  白颂走着走着忽然就有些怂,其实渐渐低了下去。
  童瑶感受到了,盯着她心虚的侧脸,缓缓开口道:“怎么买了这么久,我之前不是说等着酱油炒饭呢?”她神情平静,就像是暴风雨前的黎明。
  黑暗中的平静更是让人胆战心惊。
  她声音低沉,锐利的眼神就像是鹰隼的尖爪,一下子抓住了白颂的心。
  白颂一口气提上来,然后就有些喘不过气了。
  好半晌,白颂才慢慢开口,声音像是水面的涟漪,一荡一荡的:“有什么好等的,又不是一定要吃酱油炒饭,随便做点别的就行了,我遇到个熟人,聊了会天。”
  童瑶忽然站了起来,虽然距离远,但她居高临下的眼神让白颂的呼吸都滞住了:“熟人?难道不是看上的人?嗯?”
  略微上扬的尾音本应该是绵软引人入胜的,但这里却像是勾魂的锁链,狠狠勒住了白颂的脖子。
  白颂喉咙动了动,吞了吞口水,艰涩开口:“你都知道了?”
  童瑶死死盯着她的眼睛:“知道什么?”
  眼神就像是钉子似的,牢牢将白颂定在原地,一动不能动。
  她就像是运转失灵的机器人,咔哒咔哒地生硬地转过脖子,错开童瑶逼人的视线,漫不经心说道:“你都知道了?好吧,是我对不起你。”
  她认错极快,但眼眸中一点歉意都没有。
  白颂耸了耸肩,对于被抓奸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童瑶双手死死攥着拳头,看着她古井无波的眼眸和甚至可以称得上有些轻松的表情,心里血流成河。
  因为不喜欢,所以不在乎。
  童瑶上前一步:“对不起我?”
  周遭的空气都被挤出去了,白颂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压制,要是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撑不住直接瘫坐在地上的。
  她隐隐着急,勉强地念着台词:“是,我只是想跟你玩玩,没想到你竟然是认真的,等我想抽身的时候你已经跟家里闹僵了。”
  童瑶的气势毫不收敛地压榨着自己,就好像细细密密的针高速扎在身上,白颂皮肤生疼,肌肉不自觉紧绷起来,声音也哑了下来。
  她略点了点头,像是在肯定自己的说法似的:“童瑶,早知道你这么纯情,我就不招惹你了,不过我也够意思了,管你吃管你住这么长时间。”
  “幸好你爸妈说过,只要你肯回去,你以前的那些他们都会翻篇的,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嘟嘟囔囔地抱怨,“吃住我倒是无所谓,只是这都几个月了,你老睡我一个人,你不腻吗?”
  童瑶看着白颂不耐烦的眼神,恨不得冲上去抓住她的肩膀歇斯底里质问!
  她们在一起不过四个月,难道这么快就腻了吗?
  但良好的教养让童瑶忍住了,她压下翻滚到喉头的苦涩:“你对我,腻味了?”
  “都四个月了。”白颂皱眉,脸上满是真诚的不解,“就算是天仙,吃一两次也就够了,更何况关了灯还不都一样,你每次也就那点花样……”
  她眯了眯眼睛,虽然没说,但童瑶猜的出来。
  她想找一个能玩的出新鲜花样的。
  童谣的眼神阴测测的,白颂后脖子泛起一阵又一阵的凉意。
  她实在承受不住了,嘴上说着沉死了沉死了,赶忙躲进了厨房。
  白颂:【啊啊啊!!!我感觉童瑶要炸!】
  系统则是一脸痛心:【你能不能敬业点!剧本上那么大的提示词你看不见吗?嫌恶,冷嘲热讽,恨不得甩开狗皮膏药一般……你是瞎了还是不认人字!】
  白颂使劲挠着头:【我倒是敢,我跟你说,我严重怀疑,但凡我露出一丁点嫌恶的表情,童瑶一定会拿着菜刀把我剁成肉酱包饺子一口一口塞下去的。】
  系统:【……】这怂货,这任务吃枣药丸。
  虽然感染力和表现力都非常欠缺,但也没有机会让白颂再来一条,希望对手能自己入戏。
  白颂在厨房里磨蹭了好久,还是系统催的不行了,才慢吞吞地挪出了厨房。
  *****
  刚一出现,一道黑影扑过来,白颂猝不及防,直接被压在了墙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