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ABO评定考试【幻想空间】──立水吟

时间:2020-09-29 14:06:35  作者:立水吟
       文案:
  这是一个通过“ABO评定考试”来评定ABO身份的世界。
  明鹫上将结束在外战争生涯回到老家十八区的那天,他弟弟要给他看一个红本本,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帅哥,但明鹫一个眼神也没给。
  弟弟:“哥,你要是不喜欢男的,咱就来看看女的?”
  明鹫(笑):“我心里有人了。”
  明鹫心里有个情人——戍渥,他瞒着戍渥独自回到十八区,更准确地说,他把他的小情人丢下了。
  回到十八区的明鹫要处理的头等要紧事,就是以“判官001”的身份,参与ABO评定考试,成为该考试的考官之一。
  然后明鹫就在考场上遇到了熟人——010号考生,戍渥。
  正当明鹫打算为自己的不辞而别道歉的时候,他发现戍渥不记得他了。
  于是判官001坚决恪尽职守,对010号考生进行了“严格”考查。
  明鹫:“010号去过酒吧吗?”
  戍渥:“没有。”
  明鹫:“那就更不可能去过酒吧后巷咯?”
  戍渥:“......”
  明鹫:“平时不/穿露着肩膀的背心?”
  戍渥:“不。”
  明鹫:“露着小腿的短裤呢?”
  戍渥:“不。”
  明鹫(刻意叹气):“好难过,明明这些我都见过的。”
  戍渥(记笔记):判官001——演技超好。
  ——
  戍渥忘记明鹫,令明鹫疑惑;
  Alpha考试失败的戍渥,直接放弃Beta而选择成为了Omega,令明鹫疑惑;
  更令明鹫疑惑的是,忘记自己的戍渥竟然主动选择让自己成为他的Alpha伴侣。
  于是,在婚前。
  明鹫:“带你去做身体/检查。”
  戍渥:“检查什么?”
  明鹫:“你的脑子。”
  戍渥:???
  这是一个围绕“ABO评定考试”法令展开的爱情故事,感情线不虐的~
  明鹫 x 戍渥
  铁血柔情阴郁攻 x 人畜无害受(假的)
  1V1 HE
  喜欢请收藏哦~谢谢大家~
  世界设定:
  1、ABO是三种等级,不是天生也不是后天分化,而是需要通过考试来判定ABO属性的;
  2、没有信息素设定;
  3、O的体质依然特别,适合受孕;
  4、女性在这个世界中地位很高;
  5、戍渥记忆不稳定,所以识人做事有时很像小孩,但他不弱哦。
  
 
 
第1章 十九区
  【亲爱的G-877次军航乘客,本次航班已顺利抵达十八区,请您拿好随身物品,飞机将在五分钟后开启舱门。舱外温度为45°C,请您在出舱时拿好为您准备的降温袋,请您在出舱时拿好为您准备的降温袋。】
  仅能乘坐10人的军航机舱内亮起了安全灯,智能系统正在播报着安全提示,机舱内十位乘客皆穿着暗绿色军装,细看去,每人肩上都有着不同个数的六芒星徽章,在舱门完全打开前,十位乘客都是坐姿端正地目视前方,或侧脸看向窗外,身旁放着各自的行李箱。
  他们是十八区联盟军优秀的军人。
  在十位军人中,坐在最后面的一个单人座位上的军人肩上徽章最多,旁人最多三个,而这位左肩五个,右肩两个,足足是别人的两倍。他的帽檐压得低,看不清样子,也看不清神情。
  其余九位军人虽军衔不如他,但都是十八区有头有脸人物的儿子,身份依然尊贵。
  【舱门已开启,请您依次离机,感谢您对于十九区的帮助,并不期待您的下次乘坐,再见。】
  正站起来打算离开的军人都愣了片刻,步子都没动,而后听到了清浅愉悦的笑声,军人们相互看看,摇了摇头,拎着箱子离开了。
  徽章最多的那位军人最后一个离开,他手上空空的,连行李也没有。
  军人们走到舱门处都停顿了几秒,门外有乘务等着递给他们降温袋,刚走到距离舱门还有几步远的时候,舱外烘人的热浪便扑面而来,侵袭着每一寸肌肤,连被军服包裹着的地方也毫不例外。
  “请您拿好。”舱门外传来清悦的声音,那是一位年轻的Omega先生,他在依次递给每一位离开的人降温袋。
  他很幸运,由于出色的能力在去年的ABO评定考试中获得了Omega考试中不错的成绩,因此能够获得地位和收入相对来说都很不错的乘务员的职位。
  虽说还是免不了要去看Alpha的脸色,但是比起其它地位更加低下,甚至可能没有工作,还在生育后被Alpha抛弃的Omega来说,他算是小圈子中的人上人了。
  “请您拿好。”乘务员也许是由于打了Omega试剂的原因,肤色跟女儿家似的白嫩,久经战场暴晒的铁血军人接过降温袋时,强烈的手部肤色差让人不得不心生在意。
  走在最后的军人沉默地看着走在他前面的人借着接降温袋的契机捏了把乘务员的手,乘务员没有反抗,只是笑笑,像是习以为常。
  “上将先生,您好”,轮到最后这位先生,乘务员认出来他的军衔,机灵地称呼着,也依旧春风拂柳似的笑着,专业又疏离,“请您拿好。”
  乘务员将最后一个降温袋双手捧上,递给他。
  明鹫神色淡淡,对着他礼貌性地点了点头,语气平静,“不用了,谢谢。”
  明鹫身形高大,虽然所有的Alpha都是体型高大且强壮的,但明鹫太高,足有190左右,他走过只到他肩膀高的乘务员时,将刺眼的光完全挡住了,只一秒不到,他的阴影就离开了。
  当明鹫走出飞机,结实地踩在大地上时,他抬手捏着帽沿摘下了帽子,火辣辣的日头直照在他的脸上,小麦色的皮肤在烈日下沁了浓汗,他的头发并不长,是战场上的军人最常见的寸头。他双眼狭长,眼尾略微向下,被帽檐挡住眉毛时,那双眼看上去冷漠又无情,令人生畏。但他的眉毛又生得黑浓,给他冒着寒气的双眼增添了不少硬朗气。
  由于常年作战,他的身上还有着浓烈的肃杀气,仿佛近他三寸他就会将你踩在脚下,再用力蹍上几轮。
  他修长的身形投下的影子在身后拉长,眼底没有情绪,看到了站在不远处正朝这边小跑过来的一抹身影。
  “明鹫哥!”那人招着手,他的手臂上套着防晒罩,内里还贴着降温贴。
  来人名叫梁舍,是明鹫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弟弟一般的存在,梁舍十分崇拜明鹫,此番明鹫回国后,他便会作为助手在旁辅助。
  明鹫迈着长腿有条不紊地朝那人走去,由于过于刺眼的光,他的眼睛不能完全睁开,眼皮半笼着,眼里更是看不清了。
  “哥,你这......”来人跑到了明鹫面前,站定了身子,仰头看向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明鹫,用手比划比划,“怎么多年不见,你还长个了?你到底吃什么好东西了?”
  明鹫没直接回答,他看向停在这人身后的车,那通催命的电话就是“联合处”打来的,他看到车身上的“联合处”三个字不由皱起眉头,语气毫不掩饰地不耐,“这么急吗......”
  联合处是建立ABO考试法令之后成立的组织,目的是进行ABO团体以及女性团体之间的矛盾调解,尤其是当Alpha与Omega婚后半年仍没有孕育子嗣时,联合处会作为第三方强行介入婚姻,帮助他们繁衍后代。如果Alpha或者Omega抵抗不配合且协调无果后,联合处就要把他们送到警戒局,此类ABO人群将会在警戒局接受审判,甚至是死刑。
  联合处前处长尹连鹤,也是明鹫的父亲,由于七年前被逮捕的房青冥死亡一事引咎辞职,这才紧急调回接任处长明鹫来处理后续事宜。
  这刚下飞机联合处的车子就来了,摆明了不让他喘气。
  梁舍“嘿嘿”干笑着,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劝不动......本来想让你再多休两天假的......哎哟哥,你不知道,我可想你了,以前你也就考试的时候回来两天,我都没时间见你,现在好了,你可以一直留下来了!”
  梁舍眼里满是雀跃,看上去真的很开心,不过明鹫倒是不以为意,他又移回视线,问道,“房青冥怎么处理的?”
  明鹫有些冷淡的回应,让梁舍语气有些失落,“尸体送回他家了。”
  “嗯,”明鹫边说着边向那车子走去,“我父亲还好吗?”
  “从联合处隐退了,一直没见到人。”
  明鹫跨步上了车,“没再联络吗?”
  梁舍也跟着坐了上去,“唔…联系不上……”
  二人坐好,车子立刻自动阖门,从地面浮起,并发出提示——【请选择目的地】
  在梁舍还没摁屏幕时,明鹫抢先选择了另外一个地方,“先去看看房青冥的家人。”
  “不先去找你父亲吗?”
  “不了,”悬浮车开动起来,驾驶模式选择的是“极速”,所以此时窗外的像是一条条会动的彩色颜料,映在明鹫眼里上下游动。
  “哦,对了,这个给你,”梁舍从身后拿出一个册子,封皮儿是红鸢色的,倒是没有字,叫人看不出是个什么册子。
  明鹫回过头,低头瞥了一眼,没接,也没言语,扭回头继续看着窗外。
  “诶呀,”梁舍往明鹫身旁坐了坐,“哥,你迟早要看啊,十年前你十八岁的时候没强迫你选伴侣,那是因为当时你要去十九区参战,用了军人特权才免于必须在ABO考试当年就要选一个伴侣。可现在都十年过去了,你都二十八了,再者说,你现在要去联合处上任,要是没以身作则,你让下面人怎么信服啊......”
  明鹫没回应。
  “啧,”梁舍又翻开册子往明鹫眼前凑,摊着其中一页给明鹫看,“你不喜欢男性,这里面有女性可以选,这是你身在官位才有的权力,平常人哪儿有机会自己选女性伴侣啊?你不用白不用啊!我看了,这里面都是很优秀的女性,哪一个娶回去都不差的!”
  梁舍就那样摊开册子,盯着明鹫棱角分明的侧脸,等着他的反应。
  “梁舍。”明鹫下颌角动了动,目光依旧是望着窗外。
  “嗯?”梁舍回应。
  “你去过乌塔镇吗?”明鹫没有看梁舍,所以梁舍也就看不到此时明鹫眼里那一丝难以捕捉到的阴郁。
  “我没去过,”梁舍歪着身子,“那是你这次休假去玩儿的地方吗?”
  “嗯。”明鹫应了一声。
  他的脑海里掠过乌塔镇的琴声,玫瑰,烈酒,喘息,贴在额前的凌乱碎发,顺着漂亮肩胛骨流下的汗,身上甜腻的味道,日日见,日日仍然思念。
  可他不想让那人卷入纷争,也就没打算带人回来。
  上将先生没有情绪的眼眸浮上几分温柔,他抬手抵住唇瓣,有些缱绻地接着道,“我的心上人在那里。”
  ——
  乌塔镇,隶属十九区,十八区的邻居。
  从二十二世纪起,为了实现全球大联合,各国之间不再有独立国名,而是用“区”来划分,意味大家都是同一归属,同一类别。
  各区之间明着和平共处,实则暗流涌动。在表面相安无事地生活了百年后,野心家们开始躁动,导致了局部战争爆发。
  面积最小的十九区成为了第一个被拿来开刀的,遭到一二两区联手攻打,打得十九区一退再退,退无可退。
  十九区求助无门,只得低头向老邻居十八区借人。
  这一借,就借了十年。
  这场恶战打了十年,直到半年前战争才结束,十八区派去的年轻上将,也就是明鹫,从十八岁打到了二十八岁。
  他在战火连天的日子中熬过了无数漫长黑夜。
  在一二区宣布投降那一晚,上将明鹫交待部下处理剩下的事宜,自己则跑到宁静怡人的乌塔镇休闲度日去了。
  乌塔镇位于十九区西南角的群山脚下,山峦叠嶂成为了乌塔镇的天然屏障,再加上这里紧邻十八区,两区分别在乌塔镇四周设置了屏障层,战争期间全程启动,屏障层可以屏蔽掉一切侦察机的探测,遑论这座小镇拥有着双倍军事防护,幸运地使得战争未能触及此地半分。
  因此在如今战争结束半年有余、十九区依然遍地残垣时,乌塔镇仍是悠闲清净如初,镇上的酒吧每夜也照旧开放,悠悠从里面传来钢琴声。
  酒吧内部不大,每晚都是满客,今晚尤甚,可能跟今日送走最后一批十八区派来的十八区联盟军有关。派来助战的十八区联盟军一走,就说明已经解除了所有危机,人们迎来了和平。
  可今日酒吧的钢琴演奏有些不够劲儿,不及往日满盈情愫,像是缺了些什么,常来酒吧的熟客看着坐在钢琴前的演奏者找到了原因。
  “那位先生今天没来啊。”一位坐在酒吧角落的络腮胡男人感叹道。
  “是啊,换人了,昨夜就没来了。”他对面的一位妙龄女郎回应道,唇上由于刚抿了酒而生出诱人的光泽。
  “可惜了......”男人有些难过,“说来,那位先生的演奏我是顶喜欢的,可他总是不愿意与人交谈,看上去拒人于千里之外,与他的琴声可是两个极端。”
  对面的女郎笑道,“那位先生倒是喜欢与一人谈话。”
  “哦?是谁?”
  “喏,那边耷拉着脑袋坐在吧台的小先生。”
  络腮胡男人顺着方向看去,看到了扎眼的小先生,说他扎眼,倒不是因为他外貌或穿着有多特殊,而是因为他在这个热闹酒吧显得过于孤独——垂着头,半掩着眸,手垂在腿侧,还握着已经空掉的酒瓶子,俨然一副落魄少年的模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