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绿茶Alpha装O喜欢的那些年【励志人生】──低调的哈士奇   

时间:2020-09-29 14:09:39  作者:低调的哈士奇   

  ——有人用信息素攻击了他。
  不知何时,Omega身后竟然出现了一个红头发男生,虽然面相不错,但声音着实不和善。
  红发男垂下眼,像是在看什么劣等玩意儿:“你既然都分化了,还不戴阻隔环,在Omega面前不合适吧。”
  “这个……”不知情的季商九摸了摸头,回头看着秦川,不好意思地说:“我还没分化,闻不到信息素的。”
  说完这句话他回头看秋叶珃,却发现对方已经皱起了眉头,手拽着校服,手臂颤抖着。
  “你没事吧……”季商九起疑柔声道,“要不我带你去医务室吧,你是不是不知道医务室在哪?”
  秋叶珃看着眼前“Omega”脸上的关切,心下动了动,他想说“不用”,但此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对方是Alpha的缘故,即便他再怎么对ABO这种第二性别麻木,却依旧能感受到来自对方身上的压迫感,而这种压迫感比之前那个男Alpha更要剧烈,甚至让已经打过特殊抑制剂的他能作出躯体反应。
  大脑仿佛经历了被千百根针轮流扎了一遍,嗓子发紧,脸部肌肉麻木,身体处于紧绷的状态。
  一方面整个身体都处于疲惫的状态,另一方面,大脑源源不断的疼痛感让他从困意中反复挣扎。
  闻不到任何信息素的味道,却能感受到一股压力恨不得将他从头到脚贯穿。
  ……
  察觉到秋叶珃的状态越来越差,季商九本身也没好到哪里去。
  即便是没有分化,他也能微弱地感受到空气中苦涩的味道正在加剧,冷到刺骨的薄荷香气充斥其中,这让他浑身都觉得躁动和烦闷起来,甚至想把这薄荷味的信息素全部抿掉。
  他并没有从中感受到来自于薄荷冷香信息素的侵略性,但这并不代表身后的秦川没有向秋叶珃施压。
  意识到这一点,季商九瞪大眼睛回头看向秦川。
  “够了吧。”秦海叫了红毛的名字,声音冷淡,听不出什么感情,却像是秋叶珃的救命音。
  原本施以精神压制的信息素,此时渐渐退去。
  两兄弟,一个秦川,一个秦海。
  他们两兄弟长得相似,便是连声线也是相似的,秦川声音张扬,说话时少不了冷嘲热讽的味儿,秦海说话,冷冷清清的,自带三分疏离。
  不知为何,秋叶珃又觉得他们的脸似曾相识,转念又想,或许长得好看的人都是相通的。
  这才刚来第一天……一连见了三个面熟的人。
  他咬着牙,慢慢眨眼,来缓和头部的不适,然而这么一动,一滴汗珠竟然顺着脸颊滚了下来。
  面对季商九和秦海冷漠的眼神,秦川耸了耸肩,颇为无辜:“你们看我干什么。”
  “可刚才秋同学……”季商九刚想说点什么,比如说把话题引到他自己身上,类似于“是不是因为他自己快分化成Omega了所以会对秋叶珃造成影响”,但话刚到嘴边,他就看到秋叶珃的唇瓣动了动。
  “我觉得你染红发不太合适。”秋叶珃哑着声音说,刚才剧烈起伏的胸口逐渐平缓。
  季商九不动声色侧开了身,使得秋叶珃看清楚了红发人和蓝发人的胸牌。
  秦川眯起了细长的眼,季商九也仰头看着秋叶珃,有些好奇。
  “一川红,跟血河似的,听着就不吉利。”
  身上隐隐泛着疼痛感,告诉着秋叶珃刚才发生的事并不是幻觉,他用手指擦掉了下巴那将落不落的汗珠,手心却湿了一片,却仍然笑着。
  “都说碧水清,我看你不如染个绿色,一头绿嘛,看着就觉得贴切,毕竟什么都不做,那肯定就是清清白白的了。”
  季商九:“……”
  这话显然是拐弯抹角骂秦川,恰好有个同学同学路过,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然而当他看到秦川本人扭头看他时,吓得连忙低着头加快了脚步。
  创新班恶霸,谁看谁死。
 
 
第4章 发作性嗜睡症
  “秋同学……”季商九纠结地看着秋叶珃。
  创新班恶霸之名,绝非空穴来风。
  少年不了解秦川,可他从初中就认识这号人,你戳他痛点,他不一定回你,改哪天,就不知道怎么针对你。
  之前他们班上有个蛮横的Alpha,开学没多久就跟秦川闹上了,最后不知怎得,竟然退了学。
  说是不知怎得,其实也就是因为校外多次打架被校方劝退,但其中能做的手脚多了,就是不知道秦川是怎么干的。
  也没必要知道,想来想去,能入手的地方多了。
  ……
  出乎秋叶珃意料,秦川没再向秋叶珃施压,反而是冷哼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说:“秋同学说的是,今天放学了我就去染个绿毛。就是同学你作为Alpha,以后记得戴抑制环,哎,说错了。”
  他看了看秋叶珃的后颈,若有所思说:“同学你身上我也没觉得有什么A味儿,创新班Omega虽然不多,但总该是得注意些,以后大家都在一个班了,别互相看着膈应。”
  这话也直白,合着说秋叶珃属于劣性Alpha,没分化完全似的,连一点压力都撑不住。
  任哪个Alpha听到这句话,心里大概都不爽。可无论秦川怎么盯着秋叶珃看,秋叶珃脸上都没有一丝波动,就连眼睛里,藏着的也是两滩寂静的水。
  就像是他的信息素,虽然感觉很强烈,却引不起什么波动,不然他都走到了教学楼了,周围的人也似乎没受到影响。
  苦归苦,但没有侵略性,乍一回味,竟然还觉得有点甜。
  Omega?也不对。
  没有Omega那种甜丝丝的引诱性,倒像是有信息素的Beta。
  毕竟十几年前就证明了Beta身上也会带有微弱的信息素,但那点信息素,总归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若是不仔细闻,根本闻不出来,更不要提像眼前人一样,苦味浓郁,怎么看,都像是个刚分化还不能自控又没攻击性的劣等Alpha。
  秦川心里莫名地烦躁。
  “哦。”秋叶珃也没再和他争执,他努力放平呼吸调整自己,绕过了这三个人,进了办公室。
  料想中的争执没发生,秦川皱着眉头回头看了秋叶珃一眼,却被秦海拍了拍肩膀。
  “走吧。”秦海说。
  秦川这才回头,却发现季商九都快走到教室了。
  秦川吹了个口哨,对秦海说:“这不就是小九刚提的那个人吗?”
  秦海没说话,顶着面瘫脸先走一步。
  秦川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叫秋叶珃的人站在他们老班跟上儿,不知在说些什么,俩人最后还打开了办公室阳台门。
  ……
  办公室阳台上,就老胡和秋叶珃两人。
  “贴一个吧。”老胡从衬衣兜里拿出了个薄薄的东西,外包装塑料纸上面写着阻隔贴。
  秋叶珃倒没想到他会随身带这个东西,一直以来他都是打特殊抑制剂。
  他镇静地接过阻隔贴,撕开了包装,往后颈摸去,凸起很小,不仔细摸基本摸不到。
  “是直接贴这里吗胡老师?”
  他躲开了老胡的眼神,看向阳台外的松树。
  “嗯,贴上去就行。”老胡难免露出了同情的眼神,声音也温柔许多,“你是刚分化吧。”
  “是的。”秋叶珃假装还在摸索后颈,点了点头。
  老胡露出了个不知情的笑:“怪不得味道这么浓,你这贴上了我都还能闻到。”
  秋叶珃也装作不知情,道了歉:“不好意思。”
  “没事儿,刚分化都这样,慢慢学会控制就好了,而且你爸爸也给学校看医院开的证明了,只要没攻击性和诱导性,一般来说都没什么事儿……”话至此,老胡又掩饰性说了句:“就是咱班上有已经分化的Omega,以后你要注意一些。”
  秋叶珃笑了笑,笑的是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撒谎。
  有什么可注意的,医生说他的信息素没有Omega的引诱性,更不会有Alpha的诱导性,他本身也不会受别人吸引,毕竟他什么也感受不到,包括自己的信息素。
  说白了,就是既不会吸引别人,也不会被别人吸引。
  班主任没点破这个事实,他自己心知肚明——他不是Alpha,这辈子都不可能是。
  ……
  见秋叶珃默不作声,老胡心里叹了口气。
  他故意说错对方的性别,不过是听校长说小孩儿性别认知有些问题,再加上小孩儿有点心理疾病,不能太过刺激。
  刚开始他没明白,问校长有心理疾病的话,来创新班这种压力比较大的班不太合适。
  结果校长递给他几张纸单子,告诉他说:“他爸爸是十几年前咱学校的物理老师,后来去中大教书,这孩子本身也挺优秀的,要不是因为这病,现在肯定在为咱们省争光。”
  什么病?
  当时老胡以为纸单子上是什么推荐信之类的,半信半疑地拿起来看,一看是诊断书。
  发作性嗜睡症。
  还有一些老胡看不懂的东西,总之就是大病还在,小病不断。
  “你别有太大压力,学校也只是暂时性地接受他,如果他无法适应,到时候可能还会离开。”校长拍了拍他肩膀,可他觉得身有重担。
  ……
  此时此刻阳台上,老胡对秋叶珃复制了这句话:“没事儿,别有太大压力。”
  他本来也想拍拍他肩膀,可手都伸到一半了,这才想到自己是个Alpha,一拐弯,又把手摸到了自个儿头上摸了摸,不自然地笑着说:“还有件事儿,你是不是还没去登记修改身份证?”
  “是的。”
  老胡点了点头:“你都分化了,如果有时间就去一趟,早一点去登记,到时候会考,还有高考前体检学校的登记也方便一些。”
  秋叶珃贴好了阻隔贴,手自然地贴在了身体两侧,一副好学生乖巧的样子:“好的。”
  老胡满意地又点了点头,抬胳膊看了表,快三点,下午第一节 课正好是他的课,想的也是说把新同学带到班,于是对秋叶珃说:“快上课了,你跟我一块去教室。”
  他出来之后,办公室老师都走了一多半,老胡拿了课本,两个人往创新班走,快走到教室的时候,老胡说了句:“咱班同学都挺友善的。”
  闻言,秋叶珃脑海里浮现的是进办公室之前的画面,他挤出个笑,点了点头没说话。
  ……
  秋叶珃还没进班,班里却已经有了议论声,坐在前排的Omega讨论得最为火热。
  “诶诶,听说了吗,好像说有个新同学。”
  “高一都快结束了来转学吗?”
  “长得好看吗?!!!分化了吗!是Omega还是Beta还是Alpha啊!”
  “季商九,你刚刚从老胡办公室出来的,看到了吗,有转学生吗?”
  突然被cue的季商九点了点头。
  “啊!那是A还是O还是B啊!”
  这问题难住季商九了,他眯着眼睛笑,摸了摸头,看起来有些羞涩;“应该……应该是Alpha吧。”
  “啊真的假的!长的帅吗!好看吗!”Omega女生扭过身体往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有后面那几个帅吗?”
  “仁者见仁。”季商九敛了笑:“这都快上课了,估计马上就来。”
  Omega女生闻言,刚想追问点什么,她的同桌就把她拉了回去,一转身,这才发现老胡的啤酒肚已经进了班。
  后面跟着一个穿标志性绀色明礼校服的男生。
  已经分化的Omega女生顿时石化。
  她好像闻到了什么味道,苦涩的,像她奶奶在家熬的中药。
  没有攻击性,没有Alpha对于Omega的诱导性……
  是Omega吗?
  Omega女生定睛一看,却见来人都快窜的和老胡一样高了,皮肤比一般的Alpha白,但不健康,更像是大病初愈后的苍白。
  他身上没什么明显的类似于Omega的性征。
  “这位是新同学,秋叶珃,未来的时间里,会和大家一起在明礼中学共同学习。”老胡教数学的,文采一般般,口头话说得也简单。
  他话音刚落,班上就响起了掌声,老胡定睛一看,哟,前两排鼓掌最起劲,至于后面五排,坐的基本都是Beta和Alpha,那只能叫两只手一贴一合,大部分的都是表情疑惑,象征性拍几下后就接着埋头写卷子。
  还不错,没反应的就一个秦川,秦川在那儿蒙头大睡。
  老胡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他本想着秋叶珃进来之后,信息素会对班里的同学造成一定影响。
  “做个自我介绍吧。”老胡说。
  秋叶珃拽着书包的手放了下来,微微点了头,实则眼睛已经从教室的后黑板报上飘忽到离他最近的课桌上,在点头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做出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秋叶珃。”
  语罢,班里一片寂静。
  老胡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毕竟他听过秋叶珃父亲说孩子现在有些内向。作为班主任,他自然不会任由场子这么冷下去,便想着问几个问题,让秋叶珃再多介绍介绍自己,可没等他开口,下面却有人说话了。
  “春花秋叶的‘秋叶’吗?挺好听的。”
  这夸奖放在别人嘴里那定然是浮夸的,可这人说得太过自然,自然秋叶珃没想到。
  秋叶珃下意识顺着声音看过去,却发现又是那张熟悉的脸。
  季商九。
  此刻,顶着奇怪名字的Omega季商九歪头,天真无邪的面容显得纯洁无比,桃花眼眯起来时成了弯弯的月牙,他继续问:“ran是染色的染吗?”
  秋叶珃刚想说话,但那种方才才经历过的来自于Alpha的压制却突然袭来,虽然只是轻微的,但很明显,这是来自于一个护食Alpha的警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