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绿茶Alpha装O喜欢的那些年【励志人生】──低调的哈士奇   

时间:2020-09-29 14:09:39  作者:低调的哈士奇   
  “也对。”云芸吸了吸鼻子,调侃了一句:“不过话说归来,我觉得班长以后你都不用买咖啡喝了。”
  一直没吭声的季商九看着那团校服,校牌正好在外面露着,秋叶珃三个字格外明显,楷体。
  “班长,两个Alpha坐在一起,如果一个Alpha信息素很强的话,会不会很难受。”季商九的语气很轻松,仿佛在问一件很平常的事。
  林树飞快的笔尖顿了顿,明白他的意思,他皱着眉头直接回答说:“也不至于,其实我并没觉得哪里不舒服,闻久了就会习惯。”
  云芸纳闷地说:“奇怪,我也是这样,而且……”
  她闭上了眼,试探性地将自己浸入这片苦涩的信息素世界,可不知为何,明明对方的信息素比下午更加苦涩,可她仍然感受不到信息素与信息素之间的共鸣。
  就像是切断了联系,对方身上的信息素,不过是一种现实里人工合成的香水。
  “他的信息素很奇怪,就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第6章 Omega用的EPI
  云芸没有把话说下去,然而他们三人,都心知肚明。
  秋叶珃身上的信息素除了会释放香气外,没有任何特征。
  “他……”季商九没仔细听他们的对话,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秋叶珃身上。
  也许是他的信息素有着明显不同,所以很多人总会不自觉地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衣服没有完全盖住他的头,一只手还留在外面。在教室灯关了一半的情况下,如果不是认真观察便很难发现这只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攥着桌角,发白的关节没有一丝血色,青色的血管明显到几近于病态。
  季商九蹲下身体,刚想问“你是哪里不舒服吗”,可当他从侧边蹲下来,看到了衣服下掩盖的秋叶珃的面容时,心脏却似是慢了一拍,嗓子仿佛被什么东西哽住,嘴里的话便再也说不出了。
  他看到了秋叶珃的眼睛,带有朦胧雾气的眼睛,氤氲着像是绝望一般的情绪。
  一滴眼泪从他的眼里滑了下来,流到了他的鼻尖,最终滴在了泛着淡淡水色的课桌上。
  周围的一切,一切声音,教室内同学收拾书包的声音,教室外的喧哗声、脚步声,在这一刻,似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时间似乎在变慢,变慢到,季商九足够有时间能感受到,诡异的酥麻感又开始在他的皮肤表面跳动,从上到下,从外到里,一直深入,深入到他的心脏。
  而那一滴泪,似乎也流到了他的心里,漫天的负面情绪扑面而来,如同细小的针扎在了他的胸膛上。
  只有短短的几秒,或者可能更短,可季商九却觉得,他的大脑中闪过了许多东西,而这些闪过的画面,却在此刻,像是飘走的虚幻泡沫一样,难以回忆。
  “你们……”季商九声音发哑。
  “怎么了季商九?”不知情况的云芸问。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季商九慌乱地起身和秋叶珃保持了距离,他拍了拍腿,故作镇定地对云芸扯出了标准微笑:“既然秋同学在休息,那就让他休息一会吧,他父母好像挺忙的,这会儿回家其实也挺早。”
  “是吗?”云芸看了趴着的秋叶珃一眼,犹豫了半天,还是把道歉的便利贴贴到了他衣服的胸牌上。
  “这是什么。”林树瞥了一眼。
  “没什么啦。”云芸有些不好意思摆了摆手,笑着跑到了自己座位上,开始收拾课桌。
  快十点,班里只剩下了零零星星几个人。
  季商九做足了戏,温柔地笑着说:“班长,今天我锁门吧,我今天住校。你写了双份卷子,已经挺累的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还有一个自习能补呢。”
  林树按了按太阳穴,长抒了一口气:“那就麻烦你了季商九。”
  季商九笑得更加灿烂:“不麻烦。”
  待到所有人走后,季商九放平声音,坐到了林树的位置,问秋叶珃:“你还好吗?”
  秋叶珃没说话,一动不动。无论季商九怎么和他交流,他都不回答。
  “云芸跟你道歉了。”季商九把便利贴从秋叶珃校服上摘了下来,扫了一眼。
  都是些道歉的话,类似于“不是故意”“无心”这样的词充斥其中,顺带夹杂着几个卖萌的颜表情。
  觉得没什么不妥,季商九又把便利贴贴在了秋叶珃的课桌上。
  直觉告诉他秋叶珃身体很不舒服,但他又不知道对方是哪里不舒服,于是就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了教室门口,先给他妈发了个短信说今天住校,然后给班主任打了电话说了情况,只是他没想到老胡那边女儿生了病,一早就回家了,不过老胡也说了,秋叶珃爸爸一会就来。
  俩电话都打了,没事儿干,他右手揉着太阳穴,闭目神游。
  其实,所谓闭目养神,也不过是个自己骗自己的借口,脑子里闪过的无一不是关于屋里人的问题。
  为什么总是很困的样子?
  身体似乎不怎么好,情绪也不是很稳定,分化成所谓劣性A的后遗症吗?
  为什么能从一高转过来?本身如果优秀的话一高会放人?
  分针无声无息地转着,有几个路过创新班的学生跟他打招呼,季商九笑得甜,一个个说了再见,等到年级没剩多少人,这才明目张胆地拿出了手机刷了起来。
  云芸的QQ私聊了他,发了一个转贴。
  季商九戳开一看,感情可好,和班里趴着的那个人有关。
  有个人往他们学校墙上投稿,问照片里的人是谁。
  ——投个稿。想问问这个是哪班的同学啊~今天接水的时候看到嗒[图片.jpg]
  这帖子回复挺多,大多数都是一块问的,说没见过,偶有几个回复,说是创新班下午刚转来的新生。
  ——今天我接水碰到了!应该是刚分化的A,信息素很苦很苦!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虽然很苦,但闻久了还觉得有点甜?(当然也不是勾人啦~奇怪……虽然知道讨论别人的信息素不太好,但这个味道真的好奇怪啊。
  ——是咖啡味信息素吗~这男的好帅!是本O的菜!i了i了~~
  ——这不是咖啡味信息素吧,我自己信息素就是樱花拿铁味,我觉得他的就有点像中药了,因为还有一丢丢的辣(
  ——无语了……议论信息素不太好你们还在这里议论- -只有我觉得有点面熟吗,感觉之前好像在哪里见过。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orz
  季商九没看完,退了出来,云芸转完这个说说后,还发了消息。
  [云芸]:  我看有人说他很面熟欸。
  季商九敲了几个字。
  [9]:  可能帅的人总会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
  [云芸]:  ……他和秦海秦川像吗?
  ……
  [9]:  他更帅一点[微笑.JPG]。
  优质的Alpha往往外观也出众,但秋叶珃似乎不一样。不过,季商九也不认为秋叶珃是秦川口中的劣性Alpha。
  再之后云芸又回了些话,他不想和她多说,便找了个借口,互道了晚安,又看了眼秋叶珃。
  没过一会儿,一位穿着西服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停在了他们的教室门口,看着和秋叶珃有七八分像,个子不高,五官看起来挺和善,身材一般般,像是个Beta。
  “小同学你好,秋叶珃在里面吗?”
  季商九心中了然,连忙点头站了起来,“叔叔好,他在里面。”
  中年男子快步走到秋叶珃身边儿,借着灯光,季商九看到他脑尖儿上汗水直冒。
  “小珃,小珃!”他拍了拍秋叶珃的后背。
  然而秋叶珃还是没有坐起来,但很明显,当秋父来到他身边时,他的身体开始颤抖,指尖狠狠地扎进了掌心,连带着发丝都微微摇晃。
  “他今天下午睡好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醒来就这样……”季商九有些犹豫道。
  秋父回头看了眼季商九,不知为何,季商九竟从那双眼睛中看出了些难以诉清的东西。
  绝望?不甘?无助?
  和秋叶珃那双眼睛莫名地相似,甚至情绪也是相似的。
  他眼睁睁看着秋父拉开了西服袖子,一个腕表一样的东西,上面写着一个数字。
  55,后面跟了一个百分比号。
  季商九一眼就分辨出了那是什么东西。
  不是腕表,而是一款测量精度比较高的信息素测量器,这是专门针对于信息素高释放量者所开发的,一般的Alpha或者Omega根本用不着。
  如今,秋叶珃的信息素浓度已经达到了55%,一般情况下,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超过50%就意味着即将进入发情,而70%的浓度就意味着已经发//情。
  但是令人疑惑的是,明明刚才林树也在,但他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没有展现出Alpha所谓的排斥同类本能的侵略性。
  “叔叔,他的同桌是Alpha,刚才在,会不会是……”
  “没关系,他早上已经注/射过了抑制剂,短期内信息素缺乏必要合成要素,不具有引诱性。”
  “引……诱……性?”季商九下意识问。
  从小他所接受的性//教育普及课上,都将Alpha本身信息素对于同类攻击的本能称为是侵略性,对于Omega的标记欲//望称为占有性,同样,Omega在渴望被Alpha标记时释放的信息素则带有引诱性,两者互相具有/性/吸引/性。
  Omega?
  秋叶珃是个Omega?!!
  确定不是用词错误?
  来不及震惊,秋叶珃父亲接下来的做法更是让季商九措手不及。
  只见中年男子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份真/空包装的医用抑制剂似的东西,上面写着一串秋叶珃来不及看的西文,紧接着,秋叶珃父亲没有任何犹豫,动作果断地将抑制剂注射到了季商九的腺体上。
  足够的注/射时间使季商九看清了抑制剂外包装上写的西文。
  EPI。
  紧急信息素抑制剂。
  但和市面上四大厂商出产的紧急抑制剂不太一样,EPI三个字母下面还跟了一串季商九看不懂的西文。
  季商九只看懂了一个词。
  Omega。
  ……
  他挺好奇的一人,是Omega?
  “小同学,就当没看见,行吗?”秋父眼睛红彤彤的,抿着嘴恳求道。
  季商九有些迷惑。
  很难想到一个看起来穿着极为得体的中年男子此时这么慌乱,他的眼神让季商九觉得悲伤满得随时都能溢出来。那座情绪的山随时随地都可以崩塌,可他又显得坚定,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教室的灯照到了他的眼睛里,那里并没有泪水。
  只是因为Omega,所以不能说吗?
  Omega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不会说。”季商九有些严肃,他看着发抖的秋叶珃逐渐恢复了平静,对秋父扯出了个笑,“叔叔,需要帮忙吗。”
  一些想法逐渐变得凌乱,季商九觉得短期内他还无法理清。
  他之前以临近考试为借口,注射了有针对性的延期分化药剂。
  根据医生的说法,通过对于他腺体的检测,发现他的信息素更倾向于柔和中和的状态,体内Alpha相关的激素特性虽然高一些,但相比之下Omega相关的激素特性会更明显,这在医学上属于一种很特殊的现象。
  而他目前注射的延期分化药剂并不能完全准确地抑制分化,一旦遇到了所谓的“心动对象”或者说与某些A或者O关系密切,分化就会不由自主地提前。
  必须承认的是,在遇到秋叶珃之后,他的许多行为开始不受控制,或者说这是本来自A或者O的本能,本以为是受到了比较有好感的Alpha信息素的影响,最终可能会分化成Omega。
  但万万没想到,对方是个Omega……
  其中滋味,一言难尽。
  他所以为的自己可能在向Omega分化的想法是错误的,他其实是在朝Alpha的方向发展?
  秋父摇了摇头,“谢谢了,我自己可以。”说完,他直接屈膝,将秋叶珃的一条胳膊搭在了他的肩上捞了起来,站直时,身体还有些趔趄,季商九连忙扶住了他。
  “没事,我可以。”秋父向他点头致谢。
  季商九点头,看了眼秋叶珃。
  不知何时,秋叶珃已经睁开了眼睛,两眼无神地垂着,水雾虽然已经散去,但留下的却像是临河市早些年的霾天,看不见太阳,看不见远方。
  “明天见。”季商九稍稍蹲下,歪着头两只眼睛向上,对着秋叶珃的眼睛笑道。
  秋叶珃终于抬了抬眼皮,一点点光照进了他的眼睛里,本来灰蒙蒙的眼睛终于有了一丝光亮。
  他的嘴唇动了动,却也只是动了动,另一条胳膊也颤了起来,可手到底是没有抬起,无力地搭在身体一侧。
  季商九主动拉住了他的手,把他那条胳膊卷起来的衬衫袖给放了下来,又把袖边儿弄平展,这才对秋父开口。
  “叔叔再见。”
  “你怎么回家?要不我送你吧。”秋父道。
  季商九笑了笑,拒绝道:“我住校。”
  秋父闻言,这才放心了:“这样啊,那早点回宿舍,好好休息。”
  “谢谢叔叔关心。”季商九目送他出了教室,才缓缓转身走到了自己座位上收拾书包。
  四月份春天的晚上,秋叶珃的手显得很凉,像是夜里他窗前的白兰,或许是因为枕着胳膊睡觉的缘故,摸起来甚至有些僵硬。
  之前所有百思不解的问题,似乎在一瞬间,迎刃而解,而新的疑问,又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
  腕型信息素测量器。
  Emergency Phenomone Inhibitors(紧急信息素抑制剂)。
  以及……秋父那句奇怪的话。
  只因为是Omega?甚至激素严重紊乱到需要动用EPI?
  作者有话要说:
  私设,简单说就是每个人体内都有A/B/O的性//激素,分化结果以性激素特性为标准,如果Alpha性激素特性最高,分泌最多,那这个人就有可能分化成Alpha,但他体内也有Beta或者Omega性激素,如果Alpha性激素特性远远大于B或者O,那么这个人就是优质Alpha,如果比较混杂,那可能就会被认为是劣性Alpha,一般来说,通过生理特征就能看出来一个人是优质A还是劣性A。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