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上司是喜欢的作者【都市情缘】──君子本色

时间:2020-10-05 11:48:10  作者:君子本色
  文案:
  安忆上班第一天,她粉的作者大大,在时隔半年的封笔之际发了一条微博。
  将心:7月1日,不见不散。
  十天后,安忆上班摸鱼,在厕所里读完了第一章 ...
  一股陌生的诡异感扑面而来。
  她颤抖着双手点开作品详情,盯着文章类型...哭了!
  百...?百合?!
  她的作者大大这半年发生了什么啊!!!
  两个月后,安忆休息室摸鱼看小说,被姜宛宁逮了个正着。
  不仅如此,她还被姜宛宁堵在了厕所门口来了个壁咚。
  姜宛宁深情款款:小忆儿,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安忆瑟瑟发抖:???老板我错了!我再也不上班摸鱼了!
  当日夜里,安忆收到了来自作者将心的平台红包,还是最贵的一款。
  看过消息之后,安忆瘫软在了床上——这是什么鬼故事啊!!
 
  文案二:
  读者马甲掉了的安忆,每天都在辞职的边缘试探!
  辞职信被规规矩矩的放到办公桌上,没活过十秒,便在空中转了一个360度,安然飞进了垃圾桶。
  姜宛宁撩了撩耳边的发丝问道:你看我像不像小说里的林总?
  安忆:....
  时隔大半年后,小说完结,实体出版缺一章特别番外。
  安忆在□□之下,被姜宛宁圈在了办公桌前...
  安忆:你写的不是互攻文么?!
  姜宛宁:宝贝,这只是番外。
 
 
第1章 
  ——叮当。
  【特别关注】将心:7月1日,不见不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安忆只看了一眼手机上方的提醒,便激动的从毕业典礼现场的凳子上跳了起来。
  下一秒,她便被班主任和周围同学看智障一般的视线按了回去。
  “姐妹,您这抽啥疯呢?”旁边是大学四年舍友兼闺蜜的辛寻语,正一脸的我不认识这个人的嫌弃目光看着她。
  “将心要开新文了!!”
  “她已经消失快半年了!终于回来了!”
  “呜呜呜...我亲爱的作者大大啊,您终于回来了!”
  安忆的前两句是对着辛寻语说的,甚是激动和兴奋,最后一句嘛...是点进微博之后,评论将心微博时的自言自语。
  辛寻语探身过来看了看安忆在微博下一副舔狗模样的回复,嫌弃的直咂舌,但却又很是习惯安忆的这副模样,没有再多费口舌的吐槽。
  安忆自从刷出这条微博,台上的老师和校领导再说什么她已经没兴趣听了,只一遍遍的刷新着微博下最新回复。
  评论里清一色的彩虹屁,安忆却很快脱颖而出,上了热评,直升至所有评论最上端。
  大家不约而同,又目的统一,都只是为她们那高冷的作者大大,能回一回安忆这个长久的幸运儿。
  不至于让这个整点的微博,看起来像是草稿箱的定时发送。
  安忆是将心的骨灰级老粉,还是那种在将心小白阶段,只发了一章文就锁死的读者,一晃眼,她大学毕业,追将心的文也四年了。
  她微博刷的上心,点赞转发全都没忘。她们这群可怜的小读者也没有官方的读者群,只是自己拉了个群,每天在里面跪舔一遍将心的小说。
  这会群里已经炸了,视线根本跟不上一条条消息刷新的速度,激动的同时,大家也都在盲猜着这次的文章类型。
  将心从来不放什么预收,只提前预告开文日期,其他的全凭读者自己去她专栏里找。
  真是又高冷,又神秘。
  但人家文好,纯靠文字吸粉,读者黏度非常高。
  安忆陪群里一众新老读者聊着,轮到她们班上台拍照,她都还沉浸其中,坐凳子上半天没挪窝。
  辛寻语走出一半,又扭头将安忆的拖着手机打字的右手手腕捏住,将人抓了起来,“准备上台了祖宗!”
  “哦哦哦。”安忆这才锁了屏,将手机揣进了兜里。
  毕业典礼上的拍照速度还是很快的,拍完照也就差不多结束了,而典礼之后,也就意味着,安忆她们已经正式毕业,离开了校园。
  从操场走回宿舍的路上,安忆还不断刷新着微博和企鹅群里的消息,辛寻语怕她走路撞树,好心的挽着她的胳膊。
  “你这下午还要上班吧,准备上班第一天就摸鱼么?”辛寻语没好气的问道。
  安忆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抬头望向林荫小路的尽头,沉沉的叹了口气,“对哦,下午就不能刷了,呜呜呜心好痛。”
  辛寻语一脸的嫌弃:“就你这模样,也不知道静尘的小姜总怎么看上你的。”
  她顿了顿,继续道:“那小姜总真的是个女人?”
  “是啊,还蛮好看的。”安忆又低了脑袋,继续回她的消息。
  辛寻语闻声上下打量了安忆一番。安忆长的好看,她是知道的,安忆的能力,她这四年也是见过的。
  虽然说安忆进入静尘集团是众望所谓,可怎么她现在看安忆,就哪哪都觉得不合适呢?
  “那她凶不凶?”辛寻语压低了些声音的问道。
  “不知道。”安忆头都没抬,“我就只看了她一眼,然后她在一众面试人中,冲我指着说了句‘就她了’,然后就没了。”
  辛寻语:???
  她无话可说了,可能这个什么小姜总是个外贸协会,只希望她们宿舍这个既聪明又有点天然的女人到时候不会被折腾的太惨。
  “啊啊啊啊啊啊!回了!”耳边的惊呼声将辛寻语操碎了的心粘回了原形。
  将心只不过是冷漠回了安忆一个“嗯”,可这一个单字,放到读者群里,就是一份中学语文阅读理解。
  “你也差不多了吧...”辛寻语脑瓜子疼。
  “嗯。”收到回复的安忆安心了,她关了群消息,也不在刷微博,乖巧的将手机拿在手中,看着辛寻语甜甜的笑道,“不看了。”
  “你笑的好恶心...”辛寻语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回了宿舍,两个人将仅剩不多的最后一些物品装进箱子里,又一起去吃了午饭。
  饭后,安忆便得去静尘报道了。
  今天本该是她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没办法赶上毕业典礼,她才只好请了半天假,承诺了下午会赶过去。
  她还和辛寻语住在一起,两个人在市里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离两个人上班的地方都不算远。
  “这些就辛苦你了。”安忆临出门前,看着两个人最后的两个箱子,温声叮嘱着。
  “行了你赶紧走吧!”辛寻语没好气道,“快下班了给我发消息,看看晚上跟璐璐她们一起吃点什么。”
  一想到这顿可能就是散伙饭,以后再遇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安忆站在门口嘴巴一撇,戏精上身,委屈巴巴的快要哭了。
  “你矫情个屁啊!再不走就迟到了,赶紧走!”辛寻语放下手中粘箱子的胶带,走到门口将安忆推了出去。
  “哦...”安忆委屈的应了一声,走了两步又扭头回来看了一眼辛寻语。
  辛寻语看着安忆那奇奇怪怪的眼神就浑身难受,她摊了摊手,软下随时暴躁的脾气,倚在门边问道:“我们不是还要住一起的么?”
  “对哦...”安忆应了一声,脸上做作的表情转瞬收了,她转了身子迈开脚步,挥了挥手继续道:“走了,晚上见。”
  辛寻语恼怒的扣了扣门皮,一口浊气卡在胸口,好半天才吐出来。
  C大离静尘集团不远,但市中心堵车是日常,用的时间自然也就相对多一些。
  安忆抵达静尘集团大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外出吃午饭的前辈们,都在不断往办公室赶回来。
  安忆谁都不认识,进到大厅还得靠前台的小姐姐指引方向。
  她先是去了人事部办入职,途中了解到小姜总出去吃午饭,大概会晚两个小时才回来。
  安忆默默的在心里计划着时间,三四点多回来,六点钟下班,没两个小时办公...
  算着算着,她便只觉得心凉,总觉得她这第一天上班,可能就得在加班中度过。
  然而等她跟着人事部的姐姐办完手续,录了指纹,办了工牌,全部整理顺畅,被带到小姜总办公室的时候,那个说好会晚两个小时才回来的女人,已经坐在办公桌前办公了。
  “姜总,这是您新招来的助理,安忆。”
  人事部姐姐将安忆丢在总裁办公室之后,便一溜烟地跑了,只留下安忆一个人在空调开足,让人有些冷的总裁办瑟瑟发抖。
  姜宛宁确实是在办公,早上会议的内容,有些是后面报上来的电子版,她还没有看完。
  等她从文件里回神休息时,安忆已经在原地站了快半个小时,腿都有些僵的不打弯了。
  “嗯?”姜宛宁看着如电线杆一般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安忆,愣了一下。
  “安忆是么?”回忆起半小时前被打断工作的记忆,姜宛宁一边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一边问道:“你会用打印机么?”
  “会。”安忆远远的回答。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前,而且腿有些发木,很少穿高跟鞋的脚此时也不是很舒服。
  姜宛宁闻声朝安忆招了招手,想将人唤来桌前。
  安忆看见了,便缓缓迈了一步,没有意外的,她重心不稳的轻轻晃了下身子,好在没有就这么摔下去。
  她努力稳住重心,再次迈开脚步时,总觉得有那么一瞬间看到姜宛宁唇角弯着,在笑她。
  等她在定睛一看,姜宛宁却是一副平淡模样,脸上没什么表情,眉宇之间还莫名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
  安忆走到姜宛宁的桌前,姜宛宁将摊开在桌上的文件一本本拿起来来,垒成一摞递给了她,“复印两份,尽快拿回来。”
  安忆双手接过文件,恭敬的回道:“好的姜总。”
  姜宛宁看着安忆轻点了下头,又摆摆手,“去吧。”
  安忆安静的退出了办公室,关上门的瞬间,她便瘫软的靠着墙弯了身子,又蹬了蹬腿,将有些硬直的腿部活动起来。
  她内心无数次吐槽姜宛宁将她晾在门口是故意的,却也只是在内心吐槽,没人可说,也不敢说。
  而且她是第一天上班,吃点苦头好像也是应该的...
  安忆不敢耽搁太久的时间,确认自己腿脚恢复之后,便走到不远处的打印机旁复印起了文件。
  姜宛宁是看着安忆走出去的,之后,她从抽屉里拿了个记事本出来,将刚才看到安忆没站稳时的画面和感受写了下来。
  等待安忆复印文件回来的时间里,姜宛宁又看了几份电子版的文件,还是敲门声打断了她的继续阅读,她应道:“进。”
  安忆抱着厚厚一摞的文件回来,她走到姜宛宁的办公桌前,小心翼翼的低声问道:“姜总,文件复印好了,请问我应该放哪?”
  姜宛宁知道这三份文件重量不轻,她起了身,将安忆已经分好的三份中的一份接了过来。
  “剩下的先放那边的桌子上。”
  安忆看着姜宛宁眨了眨眼睛,一合一抬之后,便听话的将文件放在了旁边的待客小桌上。
  “再帮我倒杯咖啡。”姜宛宁等着安忆起身,便紧接着安排。
  安忆没有拒绝的理由,她安静的回到桌前,接下了姜宛宁递过来的咖啡杯。
  “拿铁,杯子记得洗一下。”姜宛宁叮嘱道。
  “好的。”安忆应的乖巧极了。
  她带着杯子再次走出总裁办的之后,长长舒了口气。
  好像...这个小姜总,也不是那么的太为难人,至少没有只跟她说个咖啡,任由她猜想,然后被裁的恶趣味。
  对比起安忆这一个多小时接触和适应姜宛宁的茫然,姜宛宁可平静极了。
  她甚至还看着安忆离开的背影,抿着唇淡淡的笑了一下。
  趁着安忆还得一阵才能回来,姜宛宁将刚才接过的文件按照看过和未看过重新分类放在桌面上,又拿了一份没看过的认真翻了起来。
  待安忆端着温热的咖啡,再次回到姜宛宁的办公桌前时,姜宛宁正看的认真。
  感觉到人影的靠近,她头也没抬的说:“你现在表演一下...”
  “不经意的将咖啡倒在了我的办公桌上。”
  安忆:???
  作者有话要说:  安忆:作者妈!你让我先说!
  安忆:我收回姜宛宁是个正常人的说法!
  ——
  开新辽!
  卖萌撒娇翻滚求收藏求评论呜呜呜
  蓝后,
  关于上一本《时间的红线》,是为了避风头突然锁的全文,等这阵过去还会写的!
 
 
第2章 
  安忆愣在原地,一个脑袋两个大。
  这是什么操作?什么叫做“不小心把咖啡倒在了桌子上”?
  还有这一桌子的文件,她若真这么倒上去,是不是明天就不用来了?
  安忆只觉得自己大脑都快爆炸了。
  原则上,她是应该听从领导安排,乖巧演戏,做一个听话的助理。可实际上,她哪可能就这么真实的做下去,里面一个接一个的坑还不得把她埋了。
  这泼脏了文件事小,万一这不受控制的液体滑落到姜宛宁的身上,万一那炙热的咖啡烫伤了顶头上司娇嫩的肌肤,那大概就不是什么滚蛋回家的问题了。
  安忆迟迟没动,她心底默默收回了几分钟前认为姜宛宁是没有恶趣味的这个说法,现在看来,只是那些太小儿科,姜宛宁不屑用罢了。
  而下达要命指令的姜宛宁本人,此时正低着头,轻颤地嘴角,强忍住笑意,还试图用无声阅读来遮掩着。
  安忆自然无心关注姜宛宁表情的细微变化,在她的眼里,姜宛宁只是在很认真的在看文件。
  “怎么了?”姜宛宁等待了半天,实在有些忍耐不住,这才抬起头,疑惑的追问,“有什么问题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