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苏某只此一妻【虐恋情深】──坐春

时间:2020-09-29 14:00:58  作者:坐春
  文案
  其实一开始,楚昕只想抱个大腿在这乱世好寻未婚夫!
  苏幸只不过恰好需要一个夫人来敷衍外界,却不想就此沉沦了!
  跳脱俏皮×腹黑宠溺
  已完结!
 
 
正文·幸得有你
 
 
第1章 阴差阳错来相见
  康安七十九年;夏。
  宁北街道上热闹非凡,一路上鞭炮不断,时时刻刻的在提醒着今日是个非同寻常的日子。
  一条无人问津的巷道几个家丁装扮的人跑过;拐角处的一个女子提溜着两个漆黑的眼珠透过框子圆孔望着外面,正准备起身却又蹲了回去。
  “鸳娘,我们一起离开这里,从此再也不分离了”一个精瘦的书生拉着一位身穿大红喜服的女子说道。
  “元郎,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女子哭哭啼啼的对着男子道。
  元郎道:“先莫说这些了,恩人让我们赶紧离开这里,从此都不再回来了”
  鸳娘道:“我们走了,左相能放过我们吗?”
  元郎道:“世人皆知那左相是龙阳之好,你嫁过去平白受罪,错过了这次我们可就再没有机会了,难道你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鸳娘道:“元郎,我的心你还不懂吗?我担心父亲会受牵连”
  .......
  框下的人听着那两个人的对话内心想着:“呵,这是给当朝左相带了绿帽子?看不出来这左相还有这癖好,想什么呢,自己的事情都没解决,还有心思想别人的事情”
  看了看不远处那被丢在地上的喜服,女子脑海闪过一个念头,这年头没有权利就是被欺负的,想当初自己也是人人巴结的少夫人,不曾想落的如此下场;
  女子不再犹豫,兔子急了还咬人,向来自己都是逼急了大不了同归于尽。麻利的抱起地上那喜服,顺着巷子跑出去就是宁北街的主街道。
  此时一群黑衣人与一女子交战,场面一度混乱,看了看远处那早已没有轿夫的空轿子,女子顺着墙边摸了过去。
  彼时一道刀光闪了过来,女子吓的立在了墙边:“乖乖,我这就又要见阎王了?”
  在刀距离自己不到五公分的地方转换了方向。一柄银剑挑落了那刀,看都未曾看一眼墙边的女子,便继续打斗起来。
  倒霉的人过个路都差点死掉:“想我楚昕也是够悲惨的了”
  几个健步远离了打斗中心,趁着无人在意钻进了轿子。
  楚昕掀开了一个角看着外面的情况,丫鬟婆子瑟瑟发抖的蜷缩在角落,刚才过来的那巷子冲出来一群人。
  正是之前追着楚昕身后的那群家丁,看着那群家丁被黑衣人杀了。楚昕内心不由的感叹道:“真是天助我也,这混战谁分得清你是敌是友”。
  那一柄银剑的女子利落的结束了剩下的几个人,一个转身那银剑便收进了腰间的剑鞘。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抬着轿子,跟我走”
  “大人,这,这新娘都跑了,还抬过去吗?”那喜婆子颤颤巍巍的问着这女子。
  “抬”
  众人脸色白了白起身抬起了轿子跟着那女子身后向着苏府走去。
  楚昕想了想赶忙换上了喜服。拿过一旁的盖头盖了上去。
  “这轿子怎么有点沉”一个轿夫莫名的说道。
  “别废话,刚才那情况你早就吓傻了,步子虚了也正常”喜婆低声说道。
  此时苏府一切正常进行,各位都在说着吉利话,恭喜苏相喜结连理。
  此时一个男子说道:“这能得苏相大人青睐的女子想必与众不同的,就是不知能不能见到了”
  “这新娘子都还没来,你就如此着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娶亲呢”说话的正是当朝五皇子康永泽。
  此时一位大腹便便的男子说道:“犬子说话冒犯,还请五皇子莫要计较,这苏大人娶妻,京都无人不好奇,连老夫都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姑娘能入了苏大人的眼”
  端坐在上面的正主就是今日的新郎苏幸苏相大人,当朝年轻有为的左相。要说这左相可是算的上是凭空冒出了的人,百姓得知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左相大人了。
  苏幸低头呡了一口茶轻轻的说道:“这人还未来,怎知能否见到?莫不是顾侍郎觉得今日这新娘来不了”
  右相顾俞柏笑道:“苏相大人,犬子也是担心,这都吉时已过,却迟迟未见新娘露面”
  一众人面面相觑,这误了吉时可是不吉利的说法,这婚恐怕要有变故了。
  “新娘来了,新娘来了”不知外面是谁喊了一声,一众人便跟着出去了。
  花轿停在苏府门口,一群小孩子起哄着:“迎新娘,迎新娘......”
  无人下轿,不知是谁说了句:“这新娘子莫不是害羞?这么久都不下来”
  一语惊起千层浪;众人纷纷议论着:“莫不是真的没有新娘?”
  “坊间传闻难道是真的,苏相真的......”
  “还有另一个说法呢,那李家小姐据说有心上人......”
  “那这苏大人岂不是夺人之好?”
  ......
  被议论者反而是气定神淡的站在一旁,仿佛今日不是他娶亲一般。
  右相顾俞柏道:“呵呵,苏大人也莫要动气,这要嫁给你的姑娘那多的是”
  苏幸道:“顾相大人,这京都想进你府的人也不少,您看要不.......”
  五皇子附和道:“要说着姑娘,就属扬州的最漂亮,要不我给顾大人介绍几个?”
  这话堵得是顾相大人一脸的菜色,五皇子闲云野鹤惯了,向来不理朝中事,却唯独对这苏相处处维护。
  一个与皇位无缘的人,顾相自是不削与之斗嘴,便安静的等待好戏开始。
  顾俞柏看着那喜婆笑道:“怎的?你家小姐为何还不下来?”
  喜婆哆哆嗦嗦的说着:“今,今日半路,小姐,小姐她......”
  苏相打断了那喜婆的话说道:“实不相瞒,苏某今日......”
  话还未曾说完便听见众人一声“嘶~”,那花轿帘子被掀开,里面出来一穿喜服的“新娘”!
  空气安静了几秒,苏幸稳稳的走向了“新娘”,牵起了新娘的手,本应该由小童牵衣袖的环节也因此而省掉了。
  就这样稳稳的迈过了门槛,走向了前厅。这是毫无疑问是史上最简单的迎亲过程了!
  众人脸色不一,却依旧恭贺着苏相大喜。
  这二拜高堂的时候李家父母坐立难安的站到了一旁,谁敢让苏大人拜,怕不是活久了。
  最后一个环节弄完,突然一阵邪风吹来,只见那“新娘”的红盖头飞了起来,漏出下半张精致的小脸。
  苏幸左手一拉,右手衣袖一挥挡住了“新娘”的脸,那红盖头稳稳的又落回了“新娘”头上。
  众人惊呼一声,不知是感叹是苏相反应之快,还是新娘那姣好的半张脸。
  一阵喧闹直到傍晚人才散去,苏幸此刻哪还是那醉酒的模样,清明的双眼看了看端坐在喜床上的“新娘”。
  瞧了瞧桌上那丝毫不剩的糕点,开口道:“姑娘既然敢冒充我苏某的新娘,就该有所准备”
  话音刚落那喜床上的“新娘”一把掀开了盖头,漏出一个头发微乱的妙龄女子,巴掌大的脸上透着一双灵动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动了两下,红唇一扬道:“如果不是我,你怕就做那冤大头了,那叫什么鸳什么的跟个元什么的跑了,我楚昕怎么也不能见苏相大人被人耻笑不是?”
  说着坐在了苏幸旁边的凳子上倒了一杯水继续道:“后面的你就知道了”
  苏幸看着这人丝毫没有一点害臊的说着这番话,距离她远了一点道:“那苏某还要感谢姑娘的见义勇为了?”
  楚昕笑着道:“不用,不用,帮我个忙就行”
  苏幸道:“沉云,扔出去”
  楚昕眼睛顿时一睁,道:“哎,事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呀”
  沉云一把拉住楚昕的手就准备扔出去,楚昕心道:“完了,这要是被扔出去还不死定了”
  “我是有目的的,但是我不也给你解了围,你既然刚开始没有揭穿我,就说明我的确是帮了你,不是吗?”
  苏幸挥了挥手,屋内便剩下两人。
  苏幸道:“你为何要混进我府中,有何目的?,是谁派你来的?”
  楚昕道:“我说我只是逃难,才进来的,你信吗?而且你不是需要一位夫人陪你演戏?以掩盖你那个那个的事情?”
  苏幸眯了眯眼睛道:“哪个?”
  楚昕道:“就是你们男子之间的那个”
  苏幸道:“你不说清楚,苏某怎么知道是哪个?这万一想错了,岂不是白瞎了姑娘的好意”
  楚昕闭眼一声吼道:“龙阳之好”
  苏幸笑了笑道:“但若是新婚之夜新娘突发疾病,苏某对夫人用情至深,感念相遇,立誓不再娶妻岂不是更好?”
  楚昕转动了一下眼珠赶忙道:“死人哪有活人功能多”
  苏幸道:“嗯?功能多?请问这位姑娘你的功能是指哪方面?”
  楚昕看着苏幸那一脸的戏谑总觉得这话有歧义,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道:“各个方面,万一有人再给你塞小妾呢?那女子的事情总归女子处理起来方便的多吧?而且我还能给你打掩护,死人做不了证,但是我可以呀”
  苏幸追问着楚昕这些问题,楚昕虽然在逃避,但看得出来并不是掩饰什么,而是有求与自己。
  苏幸道:“苏某的确是需要个夫人来处理后院之事,但是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帮到我”
  楚昕道:“我们之间是合作交易,除了夫妻之实,我自然什么都可以为你解决,在外面你我夫妻恩爱,在府内,各不干涉,更何况短时间你去哪里找个我这么好说话的,更何况我没有背景,你也不用防着我”
  苏幸想了想事发突然,虽然自己有提前准备,但是不得不说楚昕的确是最好的人选,于是道:“你的条件呢?”
  作者有话要说:
  修了大纲,去掉了很多繁琐的没用的章节,开始重来!
 
 
第2章 家有娇妻功能多
  楚昕眼睛一亮,有戏,道:“你也看出来了,我并非大户千金,那刘志宏乃是太平县的县令,为人贪财好色,要抢我做他第十三房小妾,我被逼无奈,逃到京都,上了这花轿”
  苏幸道:“可以,此人我可以帮你解决”
  楚昕大喜道:“好,还有个,你以后去别处查案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
  苏幸道:“为何”
  楚昕道:“我一人留京都也无聊,我保证不会拖你后腿的,我作为你夫人,一同出行岂不是更能打消那些人的想法,碰到女子问题,我还可以出面帮你问”
  苏幸道:“可以,但是倘若有半点逾越,下场你知道的”随后出了门又道:“素月,备水”
  楚昕看着苏幸临出门那一脸嫌弃的样子,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呕”,在这京都两天都是到处躲藏,有时候还睡在桥下,今天还是第一次吃了一顿饱饭。哪还能顾及个人形象。
  次日一早沉云便汇报了一下楚昕的底细,并且顺手将那刘县令解决了。
  苏幸道:“可查出昨日劫花轿之人是谁?”
  沉云道:“暂时还未,但所有方向指向顾万勤”,这顾万勤便是那右相之子。
  苏幸道:“行了,不用查了”
  说完沉云便消失的干干净净,苏幸已然知道是谁了,看了看旁边的墨兰,没有说话,想到昨天的那人身上那味道很是不舒服,皱了皱眉头,便看见素月进来。
  素月道:“公子,夫人,那位姑娘府里的用度该如何?”
  苏幸道:“一律以夫人之礼相待,无外人情况下吃食自理”
  素月道:“是”
  过了两刻中,素月折了回来;
  素月道:“公子,夫人她烧坏了厨房”
  苏幸手抖了抖看着素月道:“告诉她,烧坏了就赔”
  然而烧坏厨房的某人还洋洋自得的想着让我下厨,有现成的饭吃谁还自己做,多不爽!
  然而美梦被素月的一句公子让记账在了夫人名下!打碎了。
  只好认命的做了饭,来这个世界一年了,从不会也到会了。因为家贫,世道又乱,自己一个女子在外也无法保护自己,才没有去更远的地方寻找他,京都这块和太平县周边都找了,仍旧没有他的一点消息,楚昕脑海想着难道只复活了我一个?
  悠闲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所谓新官上任总要有点业绩的,这不皇上就安排了任务,准确的说是大臣们安排的,谁不知道这赵常真,贪,那真是贪,但是这么多年了,也没人能抓到点证据。
  这个烫手的山芋就这样扔给了左相大人。
  苏府苏幸和五皇子在书房讨论着赵常真的过去。
  五皇子看了看书房那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苏相夫人没有开口。
  苏幸朝着五皇子点了点头。
  五皇子道:“这个老匹夫,这么多年的案子,没人查的到,还推给你”
  苏幸道:“顾相都查不到此人的证据,此人如果不是真清廉,那一定是有更高明的背后人,或者是此人就是顾相的同谋”
  此时一旁的楚昕吐了瓜子壳说道:“这清廉的官一任就是五年,家里不早就闹了,怎得这位家庭和睦,真有那么伟大的夫人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