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二师兄他回来了【重生】──兔牙阿梁   

时间:2020-09-29 14:07:30  作者:兔牙阿梁   

    文案:

  荣焉作为归云派的二师兄,在十九岁那年被送往西域邪道做质子。
  岂料途中横生变故,他被人掳至雾隐山中,活活虐杀而死。
  雾隐山灵怜悯他少年亡命,给了他死而复生的机会,让他作为使者行走人世,以收取寿命为代价帮助世人实现愿望。
  荣焉在人世消失了六十年,被他养大的小狗崽子沈昼眠就找了他六十年,从中原九州,一直找到西域九城。
  直到在祈华大会上,远远看见了荣焉的身影,从此就赖在荣焉身边,死活不肯离开。
  ——师兄。
  ——我在。
  ——师兄……
  ——我在呢。
  ★年下养成忠犬攻×温柔无情美人受
  食用指南
  1、本文设定人均三百岁(指自然死亡,非自然不算)
  2、本文属于细水长流的柔软爱情,作者本人不信天降,信陪伴
  3、现存稿十三万,放心入坑
  4、日更,每天晚八点到十点必更,不用担心断
  内容标签: 年下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荣焉沈昼眠 ┃ 配角:无 ┃ 其它:重生,年下
  一句话简介:重生二师兄和小狼狗的爱情故事
  立意:愿你挚爱的人,也会永远挚爱这个世界,即使看遍世间险恶,也永远不改初心。
 
 
第1章 小引[改]
  燕历五年春,三月初三。
  是夜。天晴。月明星稀。
  赶了一天路的嵩山派掌门站在门槛上,探头探脑、紧张地向外四处张望一番后,小心翼翼地推上了门。
  “请问,你是在找我吗?”
  沙哑的声音在一片漆黑中突兀响起。
  嵩山派掌门吓得一个激灵,随即“哐当”一声,后背紧紧贴在了房门上。
  坐在房中的人举起手,在黑暗中打了个响指,烛火倏忽间齐刷刷亮起。
  突如其来的光让嵩山派掌门下意识挡住了眼睛,缓了片刻后,才看清楚房中之人的模样。
  这是个看上去有些穷困潦倒的少年人。
  他穿着一身破破烂烂乞丐服,干净的纱布密不透风地缠绕着他的身体,也挡住了他的右眼。
  而露在外面的左眼则是像狸花猫眼一样圆润可爱,眼珠色如清茶,温润透彻,比之常人要浅淡几分。
  略带弧度的嘴角下还有一点朱红美人痣。
  此刻,他正半盘着腿坐在床边儿,像是在自家一样,怀抱着一盘酥脆的杏仁,“咯吱咯吱”吃得香甜。
  ——活像个入室偷盗的小乞丐。
  嵩山派掌门顿时松了口气。
  他像是瞎了一般,完全忽视了站在灯架两侧的白骨骷髅,指着荣焉的鼻子,虚张声势地骂道:“小兔崽子也敢来吓唬你爷爷!钱都在我身上,你有命拿也没命花,识相的赶紧滚出去!”
  耐心地听完他的恐吓后,少年不慌不忙地吃下最后一颗杏仁,反问道,“您这是在做什么,不认识我了吗?”
  嵩山派掌门警惕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少年嗤笑一声,单手托起已经空了的白玉圆盘,平淡地提醒道,“三十年前的今天,您向雾隐山许愿,想要成为嵩山派的掌门,我当时说什么,您还记得吗?”
  嵩山派掌门瞳孔骤然缩紧。
  “此愿已解,此誓已成,三十年后,我来取你性命。”
  少年重复着当年的话,缓缓起身,不等站稳,又趔趄着坐了回去。
  ……在这种时候腿麻,真是太掉面子了。少年面无表情的心想。
  嵩山派掌门在惊慌过后,迅速冷静了下来。
  三十年前,他的确向雾隐山许过愿。
  当时的雾隐山使者——也就是眼前的少年,半死不活地躺在步辇上,缠满纱布的身体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外渗血。
  如此惨状让嵩山派掌门产生了微妙的错觉。
  ——或许雾隐山“凡许愿者有求必应,凡立誓者如违必究”的规则并不是那么牢不可破。
  这样一个半死不活的使者,怎么可能打的过他。嵩山派掌门心里这样想着,嘴上爽快地许了愿。
  回到嵩山不出半年,那些压在他头顶上的人就死的死伤的伤,他顺理成章做了掌门,在嵩山派作威作福,一直持续到今夜。
  如今三十年过去,他的功力精进许多,怎会被一个毛头小子吓破了胆子,战战兢兢一整天?
  “看样子你是记起来了。”
  青年捶着酸涩的右腿,不合时宜地开口道:“那就好办了,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一把?”
  “无知小儿!”
  有了底气的嵩山派掌门怒目圆睁,厉声呵斥道,“你当我嵩山派掌门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老夫今日就要看看!你如何能取走我的性命!”
  话语间挑衅意味十足。
  少年并没有生气。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歪了歪头,苦恼道:“你要反抗?那可不太好办了。”
  话音一落,少年动了动麻木的双腿,慢吞吞地向嵩山派掌门走了几步。
  强大的威压让嵩山派掌门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少年嘴角噙着笑意,看上去无害而温柔,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摁住嵩山派掌门的脑袋,狠狠撞向桌角凸起的钉子。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
  锋利的铁钉残忍地穿透了太阳穴,嵩山派掌门连挣扎都来不及,就匆匆咽了气。
  少年松开手,拍了拍掌心并不存在的灰尘,任凭嵩山派掌门的尸体软倒在地。
  窗外月光澄澈如水。
  少年坐在窗沿等了片刻,伸手解下腿上的纱布。
  盘亘在双腿两侧的狰狞伤痕流淌出紫红色的瘀血,没过多久又渐渐停歇,少年用纱布擦去血迹,两道伤痕也随之彻底消失。
  少年懒散地打了个哈欠,从窗户跳到了隔壁房间,裹着被子沉沉睡去。
  留在客栈的两架骷髅久久没有等来主人的命令,渐渐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房中。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一下章节,字数变多了,阅读感也会好一些。
  新文作者,求评论,求安利,求收藏,求营养液。
 
 
第2章 祈华卷一[改]
  三月初四,冀州主城,天微寒。
  近来祈武大会将至,武林正邪两道人士从天南海北赶赴冀州,准备参加这场十年一次的比武盛会。
  两道和平相处已久,为防止大会途中生变,各派的青年才俊都会提前几日来到冀州,每天轮流上街巡逻。
  一场绵密清冷的杏花雨在破晓时分,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正在北街巡逻的两名白衣少年猝不及防,被浇成了落汤鸡。两人手忙脚乱地护着脑袋,跑向不远处的福东来客栈。
  匆忙间,个子稍矮的少年冒冒失失地撞倒了踟蹰在客栈门口的小乞丐。
  “对不住对不住……”矮个少年捂住自己的额头,伸出手将小乞丐扶起,关切道,“恁没事儿吧?”
  小乞丐摇了摇头,狼狈地拍了拍身上的泥水,声音沙哑道,“我没事。”
  即便他这么说,矮个少年的心里也还是生出了几分愧疚之情。
  正常的人是不会用纱布裹住眼睛的,眼前的小乞丐明显是瞎了右眼。
  他衣衫褴褛,脚上穿着一双破旧的木屐,手臂上的纱布已经被雨水打湿,隐约可见其间紫红色的伤疤。
  应该被人欺负了,受了这么重的伤,被他这么一撞,伤口估计会更疼吧……
  高个少年自己冲进了客栈,一回头发现自家师弟没了,连忙回头去找。
  “……要不俺赔恁钱中不中?”
  刚走到客栈门口,高个少年就听到自家师弟在那儿好声好气地商量道:“俺给你钱,恁先把伤看好了,再买身衣服,中不?”
  高个少年以为他被威胁了,顿时怒气冲冲地上前,一把扯开小乞丐,骂道:“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是不是?!居然敢……”
  对上小乞丐纯澈的眼睛时,突然就说不出话来。
  不知为何,无论是茶色的眼珠还是右唇角下的一点朱红美人痣,都让他觉得这个小乞丐有些眼熟。
  矮个少年焦急地去扯他的手:“师兄!恁撒手,他胳膊上有伤嘞!恁把他捏疼嘞!”
  高个少年连忙松开手,解下腰上的钱袋,塞进小乞丐手中:“这钱给你,不管我师弟做错了什么,还请你多多包涵。”
  说完就拽着矮个少年的胳膊,匆匆上楼找自家师伯去了。
  小乞丐:“……?”这兄弟俩脑子指定沾点毛病。
  本来也没说让你们赔钱啊!
  二楼客栈包厢内。
  矮个少年草草擦干自己的头发,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雨,小声嘀咕道:“这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停……”
  端坐在桌前的白衣男子喝着茶,闻言会心一笑:“不急,等用过早膳,我就给你们找两把伞,不会耽误你们巡逻的。”
  矮个少年回过头哀怨道,“顾师伯,恁咋就那么狠心呢?外头那么冷,恁也不说让我和师兄歇歇。”
  高个少年没有搭话,依旧陷在沉思之中,无法自拔。
  良久,他忽然一拍额头,喜不自胜道:“我想起来了!是二师兄!那个小乞丐!长的像咱们二师兄!”
  矮个少年不解:“啥?咱二师兄?咱二师兄不是那个鼎鼎大名地陆桓嘛?俺娘说他长地可带劲儿嘞,那小乞丐右眼都瞎了,哪儿像咱二师兄?”
  “哎呀,不是这个二师兄,是之前那个!”高个少年拍了拍他的脑袋,急切地比比划划道,“就那个,那个,六十多年前失踪那个!叫什么荣来着……啊对!叫荣焉!”
  “荣焉?”矮个少年想了想,“恁是说,咱掌门那个儿子?”
  “对!你想想他的唇下痣,再想想他的眼珠子,是不是跟咱们之前在画像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听到“荣焉”二字后,白衣男子脸色微变。
  他一改之前的从容不迫,近乎慌乱地站起身,拿起桌边的刀匆匆向楼下走去。
  “唉?!”矮个少年被他的动作吓了一大跳,连忙问道,“顾师伯要去哪儿啊?”
  白衣男子站定,沉默良久后,头也不回道:“……拜访故人。”
  楼下的小乞丐掂了掂钱袋子,迈着步子走进了客栈。
  店小二见他虽然衣衫褴褛,但人却干干净净,倒也没有像撵乞丐一样把人赶出去。
  等井然有序地招待完了大厅的客人,店小二上前礼貌问道,“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小乞丐从钱袋里掏出一枚银锭,哑着嗓子道,“住店。麻烦安排一下。”
  他本来就是因为身上没钱,才在客栈门口徘徊,那两个少年,也算是雪中送炭的好人了。
  白衣男子下楼时,小乞丐已在客栈住宿名录上签了名字。
  习武之人的耳目更盛旁人,白衣男子一眼望去,赶在掌柜的合上名录前,看到了小乞丐写下的名字。
  ——荣焉。
  与有荣焉。这是曾经归云派二师兄名字的由来。
  六十年前,正邪两道在雾隐山下立誓,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并依照雾隐山使者的要求,互派一名质子为证。
  正道质子的名额最终地落在了九州第一门派——归云派的头上。
  掌门荣玉摧在仔细思虑过后,派遣护送队伍,将身为归云派二师兄的荣焉送往邪道总舵——西域九城。
  邪道的浮屠宫则是敷衍地送了个没名没分的小弟子。
  两道打了几年,早就累了,谁也不会因为质子地位高不高的事情,就重新掀起战火。
  可谁知没过半月,护送荣焉前往邪道的队伍就失去了音信,随后,浮屠宫的那名小弟子也离奇失踪。
  两道首领摁住此事不敢外传,合力苦寻数日,终于在离雾隐山隔了百里的山谷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魔宫小弟子。
  还有狼狈不堪的护送队伍。
  荣焉不见了。
  据坊间传言,荣玉摧早就对这个亲生儿子就心生不满,厌恶非常,才趁此机会将他送往西域,想要直接把人在半道上杀掉。
  荣焉失踪后,归云派形貌昳丽的小师兄陆桓就取代了他的位置。
  ——真正挂念荣焉的,恐怕也只有他收养的那群孩子了。
  荣焉已经从客栈右侧上了二楼,准备回房休息了。
  见此情景,白衣男子哪里还记得自己的风度仪态,他匆忙下了楼,从厅中正在用早膳的客人中挤过,对着已经推开房门的少年喊道,“荣焉!”
  荣焉愣了片刻,回过头四下搜寻良久,才迟疑地看向白衣男子,“……顾维?”
  小二拎着水壶,给房间续了热气腾腾的茶水,躬身退下了。
  门刚一阖上,不待小二走远,顾维便急切问道:“你这些年去了哪儿?你养的那群小崽子找你都快找疯了,你这伤,这眼睛……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不值一提。”荣焉抿了口茶水,心不在焉道,“我观师兄容貌并未发生变化,可是武道已入岁停之境?”
  武道入岁停之境者,可保容颜不老,直至死去。
  见荣焉故意岔开话头,不愿提及往事,顾维也配合地不再询问,反而像个老妈子一样,说起六十年来的发生的大事小情。
  “……当初你捡回来的那些孩子,根骨好都被归云派收纳,根骨差的成年后都送下了山,自己讨生活去了。”
  “如此,倒也不错。”荣焉垂下眼帘,鸦羽般浓长漆黑的睫毛轻轻颤了颤,“顾师兄做事,一如既往的周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