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豪门总裁的宠夫日常──暗香猫

时间:2020-09-29 14:04:16  作者:暗香猫
  简介
  【已完结】温岁是个小作精。崇賀一个不慎招惹到了这个小心眼的家伙。
  于是小作精隐藏身份,收起利爪,待在崇大佬身边安安静静的做他的乖巧小情人,疯狂撩人,试图报复。
  某一天大佬发现小白兔原来是只小野猫,怒火中烧,于是温岁怂兮兮的收拾行李赶紧跑路。
  崇賀冷笑:呵,撩了人骗了心还想跑,门都没有!
  温岁:大佬我错了,求放过。。
  ps:假白莲真心机?娇气美貌受x假禁欲真禽兽斯文败类攻。
  温岁x崇賀!
  副cp:“钢铁直男”
  哈士奇攻x性别认知障碍女装真白莲受。
  本文又名:【那个撩了我的渣受他跑路了】【小作精今天又作死了吗】完结文【流氓校霸的宠夫不归路】【为了路先生的宠爱】【情敌总在勾引我】
 
 
第1章 欲求不满的老禽兽
  “嘭”
  禁闭的房门又从里面传出一声东西掉地上而破碎的声音。
  两个女佣对视一眼,眼里都是无可奈何,其中一个开口道:“小少爷这又是在房里发什么脾气?”
  另一个摇了摇头,“今天回来就这样了,也不知道又再闹什么。”语气似乎见怪不怪了。
  “没有通知老爷吗?等下又气坏了身子折腾的又是我们。”
  “没通知,老爷现在哪有空。大少二少也不在家。”
  “唉,算了,等消停再进去收拾吧。”
  两个女佣再次对视,彼此叹了口气。
  温家是x市的名门世家,在x市盘踞多年,俨然已经成为一方霸主,家主温耀有三个儿子,出现在大众视野的却只有大儿子和二儿子。
  小儿子见过的人寥寥无几,因为据说这个小儿子身体不好,从小被养在家里,很少出现。 组
  虽然身体不好,但作天作地的本事还是有的,因为从小被宠大,脾气非常大,欺软怕硬的,但无奈脸长的好身子也虚,再怎么作怎么闹也让人心生怜爱。
  此刻女佣口中的小少爷正在他房间里大发雷霆,气的脸都红了,眼里水汽氤氲。
  他气呼呼的坐在大床上,地上的狼藉都是他摔砸出来的。
  温岁长相精致漂亮,黑发微卷,黑瞳圆溜溜的看人的时候总是湿漉漉的带着水光,肤色雪白,唇色有些淡,像个乖巧精致的人偶一般——除去他闹事的样子。
  他又拿过小镜子,拉下高领毛衣,伸手摸上自己白皙优美的脖颈,哪里几个红红的印记盘旋在上面,像是被人吸允出来的。
  温岁又想发火了,眼睛又瞄向一片狼藉的地上,那里有本商业杂志,封面上是个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俊朗男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五官深邃俊朗,是个非常招蜂引蝶的男人。
  也是个令温岁恨的牙痒痒的男人。
  这个商业杂志标题上写着“站在顶峰的男人——”。
  杂志也开始舔狗化了,温岁心里啐了一口,心想什么狗屁顶峰的男人,他就是个压我身上跟只泰迪一样的男人!
  温岁实在不想想起那天所发生的事,他长那么大,第一次被人那么对待,一点也不温柔,男人把他压在身下,失去理智般的把他翻来覆去……
  回忆再次被温岁强行扼杀,白嫩的小脸染上一层薄红,温岁走过去,一脚踩在杂志上的男人的脸上,仿佛这样就能泄愤一般。
  他深呼吸了几口,心想不能气坏了身子,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气坏了自己他怎么报复崇賀。
  怎么报复崇賀还真是个问题,那天他落荒而逃,只看了一眼崇賀就逃走了,崇賀当时却并不知道他是谁…
  他捡起杂志,皱着眉头看那皱皱的表面上男人的脸,看着杂志上的钻石王老五,禁欲系,洁身自好等字眼打了个寒颤,心想这杂志真是舔狗无误了,把一个欲求不满的老禽兽描绘的跟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天神似的。
  不过温岁想起那天崇賀的样子,五官俊朗,带着醺人的酒气,脱衣显露出来的筋骨结实的肌肉,强壮有力的手臂,性感的公狗腰,以及那埋藏于自己体内的大炮……
  温岁觉得腰又开始泛酸了,小脸一拉,又把印着崇賀的杂志当成出气的东西了…
 
 
第2章 帮你重新上了他
  温岁身子差,一生气毛病就起来了,再加上被翻来覆去的那样子搞,直接发了烧。
  还好家里的家庭医生是住在温宅的,这是特意为温岁准备的,就是以防他有什么不测。
  温岁病恹恹的在床上挂了两天盐水,烧好歹是退下了,心中郁结还是难消。
  他唯一的好友邹奕过来探望他。
  邹奕一进门看他那副样子见怪不怪了,反正温岁从小到大大病小病不断,只要不死就行了,以前医生断言他活不过十八,现在不养着养着也二十了吗。
  “你这是又干嘛了?我听她们说你前两天在房间又闹脾气,然后就这样了,这是谁又惹到你了?”
  邹奕过来坐在床边,骨骼分明的大手扶上温岁的额头,还好,凉的。
  温岁跟小鹿一样湿漉漉的眸子盯着他看,小脸白白的,唇色也很浅,病了一场,都快把人病褪色了。
  “别这么看我,我可不心疼你,我刚回来听说你找我就来看你了,每次见到你就是躺在床上招待我,还老是这副小可怜的模样,我可跟你说,老子是个直男,不吃你这套。”
  邹奕跟温岁从小一起长大,他阳光俊朗身体好的,跟温岁是两个极端,偏偏小时候见了面就觉得温岁可爱,他自己也是家里最小的,难免把他当弟弟宠,可是后来发现这小子就是个小魔头,娇气的不得了。
  但他还是觉得温岁很可怜,邹奕有很多朋友,温岁只有他一个朋友。
  “邹老二,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温岁一开口,嗓音就软绵的不行,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邹奕啧了一声,到底还是心疼他。
  温岁眼珠子转了转,伸出粉色的舌头舔了舔唇,有些艰难的坐了起来,看了邹奕一眼,然后把手伸向自己的高领毛衣拽了起来。
  “哎卧槽,你一言不合脱衣服干嘛,老子是直的,再说也不能禽兽到那个地步对你下……………卧槽!你tm怎么回事?”
  邹奕的话语突变,最后声音都破音了,大惊失色的看着温岁赤裸的上半身。
  上面的痕迹已经淡了,但是他肤白细腻,那些淡痕还是很明显,看起来触目惊心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什么事。
  邹奕脑袋一片空白,表情呆滞,原本高大阳光的人跟个傻大个一样。
  温岁那张苍白的脸也浮上一抹红色,显得有人味了,他气呼呼的说:“看不出来吗?我被人上了!”
  邹奕舌头都大了,瞪着眼睛问:“谁,谁干的?”
  温岁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吐出两个字,“崇賀!”
  邹奕声音都劈叉了,“这不可能!你跟他有什么交集!卧槽,难道是那场宴会?”
  温岁瘪了瘪嘴,也很委屈。
  一切尽在不言中。
  前几天x市某个集团举办了一场酒会,温耀带着温岁两个哥哥都去了,邹奕也去了,只有温岁一个人无聊到发慌,睡了一觉打电话给邹奕,邹奕还在宴会上,听他的语气觉得可怜的不行,于是叫人把温岁送到他身边,说是要带他见识见识都是酒的宴会是怎么样的。
  谁知道后来他自己喝大了,早忘记温岁丢哪儿去了,后来打电话询问温岁说自己早就回来了,感情骗自己呢。
  好吧,这是他的锅。
  邹奕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温岁把衣服穿回去了,这两天佣人要帮他擦身子都被他阻止了,开玩笑要是看到了那还得了。
  他仰着脑袋,趾高气昂的说:“都是你没有看好我,我不管,你得帮我报复回去!”
  邹奕讪笑道:“怎么帮,帮你重新上一次他?”
  温岁气呼呼的瞪着他,邹奕立马闭嘴了。
 
 
第3章 可能不是人也说不定
  “唔~慢点,我受不住,呜呜呜你慢点。”
  男孩泪眼朦胧,绵软的嗓音不断的求饶着,伏在他身上的男人却充耳不闻,双目赤红,大手抓着滑腻的大腿,不断的往更深处撞击而去,他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男孩的呻吟声被撞的支离破碎,只有飘飘忽忽的几个音节显示他又愉悦又痛苦。
  紧接着,身子一个狠狠的战栗,温热的液体尽数喷洒进那紧实湿热的地方。
  !!!
  崇賀从梦中惊醒,额头上的汗水顺着眉峰滑落,全身燥热不已,下身的湿漉感已经让他明白了发生什么事。
  他打开床头灯,眼睛有些被刺激到的闭了一下,薄唇紧抿,英俊的脸上有些烦躁,夜深人静的,诺大的房间只有他粗重的呼吸声。
  又是这个该死的梦,让他一个大男人每次都是湿了裤子醒来,偏偏梦里的,那个有着让他着迷的身子的孩子家伙偏偏看不清全脸,根本没有他面容的记忆。
  但是那触感,那声音,却是真实的感受的到的了。
  他已经连续一个星期做这个梦了,从那天他去x市参加一场好友的宴会,结果被人下 药,稀里糊涂的抓了个人上床的时候开始。
  偏偏那时候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只记得那柔软的发丝,那张漂亮的脸也只是一闪而过,事后怎么也想不起来。
  从那天过后,他就一直梦到那个该死的场景。
  他调查了监控,结果那该死的监控竟然没有拍到人,询问了好友也不之情,毕竟那天大多数喝了酒,都有些宿醉,那天发生的事都断片了。
  崇賀查出了给他下 药的人,不过是一个想要攀附他权势的垃圾而已,只不过他没那个运气,还没爬上崇賀的床,就被人捷足先登了。
  那个人并没有好下场,连带着他身后的家族企业,毕竟崇賀是在Y市一手遮天的男人,在x市的产业虽然没有那么大,但是背景还是有的。
  崇賀垂下脑袋,五指插进头发内,烦躁的啧了一声,他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四点四十七分,天快亮了。
  他掀开被子,起身去了浴室,不一会儿里面就雾气腾腾。
  跑完步回来刚好六点钟,崇賀坐在餐桌上享用着早餐,走进来一个健壮的男人,脸上有点哀愁,闷声闷气的说:“先生,我们还是没能查到,你那天房间真的有其他人吗?”
  监控拍不到,调查查不出,林武觉得崇賀莫不是工作负荷量过大,一个放松就出现了幻觉,还是终于到了那个什么的时候,幻想了一个人。
  再不然,只有一个解释,他撞鬼了,还跟鬼发生了一段艳 情故事。
  “怎么?你是在质疑我吗?”崇賀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咖啡。
  林武立马摇摇头,有些郁闷。
  崇賀却自嘲一笑,道:“呵,可能真不是人也说不定。”
  明明话语挺风轻云淡的,林武却硬生生的流了一背的冷汗,想他堂堂一个情报高手,竟然就败在找跟老板一夜 情的人身上,说出去不知道丢脸的是谁。
  林武闭了嘴,不敢说话了。
 
 
第4章 离家
  温岁养了几天身子,终于又恢复成了那红润有活力的模样。
  邹奕这几天一直都有来看他,却绝口不提崇賀的事,直到温岁再次提起,他才知道躲不掉了。
  能怎么办呢,这小祖宗一旦有了作弄人的心思,他只能陪跑了。
  但是崇賀在y市,与x市孑然不同的地方,温岁这个小傻 逼竟然想跑到那里去。
  邹奕觉得他在做梦,结果没几天他就被狠狠打脸了。
  温岁缠着温耀,说想要去其他城市玩玩散散心,邹奕会跟他一起去玩,希望温耀能够答应他。
  温耀怎么可能答应他,这孩子弱的跟随时都能死去一样,好不容易才养活了,平时出个门都有限制,更别提去其他地方了。
  温岁撒娇耍赖了好几次,每次都不成功,邹奕劝他赶紧放弃那想法,找什么崇賀报复什么崇賀,他要怎么报复?杀了他还是真上了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这小身板站在崇賀面前他都能一只手掐死。
  温岁是这么说的:“我才不管, 他又认不出我来,我赖他身边去,他也得好好供着我,那家伙不是不近其他人吗,我就不信,明明那么禽兽,装什么装,我非要抓出他的真面目记录下来,然后把他曝光出来,让他坏了名声,恶心死他。”
  他的想法实在是过于天真,邹奕也是个傻的,说只要他开心能出了这个门再说。
  也是温岁运气好,那天温耀的老朋友来家里做客,酒足饭饱后温岁忽然就被叫到了书房,一进去温耀和他那个老朋友都在。
  温岁乖巧的叫了一声爸爸和杨叔叔。
  杨未脸上是欣慰的笑,说他现在都那么大了。出钙片25元随机打包20个,45元网址永久,独家小说资源群更新连城,晋江,书耽,豆腐,百度没有的独家文小说资源群特价50元进群,原价108元,维lyx7 751 53 909当天不买请勿加
  又跟温耀说了一些他听不懂的话,温耀脸上表情凝重,在温岁站的脚酸的时候才开口对温岁说:“你前几天说要去其他地方玩的事,我答应了。”
  温岁懵了,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温耀才叹了口气跟他解释其他。
  温岁一出生身子就不行,医生断言活不过十八岁,一家人哀愁的不行,这位杨叔叔在温岁几岁的时候却来过。
  看了温岁一眼就称他是有缘人,只是这身子撑不起他这命格,怕是早夭的命。
  温耀咬牙求了他,杨未也有心帮他,不知道喂了温岁什么东西,虽然后来还是大病小病不断,但是却不会轻易失了命。
  并且他保证。只要能活过二十岁,那必定一生荣华富贵,受尽宠爱。
  温岁刚好满二十岁,他又来了,却是劝说温耀让温岁离家去,如果他能抗下来,以后必定不用担心,还说尽量往北方去,让他独自历练历练。
  y市就在北方,温岁觉得跟做梦一样,他虽然不太信这些,但是无所谓,能让他去y市找崇賀“报仇”就行。
  于是他风风火火的收拾了一顿,邹奕来接他,临走的时候温家的主人和佣人全部出来相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