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绿茶Alpha装O喜欢的那些年【励志人生】──低调的哈士奇   

时间:2020-09-29 14:09:39  作者:低调的哈士奇   

   文案:

  ●白切黑装O绿茶痴情Alpha(季商九)
  ●勤奋毒舌外温内冷学霸Beta(秋叶珃)
  校园日常互相救赎/非典型强强A&B/草药信息素受分化失败病而不弱/攻绿茶装O自有人收
  出院后,因分化失败遭受非议的前物竞生秋叶珃被迫转学至明礼中学,并且遇到了多年之前曾经喜欢的童星季商九。
  他原以为对方一如从前节目里那般性格温柔善解人意,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他发现这一切都是季商九装的。
  【谎言①:季商九谦虚温柔。】
  [季商九]: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写情书,真土。
  话说完,转身就把别人送秋叶珃的情书扔到了垃圾桶,回家之后手帐画起来,情歌写起来!
  香!真香!老婆只要喜欢,土算什么!
  【谎言②:季商九是个娇弱的Omega。】
  [秋叶珃]:那在我面前和一群Alpha打架的这个长头发Alpha是谁!
  [季商九]:QAQ,我没想到我突然分化了,我一直以为我是Omega啊TUT
  [秋叶珃]:公主抱?极速五公里?宽肩窄腰胸肌大长腿?这还娇弱?!!
  【谎言③:季商九是个纯良的小白花】
  [秋叶珃]:你们对纯良有什么误解?我的那件外套只是被他挂在床头供着瞻仰考试之前拜一拜的吗?
  [向日葵竹马]:他告诉我秋叶珃会无法接受多年的兄弟竟然暗恋他和我绝交?
  [白茶校霸]:他骗我说秋叶珃是Alpha!还告诉我爸说我和秋叶珃双A恋?
  [抹茶班花]:明明是我先来的,但为什么被这臭绿茶A抢占了先锋(微笑脸)
  [黑莲学霸]:呵。(冷笑)
  [季商九]:(吸鼻子)我做错了什么……你们竟然诬陷我?秋叶呜呜呜。
  [秋叶珃]:起开!
  +
  雨夜,医院特殊病房内。
  秋叶珃自嘲道:“我问医生,我是Alpha还是Omega,或者说Beta?他说,我可以选择,可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季商九摇头:“这并不简单,但有一件事我确信。”
  ——因为信息素所导致的性别分化,并不妨碍我喜欢你这一事实。
  [排雷]
  1.信息素:零陵香&蘼芜。
  本文又名《白日星皎》《A比O甜》
  两人相爱,始于色,爱于才,感于情,重于德。
  2.攻只对情敌绿茶,实则中二善良。前期对受温柔攻陷,在一起后爱当哭包堪比奥斯卡演技,见到受之后365天都是易感期恨不得贴在受身上。
  3.受发作性嗜睡症,站着都能睡着,做梦型恋爱,口嫌体直,非传统好学生。
  【婚后番外】【古风番外】【梦境一日游】随机掉落……
 
 
第1章 睡觉的美少年
  试问中省人,谁不知道临河市明礼中学是好学校?
  可就跟麦地里总会长那么几根杂草一样,再好的学校,也是上一届妖魔刚毕业,下一届鬼怪就赶着登基。至于下下一届那群高一生,那都是巴不得篡位的预备役。
  季商九恰好就属于那下下一届,全校出了名的好学生,但再好的苗子也总能碰到些腌臜事儿。
  四月初蓝天白云暖风吹的时候儿,谁都没想到,学校篮球场那边儿,一群高一生高二生顶着大中午正盛的太阳头儿打群架。
  刚巧不巧,季商九也参与其中。他不是打人的那个,也不是挨打的那个,他是……
  劝架的。
  “你别劝了季商九,我们Alpha打架没你事。”十班班霸说。
  “你们……”
  闻言,季商九脑门疼,不劝了,溜了。
  怎么没关系?这事儿不就是他玩脱了嘛。
  群架起因不复杂,无非就是他绿茶,对高二小太妹说十班班霸老装校霸恐吓他,对十班班霸说小太妹跟踪他,最后挑拨离间成功,终于搞得两伙人两看相厌,约架决斗。
  本想着这两伙妖魔鬼怪在校外斗得两败俱伤,结果事情出乎意料。
  没在墙外打,倒是在墙内解决了所谓“Alpha”之间的较量。
  虽说这个篮球场在校园最边上,平日里没什么人,可到底是在墙内,指不定一会儿就有人路过发现给举报了。
  巧就巧在,还真有人在这大太阳底下从篮球场烧得火热的地板上踏过去。
  是个本来靠着篮球架打盹的少年人,睡姿是季商九形容不出来的怪异。
  那人一只胳膊扶着篮球架,腿已经打了弯,像是分分钟都能往地上跪,可到底没跪成,上半身狠狠的撞在了篮球架上。
  季商九第一反应就是这人身体不舒服,他顿住了脚步,提高嗓音说了句:“欸,同学,你没事儿吧。”
  对方没反应,季商九便想往那边看看具体什么情况,才走了几步,就发现那人已经站起来了。
  男生,标准寸头,他左臂撑着已经跪在地上的身体,起身稳住身体后,又整理好身上极其崭新的明礼校服,捂着后颈,甩了甩头,转身朝着大榕树的方向走去。
  这一回头,倒让季商九看清了男生的脸,本来要回教学楼的想法在此时烟消云散,就这么目送着他从那污言秽语的人群中走过。
  男生明明看到了那群人在打架,可他依旧熟视无睹,悄无声息地从那群人旁边走了过去,仿佛在那个时间段里中,这个世界这个位置,只有他一个人,而其他人无论有怎样的行为都与他无关。
  他动作很快,快到季商九只看清了他的侧脸。
  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可能就像是坐在教室窗户边,无意看见阳光透过窗户打进来,一抹阳光恰巧照在白纸黑字上,本来令人无感的试卷都突然变得有故事起来,于是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那么一张照保存。
  片刻的怔愣,少年已经走远了。
  仿佛被下了降头,神差鬼使一般,季商九原本直接回教学楼的计划改变,反而眼睛死死盯着少年因为远去所以模糊的背影,默默地与那群打架的人擦肩而过,跟了上去。
  一开始是小跑,渐渐地,就是比较安全的距离,毕竟跟踪人的确不是光彩的事。
  那人走到了大榕树下,将书包扔在了地上,紧接着躺了上去,不用思考,就知道是在休息。
  季商九的脚步越来越慢,渐渐地,他停了下来,有些迷茫。
  他为什么跟过来?就因为一张侧脸?
  仔细回想刚才的画面,那侧脸看着倒觉得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但不知何故,兴许是好奇欲,或者说是美色的诱惑,这促使着他又膝盖弯起,向前缓缓走去,一直到仅至少年一米有余,季商九停下了脚步,看着自己的影子映在了少年身上。
  前几天刚下过雨,昨天又是阴天,雨水后的草地难免有些湿润,但少年把书包垫在了头底下当枕头,右手臂搭在额头上,左手抓着刚刚盖在身上的校服。
  他面色平静,眉宇间是化不开的疲态。此时半睁着左眼,漠然地看着微风过后那轻轻晃动的树枝,紧接着没多久,又闭上了那只唯一睁着的眼。
  少年既不是厌世脸,也不是天仙脸,若说他少年感强,那大概是因为那微翘的上唇珠,侧着看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娇憨感,到了正脸时,才发现是上唇挺薄的仰月唇。
  季商九蹲了下来,暗着打量,他两道细眉弯弯向下,微微垂睫,阳光下浓密的睫毛在眼下留下了阴影。
  他正处于变声期,声音有些沙哑,但语调柔软,温柔而无害。
  “打扰你了,我……我刚才没注意……”
  撒谎是一件难事,尤其是对好看的人撒谎,那更是一件难事,幸好美人没看他,这谎倒是好撒一些。
  说是没注意,实则是故意。
  季商九有些难以言喻的庆幸,因为眼前人是个少年,也真是个美少年。
  他向来爱作温柔无害的神态,只因为用这矫揉造作的神态面对人,尤其是面对Alpha的时候,Alpha之中,十个有九个都不会拒绝他。
  季商九这么回忆着刚才的情形,然而躺着的少年只是“嗯”了一声,声音不大,像是没睡醒,紧接着那半睁着的眼睛也合上了,头歪向了一侧,恰巧是季商九脑子中无敌的侧脸。
  季商九看着他的脸,又咬了咬唇,似是犹豫:“这儿草地还没有干……”
  明明知道不应打扰睡着的人,但季商九却还是开了口。
  阳光下散发着淡而清新的青草气息,少年没回答他,面容依旧平静,仿佛陷入了沉睡。
  季商九越看,越觉得这张脸是真好看,虽然觉得这张脸似曾相识,但他又确信,这张脸他未曾在明礼见过。
  信息素很淡,形容不上来的香气,不是花香果香类,也不是Alpha中比较有魅力的酒香。
  这是一种微微苦涩的味道,谈不上咸,有点辛味,仔细去感受的话,好像还会回甜。
  他一个未分化人士,却在此时此刻闻到了别人的信息素。
  理智告诉季商九,此时此刻,他应该迅速离开,给家庭医生打电话,但身体又告诉他,他并没有受到信息素的波动或者影响。
  他只是闻到了眼前人的信息素,而这信息素似乎并没有任何能够引发他分化提前的可能。
  “你的信息素……是薄荷味的吗?”
  其实也不像是薄荷,薄荷比这个味道甜,也比这个味道冷,比这个味道更清爽更好闻。
  有点白芷的感觉。
  季商九见这人还睡着,倒也不觉得在这里乏味,反而觉得挺有意思。
  只不过再有意思,今日的他也着实唐突了些,回想刚才他说的那些话,便会发现不过是他一个人自找没趣。
  眼前这人明显不想和他打交道,他却赶着凑到人跟上说些傻话。
  季商九向来不屑这种行为,一是觉得蠢,二是觉得浪费时间,如此一来,他确实不应该在这里。
  然而当季商九准备起身离开之时,却听到少年开了口。
  这是季商九第一次听他说话。
  “滚。”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俩人都能听到。
  “什么?”
  一瞬间季商九以为自己听错了。
  少年说话还挺含糊,标准临河市口音,“滚”字愣是说成了“gu——e”,乍一听倒像是三声的“gu”,无论如何,声音听起来倒挺温和,不沙哑,也不低沉。
  紧接着,季商九听到他笑了一声,不是嘲笑,倒像是遇到有意思的事情后的发笑。
  他看到少年眯着眼拿开了放在头上的右手臂,前后晃着,左手撑着身体盘腿坐了起来,一脸困意。
  而这种困意也在他看到季商九的脸后戛然而止。
  少年看着季商九的脸,瞳孔突然收缩,表情怔愣,下意识出声:“你……”
  怎么说他也是这学校新晋的校花,不说大家都喜欢他这张脸,但他自认为长相不至于让人做出这种表情。
  联想到他自己也觉得对方面熟,季商九问:“难道我们认识?”
  现实并没有给予季商九答案。
  少年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很快他就恢复了方才的平静。
  “不劝架了?”他声音很轻,带着挥散不去的倦意。
  季商九:“……”
  少年这话着实让季商九尴尬,就像是他身上只穿了一层外衣,却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扒了下来。不过扒也就扒了,对着入眼的美少年要是不穿衣服,倒也说不清谁占谁的便宜。
  只是不会注意和没有注意是两码事。
  少年铁定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儿,说不准,还把他们的只言片语全都听到了耳里,甚至是拎清了整个事件,现在把他想成蓝颜祸水。
  季商九脸皮厚,会做戏,故作尴尬地笑了笑:“他们……估计被老师叫走了。”
  话里的停顿,倒真像是被戳透了什么秘密似的,连手也不自觉地拉紧了校服。
  少年盘坐,两人的距离难免拉近。季商九突然觉得全身不自在。
  因为……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攻是季商九,未分化,本来很大几率分化成Omega但因为被情敌诱导被迫成了Alpha,设定Alpha无生殖腔,有腺体。受是秋叶珃,基因缺陷分化失败不A不B不O不生子,比较贴近Beta,自设。)
 
 
第2章 也就蓝颜祸水
  距离如此之近,兴许是信息素的缘故,这使得季商九情不自禁地向前探了探身体。
  眼前少年似乎未曾进行过信息素控制训练,就像个刚分化的愣头青一般不懂得收敛信息素。
  那有些苦涩的味道就萦绕在在季商九的周围,不是粗暴或者单纯地入侵,而是一丝丝、一阵阵地冲击他身体中的每一寸,连角落都不肯放过,在得逞之后,又开始往他的身体内部入侵,渐而包裹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惹得他口腔内甚至分泌唾液,开始回甜。
  季商九突然觉得这个世界魔幻起来。
  鉴于自己有可能分化成Omega?所以眼前这个帅哥大概是Alpha?
  Alpha敢这么肆无忌惮不戴阻隔环不贴阻隔贴出门释放信息素?
  看着似乎并不知情的少年,季商九有点懵。
  “这个点儿,你该在教室午休。”言下之意,你不该在这打扰我睡觉。
  少年这句话并不好听,可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既含糊,又平淡至极。
  季商九听不出来半天埋怨,反而觉得这人很正经,又腹诽也多亏是少年脸长得不错,以至于即便是被如此对待,季商九内心也无半天愠怒,反而觉得更像靠近对方。
  欲要道歉,季商九道:“对不……”
  话说到一半,便被少年打断。
  “不用对不起,我挺困的,刚才的事我什么都没看到。”少年截住了季商九的话,重新躺在了草地上,如释重负一般淡淡说道,“你现在赶快走,我还能谢谢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