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未婚夫背叛后【完结】──君子剑

时间:2020-10-03 09:55:53  作者:君子剑

 

 
  文案:
  萧廷身为武安侯世子,与右相幼子苏容卿从小就定下了婚约。
  萧廷也以为自己以后会跟苏容卿白头偕老,养儿育女,相伴一生。谁成想,苏容卿借着与自己亲近之意,收集了侯府谋逆证据一举呈给了圣上。自己的父亲被处斩,母亲狱中病死,而自己成为了右相府里一个卑微的奴隶。
  他捏紧拳头,死死地盯着相府所有人,总有一天……
  苏容卿:“没想到你还是个演技派→_→”
  萧廷:“……”
 
  攻:萧廷
  受:苏容卿
  本文基调:追夫火葬场
 
 
第1章 
  萧廷在丞相府当奴隶已经有半月时光了,他每天的任务都是一模一样的,上午砍十捆柴,将厨房的水挑满。下午去照看府里少爷的马匹,刷马,喂食,日复一日,都是如此。
  只是恍惚间会想起在武安侯府的日子,想起父亲,母亲,恍若隔世……
  “萧廷,出事儿了。”
  放下手中的木柴 ,擦了擦汗,萧廷看向急匆匆跑来的人,问道:“沈伯,怎么了?”
  沈伯脸色不好看,说:“你照看的马匹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儿了?”
  “今天早上,府里两位少爷要去西山猎场捕猎,结果发现踏雪和寻梅全都死了。”
  “死了?”萧廷蹙着眉,昨日他最后一遍喂食的时候 这两匹马还是好好的,怎会……
  “先不说这么多,两位少爷正找你过去呢,大少爷可不是好惹的,你要小心应对啊。”
  沈伯在右相府当差已久,最是清楚府里人的品性,平日里也时不时的会来提点自己,萧廷虽嘴上里不说,心里却是感激的。
  “沈伯你放心,此事与我无关,我会向少爷们说清楚的。”
  沈伯叹了口气:“但愿吧。”
  ………
  到了马厩,一眼就看见了苏容卿和苏泽,萧廷垂下眉眼,低眉敛目:“大公子,二公子。”
  苏泽走到萧廷身前,居高临下的道:“你就是负责喂马的?”
  “是。”
  萧廷话音未落就感觉自己膝盖被狠狠踢了一脚,身形支撑不稳跪在了地上。
  “大胆刁奴,竟然故意毒害本公子的良驹,来人,把他绑了。”
  萧廷跪在地上不发一言,接着来了四五个人把他绑在一旁的木桩上。
  苏泽拿了鞭子在手中掂了掂,突然一下抽在萧廷身上。
  苏容卿眉眼狠狠一跳。
  苏泽却像是什么都不管似的,接二连三的抽在萧廷身上,不一会,粗布麻衫被抽烂,露出一道又一道血痕。
  萧廷死死的咬着牙关,未曾开口求饶。
  “还挺硬气。”
  苏泽换了方向,一鞭子抽到了萧廷脸上。
  一道狰狞的疤痕让那张俊秀的脸骤然生怖。
  “够了!”苏容卿掐住自己的手,上前一步握住了要挥下来的第二道鞭子。
  “怎么了?心疼了?”苏泽笑的不怀好意,恶劣的道:“他现在已经不是武安侯世子了,只是府中一个下贱的奴隶,也值得你上心?”
  苏容卿冷笑道:“不关你事。”
  “你跟你这小情人的恩怨纠葛确实不关我事,可他害死了我的踏雪寻梅,我自然有权利处置他。”
  苏泽撇了苏容卿一眼,好笑道:“你可是亲手害的他家破人亡,怎么,现在又来装好人?”
  苏容卿脸色一白,指尖狠狠掐住掌心。他看向跪着的那人,那人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苏泽欣赏够了,将鞭子扔给一旁的侍从,拍拍手道:“苏容卿,我这次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再有下次。”他看向跪着的萧廷接着说:“绝不轻饶。”
  说罢,拂袖而去。
  萧廷从始至终都不曾抬过头,他陷在一片黑暗中,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第2章 
  萧廷的衣衫已经不能穿了,他用剪刀将它剪成一条一条的,然后慢慢撕下来,血水黏在上面,纵然他再小心,衣条被扯下来时也带着血肉模糊的肉屑。
  沈伯给他上药时,一边气一边道:“你倒是个能忍的,那大少爷也忒不是人了,事情真相都还没查清呢,这就拿鞭子抽人了。”
  萧廷只咬着牙,不发一言。
  药只上了一半,外面便传来了敲门声。
  沈伯把药放下,嘴里一边念叨:“天都黑了,谁啊”一边开了门。
  门外,一道修长的身姿立着,眉目俊雅,似风似竹。
  “二少爷!”沈伯惊讶的喊出了声。
  萧廷面色淡然的侧身看了眼那人
  还是如此姿色无双,清冷如竹。
  苏容卿走进来,拿起了桌上的金疮药,抬眼看着萧廷。
  萧廷避开了目光,依旧是沉默不言。
  沈伯似是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同寻常,忙道:“少爷,你们聊,你们聊,我还有事要忙。”
  二少爷的善心是府里出了名的,他并不担心就是了。
  踏出门外,小心的关上了门。
  看这两人的表情,像是早就认识了似的,沈伯站了一会儿,像是明白了这点,才转身走开。
  ……
  苏容卿手指抚过那一道道鞭伤,心中酸涩。
  拿起手中的金疮药慢慢的涂在伤口上,他看向低着头的那人,问道:“疼吗?”
  萧廷如实回道:“还好。”
  “你放心,踏雪寻梅的事情,我会找人调查清楚。”
  “嗯。”
  静默无言。
  涂好了药,苏容卿又扶着萧廷小心的穿上里衣。
  萧廷系着衣带,面色无波道:“夜深了,二公子请回吧。”
  苏容卿沉默的看了萧廷半晌,突然抱住了萧廷的腰,他的脸陷在背后,萧廷只感觉到自己的背部有水渍,打湿了才换的里衣。
  萧廷身姿僵硬,系腰带的手也顿住了,沙哑着嗓子问道:“苏容卿,你哭什么?”
  后方传来那人含糊不清的声音:“我没哭。”
  萧廷心中觉得有些好笑,道:“那你起来说话。”
  苏容卿直起身子,抱着萧廷的手却不松开,眼神执拗的盯着面前沉默寡言的男人。
  萧廷转过头去,与那双似古井幽波般的眸子对上。
  一时间,百转千回。
  苏容卿拼命的想在里面找到一丝恨意,一丝厌恶,然而他发现没有,一丝都没有,萧廷的眼神从始而终都是淡然的。
  武安侯府,横亘在他们之间的天堑。
  他很想问问,萧廷,你恨我吗?
  可是,他不敢,不问就不会有答案,没有答案就意味着萧廷或许不恨他。
  至少,他从萧廷的眼眸中看不出一丝一毫他恨自己的痕迹。
  “阿廷,我府中还缺一个护卫。”
  萧廷目光沉沉,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你愿意来吗?”
  苏容卿盯着面前的男人,男人侧着头,表情陷在一片阴影中,他看不清。
  “若是你不愿,也没关系。”
  苏容卿扯扯嘴角,想让自己露出笑容来,只是看上去有些滑稽而可笑。
  “好。”
  苏容卿怔住。
  萧廷抬起头看向他,嘴角噙着一抹笑。
 
 
第3章 
  萧廷成了丞相府里二公子的贴身护卫。
  沈伯一边跟他碰酒一边笑:“你小子混出头来啦。”
  萧廷点头一笑,干了这一碗。
  沈伯琢磨了良久,才问道:“你与那二公子是什么关系,老伯我觉得,那二公子似是对你不一般。”
  萧廷只是笑了笑说:“或许是二公子觉得我资质尚可罢。”
  沈伯想起萧廷的武功,当时不过是随意找的一根竹棍竟能被他使出七十二般变法,若是拿上了长枪,还不知道有多威风呢!
  这般想着,倒也觉得二公子确实有可能因此对萧廷另眼相待,便也乐呵道:“无论如何,还是要敬你这杯,祝你以后前途无量,可别忘了我这糟老头。”
  萧廷端起酒杯,郑重道:“一定不会。”他如今是龙游浅溪,待他日脱离沼泽,一飞冲天之时,所有助过他的人,他都会善待以报。
  ………
  没有行李,不过换洗的一套衣服,和母亲留给自己的一枚玉佩,就是全部的家当了。萧廷收拾好后,跟沈伯打了个招呼,又去管家那里说了声,才带着行李去了苏容卿的院中。
  他敲了敲门,门栓打开,露出小侍林深的一张稚脸。
  “萧大哥,你来啦。”
  萧廷点点头,林深一边在前方带路一边说:“公子今日一早便去书院了,他交待我,若是你来了,便不用跟那些普通护卫住一起,你就住公子旁边的厢房里,若是遇到什么事,也能及时保护公子。”
  萧廷对于住在哪里并无想法,他一个奴隶,自然是主人说住哪就住哪,哪能由着他。
  房间里被打扫得很干净,床褥也叠的整整齐齐,桌子凳子椅子都是上好的,还配了文房四宝,角落里还有古董器玩做装饰。
  “这些,我用不到。”
  他拿起那只上好的狼毫笔,摇了摇头。这些文房四宝都是价值倾城,而如今他一个落魄户,已经没有机会再舞文弄墨了。
  林深摇摇头:“这些都是公子的安排,小奴没有这个权利撤走。”
  罢了,萧廷摇摇头,他愿意放这里就放这里罢,总之,他也不会用就是了。
  “萧大哥,你用过早膳了吗?”林深弯着眉眼问道。
  萧廷早膳一般都是跟着右相府下人一起用的,一个馒头配着咸菜果腹罢了。
  一开始还觉得难以下咽,日子久了,倒也习惯了。
  他点点头,道:“已经用过了。”
  “哦…哦”林深张了张嘴,只得又问道:“那,萧大哥你想不想尝尝点心之类的。”
  萧廷将行李放下,并没有看他,自顾自的整理,只说了句:“不用。”
  林深有些无奈,今日公子早起做的点心和早膳怕是要白费了。
  只是看着对方一脸油水不进的样子,公子又说不能让他知道,他可怎么办才好?
  “你还有事?”
  萧廷抬起眼淡淡扫过去。
  林深只得咧咧嘴,尴尬笑道:“无事。”
  “那你可以走了。”
  “哦哦。”
  一刻钟后,一个小小的身影端着食盘偷偷溜进来,上面是一碟梅花点心,一碟酥糕,一碗清粥和一盘小菜。
  林深望着正在调息打坐的萧廷,偷偷放下又悄悄溜走。
  但愿萧大哥能吃几口,这样他也算跟公子交待了。
  在他离开后,静坐的人慢慢睁开眼,余光扫向那些食物,表情晦暗不明
 
 
第4章 
  苏容卿书院的课不过是陪着太子殿下陪读罢了,他明年就要参加春闱了,父亲大人对他期望极高,状元榜眼探花他必要得其一,因此这陪读一事他早就想辞去了,只待再过几日,父亲南下归来,他便告知父亲此事,请他让圣上再为太子找一陪读。
  只是如今各地闹饥荒,灾民起义屡屡不绝,北方又有匈奴为患,不知何日才能平定下来。
  想到府中那人,复又觉得,哪怕世道变了,只要能与他一起便什么苦难都不怕了。
  想到这,也不知今早他做的食物,萧廷有没有吃,合不合他口味,他还想告诉萧廷,前几日马匹中毒事件,他并不是不护着他,只是这苏泽若是不出了气,日后肯定时时刻刻找他的麻烦。
  穿过九曲回廊,很快便到了自己的清竹院,假山后面一个高瘦的身影正拿着竹棍在空中比划。
  苏容卿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在那人使完一套枪法后才慢慢走出去。
  “萧廷,你武功越发精进了。”
  萧廷拱手行礼:“二公子。”
  “为何不用府中的银枪而用竹棍?”
  萧廷有些尴尬道:“府中银枪……,已被我弄断了数个,还是竹棍好,不值钱。”
  抱着数把银枪断肢残骸的林深在一旁皱成了苦瓜脸。
  萧大哥可真是神力啊
  苏容卿点点头,自顾自的走到库房,将一把把银枪扔到院里。
  他揉着酸涩的胳膊,昂起下巴说:“我苏容卿的人还在乎这点东西?,你想用多少用多少。”
  萧廷怔住。
  苏容卿扭头,一边大踏步向正屋走,一边道:“过来陪我用膳。”
  语气坚决且不容置疑。
  萧廷只得将竹棒扔了,跟在后面。
  不过这可苦了收拾残局的林深 ,少爷扔出来的银枪,他还得一把把捡回去,那银枪份量不轻啊,他又不是萧大哥,他这胳膊可算是要遭大苦了。
  ………
  下人不与主子同桌,这是世家贵族皆知的道理。萧廷站在后面给苏容卿夹了几道菜后,苏容卿越发火气大了。
  一会要这个,一会要那个。
  他看着面前人仍然是从善如流的表情,牙齿咬的咯嘣作响。
  萧廷纳闷道:“饭里有石子?”
  苏容卿气道:“有没有石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找你来陪我用膳,而不是让你站在一旁,你给我坐下。”
  萧廷看了会依言作罢,林深及时的添上碗筷,顺便还带上了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