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把贼老板搞到手了【欢喜冤家】──持爱不哀   

时间:2020-09-29 14:10:57  作者:持爱不哀   

   文案:

  谢书亦在年末一个人来到舟青小镇,本想是找个人陪,没成想进了一家“贼店”。
  贼老板不仅让自己洗碗,连猫都扔给自己喂。
  谢书亦叹口气,感叹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洗碗喂猫我全背。
  好在贼老板还算善良,一天还管三顿饭。
  贼老板:“挑食吗?”
  谢书亦:“不吃葱”
  于是当天晚上,谢书亦就被迫尝了一顿全葱宴
  大葱炒蛋
  葱花蛋汤
  就连大葱蘸酱都搬上了桌
  谢书亦:“……”
  不干了 我要跑路
  小剧场:一天晚上,谢书亦和贼老板在院里一块看月亮。
  良辰美景之下,贼老板心情不错,“今晚月亮挺美,适合――”
  话不等说完
  谢书亦抢答说:“适合表白”
  “所以?”
  谢书亦:“所以……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温柔闷骚作家攻×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傲娇老板受
  1V1 谢书亦攻 HE
  阅前须知:1.日常平淡向,细水长流,慢慢热
  2.作者码字期间间歇性放飞自我,所以文中人物也间歇性放飞,时而正经,时而沙雕
  3.大概率看起来很无聊,适合睡前阅读,治失眠
  4.希望看文愉快 祝平安健康
  5.接收批评建议,总结经验,再接再厉,继续进步
  
 
 
第1章 第一章
  岁末,超市里又单曲循环起华仔的恭喜发财。
  虽然距离过年还有一个来月的时间,但大街小巷的灯笼早已高高挂起挂起。
  这个城市在年末显得格外热闹,但谢书亦却与这份热闹格格不入。
  本该是万家灯火团圆的日子,他此时此刻却坐在逃离这座城市的火车上。这是一个临时又仓促的决定,地点是临时选的,行李是随意收拾的。
  只有逃离这个城市的心是预谋已久的。
  因为车票是临时买的,虽没有赶上春运大潮,但年末的人流量也可想而知。所以,谢书亦丝毫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站着赏景了。
  谢书亦靠在车门旁,一手扶着行李箱,一手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望着拥挤的过道,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冲动真是愚蠢至极。
  毕竟,十几个小时的车程也挺难熬的,尤其还是站十几个小时。
  他叹口气,转头看向窗外。窗外光秃秃的白桦树呆呆的站着,鳞次栉比的高楼飞快往后退去,他稍微有些走神。
  突然行李箱晃了一下,谢书亦回过神,还来不及转过头,一个沧桑略带口音的声音响起:“不好意思啊小伙子,刚才俺有些打瞌睡,就…不小心蹭到了你的箱子,俺不是故意的。”男人边说边往一旁挪动了一下身子。
  他盯着面前这个衣着讲究,气度翩翩的年轻人,慌张又抱歉的说道。
  “没关系!”年轻人笑着说道。
  “哎…好好,这箱子没蹭坏吧?”
  “没坏,您不用紧张。”年轻人柔声说道。
  男人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男人沉默了一会,又开口问道:“小伙子,你这是刚放假回家?”
  谢书亦架着一副眼镜,看起来颇有几分斯文书生气质,况且火车上学生也不少,理所当然的被误认为放假的学生。
  年轻人没有反驳,谁不想被夸年轻呢。他笑了笑说:“嗯…出去玩。”
  男人诧异的问道:“现在出去玩?这都快过年了,不在家里和爸妈过年啊?”
  年轻人笑笑没有答话。他沉默了一会,转头问道:“您呢,怎么这么晚回家过年?”
  男人笑了笑,轻叹口气:“不晚啦,今年算是早的了”说完,他搓了下眼睛,看起来有些累,“前些年都得年根底下才能回家。”
  “挺不容易的。”谢书亦说。
  他打量着眼前憨厚老实的男人,男人手边是大包小包的行李,手里还攥着一个编织袋,可能因为装的东西太满,编织袋的拉链被撑坏了,但不难看出里面是当地的特产和零食。
  注意到年轻人的打量,男人笑着挠挠头,表情有些憨厚的说道:“这一整年没回过家,给孩子买点大城市里特产带回去。”
  谢书亦笑着点点头:“辛苦一年了,是时候回去和家人好好团聚了。”
  “哎…这年代谁不辛苦啊,趁着年纪还不大,多出去赚些钱,以后也能好好和家人团聚,你说是不。”
  谢书亦点点头表示认同。
  家人,这个词对谢书亦来说熟悉又陌生,就像插在心尖的一根刺,他既没有能力把这根刺□□,也没有勇气对它视而不见。
  气氛陷入安静,男人拢了拢身边的大包小包,闭起眼睛打起了瞌睡。
  看着男人憨厚的有些黢黑的面孔,再穿过过道看一眼喧嚣吵闹的人群。
  每个人都是脸上挂笑的。
  所有人奔赴千里的行程都只为回家,而他跑到千米之外只为离家。
  说起来有点讽刺,但这是真的,他就是选在了这么一个尴尬的时间点逃跑,像是对自己的惩罚,也像是对自己的安慰。
  他不讨厌那座城市,他只是厌烦了孤独,厌烦了等待和期盼。
  思绪至此戛然而止,一声清脆的声音从车厢尽头传来:“请大家把车票准备好,我们查一下车票。”
  “先生,您好,请出示一下车票。”
  谢书亦拿出车票递过去。
  “先生,您是到舟青站下车吗?”
  谢书亦低头看了一眼车票,点头道:“是的。”
  乘务员一脸诧异道:“舟青站还有十多小时才能到,您…站票?”
  谢书亦摊摊手,无奈笑道:“没办法了,只有站票了。”
  乘务员好心说道:“我看前方快到站了,如果一会有座位的话,我来安排您坐下。”
  谢书亦柔声道:“谢谢,麻烦了”
  十几分钟后,广播响起:“列车前方到站楼州市站,下车的乘客请带好行李物品,提前到指定门口等待下车。”
  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声,谢书亦转过头,看到身旁的男人已经从地上坐起,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激动与欣喜。
  谢书亦向后挪动一步,空出门口的位置。
  车到站了,男人激动的说:“小伙子,俺到家啦,你在路上多注意安全,过年小偷多,看好行李啊。”
  “知道了,大叔,提前祝您新年快乐。”
  “哎!哎!也祝你新年快乐。”
  车门开启,车厢的人陆陆续续下车,原本还嘈杂的车厢一下子静了下来。
  “先生?这边有空出的座位,您来这坐吧。”
  “好,谢谢。”谢书亦拖着行李箱跟随乘务员来到座位。他把行李箱放好,坐下后长叹一口气。
  他转头望向窗外,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列车在呼啸的北风中越走越远,他的心也跟随这辆列车一同逃离这座城市。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松了口气,空落落的心里似乎正在被东西堆满。
  歇了一会儿,谢书亦到餐车前勉强解决了晚餐,吃过晚饭,拿看了会随身带的书,便进入了梦乡。
  这夜睡的及其不安稳,一是坐着睡累,二是列车是不是就要晃几下。总之,谢书亦这夜睡的特别累。心里累身体更累。
  在经历十几个小时后,终于到站了。谢书亦揉着僵硬的脖颈,跟随人流走出了车站。
  冷是这座城市给谢书亦留下的第一个印象。
  而适应了这座城市的冷的景老板正在进行大扫除。
  他看起来心情不错似乎还有些期待,以至于边打扫卫生边往门外瞅。
  正忙的起劲,电话响了。
  他一手拄在拖把上,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人,语气不耐烦的说道:“有事?”
  电话里的人似乎轻笑一声,语气里带着调侃,“景老板很忙?”
  景洛:“忙,忙着接客”
  “这是换工作了?”
  “……没事挂了。”
  电话里的人笑着叹口气,妥协道:“等等,说正经的,你忙什么呢?”
  景洛:“接客,有预约。”
  景洛在舟青镇上经营着一家民宿,平时旅游旺季时客流量不少,也就过年的时候冷清些。
  但他不喜欢冷清。
  “这大过年的还有人来,是离家出走?”
  “……不知道。”
  景老板彻底把天聊死了。
  电话里的人沉默片刻,说:“……忙吧挂了。”
  “拜拜。”
  没有挽留,景老板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
  处理完这一通电话,景洛又拿起拖把把剩下的地拖完。
  等把卫生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时间也不早了,他捞起趴在沙发上的猫抱进怀里,朝门口看了眼,又看了看时间,他有些等的不耐烦了。
  这是景洛这几年过年期间迎来的唯一一位客人,他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期待。
  谢书亦刚出车站口就打了个喷嚏,不知是冻的还是因为某人的念叨,他看了眼周围,刚想打个车,一位男人便殷勤的凑了过来。
  “小伙子,去哪啊,价钱好商量。”
  谢书亦迟疑的看着眼前的黑车司机,犹豫了几秒,但还是被这天气给征服了。
  他打开手机,调出自己提前订好的民宿,给男人看,“这个地址可以去吗?”
  男人凑近看了一眼:“没问题,保准给您送到。”
  十几分钟后,成功到达目的地。
  “哎,到了小伙子,车费50。”说完,怕他讲价,又开口道:“快过年了都是这个价钱。”
  谢书亦本也没想讨价还价,他从钱包里抽出张50的纸币递给他,“好,谢谢您啊。”
  “不客气,您走好。”男人有些惊讶,语气里带着惊喜,他赶忙下车帮谢书亦把箱子抬下来。
  下车后,谢书亦拖着箱子走到面前这座二层民宿前,房子古朴但又不旧。
  他推开门,首先看到的是一棵光秃秃的大树,树下放着一张双人吊篮藤椅,藤椅上坐着一位年轻人。年轻人身着深灰色毛线衣,休闲裤,就这么盘腿坐在藤椅上晒太阳,膝盖上还趴着只猫。
  与其说是晒太阳,倒不如说是吹冷风。
  因为太阳虽好,温度却一点也不高。
  光线刚刚好,就这么洋洋洒洒的落在他身上,暖黄色的阳光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边,显得人格外温柔。
  谢书亦看着这副场景,心底不受控制的窜出岁月静好之感。
  年轻人闭着眼睛像是在打瞌睡,谢书亦犹豫再三开口道:“您好,请问老板在吗?”
  年轻人慢悠悠抬起眼皮,打量了一眼眼前这位一身斯文书生打扮的年轻人,他边打哈欠边伸懒腰,把膝盖上的猫抱到一旁,又顺手摸了两把,这才站起身走到这位年轻人面前。
  许是在外边吹风吹的有点久,景洛打了个喷嚏,冲谢书亦伸出手,直接开门见山道:“身份证。”
  “……”谢书亦一时没反应过来,问:“身份证?”
  景洛:“登记!”
  谢书亦反应过来后没有急着去拿身份证,而是继续问刚才的问题,“你是老板?”
  “这还有第二个人吗?”
  “……”
  谢书亦从口袋里摸出身份证递过去。
  景洛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身份证,登好记后,还不忘多看两眼身份证上的照片。
  景洛把证件递回去,说:“你身份证和你本人不太像啊。”
  谢书亦接过,笑了笑说:“本人不太上镜。”
  景洛:“可我觉着你身份证比本人好看。”
  “……”
  谢书亦沉默片刻,本着和平相处的原则,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那是你还没有看习惯。”
  景洛:“……”
  他这是被回怼了吗?
  谢书亦也没再说话,就这么目光直直的看着他。
  景老板被看的浑身不得劲,转过身:“进来吧。”
  不等谢书亦回话,景洛先一步把藤椅上的猫抱起朝屋里走去。
  谢书亦嘴角扬了扬,抬脚跟上。
  走进室内,一股扑面而来的温馨感,
  客厅虽然不大,但因为家居摆放整齐,显得很宽敞。
  除了基本的家具外,墙上还挂着几幅油画,阳台上还摆着几棵绿植。
  很有生活气息。
  景洛把怀里的猫放回猫窝,转身窝进沙发里。
  他随手抓过遥控器打开电视,说:“房间在二楼,这时候没什么人,二楼房间可以随便挑。”
  “好。”
  说完这话,景洛又盯着谢书亦看了半天,眼里带着考究。
  看老板一直盯着自己,谢书亦也垂下眼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谢书亦终于忍不住了,问:“怎么了?”
  “没事,”景洛把头转回去,“就看你穿的挺少的,不是北方的吧。”
  “是,”谢书亦笑笑,大方承认,“我从南边过来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