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男妃在上──两百斤道长   

时间:2020-09-29 14:12:32  作者:两百斤道长   

   文案:

  又美又凶男妃攻×拖延症晚期双性小昏君受
  甜甜甜,主线:小昏君如何被男妃威逼利诱成明君
  唐棣,太鸿国史上最不靠谱皇帝,不批奏折,不睡嫔妃,痴迷赌|博,还出老千。
  亟待退休的太后忍无可忍,一道旨下来,送了个绝色男妃到他身边。
  沈言川:臣妾进宫是为万民福祉,今夜陛下若是不把奏折批完,臣妾就替天行房,委屈陛下自己生个继承人了。
  唐棣:批批批!你离朕远点!
  数月后。
  唐棣瘫在案前:爱妃,朕累了,不想批了,快来惩罚朕吧!
  沈言川冷冷一哼:想得美,少一本今晚就别上床。
  唐棣立刻坐起,运笔如飞:朕一代明君,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累!
  tips:
  1.双性生子√  1v1√  甜√
  2.开局攻嘴巴又毒又贱,小皇帝又懒又怂,互相看不起
 
 
第1章 小昏君
  春日,午后,太鸿国后宫。
  绣塌吱嘎作响,小皇帝和妃子在上头鏖战正酣。
  “啪!”
  小皇帝停止颠动,将骰蛊拍到棋盘上,一掀盖儿。
  “三个六,承让了爱妃。”小皇帝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一手取走对方押在一旁的一百五十两银票,一手伸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朕不忍心再赢你的钱,这就走啦。你自己收拾收拾,晚上吃点好的啊。”
  说罢,小皇帝利索地将骰子等物藏入袍袖,喜滋滋地出了门,准备再找个人大战八百回合。
  然而他一只脚刚踏出门槛,迎面便来了个小太监:“皇上,太后娘娘传您过去呢。”
  “啊?这个时候啊……”小皇帝抬头看看高挂的暖阳,又掂了一把怀中还不够厚的一沓银票,怪没劲地撅起了嘴。
  步子沉重地行到太后殿,小皇帝整整龙袍,摆了个矜持稳重的姿态,朝太后迎了过去:“太后,找朕来有何事相商啊?”
  太后正坐在罗汉床上,双目轻阖,闻言也不睁眼,只朝宫人们一招手。
  宫人们会意退下,临走前关上所有门窗,只点了几盏灯照明。一时间,偌大的宫殿便只剩太后母子二人。
  在夕阳余晖般的光线里,墙壁上落满了深深浅浅的投影,寂静的宫室显得分外阴森。再看太后,端庄的面孔上已立起两道眉毛,一种惶惑的感觉在小皇帝心中油然而生。
  惨了!
  肯定是后宫有人输多了不乐意,到太后这儿告朕的状了!
  太后这次大概忍无可忍,要给朕一顿好打!说不定还会逼朕交出皇位!
  等等……退位?
  意思就是,自己以后再也不用看嫔妃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再也不用管案前那城墙似的奏折,再也不用早起上朝听群臣批评自己了!
  小皇帝顿时比赢了一万两黄金还高兴,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坐在一旁刚要开口训诫皇帝的太后见状,赶紧用手背贴了贴儿子的额头。
  “朕没病,”小皇帝回过神,把太后的手从额头上摘下来,主动说道,“朕就不是个当皇帝的料,早就有退位让贤之意啦!”
  太后见他没烧,啪得把他的手给甩了:“让贤?让给谁?你皇叔七十多岁,牙都掉一半了!”
  “宗室里不还有好几位公主吗?肯定有比朕能干的啊。”
  “朝臣能同意吗?”太后立马反对,“亏你想得出来!”
  “怎么还搞性别歧视呢,”小皇帝小声道,“大家都知道您垂帘听政,真正治国的也不是朕呀。”
  看到小皇帝狡辩的样子,太后顿感巴掌作痒,十分想在儿子那白里透红的面孔上拍上两拍,然而手伸出去,还是没忍心打,转而指了指自己鬓边:“要不是你不争气,哀家费得着垂帘听政吗?哀家才四十三,都有白发了!安太妃五十还是满头青丝!”
  小皇帝心虚地抠抠手指:“她……她是染的嘛。”
  “那也要有时间染啊!”太后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捂住胸口,“她有钱,有闲,今天听戏,明天找乐师学编钟,后天游湖……过得比哀家这个太后快活多了!”
  太后在人前总是端庄严肃,从不向人吐苦水,如今小皇帝听她说了这番话,心中深感抱歉,伸手扯一扯太后的衣袖:“朕保证,以后不在后宫玩骰子戏了。”
  “只有骰子戏?”
  “叶子戏也不玩了。”
  “……”
  “骨牌也戒了?”
  “……”
  小皇帝心一横,说道:“好吧好吧,朕向您保证,以后不在后宫赌了,太后原谅朕,好不好好不好?”
  太后胸口起伏了一番,终于平静下来。
  “皇帝啊。”
  “嗯。”
  “你要是真的体谅哀家,就从下面两条路里选一条吧。第一条,以后好好处理政事。哀家也不要你做个千古明君,只要认真履行皇帝职责就行。”
  小皇帝面露犹豫,“这……还有一条呢?”
  “让后宫赶紧诞下继承人。”太后说,“明年春天哀家至少要看到两个孩子出生,最好是王虞两家的。”
  小皇帝没想到指标那么严格,当即“啊”了一声:“朕不要,她们都是赢了朕就想睡朕的坏女人!”
  “你有资格说?好好的大家闺秀,被你拉去赌牌,薪俸都给你赢个精光!人父兄还在前朝为官为你分忧,你说你……”太后恨铁不成钢地一拂袍袖,“唉!”
  “朕……”小皇帝委委屈屈,动了动嘴,欲言又止。
  “够了。”太后没给他再说话的机会,“皇上既然做不了主,就等哀家安排。哀家累了,皇上自便吧。”
  小皇帝犯了愁。
  太后留下的问题关乎他的终生大事,不管怎么思考都是左右为难。
  上几十年早朝和睡几个月嫔妃,换谁都会认为后者更容易,他之所以迟迟不愿选,除了不想被白piao外,其实还有个难言之隐。
  他是个双性儿。
  虽然他一贯心大,但说完全不介意是不可能的。天生有缺非是件吉利事,对皇家而言更是有失体面,因此自他出生以来,此事就被当成秘密封存起来。平日里他沐浴都跟做贼一般,恨不得下水涮涮就出来;方便过后也会下意识地把内裤腰带系得死紧死紧,腰都勒细了。现在要他在嫔妃面前脱裤子,那肯定不行啊!
  背过身也不行!
  吹了灯也不行!
  “皇上,您都在殿里转了一百八十圈了。”一旁伺候着的小太监看得眼晕,忍不住道,“到底有什么烦心事啊?”
  小太监打小替小皇帝洗澡,是自己人,于是小皇帝叹了口气,言简意赅地复述了太后的话。
  “可是皇上,您早晚都要宠幸嫔妃啊。”
  “朕谢谢你提醒啊!”
  小太监见势不妙,赶紧补救:“皇上,您不如试试蒙住她们的眼睛,捆住她们的手?”
  “尽出骚主意!你平时都看点什么啊?”
  两句话一聊,小皇帝更加焦虑了,于殿内又转了一百八十圈,把自己整得又饿又累,以至于传过晚膳后没一会儿便犯起食困,窝在圈椅里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太监过来叫他起床:“皇上,皇上,太后派人来了。”
  小皇帝听到“太后”二字,一下子跳起来:“这么快!”
  说完他才发现殿里的灯全都点了起来,再看看屋角的漏壶,他竟睡了整整一个时辰!
  小皇帝没拿定主意,此时自是一阵手忙脚乱,最终搡了两把小太监:“……哎!你赶紧跟人说朕睡着了,让人到偏殿待着去!”
  他说完便走,小太监还没来得及阻止,他人影一晃,已进入了卧房。
 
 
第2章 叛逆美人
  小皇帝跑进卧房,把门一关,随手踢了两只凳子来将门堵起,转身往卧房深处走。
  卧房里先前无人,只点了一半的灯,光线是一种柔和的晦暗。小皇帝边盘算着自己是否要跳窗出去溜一番再回来,边掀了珠帘探身入内室,一抬头,脚步却顿在了原地。
  借着宫灯散发出的淡黄色光辉,他看到一个披散着长发的陌生女子低头坐在那儿。
  小皇帝苦恼地摸了摸下巴。
  太后是早猜到他要溜啊。
  现在该怎么办呢?把人直接赶走似乎过于残忍,难道要在茶里下点迷药给她喝?这么晚能找人弄到吗?还是说真的要动用绳子……啊啊啊太腌臜了!
  此时,女子听到动静,微微抬头,露出一双凤眼,而长睫由光入影于目,遮去了凌厉,只剩一片骄矜艳丽。
  小皇帝睁大了眼睛——这是人,还是狐仙啊?
  “皇上?”狐仙似的美人开了口,是在确认。
  “是朕……”小皇帝正失神于对方的美貌,下意识答道。
  紧跟着,他意识到哪里有些不对。
  ——这位美人,声音怎的有些雌雄莫辨?又为何不向朕行礼?难道他其实是一个美貌杀手,闯进宫来想要取朕的性命吗?又或者真是个狐仙,要吸朕的精气!?
  小皇帝还未到色令智昏的地步,赶紧往后退了一步:“你又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朕的房里?”
  美人闻言,一甩袖子起身:“臣妾沈言川,奉太后旨意,前来询问皇上,江山美人,汝选何者?”
  小皇帝见沈言川边说边大步流星地朝自己走来,到跟前时才发觉,对方竟比他还高半个头。
  领子后还有个若隐若现的喉结。
  小皇帝一时有些凌乱,一双黑幽幽的大眼睛也跟着上上下下打量起对方来:“不是……等等,臣妾?你究竟是男是女啊?”
  大约是知道自己长得够好看,做女子装扮不违和,沈言川十分理直气壮地答道:“臣妾自然是男人,皇上不信一会儿可以摸摸看,在此之前,请先回答太后的问题。”
  注意力转回咄咄逼人的话题上,小皇帝又感到了头疼。他支支吾吾地挠了一会儿头,末了却道:“要不然,你去回复太后,再给朕一天时间吧,朕要再想想。”
  沈言川却没有领命而去的意思,反问道:“陛下就不思考一番,太后因何让臣妾来此?”
  小皇帝眨着两只无知的大眼,摇头。
  沈言川抬手一指:“看到那边成堆的奏折了吗?看到那边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床榻了吗?”
  小皇帝仍感莫名:“看到了,所以?”
  沈言川道:“臣妾进宫是为万民福祉,今夜皇上若是不把堆积的奏折全部批阅完毕,臣妾就会替天行fang。”
  小皇帝掏掏耳朵:“替天行什么?”
  “行fang。”沈言川重复道,“太后说了,要确保皇上早日诞下可以继承大统的皇子。”
  说罢,他捉起小皇帝一只手,伸到自己的粉色宫装中。
  隔着一层中衣,小皇帝摸到了一块精悍的肌肉。
  手感硬挺,轮廓分明,属于在小皇帝“我最想拥有的体型”中排名第一的那种。
  羡慕之余,小皇帝慢慢抽回手,扭头拔足狂奔!
  五步之后,他小腿一麻,直接趴倒在地。
  沈言川不紧不慢地走过去,抓住小皇帝的衣领,提溜到了窗户边。
  一打开窗,窗口密密匝匝的一排人头同时回转,全是带刀侍卫,其中几个小皇帝看着眼熟,细一回想,发觉正是平时在太后宫外看到的那拨。
  “外面围了三十多个侍卫,皇上就别想着跑了。”沈言川关了窗,将人丢到桌边的圈椅里,“麻筋磕多了对腿不好。”
  小皇帝抬头刚要责问,发现他手中正丢着什么东西把玩,定睛一看,整个人从初时的惊艳中完全清醒了过来,揉着小腿又惊又怒:“你居然拿朕的骰子打朕!”
  沈言川并不理会他的愤怒,只对着手中两枚漆红小骰端详了一番,说道:“做工堪忧,品质低劣。”
  小皇帝从未听过这样的评价,气得脸都涨红了:“你说什么!”
  “内中磁石镶得太大,沉得跟秤砣一样,也就骗骗没去过赌坊的大小姐。”沈言川袖起手,懒怠同他再多话一样,“好了,皇上可以批阅奏折了。”
  “不批!”小皇帝突然硬气起来,指着沈言川的鼻尖道,“你可以侮辱朕处理政务的能力,但不能侮辱朕亲手做的骰子!混账!朕现在就不批了,你能奈我何?”
  沈言川一眼瞥过去,声音泠然:“呵。皇上记忆力恐怕是不太好啊。”
  他话音刚落,小皇帝就看到他倏忽闪到自己面前,一只手向自己伸了过来。小皇帝以为他要出拳殴打,赶紧抬手一挡,紧接着却感到腰下一轻,整个人离了地。
  小皇帝倒吸一口凉气,终于意识到自己挑衅的后果,与此同时,沈言川已经将他扔上了龙床,并且用蛮力扯崩了他腰间的玉带。
  小皇帝吓得瞬间沁出一身冷汗,急急忙忙又磕磕绊绊道:“偷盗伤人只是刺字流放,亵渎皇帝可是要杀头的,你先看看……自己有几个头几个胆吧!”
  沈言川毫不在乎地一笑:“忘介绍了,臣妾本来就有点儿叛逆,最喜欢做这等刺激之事。不过话又说回来,臣妾不过是和皇上行了敦伦之事,何罪之有呢?”
  紧接着,一道裂帛之声响起,撕裂的龙袍随即落到了榻下。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朕批朕批!朕批奏折还不行吗!”
  片刻后,小皇帝换了套便服,重新坐回到桌前,不情不愿地打开一本奏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