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他生个锤子【完结】──Saika.X

时间:2020-10-03 09:26:34  作者:Saika.X

 

 
  文案:
  他本是天上掌管孕事的神官,一次醉酒失职,误判人间一男人生子。天帝大怒,把他贬下凡间历劫一次生子的痛苦。
  杨涅:谁说的只羡鸳鸯不羡仙,快放老子回去当神仙。
  震惊!堂堂神仙在人间的日子居然过的不如狗,穷困潦倒只能当神棍混饭吃?
  杨涅:不孕不育看什么医生,看我啊。
  为了赎罪,天帝命他必须找到当时被自己误判生子的男人,并为对方生个孩子。
  杨涅:生孩子是不可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我是男的,怎么可能生孩子?
  刺猬:那被你误判生子的男人该怎么办?
  杨涅:滚!他生个锤子!
  可是,原本宁死不生的他还是生了……
  杨涅:放开我媳妇,我生,我生还不行吗。
  逗逼神仙生子攻X 温香软糯清秀受
 
 
第1章 勾谁谁怀孕
  杨涅一觉醒来就在这破天牢里,呆了已半日有余,刚天帝凶神恶煞的来找过他了,还把他臭骂了一顿,为的就是昨日醉酒之事。
  要是平日里下了班,找三五个神仙朋友,带上花林里的小官赠予的桃酒小酌一番,天帝倒也管不着,但错就错在,他杨涅醉了酒还去乱批什么孕事簿?
  批孕事簿就算了,他一介掌管人间孕事的神官,姑且算日夜操劳辛勤工作,职业病范了吧,可偏偏他还就乱勾了一个人间男子的名字。
  孕事簿上的名字可不能随便乱勾的,那是勾谁谁怀孕。要是普通妇人怀孕,顶多判杨涅一个扰乱人间生孕之罪。
  可杨涅好死不死的,却勾了一个男人的名字,导致不知是哪户人家堂堂男儿,莫名其妙的怀孕了……
  那本孕事簿上怎会有男人的名字,他且暂放一边,否则说出来连个簿子的名列都管理不好岂不罪上加罪?
  总之天帝很生气,据说自天帝创业以来,天宫从未出现这种疏漏,倒让他杨涅做了去,你说气不气?这可就不止扣薪水贬职那么简单了,天帝给他一贬就直接贬下凡间了……
  天牢的门锁发出铁链的咔咔声,杨涅抬头,来者正是天帝身边的小官,定是时辰到,该送他下凡去了。
  杨涅还真舍不得,似是抹了把泪,想着自己入职天宫也有两百年之久,看人间夫妻对对生儿育女,工作久了,也是有感情的嘛,如今却也要下去走一遭了……
  “传天帝旨意,孕事神官杨涅醉酒失职,遂判……”手持文书的小官念到此处,突然双眼一瞪,两眼放光,“杨神官啊,天帝还是很念旧情的啊,你还是有机会回来嘀呀!”
  啥?眉毛愁成个八字的杨涅似回光返照。
  “天帝只是让你下凡赎罪,说你之所以做事不认真,就是没有体会过生孩子的辛苦。所以,只要你下去找到那个被你误判生子的男人,并为他生个孩子,就可以官复原职啦!”
  哈哈哈!天帝果真还是舍不得我的!想我替他老人家打工卖命勤勤恳恳,再怎么说也是个老职员,怎会连个赔偿金都没有,就给我下岗了哩?
  但是!等等!给人间男人生孩子是什么鬼任务?
  他伸出手去想亲自瞧瞧那文书上是怎么说的,却被那小官神神秘秘的扯了回去。
  “这……这这……”小官好似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下文,就好像被贬下去的,是他自己……
  “这什么这?做什么事吞吞又吐吐的。”
  “没……没事。”小官赶紧把文书背在了身后,额头却滲出了一片汗。
  “天帝让你即刻动身,杨神官,咱们走吧……”
  杨涅一时半会倒也没想太多,大概还揣着天帝可以让他再回来的事,心里面真高兴呢,便乖乖跟着小官去了临界台。
  临界台雾气缭绕,早去早回嘛,他一脚就跨下去了……
  再等等!他好像真的想起什么来了,那是及时抓住了小官的衣摆。
  “天帝有没有给我点线索啊?那个被我误判生子的男人是谁啊?我该找谁生孩子啊?”
  握草,你早不问,晚不问,要掉下去的时候问,你要下去,能不能直接下去啊!!!
  然而,杨涅这一拽,还把小官一起拽下去了……
 
 
第2章 这是天意!
  咚的一声,好像有一坨玩意掉下来,砸在了杨涅头顶正当中,然后顺着他的脑袋滚落,掉到了手边的水泥地上……
  杨涅挠了挠脑壳,咋感觉好像被一个带刺的球给扎的?
  睁开眼睑一条缝,阳光太刺眼,他眯着眼睛扫了四周,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砸的自己,果然!手边那坨刺球,还卷着身体一抖一抖的便是罪魁祸首!
  杨涅愤而抄起了颗球,啊——!扎心嘚嘞!
  人家扎心他扎手,扎完手来更扎心,他忘了自己现在已是凡人之躯,这手被一团刺扎了,能不痛吗?
  他痛心疾首啊……痛的都飙出生理泪水了,敢紧给张开手掌呼呼,真疼!
  瞟眼地上还缩着头,用一身的刺对着他的玩意,他想起来了,他刚才下来的时候,好像把小官也一并拽下来了吧,这天帝身边的小官,原身就是头刺猬啊!
  “他奶奶的不就是头一百年小刺猬,老子入职天宫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实习生呢,敢扎本神仙?”
  杨涅撸起袖子,就要和地上的小刺猬算账,然而左右一看,咋那么多路人以看神经病的眼神看自己……
  当神仙要注重仪容,捋平褶皱,他转而把地上的刺猬轻轻拾起,就着身后清了块台阶,坐上,把小刺猬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咚——!又一坨东西掉了下来,还有完没玩了啊!
  掉下来的正是那卷来不及收起来的文书,连带着蹲在杨涅膝盖上的刺猬一并给扫了下去又摔到了水泥地上。
  这刺猬也是倒霉,活生生被砸了两次,屁股痛,终像是醒了,心揣着关自己什么事,明明是杨涅被贬下凡,为什么它也要跟着下去呢?
  被文书砸了下,杨涅顿时清醒了,这事好似是自己对不住人家小官啊,他只是在下临界台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谁知道临界台的雾那么猛,一下子就把他吸下去了,连带着他拽着的小官……
  小官把屁股挪了挪,对准了杨涅。
  杨涅原还有那么丝愧疚,本想探出手去抚一抚小官刺扎扎的背脊,却瞄见一旁的文书,便好奇拾起瞧瞧,瞬间,连那么丝愧疚之情也淡然无存了。
  “你给我起来,起来!”杨涅用鞋尖戳了刺猬的屁股,“天帝老爷本来就是派你下来帮助我完成任务的!”
  “好啊,你小子,难怪就觉得你当时有问题,原来你想偷懒,不想跟我下来啊?还好我机智!”
  “这是天意!天意啊!”
  如果你此时正好路过这条街,就会看见一身穿白衣藏蓝襦裙的男子,长的还算眉清目秀,就是脑子看起来有点毛病,举着手里一卷幅,对着水泥地面上的宠物刺猬又跳又叫,嘴里还阵阵有词……
  于是,不但路过挤眉弄眼的路人,就连身后店铺里的服务员也受不了了。
  “喂,小哥,我们这里是服装店,不是宠物店,你要是和你家宠物有什么矛盾,麻烦去前头两条街的宠物医院,不要在这里影响我们做生意好不好!”
 
 
第3章 看我,帅不?
  说起衣服……
  杨涅低头瞧了自身,又张望了路人,简直街上一股清流。
  虽听闻近年人间流行复古趋势,穿汉服上街也不显太奇怪,但杨涅不想如此张扬,还是入乡随俗一点儿好,便把文书往腰间一插,转身推开了服装店的门。
  “试衣。”
  反剪着双手在一排男装前蹓跶了两圈,根据服务员的推荐,杨涅拿了几套休闲小衬衫去试穿。
  镜子里一瞧,还格外英姿煞爽。
  凑着镜前,他不可思议地拍了脸颊两巴掌,不曾想自己几百年仙龄,一掉来人间,竟直接成个二十多岁的美男子……好吧,就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这前面的美是杨涅自己添上去的,怕不是臭美的美……
  “看我,帅不?”
  小刺猬卷成一坨球在试衣间的长椅上啃爪爪,还在为自己的倒霉遭遇哼唧唧,闻声抬眼瞟了镜中的杨涅,握草,那哪是问帅不帅的问题,分明是一副:你敢说不帅,我就直接给你水煮刺猬的神情。
  您老帅嘞,您老都帅到掉渣了嘞!小刺猬瑟瑟发抖啊,但别说,自己要是转个性别,或许就觉得杨神仙对胃口了吧……
  杨涅对着镜子中恋恋不舍的模样,是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皮肤光滑,有棱有角,他以前咋没觉得自己有这么帅呢?噢,天上哪来镜子给他照,也没这么多衣服给他试,当神仙就该清心寡欲……
  咚咚咚,敲门声,是服务员小姐姐:“里面的先生试好了没有啊。”这都快一个小时了,您怕不是把自己帅晕在里面了吧?
  “好啦好啦。”杨涅对着镜子拢了头发,又整了衣领,相亲也没这么隆重。
  就当他以这身衣服准备出去的时候……
  小刺猬:“您不会是想开门打劫吧?”
  打劫?打什么劫,本神仙需要打劫?
  小刺猬:“您不打劫。您有钱付吗?”
  我靠,真是一言警醒!杨涅这才想起人间换东西确是要钱这种东西,那就好似他们神仙的香火,谁的香火旺,谁就特有钱……
  想着,杨涅眉头一抬,此时,入乡随俗已经不是重点了,重点是这几套小衬衫穿起来是真的很帅啊。
  一想到自己将成为史上被美女拥簇的最帅的神仙,杨涅就摩拳擦掌,激昂澎湃。
  但此时,金钱却限制了他的想象!
  不行,他势必要把衣服搞到手,人靠衣装,仙也要靠衣装!以后回天宫的时候,说不定还可以向天帝引进一批新时装的业务。
  可平白无故,他上哪拿钱啊?天帝就没批点经费吗?
  刺猬:“天帝是让你下凡历劫的,不是享福的!”
  杨涅:“天帝还是派你下凡协助我的!不是让你有事没事磕碜我的!”
  看我用鞋尖戳你屁股,戳你屁股!
  “我好你也好,我要是不好……哼哼,我就拿你去换钱。红烧还是清蒸自己挑一个,亦或是油炸?要不,宠物店卖个刺猬也能有几块钱吧?”
  一通恐吓,果然是可以激发灵兽神智的。
  “您别……我卖不了几块钱的,要钱啊?要钱您找财神爷啊……”
  哎,刺猬不好当啊……
 
 
第4章 你欺负孩子啊
  杨涅从店里出来的时候,还是那身翩翩君子的汉服装,惹的后头的服务员一阵嘀咕,说这男人帅有个屁用,估计是没钱,试了半天一件都不买,难不成在试衣间拍照自嗨呢?
  这说的杨涅可不服,对着自家可怜凄惨的刺猬一顿啰嗦,回头势必要拿钱把整个服装店砸下来,到时候让她们几个噼里啪啦。
  好在这地区正好是热闹的旅游点,问了几个路人,听说两站之外就有个财神庙,不过现在已经不景气,没什么人去那儿拜财神了。
  杨涅道了声谢,便兴冲冲地去了,财神庙破败点没关系,可要搭两站车就有关系了。他差点就把怀里的刺猬往那收银机的口子里塞。
  害,没用的东西,宁可天帝批几块车钱,也不用拿着个刺猬做什么?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把这货烤了填肚子。
  于是,杨涅在这几近入夏的五月天,不吃不喝,还憋了一肚子气,以凡人的双腿狂赶了两站路,差点就上了某个不知名软件的头条。
  直到了那根本不起眼的财神庙,幸得路边一大妈可怜,赏了口水喝,否则那个不知名软件头条,应该还能再上去些,上个什么汉服男光天化日于景区飙腿,堪比公交车竞速,狂奔两站后不敌,脱水而亡什么的。
  吃了身无分文的苦,杨涅也算是吾到了些凡人的不易,捧着大妈送来的水喝了还不够,恨不得一头栽进人家水缸里洗个澡,还感激涕零的挽起了人家的手,说什么等他上了天,就让大妈生一堆孩子……
  那是说得大妈三脸凌乱四脸懵逼,自认一把年纪,儿子都给抱孙子了,还生个屁孩子?莫不是自己人到晚年还遭人非礼?不如她当场就送人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只是趴在他肩头的小布伶仃,用四个爪揪紧了杨涅的衣服,也跟着飙了两站路,癫的小刺猬差点就魂飞西天。若真到了西天也还好,可它就是想不通杨涅下凡历劫,关自己什么事啊,草。
  总算恢复了些神气的杨涅说到做到,当即就奔进了财神庙,还好这财神庙真没什么人,只有一个打杂的老大爷在扫地,于是乎,便看见杨涅突然一个不明不白的闯了进来,说起了单口相声……
  杨涅:“嗨,哥们,借点钱花花,改日回天宫还你~
  财神(心儿一紧,原来是杨神官啊,听说他被天帝贬下凡间,咋这么快就来找我了哩):咳咳,我也很穷啊,你看我这破庙里的香火,像是有钱的样子吗?
  杨涅(草,堂堂财神居然装穷,你把穷神置于何地……):咳咳,再穷也没我穷吧,至少您还是个财神。
  然而财神一脸为难根本不想施舍的模样……
  杨涅(开始恐吓):“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儿顶多就是你家的一小块破地,昨天我和你喝酒的时候,你还说你又添了栋豪宅呢!”
  财神(囧……):唉,不是我不接济你啊,天帝下令,明白着要你历劫,你不能为难我啊。
  哎呀,你个好家伙,你不就是不想借钱嘛!昨天老子拿着花酒去找你的时候,你还对我有说有笑称兄道弟,岂料我今天一下岗,你就翻脸无情?
  见游说不成,杨涅也懒的废话,趁财神低头之际,一个眼疾手快,拔了人家一撮头发就跑……
  嘿!那是叫财神一个鬼哭狼嚎。本来近年经济不景气,香火渐少,他都快秃头了,如今还被杨涅硬生生拔了几根金发,你欺负孩子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