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流云公子之浮华一世【悬疑推理】──古风静语

时间:2020-09-23 09:30:36  作者:古风静语

 

 
  文案:
  宇肆懿出身三流门派,只有三流武功。
  长得普通、性格普通、什么都普通,但他脑子好使。
  哦,他还榜上了一个高富帅!
  这是一群笑里藏刀的狐狸间斗智斗勇的故事!
  PS:
  1、假少年真大把年纪老奸巨猾毒舌穷B X 真年轻清冷美人心狠手辣毒舌高富帅
  2、佛系作者,有存稿就日更,没有就随缘。更完会修文!
  3、文中黑科技很多,不是一般的武侠文。
  4、不知道算不算群像文,配角该出现就出现,该有故事就有故事。
  CP:宇肆懿X冷怜月
 
 
 
第1章 
  当今天下分九州,北四州,南五州,北四州有三大堡和皇族,南五州有两仪山庄和三大世家。
  本来属于皇族的天下,现在却大多都掌握在了武林势力手中,皇族不过是表面看起来风光。
  朝廷腐败,官府不作为,皇族在百姓中的声望甚至不如普通的江湖门派,就像一个风雨飘零的王朝,继续如此下去,只有灭亡一途。
  新皇登基后秘密培养了一股势力,以逍遥王爷为首,目的是浸入江湖。
  江湖,总是变幻莫测……
  船舱的通道里缓缓走来两位娇美女子,透过窗口可以看见外面波光粼粼的海面。两人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穿着粉色的窄袖衣衫,长发全部扎在脑后打扮得很是干练,两人不仅穿着连样貌都一模一样,容貌虽一样,但从行为就能看出两人的性格各不相同。
  两人停在一扇门前,里面传出一个清冷的声音,“进来。”两人推门而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盘腿坐在塌上的白色身影,是一眉目冷峻的男子,看起来也不过十六七的年纪,却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男子闭着眼似在练功,身上穿着广袖开衫,衣襟和袖口绣着祥云似的暗纹,偶尔会看见反射的银光,衣衫下露出一点白玉腰带的轮廓看不真切,脑后只有一条白色带子随意的扎着两缕发丝,身上再无多余配饰。
  两姐妹姐姐名思羽,妹妹名思缕,男子是她们的主子,为月华宫宫主冷怜月。月华宫坐落在岛上,除了岛上之人和其部下无人知道其存在,是一个神秘而又强大的存在!
  两人齐齐弯腰朝冷怜月行礼,垂眸看着地面恭敬非常。
  冷怜月睁开眼,凤眸中黑沉如墨似能把人吸进去,但从中射出的目光却毫无温度。
  思羽这才开口道:“禀宫主,再过半个时辰就到月栀湾了。”
  “嗯。”冷怜月问道:“传信了吗?”
  思缕接道:“出岛时就往向家传了消息,只是一直没有回音。”
  “没有回音?”
  “是、是的。”
  冷怜月闭上眼什么都没说,“下去吧。”
  “是!”
  一个悬崖之上,四周除了皑皑白雪就只余几棵松。冷怜月立于崖边,被风吹起的衣摆猎猎作响,傲然于世的背影,绝不会让人把他同雪景混为一谈。
  思羽思缕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宫主!”
  “如何?”
  思羽道:“禀宫主,我们到扶风别院也什么都没找到,我们早已在信中嘱咐向家把我们要的东西放在那里,但明显对方无视了我们的命令!”
  思缕疑惑道:“会不会是向家没收到我们的传信?”
  思羽想也没想反驳道:“不可能!我们月华宫的传信途径绝不可能出错!”
  冷怜月转了转手中金针,“既然不是我们的问题,就是对方有问题了。”
  思羽问道:“宫主觉得我们接下来该如何?”
  冷怜月垂眸看向深不见底的深渊,“反正琴姨让我出来就是为了寻人,取回向家信物不过顺便。你们去查那人的线索时连同向家一起查,只要不是死光了,就都给我找出来!”
  “是!”
  云谷中四季如春,终年烟雾缭绕,似梦似幻美不胜收。此处为逍遥谷所在地,要是不懂方法无人能进得去。所以逍遥谷才如此神秘,没人知道逍遥谷存在了多少年,都只是近几年才被少数江湖人所知。
  朦胧的白色烟雾中一座楼阁若隐若现,一身蓝色锦衣的青年和其身后跟随的一名灰衣人正立于楼阁之前,两人只等了片刻眼前的大门就自动打来了,大门之后并无人影。
  锦衣青年勾起嘴角跨过门槛,随意而散漫地走了进去,当两人走入后大门立刻关了起来。
  门内是一片迷雾围绕的桃花林,纷纷桃花瓣在空中飞舞,地上更是铺上一层粉色,人踏步于上,抬起瓣瓣桃花似踩在花海之中,如此美景堪称人间仙境。但越是美轮美幻的东西,越容易暗藏危险。
  “爷小心,此处甚是古怪。”灰衣人感觉到四周空气中诡异的空气波动,立刻出声提醒,人也变得谨慎起来。
  青年不甚在意道:“无事,这里可是我同师弟从小玩耍的地方,一草一木我闭着眼都能知道位置。”
  走出桃林又绕过几座假山,两人眼前豁然出现一座跟宫殿有得一比的大殿,大殿的大门敞开着,耳力极好的两人都听到从殿中不断传出女子清脆的声音,有歌声,婉转动听,也有嬉笑怒骂打情骂俏……
  青年步上台阶,人未到声先至,声音中带着揶揄,“我说逍兄,白日宣淫可不好。”
  殿中一群美艳无双的女子有的跳着舞,有的奏着乐,殿中上方侧卧着一位长相异常俊美的年轻男子,一身浅紫衣衫穿得并不工整,露出半片胸膛,神情慵懒而危险。其周围围绕着好几个美人,男子一手撑着头,嘴角挂着一抹轻佻的笑,斜瞥向进来之人,“啧啧,萧兄,真是稀客。”
  青年并不理会那些想巴上他的美人们,非常巧妙地躲过了她们的投怀送抱,走到男子身前站定。男子挥了挥手,围绕在他身边的美人们立刻都退了下去。
  男子侧坐起身,一手随意的搭在曲起的膝盖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青年也不理他,盘起一条腿径自坐在一旁,“我可不是来跟你叙旧的。”
  “怪不得连送上门的美人都不要。”男子状似可惜的说道。
  青年侧首看向他,“那些是你的美人,我可没戏朋友妻的爱好。”
  “不过玩物而已。”男子状似不耐地挥了挥手,“说吧师兄,找我什么事?”
  青年盯住男子的双眼,眸中色泽晦暗不明,缓而又缓地道:“我要一样东西,只有你才有的东西。”说着瞥了眼面前的桌案,抬手随意点了点案上的酒壶。
  男子随着他的视线看去,眼神闪了闪,“师兄要知道,这东西可不是普通人消受得起的。”
  青年没出声,知道对方已明了他的用意就不再多说,转过头看向殿中美人们的舞蹈,慢慢勾起了嘴角。
  宽阔的道路上飞奔着一匹快马,马上之人一身玄色劲装,头发被一根发带随意的扎在头顶。脸偏圆,是还未褪去青涩的少年脸庞,但眉眼间已能看出些许英气,不难想象以后长大定也是一副能惹不少芳心的俊俏相貌。
  佩剑悬挂于少年腰间,他正在着急的赶路,而目的地就是前方的封城。
  “少年”姓宇名肆懿 ,出身太行剑派,而太行剑派只能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说出去听过的人估计都没几个。山上的二十多号人都是掌门牧廷的弟子,虽都是弟子但也有亲疏远近之分,像宇肆懿就是个不被重视的。
  牧廷一生的夙愿都是希望能壮大门派,奈何几十年过去一点成果也无,年纪渐大也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年青一代。
  宇肆懿是不在牧廷眼中的,可能以前牧廷对他还有点期待,但随着时间一年年过去,他还是一副混吃等死的模样,武功平平也就算了,居然也不知上进,最后对他也就放弃了,由他在山上自生自灭。
  此次奉命前往祁家堡祝寿的事其实本也轮不到他的,但那要去的师弟因贪玩摔断了腿,空出来一人才轮上了他。
  祁堡主的寿辰在下月初三,时间还很充裕,在此期间他正好可以顺路去见个人。这次跟他一起上祁家堡的还有两位师兄,鉴于他要去会老友就没有一起同行,约好初二的时候在祁家堡外会和。
  祁家堡是一个在武林中充满了奇怪流言的地方,传言祁家堡很邪门,祁堡主娶了五位夫人,但是每一位夫人进堡后不久就死了。
  第一任夫人过门一年之后给祁堡主生了一个儿子,本来该是幸福美满的家庭,却在第三年突遭巨变,祁夫人突发疾病死了。第一任夫人死后不到一年的时间祁堡主就娶了第二任夫人,但是第二任夫人进门不久就又暴毙而亡。祁堡主甚是伤心,过了好几年才娶了第三任夫人,但是好景不长,第三任夫人没过多久也撒手人寰。
  后来是第四任,第五任,结局同是如此,让人不多想都难。就有传言说第一任夫人是枉死,死后怨气太重魂魄终日盘踞在堡内,不曾想祁堡主居然在夫人尸骨未寒之际就又娶了第二任夫人,怨恨祁堡主负心薄性,招致第二任夫人冤鬼缠身,最终被害死,后来的几位夫人,也都传说是被祁堡主的第一任夫人的冤魂害死。
  祁家堡从此也就变了一个充满疑云、不安与怪异的地方,但就算如此,祁家堡仍然是武林三大堡之一,无人能撼动其地位!
  宇肆懿脑中想着那些有的没的,几丈外突然出现了一群人,他赶紧勒住缰绳停下奔驰中的马儿,就听到有些流里流气的声音传来。
  宇肆懿皱了皱眉,只见那说话的大汉身后跟着十来个一身草莽气息的汉子,各个手里都拿着大刀,一脸色眯眯地看着被他们堵住的白衣人,白衣人背对着宇肆懿使他看不真切。
  那土匪头子见说了半天,眼前那俊美出尘好看得不像话的人根本没理他,甚至连眼神都欠奉。以他那脑子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词了。
  土匪头子一阵气急,“美人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好声好气的请你,不跟老子走可别怪老子不客气!”说完还扬了扬了手中的刀。
  宇肆懿听着那土匪头子不停的叫喧,又看了看被挡住的去路,这里就这一条路可走。真是麻烦,他可不想掺和别人的事儿。
  叫嚣了一阵的土匪们终于看到面前的人抬起了头,冷怜月淡淡地扫过这群人,就似在看路边的垃圾。但明显那些只长块头没长脑子的人,神经也异于常人的粗,完全没看出眼前人冰冷的眼神,扫在他们身上犹如在看一个死物,还在那里一脸不怀好意。
  众土匪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土匪头子喊道:“兄弟门,带走!”那群喽啰兴奋得“嗷嗷” 叫,上前就要去捉人。
  冷怜月在袖中夹起金针,转了转,就要动手……
  “住手!”
  看到白衣人就要被强行带走,宇肆懿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踏马一跃施展轻功落在了那群土匪之前,抽出腰间佩剑置于身前隔开那群人,侧头看向身后之人,“姑娘,没事……吧?”这一看宇肆懿直接愣住,人家根本不是什么姑娘而是个少年,是他自己先入为主想当然了,不禁为叫错人感到赫然,复又感叹真是世风日下。
  冷怜月瞟他一眼没出声,这人怕除了傻眼睛还有问题。
  看清对方是个男人,宇肆懿突然就很后悔,就他这两下子还不一定谁是谁的菜。
  冷怜月淡淡扫过他后背,再到下盘,不着痕迹地收回金针,就这样还要保护他?
  一群打劫惯了的土匪,看到个少年突然冒出来都露出一副猥琐的表情。土匪头子直接啐了声:“小子,别怪老子没提醒你,少出来逞什么英雄,不想死的,立马给爷滚开,别扰了老子的兴致!”
  一个喽啰摸着下巴不怀好意地看着宇肆懿身后,“大哥,跟这小子废什么话,直接剁了他,别让他耽误咱们的美事。”一副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急色模样。
  一群无耻之徒!宇肆懿一剑刺向土匪头子面门,土匪头子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出手,险险一个侧身躲过这致命一剑,在他身后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被一剑刺入喉咙,立马没了命!
  一群人终于反应过来,提刀纷纷向宇肆懿砍去,宇肆懿提剑挡住第一人劈过来的刀,抬脚踢向那人小腹,来人被踢出数米之远。两人提刀砍向宇肆懿手臂,宇肆懿退后半步避开,手中剑挽出一个剑花一挑,土匪手中刀立刻被挑落,宇肆懿接着反手快速刺出一剑,正中左手边土匪胸口,右腿同时踢中右边土匪下巴,只听“咔哒”一声又毙命两人。
  土匪头子看不稍片刻自己的手下就接连殒命,怒喝一声提刀加入战局,刀在他手中舞得虎虎生风,跟那些只会三脚猫的手下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宇肆懿有点心惊,想不到这土匪头子流里流气的,刀法居然还不错。
  两人对了几招,旁边还不停有喽啰一起攻击,宇肆懿渐渐感到吃力,生平头一次做好事难道就要以这么丢脸的结局收场?但无论怎样先把命保住再说,至于那少年……他已经尽力了也怪不着他。
  手中一边不停变换招式挡住土匪头子攻击,一边想着脱身之法,要是单打独斗他还可以应付,但他面对的可是匪徒,怎会跟他来单打独斗这套?
  土匪一群人不断攻击着宇肆懿,宇肆懿渐渐落了下风,一个没注意左手立马中了一刀,伤口深可见骨,宇肆懿倒抽口冷气。
  冷怜月划出金针夹在指间,他在等,等这个冒出来的小子死。
  左手受了伤宇肆懿更不敢大意,左边一人跳起举刀劈向他的脑袋,他举剑挡在头顶,结果那人还没挨着他突然就摔了下去,甚至开始口吐白沫,身体也在不停抽搐,宇肆懿和众土匪都是一惊!
  宇肆懿不明所以地环顾了一圈,正好看到两抹粉色身影出现在众土匪身后。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他甚至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出手的,不过眨眼的功夫所有土匪全躺在了地上,死状可以说凄惨无比。看着眼前凶残的一幕,他不禁有片刻的失神。
  “宫主!”思羽思缕二人走到冷怜月面前朝他行礼。
  宇肆懿收剑入鞘一脸讪讪,看这情况他做的事还真有点多余,属下都这么厉害何况人家主子,他来献什么丑?
  冷怜月淡淡道:“查到了?”
  思羽回道:“是!已经确定了向府的具体位置。”
  冷怜月嗯了一声。
  宇肆懿尴尬地站在那儿,觑了眼旁边的人又赶紧别开。对方就这么在他面前堂而皇之的聊了起来,别是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吧?这种时候还是走为上策,不然因多管闲事而被杀人灭口什么的,也太冤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