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总裁您的娃,请签收!【都市情缘】──憨何负我也   

时间:2020-09-30 11:23:42  作者:憨何负我也   

   晋江2020-09-01完结

  【文案简单】
  六年前的一夜情,原本陌生的两个人——江沫有了孩子,叶白芷变成了性冷淡。
  而六年后再次相遇,这本来陌生又带点熟悉的两个人开始有了新的交际。
  一天,叶大总裁喝醉,非要给小保姆江沫讲数学卷子。
  叶白芷:你看这里,是不是满足了线性关系f(x+y)=f(x)+f(y),那这样的话,解题思路就很明确了,对吧,然后你再这样...
  江沫:??
  叶白芷:听懂了吧?
  江沫敷衍点头。
  叶白芷:那好,给我讲一遍。
  江沫:......
  【入坑须知】
  1.背景同性可婚可孕,妈妈桑和温柔御姐,孩子亲生。
  2.日常向甜文,故事老套,非常狗血(!)日久生情。
  3.双向暗恋,结局he,无虐。
  4.日更3k左右,有事会请假。
  5.专业知识并不专业,勿喷。
  6.不喜请勿上升到人身攻击,谢谢。
 
 
第1章 
  “粽粽,你乖乖的在这里等妈妈,拿好手机,不准乱跑!遇到危险直接打110,先去找警察叔叔,好不好?”江沫耐心地给粽粽说着,神情尽是认真,一板一眼地安顿着,生怕出了一丁点儿岔子。
  粽粽点头,小手摸了摸妈妈眼角的那颗泪痣,奶声奶气地说:“嗯,那你也要乖乖的,不要太累了。我会想你的。”说完,还笨拙地搂住江沫的脖子,似是撒娇。
  “好,妈妈会乖乖的。”江沫感受到小人传来的温度,心里有几分欣慰。
  低头看了眼时间,江沫皱眉,轻轻揉了揉粽粽的小脑袋,就赶忙去干活了。
  江沫走后,粽粽听话地坐在小隔间里的板凳上,双腿在空中耷拉着,时不时晃悠一下,左看看右看看,她是跟着妈妈来这个大酒店干活的。
  可毕竟是小孩子,耐不住性子很正常。
  粽粽忽闪着那双和江沫如出一辙的桃花眼,撇了撇嘴,真的像往常一样无聊,早知道她就带着小8一起来了。小8是江沫给她斥巨资买的一个早教机器人,能给她讲最喜欢的数学。
  时间一点点过去,粽粽跳下板凳,打算在小隔间里到处看看,解解闷。
  “哎,你听说了吗?这次的宴会上来的可都是些大牌!那琳琅满目的点心哟...啧啧啧,足足好几排呢!”外面经过的两个清洁阿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粽粽正好听得清楚,当听到宴会上有点心时,眼睛一亮,有点心肯定就有小蛋糕,那应该也有妈妈爱吃的芒果蛋糕,哎,有了!
  粽粽把手机放在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悄悄打开隔间的门,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还仔细地记下了隔间的位置。
  “阿姨您好,请问宴会在哪儿啊?”碰到一个过往的女人,粽粽朝她甜甜地笑了一下,有礼貌地问。
  女人打量了一下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被她甜甜的笑击倒了,蹲下身子,温柔地说:“真是可爱死了,宴会在三楼呢。”
  “好的,谢谢阿姨!”粽粽又冲着女人笑了一下,然后就走了,根据走廊上的路标来到了电梯间,直奔三楼。
  ——————————————————————————————————————————
  叶白芷身着一袭拖地长裙,肩颈线被完美地衬托了出来,美背也被露出了半块儿,甚是撩人。
  手上自始至终都是那一杯香槟,打招呼的时候,也只是微微抿一下。
  “久仰叶总大名,幸会幸会!”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朝着叶白芷过来,身后跟着一个贵妇人。
  贵妇人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叶白芷,真是青年才俊,年纪轻轻就女承父业,才干出众,再加上那张白月光的脸蛋,妥妥的人生赢家,典型的超级白富美。
  想到自家不成器的闺女,贵妇眼睛一亮,说:“叶总,你今年怕是有28了吧?这个年龄也该是有个爱人了。”
  “说什么呢你!”男人一听自己老婆那话,就知道要推销自家那恨嫁的闺女了,连忙出声呵斥。
  叶白芷怔了一下,知道贵妇想干什么,婉拒:“我暂时还没有想过这些。”
  “也该是时候想想了,你现在要事业有事业,要品貌有品貌,就缺个爱人了。”贵妇还是不依不饶,已然下定决心要把自家女儿介绍给叶白芷了。
  叶白芷晃了晃手中的香槟,轻抿了一小口,用余光扫着周围,正好看到了死党丁香,于是回神,笑着说:“爱人的事还过于早了,对了,那边好像是丁氏的千金,我过去打个招呼,就先走了,抱歉,以后有机会再聊。”
  贵妇见碰了一鼻子灰,尴尬地笑了一下。
  “叶总,刚刚那个女人给你介绍对象呢?”丁香看着叶白芷朝自己走来,故意上去调侃。
  叶白芷瞥了一眼她,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似乎这两天要给我介绍的还不少,真是令人头大。”
  丁香眯着眼睛,摇头说:“啧啧啧,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想我二十八的芳龄,怎么就没人给我介绍呢!?”
  “得了吧你,小三小四一大堆,还缺?”叶白芷挑眉,毫不客气地戳穿对面这个“纨绔”,这种花花丛中过的人,谁敢给她介绍。
  丁香一听,急了,开始进行无用的辩解:“那都是妹妹好吗?什么小三小四!谈心的妹妹,懂?”
  “在床上谈心,嗯,不错。”叶白芷接着不留情面地戳穿。
  丁香闻言,眼里都是深意,悄悄凑近了一些叶白芷,低低地说:“你不懂,有些心就是应该在床上谈才行。”
  叶白芷不动声色地远离丁香,对于她的黄腔没有搭话,她确实不懂,自从六年前的那一夜之后,她就性冷淡了。
  “行了,不跟你聊了,看到个好妹妹,先走了。”丁香瞥见了不远处那个衣着靓丽的女生,扭着腰肢走了过去。
  叶白芷看着丁香的背影,好笑着摇头,突然有些好奇最终哪个有魄力的女人才能征服她。
  看了眼腕间的手表,正好到了吃水果的时刻。
  对于时间的一分一毫,叶白芷总是把握的很到位,给自己制定了健康计划表,并且严格执行,抬腿走向了摆放点心的地方。
  “漂亮阿姨,你可以帮我拿一下那个芒果蛋糕吗?谢谢。”
  和桌子一样高的粽粽正踮着脚探头看,可是奈何自己个子不够高,根本够不着蛋糕,眼尖地看到了正站在她旁边的叶白芷,于是开口求助。
  叶白芷寻着声,垂头看到了一个小人在身旁,粉雕玉琢的模样让人心生喜欢。
  “小宝贝,你是跟着妈妈来的吗?”叶白芷帮她拿到了那个芒果味的蛋糕,递给她,半弯着腰,轻声问。
  粽粽抬头看着叶白芷,真得好好看,咧着嘴,奶声奶气地说:“漂亮阿姨太漂亮了,我是跟着妈妈来的。”
  叶白芷听着她的话,怔了一下,她还第一次知道参加商宴还可以带孩子一起的,于是接着问:“那你妈妈呢?怎么留你一个在这儿?”
  粽粽接着回:“妈妈去干活了,我在这儿...我...”因为知道自己是跟着别人偷跑进来的,所以说话的时候底气有些不足。
  叶白芷看着粽粽有些躲闪的目光,还有吞吞吐吐的话,就知道这小孩是偷跑进来的,又说:“那你乱跑的话,妈妈找不到你,不会担心吗?”
  “阿姨,现在几点了?”粽粽闻言,想到了什么,连忙问叶白芷,似乎有些急。
  叶白芷看了眼手表,回:“现在是下午三点零五分。”
  “对不起阿姨,我得先走了,阿姨再见。”糟了,超时了,妈妈告诉她三点就会来接她,粽粽一听慌了神,匆匆说了句,转身就跑了。
  也许是太急了,跑的时候摔倒了,芒果蛋糕被压得稀碎,染在了粽粽的衣服上。
  粽粽看着坏了的蛋糕,鼻子一酸,强忍着哭意,迅速爬起来就打算走。
  叶白芷眼疾手快,把她拉住,查看粽粽有没有伤着,皱眉,柔声说:“乖,不要急。”
  看到粽粽衣服上的蛋糕后,还有发红的眼眶,叶白芷拿过纸巾替她擦拭着。
  “阿姨,不用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谢谢阿姨,阿姨再见。”粽粽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愣是没掉下来一滴,带着哭腔说。
  叶白芷皱眉,刚准备开口说什么,就听到有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粽粽,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江沫远远地就看到了粽粽,向门口拦着她的保安匆忙解释了一番,就直朝着粽粽过来,蹲在地上打量她,眉眼间都是指责。
  粽粽嘴角一撇,终于忍不住了,眼泪掉了下来,但是没有任何哭声。
  叶白芷打量着这个蹲在地上的女人,很有韵味,一双含水的桃花眼,眼角下有颗泪痣,五官柔软,透着一股少女感,皮肤很白,身材也很好。
  只不过身上的污渍,手上的茧子,还有那种带着经历的眼神,都在显示着这个女人的生活不易。
  “抱歉,给您添麻烦了。”江沫看着粽粽身上的蛋糕,她的孩子她自是知道,叹了口气,转头注意到了一旁的叶白芷,起身说。
  叶白芷倒是没有在意,说:“不用道歉,没有添麻烦。”
  江沫听到这温柔如水的话,抬起眼睑看着叶白芷,呼吸一滞,这个女人真的好漂亮,五官立体,但却透着淡雅清新,薄唇微勾,分明又是多少男女的白月光。
  高挑的个子,瘦削的身材,流畅的肩颈线,还有那精致的锁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江沫,这种女神级别的人是可望不可及的。
  “喏,芒果蛋糕,这次可要拿稳哦。”叶白芷回头拿了一个新的芒果蛋糕递给了粽粽。
  粽粽这次小心翼翼地接过,捧在手心里,吸了吸鼻子,说:“谢谢阿姨。”
  江沫也回过神来,向叶白芷鞠了一躬,说:“谢谢,麻烦了。”
  “不客气,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其实看到江沫的鞠躬,叶白芷心里隐隐不太舒服,她不喜欢别人向她鞠躬。正好,商宴也进行的差不多了,人走的七七八八,不剩几个,她也该走了。
  江沫也是客气地回了一句“再见”,看着叶白芷的背影,突然涌上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儿见过。
  回家的路上,粽粽献宝似地把芒果蛋糕给江沫。
  江沫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冷着脸,开口问:“粽粽,妈妈有没有教过你,不能乱拿东西?可你呢?你现在的行为是偷。”
  粽粽闻言,皱眉,眼泪又在眼眶中打转,说:“可妈妈也说过,不能浪费食物。而且,妈妈还说宴会上的食物很多在宴会结束的时候,都会倒掉。”
  言外之意就是,她不拿的话,这些食物都浪费了。
  江沫看着她,叹了口气,她是的确在宴会结束后,把那些剩的点心什么的拿一些回来给粽粽。
  “那也得等到宴会结束的时候,问一问清洁阿姨,如果允许的话,才能拿,知道吗?”沉默了一会儿,江沫耐着性子说。
  粽粽点头,理解了之后,说:“嗯,粽粽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江沫闻言,停下脚步,摸了摸粽粽的头,说:“真乖。”可心里却在叹气,她不知道粽粽这个年龄这么懂事到底是好还是坏,有的时候她真的宁愿粽粽彻底胡闹一番,可粽粽却从来都没有过。
  “给你,记得要吃哦~”粽粽看到江沫的神色软了一些,于是撒娇着说,又把芒果蛋糕递给了她。
  江沫当然知道粽粽为什么要拿芒果蛋糕,因为她曾经无意间提了一嘴自己喜欢,看着那块儿跟粽粽手一样大的芒果蛋糕,鼻子悄然一酸,努力眨了一下眼睛,把眼泪憋了回去,深呼了一口气,用调皮的语气说:“好的,收到!”
  生活从她上大学之后就没轻饶过她,那一次的一夜情将她的命运彻底改变了。那次有了粽粽之后,江沫就退学了,每天在家里做做手头上零工,赚着微薄的钱。
  如今因为没有本科学历,像样的工作很难找,也只能跑东跑西忙着做各种体力上的兼职。
  父母也许是对她很失望了,六年了都未曾联系过。
  不过还好,这六年她江沫含着泪流着血也挺了过来。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看着一蹦一跳的粽粽,烦恼也在这一瞬间突然消失了。
 
 
第2章 
  “阿姨阿姨,给我...嗯...给我来根号2斤的苹果吧!谢谢!”今天是周末,粽粽提着小篮子一个人在市场上转悠,因为对斤数没有概念,所以思考了半天,到底是该买一斤还是买两斤,不如干脆折中一下,买根号2斤。
  这是幼儿园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小朋友需要独自一个人去市场购买食物。
  江沫当然对此不放心,一直跟在后面,偷偷地望着粽粽的一举一动,当听到那句“根号2斤的苹果”后,忍俊不禁,这小丫头啥都不爱,就爱数学。人小鬼大,还根号2斤的苹果!
  卖苹果的阿姨听到这话,哭笑不得地看着对面的小家伙,这根号2是个啥玩意,这咋卖?于是开口:“小朋友,你就直接跟阿姨说几斤,这根号不根号的,阿姨也不懂啊!”
  粽粽歪了歪头,背着的小草帽晃了一下,稍稍思索了一下,说:“阿姨,根号2约等于1.4142。您就看着这个给吧,喏,这里是钱。”
  说完,从随身携带的草莓小包包里掏出了几个零钱,粽粽又看了看价格牌,皱眉,开始掰着手指算。
  江沫看到粽粽掰手指的样子,真是萌到心坎上去了,这个鬼灵精,她那点数学确实比同龄人懂得多些,但遇到小数的算法肯定得懵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