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绿茶Alpha装O喜欢的那些年【励志人生】──低调的哈士奇   

时间:2020-09-29 14:09:39  作者:低调的哈士奇   
  季商九:???
  像是意识到自己全程都是不礼貌的行为,少年又解释了一句:“我的头,很困很疼。”
  说完这句话,他整个人就又处于一种很放松的状态,就像是身体下不是潮湿的草地,而是柔软的云端。
  ……
  这什么人啊!
  季商九没再说话,强撑着保持一脸愧疚起身。并在离开之前,瞄了一眼少年的校服,默默记住了校服上胸牌登记的名字。
  ——秋叶珃。高一创新班。
  脸熟悉就罢了,便是这名字,也有点熟悉,像是在哪里听过。
  可转念又想,这种名字熟悉也很正常,毕竟和“秋叶染”谐音,像这种短语,属于作文里的常客。
  秋叶珃的确是一个有诗意的名字,说白了就是有着不同于大众姓名的文艺范。
  “秋叶珃……”
  季商九翻来覆去嚼着少年的名字,想从大脑深处唤醒对于这个名字的记忆,然而从大榕树走到教学楼,用了堪堪二十分钟,也没想出来个结果。
  他没直接回教室,反而去了高一办公室。
  正所谓人在做天在看,事实证明,校内打群架,无论是多偏的角落,只要有一面是对着老天的,那肯定会被发现,最后难免不了办公室统一处决。
  办公室门虚掩着,使得季商九将里面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脑中稍作虚构,便知那办公室内,必有三个班主任面对面站,三权鼎立,旁边一众高个子,都是已分化的Alpha,垂头丧气,恐怕比斗败的公鸡好不到哪里去。
  兴许还有其他高一任课老师,一个个脸上表情滑稽,等着吃瓜,无半点睡意。
  试问高一高二的Alpha为一个未分化的Omega在校内打群架,这事儿传出去,谁不觉得滑稽?
  怕是那些老师都在想,一个未分化的Omega,高一创新班的文艺委员,挺好看的一文弱男孩儿,学习不错,在学校各个活动中都表现得非常积极,就是不知道这次怎么回事,竟然惹得高一高二的学生为他打群架。
  其实答案也很简单,美色当道呗。
  明明身为罪魁祸首,可季商九一点也不自责,反而迟迟未推开办公室的门,想着一会儿怎么表演。
  “谁先动的手?”一阵粗厚的声音从办公室中传来。
  季商九一听便知这是高一(十)班的班主任,脾气数一数二的火爆,学生戏称其火焰山,只因为他平日里额头都是青筋暴露红脖子,
  那班主任话音刚落,抱团声此起彼伏,季商九一句也没听清,反倒是那火焰山大吼一句:“你们再说一句全部记过,这事儿没余地!”
  他话音刚落,又有人开了口,这次倒是女声,估计是高二的班主任:“你看……”
  女声之后,便没人说话。
  季商九猜测,定然是他们班那对双胞胎,一个红毛一个蓝毛一脸不屑地怼了那火焰山,碍着这俩人都是省领导家的孩子,估计班主任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更何况十班那个班霸,也是个老毒虫了。
  就凭他们在场,此时此刻,敲门再合适不过。
  “进。”是老胡开了口。
  创新班班主任老胡打从刚才就一直没说话,季商九进去的时候,见他若有所思似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或许是因为门开了,谁都没想到,群架的主角儿来了。两排Alpha见其人,本来无精打采,此时一个个眼睛都亮得跟星星似的。
  然而季商九一眼也没看他们,只是默默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低着头,红着眼,看着我见犹怜。
  “老师,对不起,我刚才……刚才太害怕了,就自己一个人出去静了静。”
  万事要讲个先发制人,说完这句话,未等诸位班主任开口,季商九便缓缓走到这群Alpha跟前,微微抬起头,却在看到对方的脸时,又立刻垂下,用毕生演技装作又害怕又害羞的样子。
  在旁人眼里,此时只看到一个漂亮的Omega眼含泪珠,神情脆弱。
  老胡刚要开口询问,却被季商九抢了先。
  “能被大家喜欢我很高兴,但是我现在才上高一,我父母不能够接受我在学校早恋的。”季商九说这话断断续续,可听起来却仍然是温柔的语调,十分真诚。
  “跟这帮子学渣有什么好说的。”站在边角落里被冷落的红毛着实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季商九投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继续说:“而且我们作为学生,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学习!”
  秦川嘴角抽了抽,半天没说上来话,反倒是旁边的蓝毛看到他这副表情,饶有兴趣弯起了嘴角。
  ……
  “上个月,明礼中学邀请了一位传奇学长来做演讲,我们都知道,那位学长是位很了不起的人,在高二结束时从十班逆袭到了创新班。”
  季商九的眼睛一闪一闪,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那我希望有一天……能和大家可以在同一所大学相遇,到时候可以做好朋友!”
  骗人的最高境界,少不了连自己也骗。
  想这些话的时候,季商九自己都一身恶寒,以至于说出来后,那更是把自己恶心得难受。
  这种不上进的、整天还在学校搞小团体拉帮结派的行为,也只有闲着没事干的人才能干出来。
  学习差倒没什么,就怕把学习差当资本,胡作非为,整天还搁这儿装逼欺负人。
  他向来不喜欢这些人。
  “总之,短暂的相伴比不过永久长情的陪伴……”
  季商九没再说下去,言下之意却已显露。
  除了他之外没人知道,此时此刻,他只是像往常一样,轻车熟路般把泪憋在眼眶里。毕竟Omega表现得再浮夸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反正他向来也被认为是迟早分化成Omega的人,情感丰富些,也没什么不正常。
  ……
  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再加上参与群架的又有那两个领导家的孩子,本就是头痛的事,三个班的班主任自然也没在这个事情上多做功夫,只是口头训诫了这群生事儿的学生,让他们写了检查。
  季商九在旁边站着,表面上听着老胡说话,实则早已神游。
  训了半天,一直到两点半,午休时间就这么白白浪费,走读生基本都到了学校,三个班主任才停了训。
  季商九临走回教室的时候,多问了一句老胡:“胡老师,不好意思问一下,今天下午是不是有转学生来。”
  “是有个。”老胡倒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你从哪听说的?”
  “今天遇到了。”季商九顶着发红的眼圈笑了笑,“是叫秋叶珃?好像是个Alpha,不过有个路过的同学告诉我说,他好像不太懂得……”
  他摸了摸头,有些犹豫。
  “不太懂得收敛信息素。”季商九如实说,脑海中少年奇怪的信息素挥散不去。鲜少有人喜欢这种苦味信息素,但能苦出特别的实在少有。以至于他明明已经离开了这么久,但现在还是能回忆起那个人身上信息素的味道。
  如果说咖啡的苦味是浓厚的香醇,那么眼前这个人的苦味,大概就像是……喝了一碗中药后嘴里突然冒出了一丝丝的甜味儿?
  季商九这般对班主任说着,却不知道所言确为事实……
  他不知道,秋叶珃确实不懂得收敛信息素,并非是没有接受信息素自控训练,而是
  ……
  压根儿就感受不到信息素。
  不光感受不到信息素,还无法控制身体的睡意。
  没别的,大缺陷小毛病一起来,有病罢了。
 
 
第3章 无厘头的攻击
  秋叶珃有病。
  走路、吃饭包括和人说话都能睡着的那种病。
  不过在他看来这都是小缺陷。
  中午是他困点,吃完饭本就容易打瞌睡,他刚来这学校,地方都没摸清,本来准备去宿舍看看,但路走了一半,便看到似乎是Alpha的一群人打架。
  一些久违的记忆又涌上心头,腿突然跟没了骨头支撑似得发软。
  有些东西想都不敢想,一旦想了,身体就会马上做出反应。
  厌恶,恐慌,不适。
  眩晕感一窝蜂地往头部涌,他眼前发黑,想着是靠篮球架靠一会儿,结果脑子刚有这么一个想法,膝盖就发沉往地上滑,连带着身体也不得不跟篮球架有了个亲密接触。
  痛楚把他激醒后,看到不远处之前见到的有人躺过的草坪,他准备去那儿先歇一会。
  只是没想到,他人刚往那儿躺,就有个人也跟了过来在他耳朵旁边唧唧歪歪。
  像是个Omega,挺好看的,高马尾乍一看有点混血感,挺眼熟,像他原来学校一个Alpha学长,不过对方身上有点女孩子的感觉。
  只是他一说话,才让人恍然大悟。
  ……原来是个男生。
  秋叶珃也不知道这人有没有分化,因为基因缺陷,他也分辨不出来这人的性别。不过看着刚才那群人的架势,心里便明白了刚才篮球架那边儿就是这个人劝架的。
  可这事儿再怎么发展也跟他没关系,秋叶珃也不爱是爱管闲事的人,好说歹说半天才把那个漂亮的“Omega”送走得了个清闲,只是小忧刚过,大忧即至。
  睡觉这让人心烦的事儿,他管不着,还老是做点噩梦。
  闭上眼睛之后,就是逃也逃不掉的梦境,不知不觉中,梦里出现的又是年前发生过的事。
  “你又睡着了?秋叶珃?你还想不想参加竞赛了,竞赛上睡着,可真有你的!”
  “金牌?去他妈的金牌!睡过去的金牌吧!这就是你认真对待的比赛啊?不尊重比赛,不尊重所有人!”
  “切,什么天才啊,睡才还差不多,还混什么竞赛班呢!”
  ……
  梦里连个实体场景都没有,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魔咒。等到醒来的时候,那些人的话在他大脑里久久徘徊,全身脱力,就跟刚跑完1600似的。
  衣服湿漉漉的,一半是汗水打湿,一半则是草坪里的潮气。
  秋叶珃抬手看了看手表,两点半,下午第一节 课马上开始。这个点儿,走读生基本都到了学校,原本安静的校园也开始喧闹起来。
  他捡起书包,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往教学楼走去,然而刚上教学楼二楼,就在教师办公室门口发现了一群两个小时前他曾看到的身影。
  这群人他中午刚见过,篮球场那边起冲突的。
  秋叶珃侧身站在办公室门口,离他们都有几步的距离,慢慢等这群人从办公室里一个个出来。
  此时,有个出来的看起来似乎是Alpha的男生皱着眉头说:“什么味儿,这么苦。”
  秋叶珃头低了低,想把校服的领子往上提提,可手碰到衣领,却只能把衣领弄得皱巴巴的。
  他是闻不到的。
  “谁的咖啡洒了吧。”
  “洒nm呢,这信息素的味儿。”男Alpha骂了一句,很快就意识到了味道的来源,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秋叶珃一眼,到嘴边的脏话愣是咽回了肚子里,一看胸牌还是创新班的。
  “哟,好学生啊,还姓秋。”他皱着眉头说了句:“嘁,兄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放信息素杀人,这也忒苦了。”
  秋叶珃张了张嘴,可舌头僵硬到连一个卷舌都做不出,不知是不是没睡够,他大脑发昏,身体不受控制一般向背后的墙靠去,打不住的困让他的头只想往地上栽。
  或许是因为情绪波动所造成的腺体不良反应,又或许是因为抑制剂所造成的副作用。总之,这些病理反应都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当膝盖发软快要蹲下去时,他又感受到了身边人所给予的支撑——有人搀住了他的胳膊。
  “还是很困吗……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似曾相识的声音徘徊在他的耳边,很熟悉,有点奶,声调上扬,听起来很有热情。
  一时半会儿,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让秋叶珃还是说不出话,只能张着嘴,努力调整呼吸,眼里闪过的有黑色、也有白色,似乎也有灰色。
  待到睁开眼时,那个男Alpha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张熟悉的脸。
  是那个扎马尾没分化还有些脸熟的“Omega”。
  个子没他高,估计一米七五那样儿,没分化的基本还能再往上窜窜,一头长发被明黄色皮筋扎得高高的。
  很亮眼的明黄色,有个笑脸装饰。
  有些逝去的记忆被翻了出来,多年未曾听过的童音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秋叶珃恍然大悟。
  就像是第一次遇到他原来学校的那个学长时,他把学长错认成小学时一个电视节目上的小童星。
  无论是学长还是这个Omega,都和那个小童星的脸有几分相似。
  兄弟?
  秋叶珃皱了皱眉:“我是不是……”
  他想说我是不是哪里见过你,可这话没说完,便被对方给截住了。
  “一会去教室休息吧。”漂亮的Omega眨了眨右眼,他说完这句话又问:“不好意思刚才打断你了,你是不是什么?”
  “没什么,谢了。”秋叶珃发麻的手指动了动,将对方的胳膊推开。
  他不是非常喜欢别人的触碰,哪怕是“Omega”。
  “不客气。”对方也顺势收回了胳膊,没再说什么,只咧开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秋叶珃看了眼他的胸牌,上面写着高一创新班,季商九。
  季商九?
  他之前那个高中搞物竞的学长也姓季,弟控。秋叶珃听他说过他有个弟弟还没分化,长头发。
  当时听学长说这事儿的时候,觉得挺不可思议,毕竟在要求中学学生剪短发的临河市里竟然有一个Omega男生扎这么长的马尾属实罕见,更别提长发及腰了。
  秋叶珃这么想着,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视线在季商九头上那个黄色皮筋处停留了有一阵子,而所谓的神游,也在精神上遭受猛烈的冲击后停止。
  他忍不住抽了气,本来大病初愈后的苍白脸色一瞬间更是煞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