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月照影安【宫廷侯爵】──乱莱

时间:2020-10-02 11:55:38  作者:乱莱

 

 
 
文案:
 
元和三皇子凌煜本来出身高贵,温和无争,但是母族一朝衰败,便被迫开始了朝堂权柄的沉浮沉沉沉浮沉沉之旅。
凌煜从慈幼院接回照安开始,就只希望能庇护着他安安稳稳地成长,远离上一代的纠葛,远离朝堂的纷争,留在自己身边平安顺遂地过一生。
然而照安长过了头,还长歪了一点。他觉得自己没有良好的家世,也没有高贵的身份,很多事情凌煜也不让他做。他想证明自己,想成为凌煜身边重要的人,就只能背着凌煜不遗余力地去帮他打江山。
然后……就把凌煜打到只剩残血了。
后来凌煜终于反思了下,想想还是直面心意吧。
毕竟为了不在沉默中变态就只能在沉默中恋爱。
—————————————————————
瞿禾本来以为凌煜出门是捡了个便宜儿子回来,没想到多年以后却差点成了姐妹?——来自三皇子府日常的鸡飞狗跳。
 
1.本文无权谋
2.主角无血缘关系
 
 
 
  第1章
 
  
  “公子,您慢些,小心脚下滑。”
  初春第一场雨蒙蒙结束,慈幼院有些地方因年久而变得泥泞不堪,管事脸上细小的皱纹间都堆满笑容,恭着身子边跟着衣着华贵的男子边不住地提醒着。尽管天气偏冷,但眼睛里的笑意倒是一直没停过,谁知道这么个日子平素不怎么显眼的慈幼院今日会来这么个看起来非富即贵的人。
  一路走过来踩了不少湿泥,原本上好料子做面的鞋子早已变得污秽不堪,而鞋子的主人却并不在意,清朗的声音说道:“无妨。”
  说话人清俊的容貌在有些破败的慈幼院里显得格格不入,十五六岁的年龄眉宇间却有着浑然天成的贵气,身上的银丝白袍下摆也沾上了些许泥腥,却丝毫不影响他良好的教养和从容的举止。身边的那个护卫倒是很小心的样子,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管事不明白这样富贵人家的公子为什么不报名号突然来这小小的慈幼院,忙点头陪笑道:“是,是,是,公子此番亲自到这慈幼院来,不畏脏苦,真正是心系这些孤弱,敢问公子府上名讳,我一定得将此事上报府尹大人,方可彰显公子仁德。”
  他管事的这间慈幼院处于远郊,平时并没有多少人来往,稳定的收入也就是朝廷补贴的那点钱粮,勉强够养着这些孤儿,油水真是少得可怜,不像近郊或在京内的那些有那么多富贵人家补贴。
  他这儿远,富贵人家虽然来得有但也来得少,好不容易来一个可不得好好供着吗?他懂的东西不多,但也知道这些富贵人家到这些地方多是为了名声,名字都不晓得还指望人家捐什么银钱。
  只是凌煜闻言侧首地看了胖胖的管事一眼,没有说话。
  管事突然脸上一热,总觉得眼前这公子年龄不大,但好像一眼就看穿了自己说要上报府尹的谎话。他这也是没办法,谁让自己人微言轻,上的文书官府基本都没有回复,上了也等于白上。
  现下见这公子不答话,搞得神神秘秘的,突然有些后悔接待了这来历不明的两人,尤其当他看到那个护卫还带着剑,顿时心里忐忑,他是想要善款,但也惜命。
  护卫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说道:“我家公子姓刘,在京中从商。”
  管事哦了一声,心中仍有狐疑。
  这间慈幼院不比在京城里的那些来得宽敞明亮,房间也有的亟待修葺,因为前阵下雨的缘故,好些地方比较湿滑,孩子们便被勒令待在昏暗的房间里,不得外出。
  此刻见了外人站在门口,其中还有个十分好看的小哥哥,便一个个都不住地冒头出来看,有些畏惧却又止不住好奇的目光不住地打量凌煜他们。
  凌煜一路过来都没说什么话,管事也拿不准他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心情已经由捐资捐物的希冀变成了惴惴不安,怕这些孩子跑出来惹毛了这位公子,忙呵斥道:“不得无礼,在房间里好好呆着。”
  凌煜打量过屋内大大小小的孩子,眉头不为人察觉地皱了一下,问道:“所有的孩子都在这里了吗?”
  管事心里七上八下的,匆匆扫了眼:“是的,最近下雨,外面怕摔了,不安全。”
  凌煜没有说话,走进房间,而管事却被护卫拦在了门外,只是说公子有些话要问问孩子们,请他在院子里等候。
  管事的汗开始细细地冒了,紧张地在院子外等着,絮絮叨叨地跟护卫说到这些都乡下小孩不懂事,希望公子有什么也别怪罪,生怕孩子们得罪人。
  而屋子里大约二十来个孩子见这阵势也是怯生生的,小孩子躲在大孩子身后,有些害怕。
  “没关系,不用太拘束。”凌煜得益于母亲精致的容貌,所以眉眼间多了分温文尔雅,在此刻扬起笑意时愈加明显,他也不嫌弃屋内潮湿简陋,就坐在床榻边细细地开始询问他们的衣食, 孩子们初是怯怯的,后面觉得这个小哥哥十分好看又温柔,便渐渐闹开了。
  院里的孩子基本都是弃婴,多是女孩和一些有残疾的男孩,都有些干瘦,身上的衣服不太合身但都还算是干干净净的,眉宇间有些精神劲,不像凌煜曾见过的有些那样凄楚,想来那个管事虽然有些油腻市侩,但至少是没有苛待这些孩子的。
  问完了话,他让护卫分发了些小糕点给孩子们,他们都很开心,管事看到了,也舒了口气。
  凌煜面上没表示什么,但还是不住地四处张望,像是在找什么一样。去伙房的路上,凌煜不经意地问道:“院里女孩子比较多,男孩一直都这样少吗?”
  提起这个,管事笑笑:“男孩子确实要少些,而且农家总归是有些无子嗣的,一般很快就会被抱养……女孩子嘛……”
  后面的话就不需要说,凌煜也明白,天家显贵有时也免不了的世俗,而凌煜垂下了眼,眼中掠过几分失望。
  边说边走到了伙房门口,里面却突然传来一声暴呵:“小兔崽子,你给老娘站住。”
  话音刚落,一个小小的身影便像风一样从伙房的门口掠出,然后直直地撞在了凌煜身上。
  凌煜和孩子两个人皆是往后一倒,护卫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了往后退的凌煜,堪堪稳住了身子。而那个小孩就没这么幸运了,看身形五六岁的样子,身体也很单薄,往后摔进了青石板上,蹭了一身的青苔和泥土,手上一直握紧的馒头也掉在了地上。他被摔得龇牙咧嘴的,显然是摔疼了,但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是坐起来有些紧张把已经脏了的馒头重新捡起来攥在手里,抬起脏脏的小脸,有些戒备地看着面前众人。
  接着一个妇人抄着菜刀跑了出来,显然没搞清楚情况,嚷道:“跑什么跑,又不是不给你饭吃。”菜刀明晃晃的,简直晃得管事心里一凉,大呼不好。
  果然护卫见状忙跨出一步拔剑将凌煜护在身后,正色呵斥道:“放肆,大胆妇人,还不放下利器。”
  妇人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把菜刀扔得远远的,吓得说不出话。
  管事一见剑出鞘立马就慌了,各路杀人越货的戏码在他脑海中过了个遍,但他还是连忙上前道:“刘公子,有话好好说。厨娘不是有心的。”
  凌煜站稳之后视线便落在了面前仍坐在泥泞里的孩子上,那个孩子可能是真摔疼了,也可能被吓到了,就这样坐在地上,微微地瑟缩着身子。
  只听到凌煜语气冷了下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管事的汗一下子就下来了,忙扯着厨娘,厨娘回过神来,哆哆嗦嗦地回道:“我只是在切菜,这小子就进来偷馒头,我一时情急,就忘了放下菜刀,我不是有心的。”
  凌煜脸色并没有放松,反而更冷了些:“为什么回来厨房偷吃,这么瘦小,平素没让他吃饭吗?”
  感觉这位公子终于露出真面目了,终于是要找麻烦了,管事担惊受怕了这些时候,现在这怒意面前反而镇定了下来,觉得眼前这个公子也莫名其妙的,这么年轻,还不过是个商贾之家的,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他直挺挺地道:“刘公子,你转悠半天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要干什么,都是身世可怜的孩子,难道我们还克扣不成。”这句话他还是说得挺硬气的,毕竟朝廷给的那份他可从来没有短了这些孩子的,剩下的可都是自己凭口舌本事得的。
  他指着地上的孩子道:“这个是四年前从这慈幼院门口捡的,早上发现的时候就已经高烧不止,命大活了下来,但是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问他什么都不知道,我想可能是年龄小,烧糊涂了,无来处无归处,慈幼院也就收下了。”
  “可是这孩子不知怎么十分怕人,整日躲着,也不说话,有次把他逮着和其他孩子一起洗澡吃饭,他失踪了三天,后来实在饿得不行了才跑到了出来,也饿得剩个皮包骨了。我自是无可奈何,也不再强求他和这些孩子一起,怕把他逼急了,跑出去不回来了,好在他没有离开这里,他还这样小,只要不离开,再怎样也算是有瓦遮头,有食果腹。”
  厨娘目瞪口呆,看着管事舌灿莲花,把当时明明说“不管这个野孩子,也别管他吃不吃饭,不吃还节约了口粮”说成了现在这套煽情模样,又瞟了眼架在眼前的利刃,想起话本里那种喜欢行侠仗义和打抱不平的大侠,转了转眼珠子也辩解道:“这孩子可怜,来伙房我也没怎么管,吃食也会留一些,只是这屉上刚蒸的馒头,热得很,这孩子趁我不察时,都是直接上屉抓,孩童皮肤稚嫩,常常被烫伤,他也毫不在意,这不这次我看到了想急忙制止一下,是怕他烫到了,不是不给他吃的。”
  他俩一唱一和,真假参半说得倒像是真的,显得是眼前的凌煜他们小人之心了。
  凌煜没有看他们,也没有说话,直直地越过他们走到了那个孩子面前。
  那孩子见他过来,拖着屁股往后退,没退几下便被逼到了墙角,慌乱中捡了身边的小石头泥土不断往凌煜身上丢,眼神惶恐地看着走到他面前的人。
  凌煜蹲在他的面前,伸手想要看看孩子拿着馒头有些红肿的手,遭到了孩子的全力抵抗。
  孩子的眼神惶恐又倔强,死死地攥紧手里的食物。
  凌煜一手抚上他的背,温柔地轻声道:“乖,放开让我看看你的手。”一只手坚定地覆上那只握住食物的小手,一点一点掰开。
  面前的人动作和声音都很温柔,孩子本来有些迟疑,但感觉到自己的食物渐渐不受自己控制,他又有些紧张和焦虑,慌乱中他一急眼就直接咬上了面前凌煜那只手的手腕,死死地合紧牙关,很快被咬得地方隐隐沁出血来。
  护卫出声制止:“公子……”
  凌煜吃痛,但还是摇了摇头示意他别管,等到把孩子的手全部掰开,馒头被丢在地上,他有些心疼地看着孩子红肿的手掌。
  孩子见到馒头被丢,忙松口挣扎着要去捡。凌煜把他抱住,他便拳打脚踢,圆圆的眼睛里写满了惶恐与不安。
  凌煜也不恼,仗着长手长脚把孩子抱在怀中,轻声安抚道:“别害怕,别害怕。”然后屏息着捏碎了袖子里的安神香,这味道十分香甜好闻,孩子鼻翼动了动。他一下又一下抚着孩子的背,熟练得仿佛这样的事情做了很多遍一样,让孩子僵硬的身体渐渐软和下来,最后竟然在他怀里睡着了。
  凌煜慢慢起身,无视厨娘和管事,径直抱着孩子独自往院外走去。院外的马车里铺了柔软的地毯,等把孩子放下后,凌煜拂过孩子瘦得尖尖的小脸,神色晦暗。
  他再折回慈幼院时,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轻声道:“殿下不该这样做,说好只是来看看他过得好不好的。”
  凌煜顿足,神色里带着一丝厌恶,语气里却是平静的,他没有回头,只是说道:“是的,你也看到了,他过得不好,所以我要带他回去。”
  “把他带回去,就如同给自己头上悬上一把不知何时会落下的刀,找个人家养了去,平平淡淡,也许他会过得更好。”对方的声音也很年轻并试图劝说道。
  听了他说的话,凌煜心中突然涌现出无法抑制的怒意,他嘲弄道:“那你们找了吗?或许你们觉得放任他自生自灭才是最好的。”
  面对凌煜的诘问,那人不再说话,一时间周遭沉寂下来,只剩下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凌煜也不欲和他争论,想起刚才孩子见到自己的反应,冷声道:“他连我都不记得了,不过是养个乡野孩童罢了,三皇子府还养得起,不用你们操心。”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朝里走去。
  管事和厨娘都没敢有动静,内心七上八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凌煜回来后,见他俩还被剑指着,便让护卫收了剑,说道:“是我急躁了,误会了你们。”他此行并不想节外生枝,人找到就好,无谓去争辩管事和厨娘言语间的真假。
  说完便让护卫拿出一叠银票递给管事,数额之大让管事一愣一愣的。
  凌煜已经又是一副温温和和的表情,在加上这突然来的银票让管事眼前一亮,一下子忘了之前对方责问时凌人的气势,但刚才明晃晃的长剑他可没忘,忐忑道:“刘公子,这是何意?”
  凌煜道:“我与这孩子觉得十分投缘,便决定带回府上去养。”
  这样肯定的语气让管事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眼下这么大笔银子,心中犯嘀咕道这可不像是正常人来领养孩子的手法,但脸上还是堆着笑道:“行行行,公子你总得给我留个姓名,我们院还得办理相关的文书呢。”
  凌煜不答,护卫又上前给了他一些银票,管事明白了,这是不准备走手续了,他果然猜中了,想着这人刚才还一副义正言辞要抱不平的模样,忍不住酸道:“刘公子,我这院中可不卖孩子。”
  见他阴阳怪气,护卫眉心一皱,瞬时刚收回去的锋利宝剑横在管事的颈间,脖子上传来的冰冷肃杀之意却不像刚才般儿戏。
  管事顿时吓瘫在地,结结巴巴道:“这孩子粗……粗野得很,我只是怕以后会得罪公子……”
  凌煜面容沉静,看在慈幼院的其余孩子并没有缺衣少食还需要人照顾的份上,并不打算动他,走到他面前说:“这些银子留着修葺慈幼院,明白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