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混入Alpha学校的Omega【情有独钟】──照烧柚子姬

时间:2020-10-05 11:44:58  作者:照烧柚子姬
  文案
  A高是有名的Alpha学校。
  学校里每一个都是身强体壮年轻的Alpha,景帜作为一个隐藏性别的Omega,在里面——瑟瑟发抖。
  舍长江白昼,为人高冷做事雷厉风行,被一群Omega奉之为他们学校的校草。然而江白昼本人却表示对Omega没有兴趣,性取向成迷!为了安慰受伤的发小,景帜使出全身解数想将江白昼引导到‘正确的道路’上。
  故意在江白昼穿女装,拉着对方跟自己一起看AO片,更是在好不容易的假期里带着江白昼去Omega多的地方看烟花。然而江白昼却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景帜对自己情根深种,煞费苦心的再追求他!
  他感动的稀里哗啦,某个深夜给自己做心理建设,Alpha不要紧,他就是我的真爱。然而这场闹剧直到一次晚宴上,景帜落单了,一个人躲在厕所里信息素全部外泄。寻着气味找来的江白昼当场看到景帜的气味都弱化了许多,整个人软乎乎的,眼尾还有些漂亮的红。
  他呼吸一滞。
  景帜虚弱的说:“别告诉别人好吗……”
  江白昼凑上前来,捏起他下巴说:“你是Omega?那正好,给我吸一下,我想你想的不得了。”
  景帜:“???”你不是对Omega有排斥症吗!
  完了,景帜觉得自己好像玩脱了……
  清冷骄矜A × 沙雕可爱O装A
 
 
第1章 被困宿舍 
  喧哗的校门前。
  门口传来阵阵嬉闹声,因为刚开学,这里站的人可谓是鱼龙混杂。现场的气味有些过于混乱了,Omega清甜的体香,还有Alpha的强烈压制性气息。
  景帜好不容易从人群中钻了出来,身后有两个人带着羡慕的声音说道:“哇,好帅,为什么帅哥都去了Alpha学校啊!果然长得好看最后都要搞基么……”
  他有些没绷住,差点想笑出来,然后硬拉着好朋友走了另一旁比较少人的道,总算是没那么拥挤了。
  送他来上学的是景帜一直以来的发小,一个彪悍又奇葩的Omega,程雨因。此时他笑笑,手搭在景帜的肩膀上:“刚才有两个Omega要你的微信号呢,我没给。”
  “?”景帜切了一声,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你给才是害我好吗。能不能给,你心里没点B数?”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怼了起来,不知道的以为这俩走那么近肯定是情侣,知道的那才叫眼泪流下来。景帜,一个十八岁的优秀少年,高考以绝对优势考进了这所门槛贼高的军校。
  但……他有一个秘密。
  景帜从小到大一直是以Alpha的身份自居,平时训练和学习都是以A的方式生活,直到分化完成……他竟然成了一个Omega。
  这让人如何能接受!景帜心一横,还是继续伪装成了Alpha。与往届不同,Alpha信息素伪装剂市面上已经不允许卖,这种东西只能用于实验室和医学研究。而恰巧,景帜的父亲正好是个科研家。
  他伪装Alpha,自然也就没有人怀疑。高考过后景帜的迷弟在论坛里堆了一个高楼,每个人都口口声声说要做他的小心肝,别提那些O有多骚了。
  其仰慕程度,让景帜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两人还没走进校门,身后突然有人在议论:“景帜旁边的那个O是谁啊,该不会是他男朋友吧?”
  “不是吧,没听说景帜有男朋友啊?怎么会这样!”O的声音有点愤愤不平,程雨因身体直哆嗦,脑海里那些不良少年教训的小说情节频频涌上脑海,求生欲让他灵机一动。
  “表哥!你去吧,我妈给你买了好多吃的放书包里了,记得跟其他Alpha分享!”程雨因声泪俱下,手一个劲的往他背包里塞零食。
  景帜先是一愣,紧接着又一懵,眼神交流间才懂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只好咬了咬牙,硬撑了个笑容出来:“替我谢谢姑姑,嗯,你回去吧。”
  他接过食物和袋子,跟程雨因做了一个泪别的手势,做作程度自己都要吐了。万幸那边的Omega懂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纷纷松了一口气,只见他们说:“原来是表哥,那我就放心了,等他们军训完就要来找景哥哥,一定得要联系方式!”
  一旁的Omega嗤了一声:“那你可得抓紧时间,这可是Alpha学校,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其实景帜内心还是挺臭屁的,他是个颜控,虽然自知之能与这些可爱的小O姐妹相称,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跟他们做朋友的心。
  景帜有些蠢蠢欲动,转身想去那边跟他们搭上一句话,然而下一秒,他的那些追求者忽然朝另一个方向跑了过去。一旁的程雨因抱着奶茶冷不丁笑出声,嘲了他一句:“看来他们要移情别恋了。”
  “嘿……”景帜还想出声挽留,然而那群Omega却半点没停,又一个还说道,“一高校草也来了Alpha大学,妈的这是什么视觉盛宴!”
  一高校草?听到这话,程雨因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奶茶,啧了两声:“这学校真是人才济济啊,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每次考试都是第二,压在你头上的那个人是谁?”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景帜每次想起来都气的慌。每次市内举办竞赛,还是最后的高考,那个第一名永远是那个姓江的!千叶市的校园网论坛人气第一也是他,而自己却是那个万年老二。
  各花入各眼,喜欢景帜的很多,但喜欢这位的……也很多。景帜从兜里掏出来个棒棒糖,随手塞到了嘴里,纳闷道:“老子一直被他压也就算了,为什么我上Alpha学校他也上?明明江白昼有一个更好的选择。”
  是了,江白昼。这个名字,足足压了他三年。对方还是一高的校草,不过景帜一次也没见过。如今两人居然要同校了,程雨因燃起了八卦的火花:“哈哈,说不定你们还是同班勒,这么有缘分!我在论坛上早就见识过他的大名,超级帅的,我男神!!!”
  “去去去,不跟你闹了,我去学校了。”景帜跟他一笑,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便没有理会那夸对方帅的话。他拍了拍程雨因的肩膀,这才拉着行李箱进了校门。
  这学校很大,环境不错,从这里是后门,直接通的大操场。操场上有很多锻炼身体的器械和设备,景帜看了有点眼花缭乱了,心里直叹:果然是Alpha学校啊,设施都这么齐全的。
  去学长那里登记了信息表,景帜直接拿着宿舍的钥匙走了上去,也懒得在楼下看。虽然嘴上说着是自己比较随性,但更多的是景帜——懒。
  他不喜欢做一些多余的事情,没有闲心,也没有那个必要。景帜那根棒棒糖快嘬的只剩一点渣了他还没丢,哼着歌去了三楼,316宿舍号。
  宿舍里边暂时还没有人,景帜闻了下自己的衣服,有些出汗了。反正是大夏天,景帜的水卡压根都没充钱,他直接进去开着凉水就准备冲凉了。
  景帜的洗澡速度飞快,在里面打了肥皂使劲冲了身体,直接就关了水龙头。他转身用毛巾擦眼睛,手在墙壁上摸索,然而却摸了个寂寞。
  景帜将眼睛的水冲掉,迷迷糊糊睁眼,好家伙,他进来的急,衣服根本没带。
  厕所里只有一块肥皂,他随手拿的毛巾,空无他物。景帜心想着这宿舍只有自己,干脆一不做而不休,毛巾围在了下身,鬼鬼祟祟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脚上没穿鞋,光着脚从阳台走到宿舍里,动作十分小心。景帜一手包着自己的毛巾,一手在背包里找衣服,整个人有点焦急。
  然而惊喜总是在人最不想来的时候吓你一跳。
  宿舍门就在此时吱呀一声开了,门外进来了一个特别高的男生,面容冷淡,两人视线交错间,对方愣住了。
  顺着那毛巾的视线下移,男生的表情有些错愕。景帜一张老脸都快丢没了,连忙尬笑道:“那个不好意思,我忘记带衣服了……”
  他火速的从背包里扯出两张衣服,一屁股钻进了厕所里好半天没出来。景帜觉得自己很尴尬,他向来厚脸皮,但不是这种程度的尴尬!
  毕竟刚开学就被人看到不穿衣服在宿舍里,成何体统……景帜叹了口气,赶紧给自己穿好衣服,慢慢吞吞走了出去。进到宿舍里的那个男生要高他半个头,景帜自己都已经180整了,对方显然还要高上许多。
  起码一米九。
  为了怕这样尴尬的气氛再蔓延,景帜决定自己打破这个僵局,于是主动介绍自己:“那个你好,我叫景帜。”
  万幸的是男生没跟他计较,垂眸淡淡的说道:“江白昼。”
  话音刚落,景帜心里似有千万波浪翻涌而过。
  那个考试处处压他一头的江白昼。
  那个贴吧里人气也比他高一头的江白昼。
  那个秒让Omega移情别恋的江白昼!
  这个人,居然真的被程雨因那家伙说中了,冤家宜解不宜结,他们居然成了舍友!景帜刚想伸出友谊的小手,忽然又在这个关头卡死了。虽然刚才内心的反应有点夸张了,但景帜向来是个粗神经,普普通通的情况也能在脑海里演成一部大戏。
  他假意说了一声哦,转身时眉眼有些震惊。景帜觉得这概率有点假,怎么就被自己碰上了呢?江白昼是神吗?他不信。
  景帜万般无奈之下,给微信里的程雨因发了条信息。
  没有对手:【微笑】
  没有对手:江白昼是我舍友【死亡微笑】
  不要给我发语音:???有照片没
  没有对手:你不是天天逛校园网,会没看见照片?
  不要给我发语音:你拍的我比较有真实感
  没有对手:滚滚滚
  景帜放下手机,头一次点进了那个十分八卦的校园网。说是校园网,实际上玩这些的也只是男性Omega居多,几乎都快被他们玩成了一个追星论坛罢了。
  以前景帜从来没看过这个,现在是头一次想点进去瞅瞅了。他随意瞥了一眼挂在首页的帖子,好家伙,排在第一的热帖标题就是几个大字:“报!一高校草今天真的去了Alpha学校啊,真人超帅!”
  一个校园网而已,整的跟新闻头条似的。景帜点进去看了几眼,无非就是说江白昼当初填的志愿明明有一个更好的学校,但他却选了这所Alpha学校,其原因为何,所有人都不知道。
  说到这里,景帜微微皱眉。其实他分化时程雨因都不明白为什么还要继续伪装,景帜在那时才说了原因:因为工资高。
  景帜正埋头想对策,却听江白昼说:“你关门了吗?这个门怎么打不开。”
  他一抬头,江白昼正在宿舍门后弄着门锁,伸手拉的那个门柄却丝毫不动。而江白昼身上忽然散发出了一种很淡的清凉气息,还有种极力压制的欲丨望,景帜心道不妙。
 
 
第2章 令人震惊 
  景帜当然没关门,眼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只得走上前来查看。他刚洗完澡,身上有点清爽,隐隐约约露出了一点清冽的青柠味。
  是属于夏天的气息,很干净清爽的信息素。
  但这不小心露出来的一点信息素,在一旁的人看来,可就不怎么友好了。江白昼离他有些近了,闻见这味道微微皱眉,眼底的疑惑直接表明了对方似乎有敌意。
  景帜没注意身旁的人情况,自己上手去拉拉下门把手,然而——一道力量瞬间落空,刚才还好好覆在上面的门把手忽然卸了力,直接脱落了下来。
  门把手落在他手里,景帜的表情简直我勒个大槽。不是,这门把手怎么也学会碰瓷了?他抬头跟江白昼对视了一眼,不知所措道:“这下怎么办?”
  从现在看来,应该是阳台的门开着刮风把宿舍门给吹关上了,这个锁貌似年久失修,直接坏掉了。因为是内部把门关上的,门把手坏了直接无法开门,景帜心里属实蒙圈。
  江白昼看了一眼已经破了的门,也悄无声息释放了一点压制性的信息素,以免总是被对方压迫。他的语气很冷淡,但却是在说解决的方法:“我们试着求助门外的人吧,另外两个舍友应该也要进来的。”
  如果有钥匙从门外面开,那应该能进来吧……景帜不太明白这所大学的锁是怎样设计,他目前只能抱着狐疑的态度把希望寄托给门外的人。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心底都有三分薄凉,七分讥笑,不把对方放在眼里。让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是不太可能的,景帜敏锐的觉得对方好像不欢迎自己,于是识趣的回了自己的床铺。
  好在宿舍还有空调,景帜将阳台门关了,直接开启了空调。两人的床隔的有些距离,按理来说一般最早到宿舍的两个人最好建立革命友谊,但他俩却是剑拔弩张。
  才几分钟而已,景帜就经历了这样的大无语事件。他趴在自己桌子前的凳子上,慢吞吞打字:好家伙,宿舍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坏掉了?
  对面程雨因发来一个问号,无语的回道:“反正那谁长得挺帅,你这上alpha学校的四年,有考虑过让自己脱单吗?”
  景帜忽然一愣。
  紧接着他差点没给那家伙一巴掌,恶狠狠的回道:“我要是想脱单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找?我既然做了要来的准备,自然不会上他们圈套!”
  “再说了……”他撑起下巴,“alpha都是大猪蹄子,恶臭直男,我是不会喜欢alpha的。找个beta都比alpha好。”
  景帜毫无疑问的承认,他有性别偏见,他歧视alpha!所以此时的江白昼在他面前确实有点不堪一击了。
  结束了不和谐的聊天话题,景帜忽然听到了外面不停有脚步经过的声音。他立刻来了精神,这才想到,与其等那另外两个室友,不如直接求助别的同学啊!
  景帜一拍大腿,连忙走过去赶紧将宿舍门拍响:“喂,有人吗!我们这个宿舍门坏了,从里面打不开!”
  门外面窸窸窣窣有人说话的声音,紧接着有人回复:“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找宿管上来。”
  听到有人回复景帜这才放了心,回头一看江白昼那家伙居然什么也不干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他嘴一撇,讥笑道:“你怎么光让我去说,你就不动一下?”
  江白昼将眼皮抬了下,眼神实在是冷淡,那个冷不防朝他看过来的时候景帜竟然觉得自己的腿抖了一下。
  即使他现在注射了伪装剂,但omega的本能还在,仍旧会不由自主沉浸于能力强大的alpha。这是种族天性,景帜没办法决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