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不当迷弟后我应有尽有【现代架空】──白玉未毁

时间:2020-10-05 11:32:32  作者:白玉未毁
  文案:
  原名《不当舔狗后我应有尽有》
  一句话简介: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跪舔,舔完我想走,你却不松口。
  曲苏念高中时成绩一塌糊涂,曾获物理十九分的殊荣,直到某天他坐到了年级第一的顾邵青旁边。
  传言顾邵青性格恶劣,脾气极差,但曲苏凭借他精湛的舔狗技术,成功抱上了大腿。
  勤勤恳恳舔了两年,之后曲苏便出国留学,两人再无交集。
  七年后,曲苏回母校参加高中同学聚会,有人喝醉酒凑到他身旁,神秘兮兮地问:“你还记得当年曲苏喜欢顾邵青的事吗?”
  曲苏:???
  你说谁?喜欢谁??你再说一遍???
  话音刚落,包厢的门被推开,男人颀长的身形在逆光下有些模糊。
  曲苏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四周针落可闻。
  男人戏谑般轻笑一声,语气讥讽:“怎么,这回不跑了?”
  曲苏:“……”
  攻有猫饼,前一秒和受吵架把狠话说尽下一秒就躲被子里呜呜哭的那种攻。
  受很迟钝,攻把裤子都脱了才惊觉艹他居然喜欢我的那种受。
  小剧场:
  高中时,顾邵青病了。
  曲苏(急):你的病要不要紧啊我陪你去校医院好不好?
  顾邵青(傲娇扭头):不要
  现在,顾邵青病了。
  顾邵青(委屈巴巴):我发烧了,三十九度八
  曲苏(冷漠):发烧了还有精神聊天啊?
 
 
第1章 
  天空蒙了一层暗灰色,阴郁沉沉的,黑云压覆,实在不是什么好天气,远处的云彩里倒是隐了一块白光,只是那光含羞带怯着,并不肯轻易出来。
  曲苏不由暗自懊恼,他今天出门太粗心,都忘记带伞了。
  不过待会儿那么多同学里,总有一个能顺路送他一程的吧?
  他其实是不大情愿来参加这次高中同学聚会的,奈何聚会发起人和他关系不错,都三番四次邀了,他自然不好拒绝。
  聚会地点在学校附近的一家KTV,发起人说是下午先唱唱歌热场子,等晚上再一起吃饭撸串。
  曲苏刚到门口,就瞧见了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那人也正好转过脸来和他对上了目光。
  他看见曲苏就笑了,一脸热情地迎过来,调侃道:“曲大总裁,终于有空来见老同学啦?”
  曲苏被他这么一个头衔叫得怪难为情的,有些不自在:“徐航,你就别笑话我了。”
  徐航正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他从前念书的时候就老爱撺掇这些事情,毕业这么多年了,还依旧没变。
  “哪能啊。”徐航笑嘻嘻的,手很自然地就勾上了曲苏的肩,他一边带着曲苏往里走,一边道,“我跟你说,你这次可算是来对了。”
  “怎么说?”
  徐航却不肯直接告诉曲苏,反倒故作神秘:“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等进了包厢,曲苏发现里面已经零零散散坐了二十几个人,他们班总共也就五十多号人,能来这么多已经不错了。
  有两个女生正拿着话筒合唱,其余人则三两一群围坐在一起聊天,不知是谁先瞧见了曲苏,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紧接着众人都纷纷转头看了过来。
  曲苏有些不好意思地冲他们微笑了一下,他毕业后直接去国外念了大学,还是近两年才回的国,算起来也有六七年没有见过这些高中同学了。
  “曲苏,你是不是在国外打激素了,怎么一下子长高这么多。”有个从前和他熟络的女生调笑道,说着还伸手比划了一下,“你高中的时候也就和我一般高吧?”
  曲苏听到这话顿时耳根一热,他没脸说自己其实穿了双增高鞋垫。
  他高中的时候在班上男生里就是身高倒数的水平,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自觉怎么也得有点长进。
  徐航也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打量着他:“我刚刚还没发现,我说怎么搭你肩膀那么轻松呢。”
  曲苏生怕被人看出什么端倪来,不自觉地缩了缩脚尖,清咳一声转移了话题:“我不是比你们都小一岁嘛。”
  “这倒是,怪不得你现在脸还这么嫩。”先前说话的女生冲他勾了勾手指,“快过来让姐姐摸摸。”
  以前曲苏长得白白净净,比有些女孩子还秀气,班里的女同学总爱调戏他,曲苏都见怪不怪了,所以他只是笑笑,说:“我倒是不介意,就怕你家那位会吃醋。”
  先前大家在微信群聊天的时候,曲苏就注意到了,女生的头像是她的结婚照。
  徐航却从曲苏这句话里找错了重点:“这么说,曲苏,你到现在还没谈恋爱啊?”
  曲苏觉得这话问的挺怪的,什么叫“到现在还没”?说得好像他打了二十多年光棍似的。
  虽然这也的确是事实。
  他想了想,搪塞道:“先前在国外不方便谈,回国了又一直忙公司的事情。”
  徐航冲着曲苏挤了挤眼睛,一副“我懂”的表情,他暧昧地笑笑,说:“所以,这不,今天哥哥送你份大礼。”
  周围几个人听见徐航这说辞,竟然也纷纷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来。
  曲苏被他们弄得一头雾水,最后只好干笑了两声。
  这时候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曲苏也就跟着大家坐到了一块儿,他们班男生多,点了好几箱酒,聊了几句几个人就起哄着开始对瓶吹,曲苏不喜欢喝酒,喝了两口就搁置一边了。
  除了考研读博继续深造的,他们基本都是工作几年的人了,聊起的话题自然也就和学生时不同,不少吐槽公司领导的,曲苏只是默默听着,并不搭话。
  他心想着,不知道自己公司的员工会不会也在背地里这么骂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曲苏都有些百无聊赖了,这时徐航忽然凑到了他这里来。
  “哎……”
  徐航浑身掩不住的浓烈酒气,也不知道吹了多少瓶,看起来有点神志不清。
  曲苏知道他向来酒量不好,却总爱和人拼酒,不由觉得好笑:“你喝醉了?”
  徐航跌坐在曲苏身边的沙发上,他顿了顿,缓缓将脑袋凑到曲苏的耳朵边,神秘兮兮地问:“你还记得……当年曲苏喜欢顾邵青的事吗?”
  曲苏一瞬间怔住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曲苏几乎疑心自己才是喝醉的那个,不然怎么这句话拆开了每个字他都认得,合起来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呢?
  徐航以为他没听清,又凑近了些,刚想重新开口,这时,包厢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曲苏坐的位置正好是对着门口的,所以就下意识抬头望了一眼。
  男人站在门口,颀长的身形在逆光下有些模糊。他着了一件版型挺括的大衣,显得肩宽腿长,很是打眼,仿佛刚从拍摄现场赶来的封面模特。
  不知怎的,包厢里的人此时也都看向了门口这边,曲苏听到身边有人低声惊呼:“是顾邵青来了。”
  在这短短半分钟里,曲苏已经听到这个名字两次了。
  他心里纳罕,顾邵青来就来吧,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料顾邵青来了只是静静站着,他审视般扫了一眼坐在包厢里的所有人,几秒钟之后,他的目光不偏不倚,最终落在了曲苏身上。
  曲苏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时候一首歌刚好放完了,正是衔接下一首的几秒沉寂。
  曲苏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四周针落可闻。
  男人戏谑般轻笑一声,语气讥讽:“怎么,这回不跑了?”
  曲苏:……
 
 
第2章 
  顾邵青这话一说出口,众人的目光顿时就像聚光灯似的齐刷刷打在了他们俩身上,曲苏有点头皮发麻。
  先前徐航那句话就够让他迷惑的了,现在顾邵青再来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他彻底懵了。
  曲苏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瞥了一眼顾邵青。
  这么几年过去了,顾邵青的样貌其实也没变化太多,只是当年的青涩感褪了些,个子也抽条了不少。
  他身上少了几分轻狂意气,多了几分沉稳自持,但大体还是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那种气质。
  尤其是他那张脸,几乎能和曲苏记忆中的少年的模样重合起来。
  尽管曲苏不怎么想承认,但顾邵青确实是很好看,且比高中时更甚。
  从前曲苏听人说顾邵青是他们学校公认的校草,他其实还挺不以为然的,心想着又没有把全校的男生都拎出来对比了,这怎么就能评出来了?
  现在一打量,确实是自己有眼无珠。
  只不过顾邵青能被评为校草,大概是靠他这张脸以及学习成绩的加成,实际上他在学校的人气并不怎么样。
  曲苏在和他熟识之前,就听过不少关于他的负面传闻,什么目中无人连校长都不放在眼里,歧视差生故意秀优越感,当众让女生难堪毫无绅士风度,甚至还有人说他其实是心理变态……总之传得极其玄乎。
  不过在和顾邵青接触之后,曲苏就发现那些传言都是瞎扯淡。
  经过两年的相处之后,他觉得顾邵青除了说话难听,特别记仇,极度自恋,死要面子,别的还是非常好的哇。
  顾邵青站着和曲苏对视了半瞬,忽地就将眼皮一掀,半张脸都偏了过去。
  曲苏没来得及回答他先前问的那句话,就见他径自往包厢的另一边走去,再不肯看自己一眼。
  弄得好像自己对他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样。
  曲苏心想着这顾邵青还真是一如既然的小气,就算是当年自己有什么得罪他的地方,现在都过了七年了,怎么还能一直记着?况且他记得自己高中时和顾邵青关系还挺好的。
  既然顾邵青不给自己好脸色,他也没兴趣去热脸贴冷屁股,所以曲苏还坐在原位,随手拈了茶几上的一把瓜子吃。
  然而他瓜子还没嗑上几粒,就察觉到有道凌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简直如芒在背。
  曲苏故作不经意地回头,看见坐在不远处的顾邵青正一言不发盯着自己,四目相对间,他的眼神里简直要飞出刀子来。
  要是顾邵青眼里的情绪能化作实质的话,曲苏此刻已经成了一个筛子。
  被这样盯着的感觉并不好受,曲苏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他不想继续被顾邵青扎刀子,便借口去洗手间暂时离开了。
  从包厢去洗手间的路上,曲苏就一直想着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他虽然没想过会在聚会上见到顾邵青,可乍一见面也是高兴的,怎料顾邵青却是一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样子。
  曲苏并没有方便一下的念头,所以走到盥洗台就停了步子,其实刚才他和顾邵青对视的那一瞬间还挺紧张的,手心黏糊糊的,全是他的汗。
  即便这么多年未见,他对顾邵青,多少还是怀有一点当年的情绪的。
  比如……惶恐。
  那时候顾邵青的性子很别扭,常常生气不理人,偏偏从来也不说是因为什么不高兴了,弄得曲苏有心想哄人都无从下手。
  每每顾邵青脸色一沉,眼皮一掀,曲苏就比皇帝跟前的太监还着急,生怕是自己哪里做错惹了他不开心。
  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他就是顾邵青身边的舔狗一只。
  不过现在他们早就各自毕业了,再无其他干系,曲苏可没那个闲工夫去费力讨好顾邵青了。
  这么想着,曲苏也就松了一口气,他没事管顾邵青的想法做什么,给自己徒增烦恼。
  他洗干净了手,想着顺便照镜子整理下仪容,结果一抬头,镜子里却映出来站在自己身后的一张脸。
 
 
第3章 
  只见曲苏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顾邵青正杵在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曲苏顿时在镜子里和顾邵青大眼瞪小眼,场面有些尴尬。
  犹豫了一下,曲苏还是转过头冲顾邵青笑了笑:“好巧。”
  顾邵青只当他是空气,眼皮一掀,直接侧过身挤到了盥洗台面前。
  曲苏见状一愣,便退后了两步,将位置给他让了出来。
  顾邵青弯腰拧开水龙头,站在那慢条斯理地洗起了手。
  曲苏在心里骂他有病,这里又不止一个水龙头,非要挤到自己这来洗手是几个意思?
  想了想他也懒得和顾邵青计较,转身就想回去,不料顾邵青这时候却慢悠悠地开了金口:“你这是后悔了?”
  曲苏没弄明白他在讲什么,下意识反问:“我后悔什么?”
  顾邵青关掉水龙头,随手抽了两张面巾纸,一边擦手一边说道:“你再给我装傻试试?”
  曲苏被他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威胁给惹笑了,他说:“顾邵青,你有话直说行不行。”
  顾邵青冷哼了一声,转过身看着曲苏,又是那种要飞出刀子的眼神:“你回来干什么?“
  他这么站直了立在自己面前,曲苏才十分气恼地发现,即便是穿了五厘米的增高鞋垫,顾邵青还是要比自己高出不少。
  为了捍卫男人的尊严,曲苏也把腰板挺直了,他微微扬着下巴,努力和顾邵青的视线达到同一水平线上:“我爸叫我回来。”
  顾邵青十分冷漠地哦了一声,他又打量了曲苏两眼,忽然上前两步,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
  只见他伸出右手掌,在曲苏头顶比划了一下,语气有点微妙:“你长高了?”
  曲苏被这话噎得直想翻白眼,想了想他故作冷淡道:“嗯。”
  “你回国后……一直都很忙?”顾邵青问,他说这话的时候声线有些紧绷着,目光也不知为何偏到了一旁,不再看曲苏的脸。
  曲苏不明白他问自己这个做什么,便老老实实答了:“还好吧,一开始有点忙,现在已经习惯了。”
  不料顾邵青听见这话,周身气压瞬间都低了几分,他唇边勾起弧度,话语里却含着不加掩饰的讽刺:“当了总裁的人就是不一样。”
  曲苏乍被这么刺了这么一下,自然也不痛快,心说这顾邵青是不是出门没打针,不然怎么见到自己就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