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绿茶Alpha装O喜欢的那些年【励志人生】──低调的哈士奇   

时间:2020-09-29 14:09:39  作者:低调的哈士奇   
  还来?
  秋叶珃深有自知之明,不会不自量力。
  他只看了季商九一眼,便离开了视线,转身左手拿起了粉笔,边写边说:“王字旁,右边是树叶冉冉的冉。”
  他不准备掺乎这些事,也不想多和无关的人交流。
  “这个‘珃’。”秋叶珃转身点了一下这个字,没多做解释,停顿了一下,便拿黑板擦将方才写在黑板上的名字擦掉了,擦完后向老胡点了点头。
  老胡收到了求助讯号,自然而然转了头,“你就坐到林树那里吧,他是咱班班长。”
  林树本来在写今天上午课留下的作业,这时候突然被点了名,愣了愣,立马举了手,道:“这儿。”
  秋叶珃快步走了过去,忽视掉了身边人的打量,径直走到了林树旁边空着的位置。
  “你好。”林树有点好奇,因为……他感受到了来自身边人身上的信息素。
  秋叶珃偏过头,给了林树一个疏远却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低声说了句:“你好。”
  “你好”是互相说了,可究竟好不好,也只有林树自己清楚。
  毕竟……
  转校第一天下午就全程睡觉的,试问,除了他这位新同桌,还有哪个人敢这么做?
 
 
第5章 Libido的引诱
  事实证明真就秋叶珃一个人,而这样的行为也遭到了班里人的议论。
  当天第一节 晚自习是语文,课下,平日里创新班的人一部分是趴在桌子上休息,一部分则是埋头写卷子订错题。总之,在班里聊天的少之又少,而聊天的人,又多半都是趁着去洗手间或者接热水的时候才那么说几句。
  “高中转班?一般学校不会轻易那么收吧。”
  “那肯定是成绩好咱们学校才要啊,而且都转到我们班了。”
  “那他学习这么好的话,原来的学校会放人?”
  “估计是从创中或者一中来的吧,家里有点关系?”
  ……
  季商九的Omega前桌叫云芸,语文课代表,挺可爱的一个女孩子,班里有名的颜狗,刚来创新班,便将班里好看的、学校好看的Alpha美图搜集了个遍。
  云芸尽量小声,指了指后面的人,对季商九说:“他在干嘛?”
  季商九知道云芸指的谁,回过头看了一眼,秋叶珃就坐在他正后方,中间隔了三排。
  “睡觉吧。”季商九比了个口型。
  云芸长大了嘴:“这第一个下午他就睡觉?有那么困吗?”
  恰巧这时候,林树去讲台上翻自己的作业,准备回座位的时候,云芸连忙喊住了他。
  林树一头懵地看着云芸,云芸却指了指秋叶珃。
  了然,林树颇为无语的说道:“他睡一下午了都。”
  “我的天,这都快赶超内位了。有人知道他怎么进咱班的吗?”云芸难以置信。
  那位自然是年级一霸秦川,季商九回过头,看了秦川一眼,本来想的是秦川还想往日一样趴在桌子上睡觉,可未曾料到,秦川此时胳膊支着头盯着中间一个位置,手里一根钢笔转得飞快,若有所思。
  而他后面的秦海,看着窗外一片看不清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像是意识到有人在看自己,秦川转移了视线,一看原来是季商九,本来木着的脸顿时又开了花。
  季商九也朝他笑了笑,随即就扭头听云芸说话:“语文老师那么凶一Alpha的课,他也敢睡觉?而且这么吵,怎么睡着的。”
  季商九倒真没想到,秋叶珃能睡这么久。
  俩人见第一面的时候秋叶珃睡觉,一下午过去了,还是在睡觉,而且头上蒙着校服。
  关键是……如此漠视班规的行为,竟然真的没有老师去制止他。
  “他都睡了好几节课了,老师都没管。”林树有些无奈,动了动腿,想走的样子。
  云芸连忙拉住了他的校服:“诶诶,你怎么不叫他啊班长。”
  林树瞪大眼睛,委屈地说:“我叫他了啊。”
  云芸显然不信:“你叫他他还睡觉呢。”
  林树摇了摇头:“这我也不清楚,叫不醒,睡神附体吧。”
  这话他说得急,云芸刚想再问些什么,林树就已经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只是他拉椅子的声音明显小很多。
  怪不得林树,创新班这么睡的,除了秦川,还真没旁人。
  然而,云芸的好奇欲依旧没有叫停,又是一节数学晚自习过去,云芸抬起头伸了个懒腰,试图从做数学卷子的疲惫中缓解出来,然而一抬头,却看到了秋叶珃拿着个水杯出了班门。
  “哎呀,我没看清楚,他到底是Alpha还是Omega啊。”云芸连忙回头问季商九。
  云芸说的自然是后颈。
  如果贴了阻隔贴,那肯定是Alpha无误。
  季商九的同桌是个挺温柔的Beta女生,这时候她也压低声音:“我今天接水的时候听班上的同学议论,他们闻到了新同学的信息素……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只是说有点苦。”
  “对对对,就是有些苦,我也闻到了。”云芸附和。
  “有阻隔贴,是Alpha。”季商九笔尖点着英语卷子上的单词,“而且都调到班长的位置了,班长是Alpha。”
  “你这张卷子还没写完啊!”云芸看了眼季商九的课桌,发现他还在阅读理解上纠结,钢笔笔尖已经划了六七条横线了,其中一个单词还被特别圈了出来。
  Libido.
  “其实我也没写完,有些单词好难。”她叹了口气,又说:“我一直在想他,我感觉他好特别啊,说不上来的那种。”
  “哪里特别?”季商九看着他画的那条句子。
  Lack of sleep is a major factor in loss of libido.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就忍不住代入秋叶珃。
  明明两者毫无关系。
  “万一,我说万一啊,万一是体格比较健壮的Omega呢?”云芸纠结地说。
  “不过他看着也没那么壮啊。”Beta女生往后看去,偷偷瞄了一眼。
  季商九忍不住笑出声:“他身高有一米八了,再说你见过气质这样的Omega?你要说他易感期的话我可能还信。”
  云芸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易感期?你逗呢,易感期的Alpha这眼神,不都说是哭唧唧的吗?”
  “书上不是还说易感期的Alpha特别凶?”季商九的目光放回英语阅读上,从第一个单词看起。
  大眼一扫,这是一篇有关于医学的阅读。
  “可他不是很凶啊,我觉得很温柔。虽然他身上信息素,也是真的苦,苦得我想流口水。”云芸眼神发紧,咽了咽嗓子,“苦归苦,但他长得好绝!”
  “我撤了我撤了,我一个Beta,不了解你们的世界。”Beta双臂交叉抱着自己,装出一个起鸡皮疙瘩的动作,继而埋下头,继续攻克作业。
  季商九抬头看了云芸一眼,关切地问:“语代啊,你打抑制剂了吧。”
  “不好意思没忍住……这也太苦了,后续还会回甜,这到底什么味道啊,也太怪了。”云芸连忙掏出水杯,她水杯里泡着蜜菊花,甜甜的,边喝还边嘟囔了一句。
  “说起来这种信息素不受控制的人,怎么能来学校啊。”
  在云芸说出这句带着歧义的话之前,季商九就抬起了头。
  他又捕捉到了那熟悉的苦味。
  明明对比今天中午那极其苦涩的信息素,此时此刻秋叶珃身上的苦味已经淡了许多,可他还是捕捉到了。
  他越过云芸,向教室门口看去。
  当秋叶珃进班时,云芸的后半句话已经说了出来。
  季商九和云芸就坐在前两排,离教室门口只不过三四米的距离。
  或许是他天生骨子里就有某些恶劣的基因,不知为何,现在的他想看点有意思的事情。
  于是……一直到秋叶珃从云芸身边走过,季商九才向云芸示意。
  或许Alpha的听力很好,云芸这句对于正常人听力来说声音不大不小的话,恰好传入了路过他们课桌的秋叶珃耳里。
  说者无心,听者也可能无意,于是,秋叶珃一脸淡然地从他们身边经过。
  “啊!你怎么不早说他在啊……”云芸感受到了那份苦味,一脸惊悚地盯着秋叶珃的背影,表情快哭出来似的。
  当她看到秋叶珃转身坐下来的时候,连忙转了身,装作写卷子的样子。
  季商九表面被她这一系列动作逗笑了,可当想到方才秋叶珃信息素的一丝波动,那笑容便只存在了片刻。
  前排的云芸很快就传来了便利贴。
  ——他听到了吧,我刚才仔细想了想,我那句话是不是有歧义啊TUT背后议论人真的不好,我真的知错了55555~我确定了他是Alpha,我感觉他生气了!苦味好像更浓了!
  季商九换了支笔。
  ——受影响了吗,如果他是Alpha的话,这么重的信息素,他应该会对你有影响的。
  云芸伸出一只手,搭在了季商九桌子上,季商九顺势把便利贴放到了她手里,就跟做贼似的,云芸立马缩回了手。
  没一会,季商九就见到一只手快速地把一个小球球丢掉了他桌子上。
  ——天哪,我才发现我没受影响!所以说,他其实也有可能是Omega!其实我觉二还挺好闻的,他来了之后我睡觉都不困了!!!!~~~o(* ̄▽ ̄*)ブ
  季商九被逗笑了。
  ——不困你怎么睡的觉。
  云芸解释得也很清楚,这也间接说明了他的捕捉是正确的。
  ——夸张的说法!反正吧,我觉得他的信息素很醒脑啦,而且也不是一个班都是这个味道啊,咱们坐在这个位置不仔细闻也闻不到,也就他刚来的时候浓了点,还有刚才QAQ他肯定不是Omega,说不定只是人家比较绅士hiahia~
  确实很苦,就像回到了中午那会儿。
  季商九没有再回云芸,云芸那边也做起了卷子。
  他这张卷子做得糊里糊涂的,明明没有分化,可嘴里的唾液甚至都是苦涩的味道,就连鼻尖飘着的也是那厚重的苦味,而原本的甜意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秋叶珃往后走远,那份苦味渐渐地又消散了,淡淡的。
  苦,也是苦了秋叶珃身边的人,不过他们也只是皱了皱眉头,笔尖与纸张摩擦的声音几乎未曾停过。便是连离秋叶珃最近的林树,也只是从兜里拿出了个新的阻隔贴,而秋叶珃也只是面色淡然地说了句“谢谢”,紧接着便撕下贴在后颈的阻隔贴,换了新的上去。
  “我这阻隔贴失效了?”林树心里嘟囔了一句,明明是新的阻隔贴,可这苦味还是有些浓,跟他刚喝的速溶咖啡一样。
  他看了看秋叶珃的后颈,接着又做起了作业,嘴上说:“卷子已经发了,你有时间最好赶快写,老师肯定检查。”
  “这个是要明天早上交吗。”秋叶珃问道。
  “是啊,明天下午就要讲了。”林树回答。
  秋叶珃看了眼卷子,他的英语和数学卷子都是空白的,这让已经有一段时日没上课的他有些束手无措。
  倒不是因为题难,而是许久没来学校,对着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卷子,总会觉得有些恍惚。
  现实情况是,每每过了八点,他的困意就铺天盖地般袭来,刚过了特殊时期不能吃治疗嗜睡症的药物,再加上不知是不是其他药物的副作用,最近他愈来愈嗜睡。
  于是在忍不住闭眼倒在桌子上之前,秋叶珃强撑着睡意对身边的林树说了声“谢谢。”
  甫一出口,他便用外套胡乱地蒙住了头,趴在了桌子上。
  “你今天都睡了一下午了,是住校了,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吗。”林树忍不住问,他写着卷子,余光却看到了秋叶珃倒头继续睡。
  对方没有回答,他就这样趴着,一动不动。
  林树懵了。
  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秋叶珃这人高冷,可经过一下午的相处,林树逐渐明白,这个人其实是真睡着了,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睡着的那种。
  ……
  一直到第三节 晚自习结束,除去早就走了的走读生之外,大部分住校生开始收拾课桌,站起来伸懒腰,准备回宿舍或者回家好好休息,只有少部分人,还在埋头苦战今日的卷子任务。
  秦川早就坐不住了,他住寝室,但今晚上不准备回去,毕竟约好了要出去骑宝贝溜圈,跟季商九打了个招呼,便把书包丢给了秦海,自己脱了校服的绀色棉背心换上棒球服,溜得比兔子都快。
  云芸酝酿了一个晚自习,决定去给秋叶珃道歉,她一个人又紧张,就非要拉上季商九。然而回过头,却看到秋叶珃还趴在桌子上。
  而林树,仍然在旁边写着卷子。
  “你干嘛呢林树,都放学了,你还不叫他。”云芸跑了过去,问道。
  林树抬头,白了云芸一眼:“我正在帮他写卷子。”
  “写卷子?”季商九看了一眼林树的桌面,果然两份一模一样的卷子。
  “啊?”云芸听了这话,有些意外地出了声,“班长,你这么做不合适吧……”
  林树一边写着,一边应付云芸:“这样下去,他明天早上肯定交不了,我看他困的,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拿来睡觉,估计你现在叫他起来,都不一定能叫醒。”
  说完,林树伸出胳膊摇了摇秋叶珃,结果秋叶珃仍然是很给面子地一动不动。
  “你看。”林树摊手。
  “这睡得,都快打破我们班内位的记录了。”云芸惊了:“就是……太离谱了吧,班长你帮人写作业。”
  “能来我们班,学习也不会差。”林树想到晚自习之前老胡对他说的话,继续写着,没再多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