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假少爷的豪门金丝雀[穿书]》【豪门世家】──两条鱼

时间:2020-09-30 11:36:45  作者:两条鱼
  文案:
  林燊(shen第一声)在18岁之前恣情享乐,而18岁那年,林家真正的儿子回来了,他才知道,自己穿进了一本耽美小说。小说里的主角受就是这个真少爷林乔楠。
  林燊是保姆的儿子,亲生母亲狸猫换太子,让他享受了18年不属于他的生活。他被丢出林家。
  无处可去的林燊必须养活自己,还有……
  自己三年前捡回来的男人。
  “我一无所有了,要不,咱俩各走各的阳关道?”
  男人一把将他按在墙上:“说好的养一辈子呢?”
  看着男人雕刻般的面容与身材,林燊吞了吞口水:“养……当然必须养!”
  只是后来,特么说好的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穷光蛋呢?怎么变成了主角受那个狂拽酷霸帅的豪门白月光?
  林燊:“上一个骗我的人已经被我扔到海里喂鱼了!”
  陆炎:“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陆炎二十二岁最狼狈的时候遇上了的林燊,原以为把他当成恩人供起来就行了,想不到几年之后,他竟不想离开他。无论他是保姆的儿子还是林家少爷,他都宠他一辈子。
 
 
第1章 
  八月下旬的午后,天气就像娃娃脸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是烈日当空,下一秒就乌云密布,不过多时,电闪雷鸣,狂风暴起,那豆大的雨珠如同冰雹子一样噼里啪啦当头砸下来。雨珠骤密,变作雨帘,又化为雨瀑,哗啦哗啦,水汽弥漫,天地一片茫茫。
  林燊站在公交车停靠站内,一手摸进裤兜,掏出了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
  从林家出来后,天色就骤变,纵然他跑得飞快,也还是被淋成了落汤鸡,但还好,烟没浸坏,能抽。
  林燊点了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啧,人生哪!
  真他妈的神奇!
  他做了十八年的林家少爷,却在一个小时之前,爸妈突然带回了一个同龄的男孩子,冷冰冰地告诉他,他不是他们的孩子,那个男孩子才是。这也便算了,偏偏在那个时候,他突然就有了些模糊的前世记忆,那些记忆告诉他,他是个穿越者,前世也就活到十八岁,死于车祸,而他穿越的这个世界只是一本耽美小说,方才在家中发生的那一幕,便是这本小说开篇第一章!
  “哈哈!”吐出一口烟后林燊冷笑了起来。
  这算个什么事?!难道他活了十八年就是一个笑话?!
  根据这本小说的描述,林燊是个彻头彻尾的恶毒男配,不但作死跟主角受抢主角攻,还处处跟主角受作对,成为主角受通往事业爱情双丰收道路上的一块绊脚石,最终惨死狱中。
  林燊两指夹着烟,盯着眼前的雨幕。恶毒男配是林燊这个假少爷,那么那个主角受,当然就是今天才被他爸妈认回来的真少爷林乔楠了。林燊此刻的心情,三分是迷茫,三分是委屈,而剩下的四分是极度的愤怒。
  林燊对这个世界的“神”怨恨至极!
  他不是纸片人,他是有感情的。他宁可不知道这是一本小说,也要在出生时就拥有前世的记忆。因为这样,他就会以成人的心态对待那些将他养大的林家人,也不至于现在会……有那么一点点想哭!
  他被他的养父母抛弃了,和书中描写的一样!
  明明他不是那个林燊,明明这十八年来他做了那么多不同的事情!
  林燊再一次抽了一口烟,重重地将烟雾吐向了半空。
  天空好像破了洞,倾盆大雨不见停。此处是富人的别墅区,这个公交车停靠站历来如同摆设,此时更是只有林燊一个人。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一辆没有载客的出租车从远处缓缓地开来。
  林燊把快吸完的香烟扔进下水道,向那辆出租车招了招手。
  出租车停在林燊面前。林燊打开后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罗马假日豪庭。”林燊对前面驾驶座上的司机说道。
  司机微微蹙了蹙眉。林燊湿发贴脸,浑身滴水,他一坐进来,后座椅就湿了大半。虽说如此,司机还是一言未语,按照林燊的要求把车开上了绕城高速。
  罗马假日豪庭在G市的另一端,那是五年前才建起来的一个高档楼盘。他三年前遇到陆炎后,便以陆炎的名义在那里租了一套房,把陆炎安置下来。
  陆炎这个人物,书中没有,纯粹是他脱离剧情救回来的路人甲。
  林燊掏出手机,本想给陆炎打个电话的,但按下熟悉的号码后,却半天没点那个绿色的拨出键。他心里烦躁得很,突然觉得就算电话通了自己也一个字都不想讲。于是便关掉电话,打开微信,找到了陆炎的头像,点开,飞快地输入:
  【我现在去你那】
  发出信息后等了几秒,陆炎没回。
  林燊想他也许在打游戏吧。陆炎这个家伙,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初中学历,身无一技之长,什么都干不了。他养了他三年,原以为可以一辈子这样养下去,却想不到今天竟发生了这样狗屎的变故。
  他不再是林家少爷了,给不了陆炎舒服安逸的生活。陆炎他……要离开他了吧!
  林燊把手机塞回口袋,靠在椅背上。突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他抬起手来,用手背盖住了眼睛。用力地闭了闭眼,睫毛刷在手背上,很快的,他的手背湿了。
  ……
  “叮!”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原本鸦雀无声气氛凝重的会议室好像被巨针刺了一个洞,压力噗地全部漏光。因为那压力来源处——坐在上首的年轻男子看了一眼放在手边的手机,居然嘴角边露出了一个微笑。
  年轻男子极为英俊,只是这英俊的面容通常因为气势十足的表情和眼神,带上了一种不可言状的狠厉与阴郁。却是此时,他眉目温柔,仿佛浸在岁月美好的光芒里,与先前一怒便能叫人抖上三抖的模样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年轻男子以指腹划开手机锁屏,点开微信,然后,他微笑的表情僵住了,额头上隐隐冒出了些许冷汗。
  会议室里原本松了口气的十位高管们又陡然紧张起来,个个睁大眼睛看着这个男子,局促不安。
  只有坐在男子右手边的方秘书好奇地看向那个手机,想知道那位小朋友到底给他的老板发了一条什么短信,竟令他的老板失态至此。
  却见那男子抓着手机“哗啦”一下站了起来,对着在场诸人宣布道:“先散会,晚上视屏会议再继续,具体时间等方秘书通知!”这说着,他敲了敲方秘书的桌面,示意方秘书跟上,接着便推开办公椅,一手松着系在衬衫上的领带,一手拿着手机回信息:
  【好的。】
  信息发出去,他急冲冲地跑进了私人专用电梯,按下了负一层按钮。
  跟着跑进来的方胜行接过他扔来的领带,不解问道:“炎哥,发生什么事了?”
  “林燊要去我那边。”陆炎盯着电梯门缓缓关上,急得满头冒汗,恨不得一下子飞到负一层地下停车场。
  方胜行大吃一惊:“他不是说要跟他的那帮小朋友们一起打野,不去你那边吗?”
  “我哪知道?”电梯门关上后,陆炎又死死盯住电梯的按钮板,看着上方的红色数字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变换着。
  “肯定是他那帮小朋友们不肯带他了,”方胜行笃定道,“就他那种菜鸟水平,还打野……”
  陆炎冷冷地斜了他一眼。
  方胜行闭嘴,但不过一秒,他又开口道:“他爱玩,很少去你那边,今天难得主动过去……”说着同情地看了陆炎一眼,“偏偏炎哥你在这边开会。”
  “有那闲功夫废话,还不如好好帮我想一想,万一我没赶上的话,应该找个什么样的理由!”陆炎没好气地说道。
  “理由多去了。”方胜行张嘴就瞎扯,“出门买菜,出门买烟,出门买套。”
  “你活腻了吗?!”
  “炎哥!林燊成年了!可以吃掉了!”
  “叮咚!”电梯铃响,负一层到,门开了。
  陆炎没时间教训嘴碎的方胜行,迈开长腿就跑出了电梯。
  方胜行紧随其后。
  陆炎找到自己的雪佛兰,打开副驾座车门,将钥匙扔给方胜行,说道:“老规矩,把我放在距离小区五十米远的地方。”
  方胜行接过钥匙进了驾驶室,他嘴里“啧啧啧”的,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对副驾驶位上已经坐好正在扣安全带的陆炎说道:“炎哥,你这变身游戏还要玩到什么时候?我说你还是赶快把那层马甲脱了吧,林燊心善,顶多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陆炎捏着眉间,阴着脸没说话。
  “或者你怕他跟你绝交,干脆就把生米煮成熟饭,他现在还没爱上你没关系,感情这种东西,床上做一做就来了。听我的准没错!”
  “想死你就继续讲!”
  方胜行感受到陆炎郁闷不耐的情绪,乖乖闭嘴,彻底不说话了。
  车子驶出地下停车场,转入大道,一路飞驰。
  ……
  林燊脚踩大地,重重地吐了口气。罗马假日豪庭的东大门就在他的眼前。
  出租车从绕城高速开过来用了半个多小时。车行在半路上雨就停了,而现在他脚下的土地一片水迹都没有,再抬头看看天上那明晃晃的太阳,显然方才东边日出西边雨。
  林燊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不真实到仿佛之前他爸妈把林乔楠带回家,他知道这只是一本书,他拥有前世记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他还是那个林燊,随性叛逆无所畏惧,动不动就跟爸妈吵架,动不动就离家出走,还瞒着全家人在这个地方养了一个帅气的男人。
  林燊“切” 了一声,抬起双手顺了顺随便一抓就能揪出几滴水的头发,浑身湿漉漉地走进东大门。他这副模样遭来了许多看猴子似的目光。
  五十米远处,刚刚把车子停下来的方胜行差点没把两个眼珠子瞪出来,“喂,炎哥,那是你的林燊吧?他怎么这个样子?”
  陆炎“啪”一声打开了安全带,伸手就去推门。
  “哎,”方胜行阻止了他,“就这样追上去?他问你怎么不在家里你怎么回答?关心则乱啊,炎哥!别忘了你的人设!你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等他!”
  陆炎在林燊面前的人设是:轻度地中海贫血,中度社交恐惧症,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十足一个没人养就会死掉的废物。每每林燊过来找他,他必定在家里等他,今日自然也不能例外。
  三年前无处可去的陆炎为了让林燊留下自己,撒了一个谎,却想不到这个谎变成了一个大坑,现在他人在坑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爬出来。
  陆炎盯着林燊走远的背影。
  方胜行把车继续往前开,给他建议:“前面拐角的地方有个围栏,炎哥你爬进去吧,抄小路跑回家。”
  接着,高高的围栏下,方胜行还没把车子停稳,陆炎就迅速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只见他一个健步冲上前,三两下干净利落地爬上围栏,曲身蹬腿,就像一只矫捷的大鸟飞身而落。他在树丛中穿行,风似地向所住的楼房跑去。
  他早林燊一步到家。
  林燊从东大门进来。弯弯曲曲的水泥路绕过荷花绕过雕像群,穿过一片草地,通向他给陆炎租借的那套房子,他足足花了十分钟才走完这段路。绿荫挡住了陆炎猫腰进楼的身影,林燊根本就没发现他。
  林燊走进电梯,电梯内四面光洁,如同大镜子,照出他的样子。额前的刘海盖住眉毛,湿透的头发像个黑色大碗,衣裤贴着身子,他整个人……比水鬼还狼狈!
  林燊一掌盖住对面镜中人的脸。
  “叮咚!”电梯到了。林燊走了出去,拐了一个弯,站在一扇棕漆的门前。他抬起手来,按了按门铃。
  门内是快急的走路声,听起来从客厅方向而来,一如既往。
  “哗啦”门开了,陆炎那张英俊的脸露了出来。
  林燊睁大眼睛。
  而陆炎一句话都没有,他一把将林燊拉进屋里,拖进卧室,接着急急忙忙地在衣柜里倒腾了一下,拿出了一套衣服一条浴巾。
  “赶快脱了,擦干换上!”陆炎命道。
  却是林燊从见到陆炎后就一直愣愣的,现在,他手里拿着陆炎塞过来的浴巾,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那个……陆炎,你头上顶着两片绿叶是在cos葫芦娃吗?”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炮灰大佬今天也在追求我》求预收,点进作者专栏可见:)
  文案:  柳晔穿书了,穿成杀死反派炮灰哥哥的恶毒男配。在这本书里,霍家大少是个炮灰,被父亲和同父异母弟弟所害,车祸失明后惨死大火之中,而放火烧死他的就是被其弟骗身骗心的原主柳晔。
  柳晔同情霍家大少,悉心照顾他,试图改变他的命运。而就在剧情被改变,霍家大少即将复明之即,柳晔竟意外得知,霍家大少是重生之人!拥有前世记忆的他,从始至终都在与他虚以委蛇,为的是利用他对付自己的父亲和弟弟,然后再将他活活烧死,以报前世之仇!
  柳晔:……
  逃!必须逃!
  后来,柳晔被霍大少爷找了回来。
  瑟瑟发抖的柳晔垂死挣扎:“这、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谁?我失忆有一段时间了……”
  一开始,霍铭任凭这一世的柳晔在他面前表演,将他当成跳梁小丑。后来,他慢慢猜到这个柳晔并非前世那一个。不知不觉,这个柳晔成了他生命里唯一的一道光。却在一切即将结束的时候,柳晔离开了。原来他失忆了。没关系,他们的感情可以重新开始。
  柳晔:有句麻麻批不知道当不当讲,他们什么时候有过感情了?
  【一路追妻火葬场却不知道缘故的霍铭X为了活命装失忆浑身上下都是戏的柳晔】
 
 
第2章 
  陆炎的样子太让人怀疑了,乱糟糟的头发上顶着两片绿叶。林燊觉得陆炎可能在他到来之前跑到楼下去,还钻进树丛里滚了两滚。
  好吧,并没有滚了两滚。林燊瞧了瞧陆炎的衣服,睡衣和睡裤,干干净净。
  却是他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完全不敢相信。陆炎是什么人啊,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下楼一趟能耗掉他一半的HP(生命值)。他怎么会像个小孩子一样跑到下面去钻树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