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土味吃播与顶流花瓶【都市情缘】──游湖喝着茶  

时间:2020-09-30 11:42:41  作者:游湖喝着茶
  【文案】受视角:
  楚凡是个爱岗敬业的土味吃播,扮丑、搞怪、穿女装,只要粉丝爱看,给他刷小汽车,他都可以铁锅炖自己。
  他从不在意外人眼光,觉得自己厉害着呢,靠直播可以养活一村子人,每天都很富足。
  他的人生目标就是:搞钱!搞钱!搞钱!
  直到有天,他在海边捡到了失足落水年轻又帅体力好掐一把嫩出水的当红顶流鲜肉程扬,从此他的人生目标发生了改变。
  现在他的人生目标是:搞程扬!养程扬!宠程扬!
  可人家大明星瞧不上他。
  【攻视角】:
  当红明星程扬能够成为圈中顶流,只因他有一张又奶又狼迷倒无数粉丝的脸蛋。
  但由于太好看,不好惹,又有家产等继承,被网友说是金贵花瓶到娱乐圈体验生活。
  一次他在参加野外生存综艺时,不幸掉到海里,被冲到了一个贫瘠闭塞的小岛上。
  岛上的头头是个叫楚凡的土味吃播,程扬初见这人时就被土到无法下眼。这人还偏偏在他眼前晃,看他的眼神一点也不单纯。
  程扬排斥岛上的一切,一门心思只想离开这里。
  楚凡:“留下来吧!我养你,在这里你就是老大!如果你想,我的身子也给你。别走,我是真心的。”
  程扬:谢谢,不必了。
  楚凡: QAQ
  ·
  再相遇时,楚凡一点没变,依旧是那个又土又low的穷吃播,唯一不同的是他怀里抱着一个和程扬相貌极为相似的小奶娃。
  程扬却怎么也不觉得楚凡土了,还越瞧越顺眼,恨不得把人抓过来狠狠亲上一口。
  程扬:“这是……我儿子?”
  楚凡:“不是,您挡路了麻烦让一让。”
  程扬穷追不舍火葬场:“这两年过的好么?做吃播不要太辛苦了,来我这,我养你。如果你愿意,我这个人,我的心都是你的。”
  楚凡:谢谢,不必了。
  程扬:老婆别走!我真的错了!QAQ
  ·
  再后来某天热搜爆了:
  #惊!土味直播中惊现顶流程扬#
  #土味吃播楚凡在直播界c位出道#
  #曾公开表示永远不会和土味网红合作的顶流程扬竟参与了土味直播!是真香?还是炒作?!#
  攻:真香!
  从此楚凡再也不是辛辛苦苦名不见经传的土味吃播,而是全网最火的土味吃播!
  ·
  攻:离开后才发现我没有他不行。
  可奶年下鲜肉每天都想亲亲老婆攻(19)X平凡土味看似柔弱实则非常硬气受(26)
 
 
第一章 海上漂来的男子
  七月,泽村。海风比往年大上许多,整个村庄都仿佛笼罩在海风的腥咸中。
  这是一个信息交通及其闭塞,村中大部分人都姓楚的家族村落,他们靠海吃海贫穷至极,苟延残喘延续到今日仅剩十几户人家。
  下午三点,村落中除了小孩老人,有手有脚的男女都在海边捕鱼捞虾,唯独一个手脚健全的年轻人是特例。此时这个手脚健全的年轻人正坐在家里,对着一台破旧的电脑吃吃喝喝,看起来十分快哉。
  “老铁,最后一个麻辣大章鱼了啊,吃完我就下播了啊!明天吃什么海鲜屏幕打给我!”
  “再放点辣椒面啊?行!没问题!”
  长发红裙浓妆艳抹的年轻人纤细的手抓起还热乎的大章鱼扔进装满辣椒面的罐子中,直到将章鱼滚成亮红色,年轻人张嘴咬上章鱼圆滚滚的头,“滋——”黑色的墨汁顺着嘴角喷出来,与艳红的辣椒粉,嘴唇上的死亡芭比粉混合成了怪异的颜色。
  年轻人吃得津津有味,对着镜头笑道:“刚才让我加辣椒面的那个老铁,不是说要给我刷小汽车么?又诓我?”
  “既然这样今天就到这了,喜欢的老铁给个关注,明天见。”
  楚凡起身拔掉电源,随即拿过一旁的垃圾桶吐了起来。他吐了好长时间,胃里的酸水都要呕出来了,胃才舒服了点。他喘着粗气扔掉了热死人的假发,汗水早已花了妆。
  “嗡——”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楚凡看了眼号码,随意抹了两下嘴,接起电话,“大外甥,什么事啊?是不是你妈又……”
  “哎!不是不是!小舅,有新鲜事了!捡到仙女!不!不!是捡到天仙了!”
  楚凡一头雾水,“说明白点。”
  “哎呀,就是今天我和三丫在海边抓螃蟹,然后你猜怎么着,我们在沙滩上发现一个男人,长得可可可好看了!比小舅你还好看!比天仙还好看!现在三丫把人弄家去了,说是老天爷赏给她的,要强占了他!你快来看看!”
  楚凡不假思索的说:“知道了,我现在过去。”
  楚凡来到三丫家,一踏进门就看到小屋里站了不少人,乱嗡嗡的,一个个的眼睛都钉在了床上。
  这时一个极其好听的男声响起,“你们是谁!我怎么在这?”
  这声音磁性悦耳,与这间屋子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
  “你是老天爷送我的男人呀,乖乖,不要怕。”三丫话音刚落,周围人哄笑一片。
  “滚开,别碰我,你在说什么胡话。”
  楚凡故意轻咳一声,很快床边围着的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三丫胖墩墩的身躯带着满面笑容向楚凡跑来,两手抓住楚凡手臂将他拉到床边,伸手往床上一指,“二叔,快看我捡到的男人!”
  楚凡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往床上一看,原本嘴角挂着的笑一下子僵住了,身体也不动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床上的人。楚凡活了二十六年,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人。
  这人只是躺在床上,眼睛冷冰冰的,他也能从里面瞧出星河来。
  不仅是眼睛,还有眉毛、鼻子、嘴吧,也都生得极好,皮肤又白,连手指都漂亮精美的让人移不开眼。想必从小养尊处优,连重活都没做过。
  楚凡喉结动了一下,心脏跳得厉害。
  真比神仙还美。
  “喂!”程扬被眼前这个穿着裙子化着怪异的妆容,不男不女的人盯得心里发毛,他皱着眉头不去看对方不忍直视的脸,说道:“你们要多少钱,我可以给。”
  楚凡回过神,目光移开看向三丫,说道:“这人我要带走。”
  三丫从小脑子不大好使,村里人都让着她,连楚凡也是,这是楚凡第一次不让她,她顿时哭闹起来,“为什么二叔要带走他!和我同龄的燕子三春都有男人了,就我没有!”
  楚凡伸手揽住三丫肩膀,耐心哄着:“丫丫,听叔说,你觉得这人是打哪来的?”
  三丫抽抽噎噎的说道:“天上。”
  “这就是了,他啊是下凡考察的神仙,还要回去禀报玉帝呢,我们要是强行把人留下,玉帝发怒,三丫可就再也吃不到大螃蟹了。”
  三丫通红的眼睛盯着楚凡,哭声也渐渐小了,“真的么?”
  楚凡摸了摸三丫的头,“是啊,这样,叔下次去县里带上丫丫,丫想买什么叔给买什么?不哭了好不好?”
  三丫这才停止哭泣,恋恋不舍的去抓床上神仙的手,神仙的手又白又漂亮,她还没摸过什么感觉呢。
  程扬厌烦的将伸过来的胖手打开,“别碰我!”
  三丫一愣,揉着被打红的手又要犯病,楚凡摸了下三丫的头,对床上的人说:“跟我走。”
  程扬一动不动,眼里充满警惕。
  楚凡又说:“不和我走,你就留下来做她男人吧。”
  程扬这才动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腿,声音冷冷的,“我走不了。”
  楚凡去看他的腿,才发现对方小腿处的布料被血染红了一片。楚凡二话不说,半蹲下身体,“上来,我背你。”
  一直看热闹的楚河及时出来拍马屁,“小舅,别累着你,我来背吧。”
  “用不着。”楚凡身体往后倾,抓住对方垂在身体两侧的手臂用力将人拉到背上,缓慢地向外走去。
  楚凡一米七几的个头,却背个一米八几的大活人,走起来多少有些吃力。楚河怕楚凡累坏了,紧忙跟着,时不时瞅一眼楚凡背上的仙男,不解的问:“小舅,你怎么想的啊?为什么不让他留在三丫那啊?三丫还喜欢他,不挺好的?”
  还没等楚凡瞪他,程扬就先瞪了一眼这个晒得像块黑炭的男人,气得浑身发抖,“你他妈有病吧?”
  “哎,你骂啥人啊,要不是我和三丫救了你,你早死了。”
  程扬小时候被家里人捧着,长大了被粉丝捧着,哪受过这种侮辱,当下握紧拳头锤了一下背着他的楚凡,“我他妈宁可死了!”
  楚凡被锤得咳了一声,倒也不生气,“年纪轻轻死了多可惜。”
  这一拳力道不轻,程扬没想到对方还能和颜悦色,随即愣了一下,火气也消了不少。心想这不男不女既然能把他带出来,说不定也能帮他离开这里。他语气平和了一些,“我叫程扬。”
  楚凡哦了一声,“我叫楚凡。”
  “我是说,我叫程扬。”
  “嗯,我叫楚凡。”
  程扬:“……你……你不认识我?”
  楚凡有点累了,喘着粗气把程扬放在土路旁的砖头堆上,疑惑道:“那你认识我?”
  程扬不放弃,“你们真不认识我?”
  楚凡和楚河面面相觑,“我们应该认识你么?”
  程扬一时语塞,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他到底被水冲到个什么鬼地方啊?
  楚凡没太把程扬说的话当回事,眼睛盯着程扬左耳闪耀的钻石耳钉,心里想着程扬这个名字真好听。
  程扬宽慰自己要乐观不能慌,耐心的向他们解释说:“我是个明星,很有钱的,你们救我一命我不会忘记,如果你们帮我联系到我经纪人,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们。”
  楚凡目光移向程扬受伤的腿,没说话。
  楚河听着小仙男的话陷入沉思,几秒后看向楚凡,“小舅,啥是明星啥是经纪人?”
  程扬:“……”
  楚凡这时候已经蹲了下来,撩开了程扬的裤腿,他看着程扬小腿上向外翻出红肉的刮痕,眉头一皱再次把程扬背起来,“你的伤要赶快处理。”
  随后打发走楚河,加快脚步将程扬背回家中。
  楚凡把人背到家里,就开始翻箱倒柜找药。程扬坐在床上看着足以称为家徒四壁的房子,想着如果楚凡帮他和外界取得联系,他愿意给楚凡换个好点的房子。
  楚凡拿到药,在程扬面前蹲下,将药粉撒在应该是被礁石划开的皮肉裂痕里。程扬忍着疼,拧着眉头问:“你们这没医院么?这粉末是什么啊?能有用么?”
  楚凡笑了下,这个笑在这张花花绿绿的脸上显得格外诡异,“没事,村里人摔破皮都用这个药。”
  “……不是,摔破皮和我这个伤能是一个程度么?”
  “信我的,没问题。”楚凡拿出纱布,好奇的问:“你是怎么来到这的?”
  程扬回想了一下,眼神就有点阴郁,“在鱼岛参加野外生存综艺,那天我挑战海上热气球,热气球飞一半出故障了,我就掉到海里了。再睁开眼睛就在这了。”
  “为什么要参加这种节目,又苦又危险啊。”
  程扬目光沉了沉,要不是因为上个月他再次被网友评选为光有好脸蛋没有真本事的花瓶流量艺人,经纪人才不会逼着他接下这档他根本不想去的洗白综艺。到时候拿了倒数第一,还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他避开楚凡的问题,反问:“对了,今天几号了?”
  楚凡低眉顺目细心的为程扬包扎,“5号了,我这是泽村,鱼岛是哪?我不知道。”
  程扬没听过泽村,“7月5号么?”
  “对。”
  程扬呆滞了片刻,他竟然在海里飘了三天。
  楚凡正在做包扎的最后一步,给纱布系蝴蝶结。他的想法很简单,漂亮的人就该配漂亮的蝴蝶结。等他系完,也没急着起身,而是抬头仰视着上方干干净净漂亮的脸蛋,仿佛仰望着他的神。
  程扬低下头,认真看着楚凡,“我说真的,送我离开这,我留在这里没什么用。”
  楚凡点了下头,又把目光向下。
  程扬浑身湿透,夏季单薄的裤子紧紧贴着肌肤。
  楚凡先是摸了摸鼻子,随即大方的笑了下,“你这玩意真大。”
 
 
第二章 小仙男
  程扬脸色一变,立刻并拢双腿,抄起身后的枕头甩向楚凡,怒道:“死变态,你狗眼往哪看呢?”
  楚凡及时站起躲开了甩向他的枕头,他笑了笑,再次往程扬腿间瞄去,见看不到了,略微有些失望。
  程扬眼底阴鸷,由于气愤面颊染上两团红晕,同时失血过多苍白的嘴唇也浮现出了几分诱人的血色。
  这小模样勾得楚凡心里痒痒,想舔一口。
  “开个玩笑嘛,怎么还害羞了?”楚凡笑嘻嘻的,“你多大了?”
  程扬冷着脸不答。
  楚凡眼睛又一次瞄上程扬左耳上闪闪发亮的耳钉,程扬的一切让他觉得无比新鲜,他将手伸了过去,“你这耳钉真好看,是钻石的么?我还是第一次见钻石呢。”
  “别碰。”程扬打开他的手,眼神凶狠,好像下一秒就会扑过来咬他。
  楚凡耸耸肩,讪讪的收回手,扭开头走到电脑前坐下,“问你年纪也不说,不说算了,我自己查。”
  程扬这才注意到那台破到不知道能不能叫做电脑的东西,他深吸口气压住怒火,开口道:“19。你这电脑能不能借我用下?”现在他已经看出眼前这个不男不女的陌生人不会帮他和外界取得联系,他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