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皎皎云中月【前世今生】──绛寒

时间:2020-09-23 09:36:00  作者:绛寒

 

 
  文案:
  长安有个混世魔王,皇家独女九公主无法无天上的了太极殿的房梁下得了贫民街打人。
  太后罩着皇帝宠着,长安城里人人见到都要躲着走,除了一个人除外。
  若说长安城内谁能让小公主乖乖听话,便只有丞相嫡女宋云娴了。
  不少人都来宋云娴这里抱怨,却见她轻柔一笑。
  “公主喜欢就好。”
  众人:???
  这日子没法过了。
  宋云娴重活一世,历经了人情冷暖后只想把那个真心待她的人捧在手心里宠着。
  上一世她前半生飞黄腾达,嫁给太子后至皇后,却不想少年夫妻比不过红颜落泪,落了个冷宫凄惨的下场。
  唯有小公主待她真心,在无数个凄冷夜晚温暖了她。
  然而红颜薄命,小公主十八岁时薨了。
  后来她才知道,小公主爱她入骨,为了她竟不惜谋逆,只为了将她从冷宫中带走。
  重活一世,什么嫡女宿命太子妃位,她通通不要了,她只要守着她的小公主,便是冒着天下之大不讳,她也要跟她的小公主在一起。
  霸道团宠小狼狗X温柔腹黑大姐姐
  主角双双重生,打脸虐渣甜宠爽文
  架空朝代,不予细究。
  喜欢这个题材的话点拨收藏吧小可爱们!
 
 
 
第1章 前尘
  大晏建章五年冬。
  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
  冬夜,寒风簌簌,屋内仅有一小节烛火燃烧。
  不远处的炭火已经熄了两日,却迟迟未曾再见人送来新炭。破旧的桌前,却见一身着素衣的温婉女子正就这烛火,绣着手中绢布上的比翼鸳鸯。
  “咳咳。”
  寒气从门窗间的破洞中袭来,女子不禁轻咳出声,只见她面容憔悴,双唇不见丝毫血色。
  这时忽有一人取来大衣披在女子身上,接着,便听得一人焦急开口道:“娘娘,您受不得风寒,快别绣了,若是长公主来了见您这般糟践自个的身体,定是会生气的。”
  听闻人言,女子忽而一笑,温温柔柔的。
  “快好了,碧晴,你来帮我瞧瞧,好不好看。”女子柔声开口,向身后之人展示了手中的绢布。
  绢布上,两只鸳鸯比翼栖水,灵动形象。
  碧晴却忽而红了眼。
  她家娘娘宋云娴,本是当朝丞相宋轶嫡女,名门闺秀,四书五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贤良淑德更是京中大家闺秀的典范。
  十五岁时嫁给当朝太子现今的晏章帝为妻,十八岁时太子继位后封为皇后,本该是少年夫妻比翼同心,却不知章帝还在少年时期,出门游玩之时便有一红颜知己,只不想红颜多难,章帝一直寻而不得,未曾想到去年南下之时,竟然叫章帝寻到了。
  宋云娴心善,竟然同意了章帝将人接回,却不想因此引来祸端,后宫之中,哪里有什么干净的人儿,那些个腌渍事不需明说大家都知道,明争暗斗,互相陷害,宋云娴执掌六宫后公平公正,少不得平日里得罪谁,章帝放在心尖上的人被迎回,不少人都等着看宋云娴的下场。
  而且不负她们所望,章帝那心上人怀胎六月竟然小产,所有证据,竟然同时指向了宋云娴,章帝盛怒,道是人面兽心,竟然是直接将宋云娴褫夺皇后封号与凤印,将人打入冷宫,任何人不得探望,哪怕是宋云娴的亲生骨肉的太子,也不许。
  想到这,碧晴气的跺了跺脚。
  瞎了眼的章帝,她家娘娘这般温柔善良,怎会做那害人之事!
  “碧
  晴?”久未听到身后话音,宋云娴略一转头便见碧晴垂着头,夜色下却看不清神色。
  碧晴回神,抽了抽鼻子勉强笑道:“自是好看极了,娘娘是要送给长公主吗?”
  宋云娴望着手中的绢布,勾唇轻笑道:“先前皎皎一直缠着本宫,想让我为她绣个香囊,一直没有时间,如今有了时间,自该是给她补上。”
  碧晴闻言,便道:“长公主平素最是喜欢娘娘,小时候便喜欢往学堂里跑,找娘娘玩。”
  宋云娴闻言,轻笑一声,轻抚着绢布上的鸳鸯,开口柔声道:“这两日我总是心慌的厉害,总觉得会她出什么事,早年去求得平安福我想给她装到香囊中,护她一个平安,也让自己安心。”
  碧晴笑道:“长公主肯定喜欢。”
  长公主萧沉璧乳名皎皎,是全皇室捧在手心里宠的人儿,先帝一生八子,一直想要个女儿,许是先帝兢兢业业治国了一辈子,将大晏推向盛世,老天垂帘,在中年末的时候终于得了这么一个公主。
  老来得女,便是宠上了天,不仅先帝宠,太后也宠,就是那几个兄长,也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罕见的统一,对这唯一的妹妹百般疼爱,是以宠出了一个无法无天的性子。
  偏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章帝下旨任何人不得探望自己时,只有她敢违抗圣旨,敢悄悄跑来探望她,时不时捎点银丝碳,送点吃食用品。
  也是如今,唯一一个愿意与她亲近之人。
  思及此,饶是宋云娴这样的人,也忍不住心酸片刻。
  碧晴见着,连忙道:“娘娘,夜深了,快别绣了,当心坏了眼睛,明个起来再绣吧。”
  宋云娴看着快要燃尽的蜡烛,轻叹一声:“也罢,去收拾一下休息吧。”
  “哎。”碧晴连忙应了一声。
  就在主仆二人刚熄了烛火准备歇息的时候,屋外却是一片灯火通明,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宋云娴有些讶异,与碧晴对视一眼后,碧晴上前就要开门。
  忽然门被人大力推开,御林军就直接闯了进来。
  “你们要干什么!”近乎下意识的,碧晴就护在了宋云娴身前。
  御林军不言不语,却见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那人面色沉郁,碧晴一看
  却是当即就愣在了原地。
  “罪女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还是宋云娴最先反应过来,一手拉住碧晴齐齐跪了下来。
  语气平淡,不卑不亢,更不见怨怼之意。
  她本是个很好的皇后,他本想待前朝之事解决后就接她出来,恢复后位,然而他万万没想……
  章帝攥紧了双拳,面色更加阴沉,盯着地上跪着的素衣女子半晌后才沉声开口:“你们都下去,朕有话要单独跟皇后说。”
  皇帝开口,御林军自然领命,唯有碧晴犹犹豫豫不肯离去,生怕章帝伤害宋云娴一般,章帝见着,眉头一皱。
  宋云娴看在了眼底,抬手轻轻拍了拍碧晴的手背道:“去烧点热水,夜里寒,给陛下驱驱寒意。”
  碧晴不愿,却被宋云娴嗔了一眼后,不甘不愿的离开了屋中,带上了门。
  人都出去后,只剩帝后二人,宋云娴跪在地上,石板地冰冷,很快叫她的双腿没了知觉,然而她却好似没有察觉一般,跪在那淡声开口道:“陛下深夜前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你不知道?”章帝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宋云娴。
  “罪女一直待在冷宫之中,外面的事如何知晓?”宋云娴敛眸回道。
  却不想章帝忽而一把狠狠捏住了她的下巴,那双英气的星眸中带着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盛怒:“你不知?你竟不知?!好,好得很!那朕告诉你!皎皎……皎皎她……”
  说到这的时候,章帝整个身子都是颤抖的,宋云娴一听,顾不得许多,抓住章帝的衣袖道:“皎皎?可是皎皎出了什么事?”
  章帝瞧她一脸担忧紧张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他忽而甩手将人狠狠甩开,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宋云娴,章帝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开口。
  “长公主萧沉璧,勾结吏部尚书左丘仪兵部侍郎徐敬业以及禁军统领薄弈逼宫谋逆,兵败自刎而亡。”
  章帝双眸猩红,死死咬着牙。
  宋云娴却觉头脑里嗡的一声,险些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宋云娴喃喃着,泪水不受控制的就落了下来。
  “为了什么?”章帝冷笑一声道:“自然是为了将你接出冷宫!”
  宋云娴难以置信的
  看向章帝。
  “你可知她最后跟朕说了什么?”章帝近乎讥笑的看着她。
  “什么?”宋云娴双眸近乎空洞的看向章帝。
  “她说,一切皆是因为她起了贪心,她愿伏诛,但要朕保你后半生衣食无忧喜乐平安!”章帝指着她,浑身颤抖着开口:“宋云娴啊宋云娴,倒是朕小瞧了你,你竟然连长公主都蛊惑!”
  宋云娴却是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锥心的疼痛自心口蔓延至全身,剧烈的疼痛叫她忍不住蜷缩起来,郁气在胸口中翻涌,终是没忍住,一口鲜血猛地吐出染红了石板地面,像极了一朵盛放的彼岸花。
  妖艳而凄凉。
  “皎皎……”
  一月后,春暖花开。
  长安城外静尘庵,乃是皇室女子清修之地。
  庵内寂静,佛堂内有一小尼姑跪坐在蒲团前,一手敲着眼前的木鱼,一手滚动着佛珠,双眸微敛,口中呢喃着经文,背影孤寂。
  章帝方一踏入佛堂内,便瞧见的是这幅景象。
  那小尼背影挺的笔直,身形消瘦,哪看得出以往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样子。
  章帝攥紧了双拳,好半晌后,终是艰难的动了动喉咙,开了口。
  “她去了。”
  木鱼声霎时间顿住了。
  “太医瞧过了,道是急火攻心引发的心绞,参汤吊了一个月的命,终究是没撑住,昨夜去了。”
  章帝说罢抿了抿唇,片刻后看着那小尼又道:“值得么?”
  值得么?她不知。
  她攥紧了手中的念珠,死死咬住下唇。
  可若是重来一次,她也愿意再逼一次宫,而这次,若成了,便恢复她的后位,继续予她无尚荣光,可若还是败了,那就真的死去也好。
  这样,黄泉路上,就不会留她一人孤苦无依了。
  木鱼声复又响起,只不过口中呢喃的经文,变成了超度往生的地藏经。
  章帝见着,便知她不愿与自己多言,踌躇片刻,终是转身离去了。
  却未曾见到,那小尼恍若断了线珠子般的泪水,一颗颗的砸在地上,伴随着声声木鱼之声,于大殿中清晰可闻。
  片刻后,她缓缓抬眸,从怀中取出一枚快要绣好的鸳鸯戏水香囊,凝视片刻后,抬头看向佛堂之上的那尊高大的金身佛像,双手合十深深一拜,重重磕了一个响头。
  一字一顿,决绝而坚定。
  “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使令解脱。”
 
 
第2章 今世
  大晏文德三十八年。
  长安宋相府,右偏院水榭居。
  一娇俏少女站在院中小池前,凝望着池中绽放的睡莲,眉宇微皱。
  少女一席藕色抹胸襦裙,模样端庄,那双墨色的眸子里却是与年龄不符的老成干练,隐隐间,还带着些许不解困惑。
  宋云娴如何也没有想到,本以为自家已然身死,哪曾想再一睁眼回到了八年前?
  如今,已然是距离她醒过来的第十天。
  初醒时,她惶惶不安,以为是人死了活在了梦中,浑浑噩噩度过了几日后,她才渐渐适应了。
  她是真的回到了八年前,不是在梦中。
  再过不久,就是她的及笄之时,届时,文帝那道指婚的圣旨,也就要下达了。
  思至此,宋云娴咬了咬唇。
  她不想再做那太子妃,更不想做那皇后,如果不做,皎皎就不会为了救她而做出那等大逆不道之事。
  她想要皎皎活着。
  芊指紧攥,保养极好的指甲刺入掌心之中。
  她必须想办法把婚退了。
  “小姐。”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轻唤,宋云娴回神,转头看向来人不觉勾了勾唇。
  “怎么了?碧晴?”
  眼前这一身丫鬟打扮的灵动少女赫然便是当年哪怕是她落魄于冷宫,亦或是将死之际都未曾离开自己的丫鬟碧晴。
  此时的碧晴完全不知道自家的小姐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一位,而是来自八年后的小姐,她笑道:“老爷在前厅要您过去一趟,道是再过两日便是太后寿辰,您和大少爷都要随老爷进宫,老爷有事要同你们吩咐。”
  进宫。
  宋云娴的身子不自觉一颤。
  终于要见到她了吗?
  “小姐?怎么了?可是风寒还未好全身子不适?”将宋云娴模样尽收眼底,碧晴忍不住有些担忧的询问。
  “无妨。”宋云娴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前一阵子她染了风寒,瞧起来挺重,反反复复的发热,也就是十天前,才慢慢退了下去。
  也就刚好是她醒来后发现回到八年前的日子。
  “那便快些走吧,迟了老爷该生气了。”碧晴见着,连忙催促道。
  “好,这就去。”宋云娴理了理衣
  裙,便带着碧晴快而不失稳重的向前厅走去。
  前厅里,宋轶与一青年男子正说着什么,宋云娴到后,便施施然行了一礼。
  “见过爹爹,兄长。”
  “嗯,起来吧,”宋轶应了一声。
  “这阵日子里学堂忙,一直没来得及问,小妹身子可好些了?”那青年男子生的眉清目秀长身玉立,端的是一派玉树临风,赫然便是宋轶长子宋云娴长兄宋文泽。
  宋云娴勾了勾唇,笑的端庄温婉:“劳兄长挂记,小妹已然无碍。”
  宋文泽却是微微一愣,他这妹妹自幼就是被当做大家闺秀的典范未来的皇后培养的,是以言行举止都是严格要求,经年累月,早已在自身上形成了温婉端庄的气势。
  然而就在方才那一句话中,宋文泽却又品出一些不一样来。
  那是属于上位者的端庄,上位者的自持,还带着上位者的威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