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中了前任的猫咒GL【欢喜冤家】──无册

时间:2020-10-05 12:00:28  作者:无册

 

  本文文案:
  【蔫坏儿御姐画家×小心机懒惰作家】
  知名天才画家夏霜又办画展了!
  只不过这一次画作风格有些迥异,十有七八与猫相关,可人们记得夏霜并不喜欢猫。
  夏霜冷静地接受着别人赞赏,不时点点头,情绪和之前一样。
  有记者好不容易蹲到她采访问:“请问夏小姐,您这次的主题为什么以猫为主?”
  夏霜:“灵感。”
  记者迂回够了,转而说:“那……您知道东阳的新书什么时候出版吗,她似乎沉寂了几个月?”
  闻言,夏霜冰冷的眸子微动:“她的事情,我怎么知道?”
  记者哑言,你俩不是传同居绯闻吗……
  与此同时,窝在夏霜家的橘猫打了一个喷嚏,又懒洋洋地趴回去睡。
  ……
  Q:和前任分手后变成大橘,还被前任捡回家该怎么办?
  贺东阳舔舔毛绒绒的爪子:“当然是要让她时时刻刻伺候着,还要给她的杰作印上可爱的‘梅花儿’。”
  Q:发现家中大橘是前任,还屡屡惨遭“报复”,该怎么办?
  夏霜单手压住猫头:“剃光她的毛。”
  一人一猫面面相觑,互相警惕。
  *需知
  姬友钦点CP名“霜冻”
 
第1章 分手后成了橘猫
  五月的大街小巷笼罩在朦胧的烟雨之中,雨丝像缠绵的线,总是不断。
  并不宽敞的路段有许多小水洼,这几天雨虽不大,但也积了不少水。于是,当车辆疾驰而过时便溅起一路的水花。
  大约是中段的位置,一处路口连接着一个黑暗的小巷,小巷里味道很杂,占大部分的是鱼腥味。一张黑面黏糊的桌子底猫着三个球,一橘两黑,橘的圆润机灵,黑的瘦骨嶙峋,这是三只野猫。
  眯着一对琥珀似的瞳眸的“橘猫”便是这个小团体的新任老大,“它”优雅地来回踱步,屡次看向马路,似有些紧张。
  俩只黑猫为了给其让地方,已经撤到了最边缘的位置,再往外三厘米圆滚滚的脑袋就会被淋湿,而且今天它们本不应该在这,黑猫们不免垂头。
  看老大白色的毛爪子上面沾了不少黑泥,又看老大灵活地抬起前爪甩掉了泥粉,黑猫面面相觑,你来我往地使了半分钟的眼色。
  最终,偏瘦小一些的那只怯怯地迈到老大的面前,轻柔的同时颤抖地叫了一声。
  翘首以待的老大应声回头,有点冷漠:“今天是最后一天,人一定会出现的,你们该不会是想跑路吧!”
  小黑猫背上的毛仿佛已经炸起,它勾着身子往回缩了缩,叫声越发小了:“没有……”
  “等我完成任务,少不了你们吃香的喝辣的,现在老实一点。”
  俩黑猫不敢再多言,这突然出现在它们窝里的祖宗可不是一般猫能惹的。首先,那脑袋里长的东西肯定和它们不一样,别看表面上很圆润,但脑子却是精雕细琢,再者,那神一般的身手它们也可望而不可即。
  因此,就算猫不能吃辣,老大说要赏,它们也没有意见。
  雨越来越大,细软的毛上挂着水珠,闹人心烦。没有多想,“橘猫”就抬起爪子去拍胸前的水珠,出乎意料地,险些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喵!”
  狭小的小巷子里传来了凄烈的叫声,一声才刚落下,另一声又紧挨着起来。行人倒是听不懂这叫声中包含的意思,但是那俩只黑猫听明白了。
  它们老大又开始疯言疯语,说自己是人类变的了。
  可这却不是臆想。
  此刻的贺冬阳悲痛欲绝,愤怒地挠黑乎乎的桌腿,她百思不得其解,这一觉醒来为什么变成猫了。
  二十五年来这么多宠物里面,她最讨厌的就是猫,老摆一副主子样,关键是掉毛特严重!
  锋利的爪子摧残着可怜兮兮的桌腿,她俩只前爪紧紧地抱着桌腿,看那模样应该是在哽咽。
  和那谁分手,刚搬出去没几天,她就遭此巨变,贺东阳深深相信,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女人总是恶毒地诅咒她总有一天变成懒猫。
  虽然她也反弹过了,但这不是最重要的点。
  现在她只能靠完成一个又一个的任务恢复人身,而第一个任务就是摆脱野猫的身份,那个把她捡走的人还是已经确定好的,她就没有一点选择的权利吗?
  正在她自怨自艾之际,目标却悄然出现,那双绿色的绑带长靴进入了视野中,长靴过膝,很是崭新,估摸着刚买没两三天。
  感谢上天还留下她辨别颜色的能力。
  贺东阳不假思索地冲出桌下,冒着雨向那个人跑去,“喵呜”一嗓子嚎了出来。
  那人没有停下,贺东阳飞越过一个水滩,恍若炮弹那般横在了别人面前,她喘匀气,压着嗓子打算来一声可怜巴巴的叫唤,可是一抬头,她半张着嘴没了动静。
  这皙白红润的手指,还有那完美如玉的下巴,虽然以她的角度,她只能看到红唇附近,可是她足以此判断,面前这位优雅高冷的美人是她的渣前任。
  夏霜。
  那个嫌天嫌地,毫无人情味,最后不欢而散的前女友啊。
  贺东阳的身体就像被冰冻住的躯干,半步也挪不动步伐,夏霜买了双新鞋,她第一眼没认出来,如果她事先知道,她保定不会冲出来。
  抱着侥幸的心理,贺冬阳尽她最大的努力又把夏霜看了一遍,细致到了指甲缝,最后还是确定,这个女人确实是她的任务对象。
  毕竟在这里蹲了三天,绿鞋,驼色裤,宽松白衬衣装扮的仅此一位。
  贺东阳此时小小的脑袋里差不多快拧出一个结,她拖着尾巴扣紧爪下的沥青路,实在是左右为难。
  变成了猫也有尊严。
  而夏霜对这只脏兮兮的猫只是瞥了一眼,扶正手中的伞,尔后目不斜视地要通过此处。
  就在那么短短的一眼中,贺东阳的头顶阵阵发麻,仿佛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她眼神中不喜。
  是了,夏霜和她一样非常讨厌猫。
  空荡少人的街上,一人一猫的距离越来越远。
  忽地,巷口传来一声尖锐的猫叫,生生把出神的贺东阳叫了回来,贺东阳转头望向巷口,看见了俩只湿漉漉的猫头。
  在给她加油呢。
  她深吸一口气,转身追上远去的人,边奔跑边喊叫:“夏霜,夏霜,你站住!”
  夏霜浑然不知何事发生,继续沿着原方向前行,身后的猫叫听起来很凄惨,不过,她连多听两声的意思都没有。
  雨下得有些大了,贺东阳细碎的毛贴在身上,她就像刚从水里爬出来一样。
  “夏霜!你走那么快干什么!”
  猫叫声越发近了,夏霜步伐不由放慢,下一刻,一颗炮弹就砸在了她新买的平底靴上,力道很大,她甚至感到了隐隐疼感。
  贺东阳没料想自己速度那么快,最后还来了一段脸杀才停下来,而夏霜也停下来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大丈夫能屈能伸。
  反正她也不晓得是自己。
  只见那团脏球一点也没有尊严地双爪,隔着长靴抱住了那只纤细的脚踝,另,腻着嗓子叫唤了一声
  夏霜长睫下的双眸微微动容,她实在是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猫,居然缠人到这种地步。
  她抬起脚甩了一下:“走开。”
  贺东阳随着这个力飞起的时候,听见了两个奇怪的音节,可没有完成第一个任务的她是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不过,根据她对夏霜的了解,估计是叫她“滚蛋”。
  “喵~”
  那只橘猫可怜巴巴地搂着自己的腿,夏霜不悦地俯瞰其邋遢的模样,警告:“我劝你最好放开。”
  贺东阳听不懂,自然也不为所动。
  夏霜长叹一口气,拖着脏球走到能挡雨的屋檐下,随后动作流畅地收了手中的长伞,但是没留意手腕上的东西掉在了墙边。
  贺东阳满怀希望地看她,然后,夏霜冷漠地用伞想挑开扒拉在她脚上的东西。
  柔软的肚皮上被冰硬的物件一碰,贺东阳整个背都变形了,炸毛地凶叫:“你个恶毒的女人,想戳死我吗!”
  于是,贺东阳没抱紧脚踝,还是被挑了下去。
  一声嗤笑后,夏霜从容不迫地转身,徒留贺东阳独自在原地不断咬牙,夏霜再次缓缓走远。
  这不行,她都放弃自我了,不能在这里止步不前。
  贺东阳越挫越勇,不给夏霜喘气的机会,继续要追上去,随即柔软的脚垫踩到了硌人的东西。
  她垂头一看,脚上的东西像忽然发烫,直至烫进她跳跃的心脏。
  这是她们确定关系时定做的手链,一模一样的两只,她的变成猫的时候落在了别处,夏霜的掉在了她的眼前。
  这种东西,一旦摘下,就很难再戴上去了。
  贺东阳叼起手链,像敏捷的灵兽一直冲到夏霜的脚后跟,又是一个急转弯拦住夏霜的去路。
  在夏霜惊诧的目光下,她慢悠悠地把嘴里的手链放在了夏霜的鞋面上,卖乖一般蹭了蹭。
  夏霜下意识去摸手腕,果然是空荡无物,她霎时心情复杂,神情黯淡地捡起了手链,细细在手心端详。
  手链的款式很简单,链条中间拉着一个半圆环。
  过了两秒,夏霜神色自若地戴回手链,这一次,她认真半蹲,疯魔似的问:“一直跟着我,是想和我回家?”
  她眸色忽地柔和不少,贺东阳一看有戏,又乖巧地蹭鞋。
  那颗硕大的猫头来来回回地蹭,夏霜手臂上险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感受到手链从冰冷变成了温热,当即压制住了厌烦的感觉。
  贺东阳在等着她的回复,路面很湿,贺东阳的肚跟泡在水里没什么两样。
  纠结了好久,夏霜想伸手,可是一看猫脸乌漆嘛黑一片,她就改为单手提着猫后颈,硬是把贺东阳提了起来。
  突然腾空,贺东阳惊悚不已,拼命地蹬腿,与此同时还骂骂咧咧:“放我下来,谁给你的胆子,居然这么对我!”
  夏霜只当猫高兴坏了,健步如飞。
  走了十分钟左右,夏霜觉着自己就像提着一大袋东西,手都酸了,好在一家宠物店及时出现救了她。
  她站在店门口,一想里面都是多毛动物,她就生理性抗拒。于是,她向门口的店员招手,把手里的猫隔空交给了对方。
  贺东阳被另一个人揪着后颈,那只粗厚的大手差点没提掉她一层皮。
  她一慌,不会是把她送给宠物店了吧?
  顿时,贺东阳手脚并用地乱抓,喵喵乱叫:“夏霜,你个无情的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第2章 完成第一个任务
  约摸一个半小时后,贺东阳在温暖的怀里,看夏霜从对面的咖啡店施施而出,又看她捡了门口的黑色长伞,无甚表情地打望店门口被人抱着的自己。
  贺东阳内心冷笑一声,高傲地仰起头,想,她还知道回来。
  夏霜一双长腿穿过马路,走到这边,店员微笑地想把橘猫交给她,同时客气道:“姐姐真是好心肠,很少有人管路边的野猫。”
  无意识地,夏霜往旁边撤了一步。尽管那一身橘毛洗得松松软软的,小脑袋浑圆如球,琥珀眼眸像无价的珍宝,可她仍然懒得睁眼瞧这只猫。
  “找个笼子装起来。”夏霜管理完表情才说。
  店员愣了愣,又应对自如:“好的,那我给您找一个小一点的笼子。”
  “太侮辱人了……”
  可爱的小猫发出了抗议的声音。
  店员动作很快,连同猫粮猫砂都准备完毕。看这个高冷姐姐是第一次养猫,而且见她也不喜欢猫,不知是何缘由捡了这只幸运的橘猫。
  出了店门,雨倒是停了,夏霜的手臂僵硬地提着笼子,生怕里面的那东西沾到自己。
  贺东阳身下乱晃,晃得她头晕。
  “大忙人还养猫做什么,又照顾不好。”
  “您不是要准备画展吗,出来闲逛不浪费时间,明明陪我说会话的时间也挤不出来。”
  “哦,家里面的家务不做了,感觉不乱了?也是,我不在你肯定能保证整洁。”
  吵耳的猫叫一路上就没有停过,直到见到熟悉的大门,贺东阳方安稳下来。
  进屋后,贺东阳挣扎着要下地,夏霜也不想多管她,把笼子放在地上,打开笼门而后去布置猫窝。
  再次回来,屋里的事物对贺东阳来说都长大了,连跳上她最喜欢躺的沙发都浪费了她不少力气。而且刚上去还挨了夏霜一记眼刀,贺东阳不以为意,得寸进尺地把猫头搁在抱枕上。
  她舒适地瘫在上面,猫耳突然往中间一缩。
  【Congratulations!获得“听”能力,下一个任务“拥有名字”,奖励“说”,请加油。】
  贺东阳猛地来了精神,她能听懂人话了,这事说出去要感天动地啊!下一个任务听起来也不难,谁家养个宠物不取名字,待她这就去和夏霜商量。
  等夏霜打开房内的灯,贺东阳便从蓝色的沙发上一跃而下,她迈着轻巧的步子走向夏霜,嘴里撒娇:“霜啊,是时候给我取个名字了,不要叫‘东阳’,也不要叫蠢名字,‘十亿’就挺好,刚好我新书打算叫《十亿的怀抱》,听起来是不是特有钱。”
  这猫进了门就跟马路上抱着腿蹭的脏球大相径庭,那傲慢的小眼神还真当自己是这个家的主子了?
  夏霜反应过来,那尊大佛走了,却把这个玩意儿给招了进来,也不知道谁想养猫,送人算了,免得给自己找事情做。
  贺东阳毛茸茸的嘴两边列成弧线,期待夏霜接受到她的信号。
  夏霜不紧不慢地掏出手机,怼着毛乎乎的脑袋照了一张照片,随后发了一条朋友圈。
  【流浪猫,可送。】
  还配了贺东阳贱兮兮的大头。
  看夏霜眼角的窃喜和不屑,贺东阳就晓得她在暗中谋划什么东西,等夏霜无情地丢下她去画室,贺东阳轻车熟路地摸到桌子上,毫不困难地打开了她的手机屏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