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书后我被迫给校草家冲喜》【豪门世家】──三界掌灯使

时间:2020-09-23 09:23:40  作者:三界掌灯使

 

 
  文案:
  被誉为清北学神的齐迹,穿成了被爸妈卖入豪门冲喜的炮灰。
  炮灰是个杀马特,因为破坏男女主感情而被男主打断双腿,扔进了监狱,从此一蹶不振,郁郁而终。
  既然已经知道结局,齐迹当然不会再重蹈覆辙。
  他染黑了头发,改变了造型,对男主宣誓从此以后不再“舔”他,谁知男主却只看了一眼他锁骨下方刻着JY两个大字的纹身,说了一句:“呵呵”。
  男主的名字,正是江亦。
  ·
  凡是在附高念书的都认识江亦,除了他长得好看,成绩不错之外,还因为他脚边总跟着一只忠实的舔狗,齐迹。
  校运会上抢过广播站的麦表白,数学课被老师抽上台答题时公然写出x2+(y-3√x2)2=1的方程表达爱心,黑历史多得能写一部小说。
  谁知后来,这个他瞧不上的舔狗,竟然被他亲手(代替他大哥)接进了江家大门?
  江亦一边拜堂一边想象着那正在微微颤抖的盖头下的舔狗表情,内心不寒而栗,将新娘送入洞房后连盖头都没替他大哥揭开就溜了。
  但,似乎便是自那之后,齐迹就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不再跟脚了,成绩也好了,下了课宁愿坐在座位上写数学题,也不过来缠着他说上半句话。
  某日,当江亦被小甜花女主约到图书馆的小角落里,准备发表一番动人肺腑的表白时,正碰上齐迹拿着一本书从书架后钻出来,打量二人一眼,接着若无其事地离开。
  小甜花女主的表白江亦一句也没听进去,满脑子想的竟然全都是——
  ——“咦,他怎么不舔我了?”
  每天都在辛苦压制舔狗体质的·好学生受×每天都在醋和醋和醋之间做抉择的·小少爷攻
  【阅读指南+排雷】
  1.男主是弟弟。
  2.文案是之前写的,女主的部分和现在的剧情稍有出入。
  3.受和大哥没有婚书,没有法律关系。
  4.现代架空,同性可婚背景。
  5.人类的本质就是真香定律。
  6.晋江逼作者十项全能_(:з」∠)_
 
 
第1章 
  齐迹醒来的时候,眼前正晃动着一团不知何物的喜庆颜色。
  那团喜庆的颜色乃是一团艳丽的大红,恰巧地遮住了他的视线,而且正随着他的动作在微微晃动着。
  他的手脚不知为何格外酸软,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完全依靠着扶在他腋下的一左一右四只有力的手托着。
  头非常疼,齐迹无力思考,只软绵绵地任由那两人摆弄着自己,在一团软软的红色蒲团上摆出了一个跪坐的姿势。
  意识逐渐回笼,他终于想起自己上一次有意识的时候,是在下了晚自习,独自一人回租住地的时候。
  那天的雨下得很大,他打着一把黑色的伞穿行在雨幕中。
  突然,一束强烈的灯光穿透了他手中的黑伞,接着,他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飞了起来……
  想到这里,齐迹只觉得头疼得厉害,不由得嘶了一声。
  他想起来了。
  他被车撞了,好像撞得还挺严重,他漂浮在空中的时候,看见了自己散落一地的复习资料。
  高三的复习资料。
  想到自己那费了不少心思才整理得妥妥贴贴的复习资料,齐迹在心里肉疼地骂了一声:妈的,眼看着再过两天就高考了,狗司机可真会选日子。
  正骂着,忽而听得有人在他耳边冷冷道:“放开。不用你们押,我自己知道跪。”
  这声音正介于清脆和沉稳中间,听上去像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齐迹循着声音望了过去,不想却被眼前的一团大红色遮住了眼帘。
  该死的,是谁搞了这么个玩意儿扣在他头上,恶作剧也得有个限度吧!难道不知道他现在是个性命垂危的重伤号吗?
  齐迹用力地挣了挣以表达自己的抗议,殊不知自己这样的行为落在旁人眼里,只是虚软无力地晃了两下身子,像是体力不支一般。旁边的四只手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将他扶得更紧了。
  齐迹:“……”
  身旁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过去,一个长身玉立的人影在旁边的空蒲团上跪了下来。碍于视线被红布遮挡,齐迹只能瞧见那人绣着金色丝线的衣服下摆。那人身上也正穿着一套大红色的汉代礼服,描金绘龙的样式和自己身上的倒像是有些相似。
  只见那人端端正正地跪了下来,脊梁挺直,一言不发。
  齐迹愣了愣,只觉得这场景似乎是熟悉得很,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然而,还不等他回忆起到底在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那人已经在他旁边端正跪好,而他也被那四只极为有力的手搀扶着,像个提线木偶般被人提溜着,在地上磕了两个响头。
  磕到第三个的时候,他感觉到那两个人将他的身体转了一个方向,朝向了那个跪在他旁边的男人。
  而那个男人也在同时转了过来。
  虽然还是看不见脸,但齐迹莫名觉得这人似乎有些不太情愿。
  在被人提溜着往下磕的时候,齐迹趁着和对方接近的时间,攒足了力气低声问道:“嘿,兄弟,这是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在他的思路里,既然这人和他一样是被强迫的,那么立场应该都差不多,至少应该都是被强迫的受害者。
  可谁知男人对他的接近极为抗拒,只微微愣了一下,便厌恶地低声警告道:“你离我远点儿!”
  齐迹:“……”
  什么玩意儿?这么凶巴巴的干嘛?好像我要占你便宜似的。
  还不等他追问下一句,便听见一个拉长了的声音高喊道:“礼成——送入洞房!”
  齐迹:???
  所以刚才这是在拜堂吗???
  他一个重伤号竟然没被安排进医院,而是就这样被人提溜着拜了堂???
 
 
第2章 
  齐迹心中抗议,身体却根本不听自己使唤,被人一路提溜着进了洞房,扔在了弥漫着大红气息的喜床上。
  房间外面乱哄哄的,很是喧闹,房间里倒是非常安静,似乎只有他和押送他进来的两个男人。
  齐迹从身下的龙凤锦被中大概猜出了自己所躺的是什么地方,心中顿时一阵恶寒。
  不是吧?
  这群人,玩真的?!
  无数个强占民女的念头从齐迹的脑子里奔腾而过,简直恶心得他汗毛倒竖。
  顾不得自己还是个“重伤号”的身份,齐迹卯足了吃奶的劲用力挣扎,却不想被身边的男人用一只大手轻而易举地就给压了下来。
  齐迹无法反抗,只觉得身体好似是前所未有地沉重,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如同脱离了大脑的控制一般。
  他重重地喘了两口气,正待继续反抗,却听得男人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道:“小迹,给哥哥听话些,好好呆在江家给大少冲喜,咱们齐家的未来可就全靠你了。”
  齐迹:“???”
  不是,他一个孤儿,无亲无故的,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便宜哥哥?
  还有,冲喜是什么?
  是他所理解的那个冲喜吗?
  他可是个男人!!
  短短几句话,齐迹感觉自己现有的人生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还不等他缓过神,这位便宜哥哥又接着道:“你也别怪爸妈狠心,谁让你的八字恰巧合了大少的命格,江家这次可是诚意满满,许了咱们家十个亿现金做彩礼。十个亿啊!那可是十个亿!小迹,你应该也知道咱们公司最近的经济现状,没了这笔钱,咱们齐家可就完了。”
  齐迹:“……”
  好了,他现在无比确定自己正在做梦。
  别的不说,这想象力还挺丰富的,都能去写小说了。
  “行了,别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我们都知道,你从小喜欢的就是二少。但是大少也不错啊,你想想啊,你现在可是江家大少明媒正娶的正房太太,这要是搁在古代,你就是嫡长子媳!等那个病痨鬼大少一死,那遗产岂不都是……小迹,这可是多少人盼都盼不到的好事儿呐!”
  便宜哥哥的声音里全是激动与贪婪,正待再说些什么,却听得房门已经从外面被人给推开了。
  男人的声音戛然而止,适时地切换成了笑意:“哟,二少,你来了?那行,那我们就走了,你记得用喜秤帮大少挑一下喜帕啊,这样才算是正式礼成了。”
  进来的人像是淡淡嗯了一声,又像是根本没有作出任何回应,齐迹听不太清楚,只能隐约根据对话猜到刚才呆在房间里的人都溜溜球了,房间里现在只剩下了他,和刚刚才走进来的所谓的“二少”。
  “二少”的脚步很轻,齐迹侧着耳朵听了半天也没捕捉到一丝响动。
  他甚至都快以为这位“二少”已经不在房间里了,才看见一双红色的长靴缓缓停在床前。
  这位“二少”似乎不太喜欢说话,站在他面前半晌,才闷声不吭地抬起一只右手,拾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喜秤。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足够玄幻了,齐迹的确是曾经幻想过要和心爱之人举办一场传统的中式婚礼,在满室的红光中,摇曳的龙凤烛下,他唇角含笑,把着小妻子柔软的手,二人郎情妾意,共饮一杯合卺之酒……
  但现在这个角色是不是反了?
  为什么他在梦里扮演的会是新娘的角色?
  一想到自己穿着大红的新娘装,坐在床头含羞带怯地等着人挑起自己的盖头,齐迹就忍不住恶心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眼看着那柄金色的秤杆慢慢朝自己伸过来,齐迹不觉间背上已经湿了一大片。
  Ciao,这梦也太他妈刺激了!
  他怎么还不醒?!
  齐迹心里慌得一批,偏偏又动不了,只能鸵鸟地闭上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偷偷观察着那杆秤的动向。
  眼看着秤杆已经伸到面前,勾起了喜帕上的金色流苏,稳稳升高,越来越高,却在抬到下颌时顿住了。
  谢天谢地。
  齐迹不知怎的蓦地松了口气,与此同时,耳边传来一声冷冷的轻哼。
  虽然看不见人,但这声音倒是透彻甘冽,听在耳端仿佛冷泉流过,沁人心脾。
  只是那声轻哼听起来并不愉悦,似乎是声音的主人想起了什么不太愉快的事情。
  “齐迹。”
  这人竟然准确无比地喊出了自己的名字,齐迹下意识抬起头。
  “今天我不会替大哥挑起你的喜帕。”那人道。
  声音依旧清透,但却非常疏离,甚至还有一点点不易分辨出来的厌弃,要不是齐迹十分确定自己从未和这人有过什么交集,他都快要以为自己是不是曾经在什么地方得罪过他。
  “这样你和大哥就算不得完婚,你也就算不得我的大嫂,”那声音停顿了一会儿,再开口的时候,那丝浅淡的厌弃突然变得浓烈,甚至像是还有些憎恶,“我江亦,永远也不会承认你这样的人做我的长嫂。”
  齐迹听完愣了愣。
  他终于开始感觉到不对劲了。
  说完这句话,那双红色的长靴径自离去,只留下齐迹一个人在房间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江亦这名字太熟了,好像前不久才在什么地方看见过。
  结合先前那个便宜“哥哥”所说的内容,什么齐家,什么冲喜,还有那十亿的彩礼金……
  这些全部串在一起的话——
  ——淦!
  这不就是他前段时间才看过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恋你亦世》里面的内容吗!
  小说的开头是这样的:
  “凡是在附高念书的都认识江亦,除了他长得好看,家世显赫之外,还因为他的脚边总跟着一只忠实的舔狗,齐迹。
  校运会上抢过广播站的麦表白,数学课被老师抽上台答题时公然写出x2+(y-3√x2)2=1的方程式表达爱心,黑历史多得能写一部小说。”
  以上就是班上同学发到班级群里的内容,还因为名字相同而特意@了齐迹。
  同学:@迹哥,快看!
  迹哥:您的朋友迹哥骂骂咧咧地退出了群聊。
  但是现在……
  齐迹简直要庆幸那个同学碰巧发来了这本小说。
  如果不是这本小说,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现在的浑身酸软并不是因为车祸,也不是因为在做梦,而是因为自己穿进了一本小说,成为了里面爹不疼娘不爱的恶毒炮灰?
  算算进度,他应该是正好穿在了原身被家族抛弃,以十个亿的高昂价格,卖给了江家大少冲喜的那天。
  那天原身得知了这件事情以后,在家里大闹了一场,哭诉自己此生非二少不嫁,还扬言说要他嫁给大少,除非他死。
  他妈也是个狠人,儿子不嫁怎么办?
  简单,直接上肌肉松-弛-剂。
  于是原身大概就是在被他妈注射了这一针后发生了什么意外,这才有了齐迹魂穿一事。
  看书的时候齐迹就觉得这个妈简直了,这也就是在小说里,要是放在现实,应该早就被华国人一人一口唾沫星子给淹死了吧。
  有个这样的妈,也无怪乎后来原身性格黑化,对女主做出了那些令人发指之事,最后被怒不可遏的男主给打折了双腿,送进了监狱。
  想到这里,下肢似乎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幻疼。
  齐迹缩了缩脖子,心说难怪刚才那人对他的态度那么恶劣,原来是因为还有这些因缘纠葛。
  虽说现在两人之间的最大矛盾——女主还没有出现,但他和男主之间的恶因已经种下,爆发出来也只是迟早的问题。
  想想原身的生命轨迹,齐迹没忍住在乌漆嘛黑的房间里打了个寒战:神呐,现在开始悔改,还来不来得及?
 
 
第3章 
  所谓的冲喜,就是用旁人的好命格来改变气运低落之人的气运。
  还有一说,是阳气不足时通过冲喜来提升阳气,改善运道或者身体健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