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生【种田文】──春溪笛晓

时间:2020-10-05 11:45:58  作者:春溪笛晓

 

  文案:
  宋颂睁开眼的时候,破烂小货车上正公放着响亮到失真的音乐:“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重头再来~”
  宋颂一激灵,被吓醒了。
  时间:二十年前。
  地点:装满水果的破烂小卡车。
  人物:爷爷、奶奶、爸妈、他、妹妹。
  这个时候一家人齐齐整整、一个不缺,除了房子被拆了、补偿款被白眼狼吞了、家里还一毛钱存款都没有了——以及他明天即将参加高考之外,气氛可温馨可美好了。
  宋颂对此只想说一句话——
  “贼老天,还我亿万家产!”
  
  作品简评:
  宋颂重生在高考的前一天,前世一切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事都开始于这个夏天。重生后宋颂二话不说开始着手改变家里窘迫的经济状况、解决好友即将面临的危机。事情逐渐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唯一出乎宋颂预料的是,前世那个被他哄得离不开他的科研天才顾临深似乎也“梦见”了他们的未来,跑过来哭着对他说“颂颂,你别不要我”。宋颂只能带着年轻了二十岁的少年天才,开始了自己迟来了二十年的复读生涯……本文风格平实细腻,人物鲜明饱满,作者用轻松的语言描写出了主角宋颂积极向上的生动形象。随着故事展开,主角与身边的人邂逅不同的人和事,逐渐成长、渐生情愫,最终收获水到渠成的爱情。
 
 
第1章 
  “你靠临深捞的钱也不少了,该知足了。”
  居高临下的语气,冷淡不耐的态度,无一不泄露出说话人的轻蔑。
  “我们早就给临深准备好最专业的团队,你一个连专科生都算不上的外行,应该识趣点别再赖在临深身边不走。”
  宋颂眉眼同样冷淡。
  他早就不缺钱了,仍保留着每个周末去见顾临深的习惯,不过是因为顾临深依赖他,他也习惯了被顾临深依赖而已。
  过去他确实利用过顾临深。
  顾临深有着世上最聪明的脑袋。
  顾临深是罕见的学者综合征。
  随着精神类疾病的认知普及开,自闭症逐渐走进许多人的视野,而自闭症之中有极小一撮人会表现出学者综合征的特征,他们和自闭症患者一样对外界感知不灵敏,基本不和人沟通,但是在艺术或学术上有着过人的天赋。
  可能性很小,但确实存在。
  宋颂意外认识了顾临深,发现他做的研究里有不少适合变现的技术,麻利地哄着顾临深把技术交给他去做变现研发。
  宋颂借着顾临深对他的莫名信任,敲开了一扇扇技术之门,短短十年就一跃成为跻身富豪榜的青年俊杰。
  他野路子出身,做事不拘一节,早年还做过不少不光彩的事,顾家人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些年不知想了多少办法要把他从顾临深身边撵走。
  可惜顾临深谁都不搭理,只认他一个人。
  直至前些时候顾家培养出一个科研新秀,对方长得眉清目秀不说,还和顾临深很投缘,两个人竟能就着研究项目聊起来。
  要是告诉宋颂那些项目成果有什么用,宋颂可能有一万个把它们变现的方法。
  可如果是让宋颂参与研究、和顾临深聊项目内容,宋颂就两眼抓瞎了。
  顾家大哥说得对,他读完高中就没再往下念了,学历有限,水平不足,满身市侩气,眼里只有钱,他这样的人,本来就不该和顾临深有什么交集。
  他要是顾临深的哥哥,也不会乐意看到这么个存心利用自己弟弟的人留在顾临深身边。
  “好。”宋颂摁熄手里的烟,随手把烟蒂扔在桌上那晶莹剔透的水晶烟灰缸里。
  他抬手潇洒地在桌上那份终止合作的同意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就这样吧,他赚的钱够多了,估计十辈子都花不完,着实没理由巴着顾临深不放。
  宋颂把笔一扔,毫不留恋地往外走去。
  顾家大哥没想到宋颂这么干脆,一时忘了要说什么。
  等宋颂都进了电梯,他才想起弟弟还在家里巴巴地等着见宋颂。
  想到这里,顾家大哥脸色又沉了下去。
  这就是他不放心让弟弟太过依赖宋颂的原因,宋颂这人唯利是图,偏又有着八面玲珑的手腕,看着对谁都挺好、和谁都能交朋友,实则冷心冷情,根本不会有什么真感情。
  他不想办法把宋颂撵走,难道放任宋颂把他弟弟的价值榨干再拍拍屁股走人?
  顾家大哥怀揣着“终于解决一桩大事”的心情回家,才踏进家门,就看到弟弟顾临深正端端正正地坐在能看见大门方向的位置,正襟危坐地玩着俄罗斯方块。
  听到开门的动静,顾临深抬眼看向大门的方向,眼底有着一丝不容错辨的期待。
  看到顾家大哥后,顾临深又把目光收了回去,继续专心致意地玩手里的俄罗斯方块。
  接下来几天,顾临深除了吃喝拉撒外哪都不去,一天到晚只坐在临近大门的沙发上打他心爱的俄罗斯方块,似乎怎么玩都不会腻。
  谁来找他他都不理。
  顾家大哥意识到了什么,蹲到顾临深面前与他平视。
  顾临深这才把目光落到自家哥哥身上,眼底掠过一丝疑惑,不知道顾家大哥为什么要到他面前来。
  在顾临深的世界里人可以简单地划分为两类,一类是宋颂,一类是其他人。
  “宋颂不会再来了。”顾家大哥对顾临深说出这件他办了好几年才办成的大事。
  轰隆。
  外面响起一声惊雷。
  顾临深睁大了眼,眼底满是无措与不信。
  宋颂很忙,宋颂有很多事要办,所以他不缠着宋颂,连电话都不打,只乖乖等宋颂忙完来找他。
  为什么宋颂不来了?
  顾临深幽黑的瞳眸里蕴起了水雾,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已经这么听话了,宋颂还是不要他了吗?
  顾临深拿出手机,播出自己熟记于心的那个号码,却只得到一个“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的机械音。
  顾临深脑袋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宋颂不要他了。
  这个念头在脑中轰然炸开,炸得顾临深心脏阵阵抽疼。
  他脸色变得苍白,捂着胸口猝然倒了下去。
  顾家大哥脸色一变,忙叫来家庭医生给顾临深急救。
  ……
  宋颂并不知道顾家发生了什么,他花几天把手里的事拢了拢,只身来到边境一座雪山底下,准备和昔日好友登山。
  他们一身专业行头,瞧着就是有钱有闲的人。
  不是节假日,也不是特别景点,沿途没什么人,连信号都不太好。
  “难得你这个大忙人有空来找我玩。”好友感慨道。
  他们从小就认识,可以说穿着一条裤衩长大的,只是后来变故太大,宋颂去了首都发展,他来到这边当登山向导,平时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我都三十好几了,再不来跟你活动活动,以后就再也上不去了。”宋颂笑道。
  人过了三十,就能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逐渐失去青春年少时的活力,再过几年他就算想登山,恐怕也没那体力了。
  “你们啊,就是在城市里待久了。”好友给宋颂嘴里塞了根烟,自己也叼了一根点上,凑过去用燃着的烟屁股把宋颂的烟点着。两个人吞云吐雾一会儿,好友才接着说,“我认得一个老向导,人家六十好几了,一天还登山两三趟,三十岁算个屁!”
  宋颂听着好友说话,心情好了不少。
  这就是他来找好友的原因,这句掷地有声的“算个屁”是好友少年时的口头禅,说了这么多年也没改,听着就叫人满心豁然。
  世上多少恩怨纠葛、爱恨情仇,都可以来一句“算个屁”!
  两人相携登山。
  山路不好走。
  越到高处,积雪越深,脚下容易打滑。好在他们装备齐全,走得还算顺畅,中午就走到了半山腰。
  太阳高高升起,日光却因为洒落在雪山而沾上了几分冷意。
  宋颂指头动了动,烟瘾犯了,可海拔越高,空气越稀薄,哪怕他平时坚持锻炼,身体底子还不错,也不想太糟践自己。
  “要不要歇歇再走?”好友问道。
  “也好。”宋颂点头。
  两个人寻了个地方坐下,喝了点葡萄糖补充体力。
  他们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忽然听到有人喊:“颂颂!”
  宋颂一愣,循声望去,只见顾临深一身狼狈地站在那里,表情有些惊喜,又有些委屈。
  宋颂见顾临深什么都没带,脸和手都冻得红通通,顾不得追究他怎么会跑了过来,解下围巾上前裹到顾临深脖子上,又塞给顾临深一瓶葡萄糖让他先补充点糖分和水分。
  宋颂把顾临深上上下下都拾掇好了,才拉着他到一边问道:“你怎么找来的?”
  “定位。”顾临深言简意赅。
  以前宋颂怕他走丢,在他手机里装了定位,宋颂能看到他在哪,他同样可以看到宋颂在哪。
  他虽没自己出过门,但还是一路磕磕绊绊地找了过来。
  他是从医院偷跑出来的,他不信宋颂不要他了,所以他要来找宋颂。
  大哥果然在骗他,宋颂没有不要他,他一来,宋颂就把围巾和水都给了他。
  顾临深定定地望着宋颂。
  好友还在,宋颂不好说什么,他正要拉着顾临深坐下歇歇,就听到山上传来一声闷响。
  “不好!”好友脸色一变,朝宋颂喊道,“快跑,好像是雪崩!”
  宋颂脑袋“嗡”地一下,只觉头皮发麻,拉着顾临深就跑。
  顾临深反应本来就慢,又大病未愈,被顾临深一拉更是一个踉跄,直直地摔倒在地。
  宋颂伸手去拉顾临深,却没能把人拉起来。
  顾临深唇色泛青,竟是摔晕过去!
  他们跑不了了!
  “宋颂!”好友喊道。
  宋颂咬牙回道:“你下山找人来救援。”他跪坐到顾临深身上,颤抖着给顾临深戴上氧气罩。
  他这一系列动作在几秒钟之内做完,那滚滚冰雪也已砸落在他们身上。
  宋颂没有说话。
  这种情况下,说话只会让他们死得更快。
  他也没什么要和顾临深说的。
  他不是好人,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好事,对顾临深也是利用比真心要多。
  可顾临深是来找他的。
  这家伙是从来没自己出过门的生活白痴,居然独自来到这么远的地方。
  顾临深为他而来,他不能让顾临深一个人死在这里。
  好友是专业的,应该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经验,只要再撑一会,顾临深就能等到救援。
  至于他,没什么要紧的。
  他活了三十几年,钱赚了不少,朋友也交了不少,该享受的都享受到了。
  他这样的人,活着对这个世界没什么贡献,死了也不会有太多人觉得惋惜。
  相比之下,顾临深活着更有意义,他有着被老天偏爱的大脑。
  他见证过顾临深创造的奇迹。
  他相信顾临深以后还可以走得更远。
  即使那份荣耀里不再有他也不要紧。
  他希望他永远璀璨耀眼、一身光明。
  在令人惶恐的黑暗与寂静之中,空气正逐渐变得稀薄。
  宋颂有些支撑不住了,他觉得背上的雪越来越沉,自己离戴着呼吸罩的顾临深也越来越近。
  宋颂额头轻轻地抵在顾临深额上,无声地与他道别。
  “再见了,顾临深。”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开文!
  还有人在吗(小心试探.jpg
  *
  注:文里关于自闭症、学者综合征以及专业知识自然知识求生知识的内容都是瞎哔哔,不要当真,切勿模仿
 
 
第2章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重头再来~”
  洪亮的歌声从外面飘来,宋颂缓缓睁看了眼,呼吸着周围带着点水果甜香的空气。
  外面传来两个女人的吵架声——
  “你们怎么回事?说了我儿子明天就高考了,现在正在车里睡觉,你们还把歌放这么大声,存心不让别人好好休息是吧?”
  “哟,你儿子都要高考了,你还不忘出来投机倒把?”
  “呸!投机倒把罪今年都取消了,你多看点新闻吧!”
  “你也说多看点新闻,我跟你说,我们放的这歌可是上了央视的,怎么就不许放了,我偏要放!”
  对话越来越清晰。
  一切真实得过分。
  宋颂艰难地坐了起来,只觉胸腔还残余着冰雪压身带来的寒意。他偏头看向狭窄的车厢里贴着张报纸,上面写着日期,1997年7月1日,头版新闻是一张鲜红的国旗在紫荆花旗旁升起。
  1997年发生的大事不算少,一件是港城回归,一件是国内正面临着巨大的失业潮。
  国家为了鼓励下岗职工再就业,请人操刀了不少励志歌曲,外面正循环播放着的《从头再来》就是其中之一。
  港城回归之后,他爷爷特别高兴,特地花钱买了份几份报纸,郑重其事地贴在他们家墙上和破烂卡车上,每天都要把头版新闻读上两遍,高兴得跟个孩子似的。
  这一切本来已经沉眠在宋颂的记忆里,偏偏又真真切切地来到眼前,叫宋颂一时没法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梦里。
  回忆起雪山上那种逐渐失去空气的痛苦,宋颂又用力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宋颂活动了一下手脚,越过外面一筐筐水果,走到了车厢外头。
  明媚的阳光照得他睁不开眼。
  宋颂适应了一会明亮的日光,才看清外面老旧的街道。
  这个地方他认得,这是省会的老街,后来搞拆迁还出了不少家破人亡的闹剧。
  “儿子,你睡好了?”宋妈本来正和人吵着架,注意到宋颂下了车,立刻转回来拉着宋颂念叨,“明天你就要高考了,想休息就多休息会,别太担心家里的事。你爸的医药费我心里有数,实在不行,你彪叔那边也还能借点,这些事不是你该想的。你还小,明天好好考试才是正经事,别人越是瞧低咱家,你越要出息给他们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