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余债【成长】──长风为袖

时间:2020-09-29 14:05:17  作者:长风为袖
       文案:
  1、喻岩:求你,不要说。
  年绍:连你自己都觉得这件事难以启齿,又有什么资格跟受害者谈条件。
  2、喻岩:给了一巴掌又给一颗枣,你不觉得自己很矛盾吗?
  年绍:我知道,但看到你时而愤恨时而感激的模样,我会更开心。
  复仇深情攻×自卑隐忍受
  校园文,攻前期渣到发指,受也比较懦弱,所以会很虐,狗血十足,但结局HE。
  不喜请口下手下留情,在此谢过。
 
第1章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文案已经说了,但还是想再声明一下。
  攻前期很渣!特别特别渣!
  受前期也比较懦弱,所以是一篇渣攻贱受文,剧情更是狗血加天雷滚滚。
  雷的话现在就请弃了吧,别折磨你我。
  另,前段时间完结了一篇古耽《朕爱上了一个奸臣》,戳专栏就可以看到。
  虽然写的不咋地,但还是想苟一下,请大家多多支持,在此感激不尽~~~
  2007年的春天,过完年上来开学的高一311班除了新年的余悦,还洋溢在一种莫名的兴奋中,这种兴奋,是因为听闻班上会转来一位身份非凡的转学生。
  所以一进入教室,大家就陷入了激烈的讨论中。
  “嗨,新年好啊!你听说了吗?咱们班要来一个外省的转学生欸!”
  “新年好新年好……欸?转学生?外省的?怎么可能会转到我们学校来?我们这还是火箭班,可是花钱都进不来的啊!”
  “是啊,一般人进不来,但那人据说是资助我们学校重建的年氏集团的董事长儿子……”
  “我去!这么牛逼?”
  “是啊,据说还超级无敌宇宙帅,秒杀校草吴景昂。”
  “真的吗?”
  “比吴景昂还帅的话,那得帅到啥地步啊?”
  “对了,杨啸,你从哪儿听说的?”
  “谭秋雨那儿啊,她妈不是班主任么?”
  “哦哦……那转学生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而正说着话,班主任谭丽芳果然领着一位陌生面孔走进了教室。
  那一瞬间,整个教室都安静了。
  因为名不虚传,那位男生真的很帅。
  十个吴景昂都抵不过的帅。
  最普通不过的黑色羽绒服,穿在他身上都有了夺目的色彩。
  连一向不苟言笑的谭丽芳今天看上去都特别慈眉善目,她的声音也变得比以往柔和不少:“各位同学新年好!在新的一年里,有一位新同学加入我们啦,他是谁呢?来掌声欢迎他让他自我介绍一下吧!”
  教室立即响起震耳欲聋般的掌声。
  然而瞩目的焦点脸上神情满是冷漠,拿起讲台上的粉笔转身草草写了两个大字,说话时更显示出自己很不耐烦而仓促简短:“我叫年绍,完了。”
  一看就不好惹。
  教室一片嘘声,谭丽芳的脸色也刹那变得不好看,但还是尬笑着引导:“哦呵呵呵呵,年绍同学还真是有个性呢,就不能让同学们多了解一下你吗?”
  “我想他们已经从传闻中了解得差不多了吧,何必再说些废话。”
  教室再次陷入寂静,谭丽芳此刻脸色已完全黑了,再也笑不出来,只能忍耐住想要发火的心,说:“这样啊,那你随便找个空位坐下吧,咱们再继续开会。”
  哪知年绍伸手往第二组第三排一指,语气不容商量:“我要坐那儿。”
  教室座位分布一共有四大组,每组两行,二组第三排此刻坐着喻岩和陈曦,他指的是陈曦。
  嚣张到如此地步,谭丽芳实在忍不了了,饱含怒气地发问:“为什么?”
  “喻岩是我小时候的朋友,我在原来的学校成绩不怎么样,听说他成绩好,我可以随时向他请教学习,这样也能避免拖班级的后腿,不是吗?”
  这个理由倒十分充分,喻岩作为中考状元,上学期期中期末考试都是年级第一,用他来带年绍,无疑事半功倍。
  于是谭丽芳没再多问就直接答应了。
  年绍坐到了喻岩旁边。
  对于年绍刚才在讲台上的说法,喻岩很是疑惑,便主动开口问他:“年绍?你刚说我们从小就认识?可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看来年级第一的记性不太好,没关系,以后我会慢慢让你回忆起来的。”
  虽然对方是笑着回答,喻岩却清楚地看到,他的眼底带着满满的讥讽。
  还有几丝凶狠。
  心下莫名感觉到危险,很快又微微摇了摇头,怎么能恶意揣测新同学?谭丽芳刚刚才说了要帮助他。
  因此喻岩只回了个微笑,然后继续听谭丽芳交代这学期的课程目标。
  新学期会议开了一上午才结束,喻岩住校,中午自然在学校吃饭。
  而刚准备和陈曦一起去食堂,就被一只手拉住了手臂。
  “你去哪儿?”
  “去食堂啊。”喻岩说。
  “别去了。”年绍的声音依旧如换座位时的不容商量,“我请你去外面吃。”
  喻岩有些惊讶:“没必要吧?”
  “为了庆祝我们重逢,有必要,而且以后还有多多麻烦你的地方,就当我先还个人情吧。”
  虽然真的实在想不起自己何时何地逢过年绍,但出于后面那句话,喻岩还是答应了他。
  陈曦贼笑着插嘴:“我可以一起去吗?新同学?”
  谁知年绍毫不留情地就拒绝了他:“不可以,我不认识你。”
  气氛又变得尴尬,喻岩只能笑嘻嘻地把陈曦往门外一推,一边打圆场:“好啦,你自己去食堂吧,改天我请你。”
  “好,你说的啊!不准反悔!”
  “当然,我什么时候反悔过……”
  将陈曦送到楼梯口,喻岩才准备回教室去叫年绍,而刚一转身,额头就撞上了一个坚硬的下巴。
  脑瓜子仁顿时一阵生疼,捂着头一看是年绍,硬是忍下了想要吐槽的冲动,还挤出了一个微笑:“啊,你怎么一声不响地就出来了?”
  年绍却只是漠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地走下楼梯。
  ???喻岩头上一连串的问号,这人什么情况?难道他生气了?那自己还要不要继续跟去吃饭啊……
  正疑惑间,已走到楼梯中央的年绍又抬起头来,看着他不耐烦地催促:“不走?”
  “走走走。”
  虽然奇怪,喻岩也只得连忙两步作一步地跳下楼去。
  本以为年绍会带自己就在学校附近的苍蝇小馆随便吃吃,谁知一出校门,一辆看上去就很豪华的小车就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上车。”
  “啊?”
  喻岩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年绍按住头塞进了后座。
  年绍则坐上了副驾驶,开车的是个中年男子,喻岩还以为他是年绍的爸爸,忙打了声招呼:“年叔叔好。”
  那男人吓了一大跳,忙笑着否认:“我不是他爸爸啦,我只是个开车的。”
  “……”居然还有司机?!喻岩惊悚了。
  而更惊悚地还在后面,年绍将他带到了云之谣。
  云之遥是本市最大最奢华的饭店,就算没来过,也从班上家境好的同学那里听过,据说消费人均1500。
  从未进过这种高消费场所的喻岩自是不敢进去,就算不用他出钱,一次性花人家上千块他也不敢。
  “那个……年绍同学……”他胆怯地开口,“我想我还是不进去了,虽然你家很有钱,但也不用这么一掷千金吧……我受之不起啊……”
  “我爸是这家最大的股东,不用花钱。”
  “那也……”
  依旧还没说完话,喻岩就被拉进了饭店。
  高档场所果然不是一般的高大上,丹楹刻桷,金碧辉煌,喻岩忽然觉得自己身上那洗到发白的蓝色校服出现在这里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因为已经有不少人向他行了注目礼。
  他想遁地而逃。
  年绍却将他拽入了一个包厢,按着他的肩将他强行押坐在椅子上,并坐在了他的旁边,让他无处可逃。
  菜很快上来,听着服务员一边报菜名,喻岩再一次无比惊悚。
  白灼膏蟹、海虾杂烩、秘制鹅肝、桃浆燕窝、甜点拼盘……
  他们只有两个人,面前却摆满了十道菜。
  “我猜你也不敢点菜,所以我早就点好了。”年绍还在一旁不以为意地补充。
  喻岩觉得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都受到了严重的冲击,说话也越发胆颤起来:“年绍同学……没必要,真的没必要,我已经感受到了你的好意。但这菜能退了不?我们也吃不完啊……”
  “退了他们也只是被倒掉的命运。”年绍说着,一边夹起一片鹅肝往口里送,“所以赶紧吃吧,中午不是只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现在只剩下一个小时二十分了。”
  虽然觉得太奢侈,但听对方说不吃也会被倒掉,喻岩只得拿起筷子,开始吃菜。
  年绍不再说话,只是认真地吃饭。
  喻岩也不知道再说什么,这顿饭吃得很是食不知味。
  他又不想浪费,一直一直努力地吃,吃到实在咽不下去的时候才放下筷子。
  年绍早就不吃了,桌上的菜却还是留下了三分之二。
  眼看着他起身就要走,服务员也跟着进来准备收拾,虽然感觉有点丢脸,但一看到那几道几乎没怎么动过的菜,喻岩忍不住叫住了他:“等一下!”
  年绍疑惑地回头,只见喻岩指着桌上的菜,很不好意思地请求:“我、我可以把剩下的打包回去吗……”
  他不禁发出一丝轻笑。
  喻岩知道他是在嘲笑自己,但他没有辩驳,反而更固执地说:“我可以打包回去吗?就算这些菜对你来说不要钱,对别人来说它们也是昂贵的……”
  话未说完,却又被一阵轻笑打断。
  “我没说不可以。快点,车里等你。”年绍淡淡地说,一面伸手让服务员拿几个打包盒过来,然后便转身走了。
  喻岩很快将剩菜悉数打包好,而经过大厅时,手提一堆饭盒的他又引起了无数的视线。
  快步逃出店外,年绍的车果然已在门口等他。
  不知道是不是他看错,坐在副驾驶的年绍望过来的表情,写满了恨意。
  而等他走进一些时,那些恨意又全然消散不见。
  喻岩很疑惑,但转念又猛地在心里摇头:拜托,人家才刚刚请你吃了大餐,你怎么又在揣度人心了?
  “不上车?”
  “上上上。”年绍的冷声催促让还在思虑的喻岩瞬间回过神来,忙应声坐进了后座。
 
 
第2章 第二章
  车经过学校附近的十里街时,喻岩请求司机大叔将车停五分钟,然后提着饭盒袋快速跑向了一家很小很破旧的废品店内。
  他不知道的是,年绍也下了车,跟在他的身后。
  “爸!”喻岩奔向正在认真分理废品的中年男人,愉悦地大叫。
  “欸!”喻心诚立即应声回头,脸上满是惊讶,“岩岩,你怎么来了?不上课么?”
  “上,还有十五分钟。爸,我跟你说,今天我班来了个超有钱的新同学,还成为了我的同桌,他说他以前认识我,但我实在没点印象了……不过他人超好,刚刚请我吃大餐,还点了十个菜,我们一样吃两三口都饱得不行。我不想浪费,就打包回来了,你应该还没吃饭吧?来,这些菜还都是热的,都可好吃了……”喻岩说着,一边将那些饭盒打开了盖。
  喻心诚看到饭盒的标签也是极度诧异:“云之谣?你同学这么有钱?”
  “是啊,他爸爸还是云之遥的大股东,所以他吃饭都不用钱……”
  正说着话,屋内的许芹香突然闻声走了出来,却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指着他大吼:“你这小兔崽子这个时候来这干什么?不会又要什么乱七八糟的钱了吧?”
  喻心诚忙帮着喻岩说话:“阿香!你别老是乱骂人好吗?岩岩是来给我们送菜的。”
  “送菜?食堂的破菜有什么好送的?”许芹香先是鄙夷地讥讽,而在看到那几道标有云之遥的饭盒时,瞬间变了神色,“云之遥?你这穷鬼怎么可能吃得起云之遥?”
  喻岩早已习惯许芹香如此腔调,念在喻心诚的面上只能忍让,并且毫无芥蒂地微笑说:“今天我同学请客,他很有钱。”
  “难怪咯!我就说太阳怎么打西边出来了……”
  许芹香嘴上阴阳怪气地说着,却早已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喻心诚只能对喻岩致以无奈和抱歉的笑容,喻岩摇了摇头,说了句“我去上学了,爸妈再见”就转身离开了。
  回到教室正好一点半。
  高中不像初中小学开学头两天那样轻松,上午开完会,下午就正式上课。
 
 
第一节 课是数学,吃饱喝足的喻岩有些昏昏欲睡,但还是强打着精神在听课。
  反观年绍,一进教室倒头就睡,丝毫没将数学老师放在眼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