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老婆每天都想让我睡猫窝怎么办GL【情有独钟】──何与墨

时间:2020-09-23 09:15:28  作者:何与墨

 

 
  本文文案:
  一天雨夜,秦若初下班回家,在家门口捡到了一只受了伤的黑猫。
  从此这猫便死皮赖脸地赖上她了,怎么也赶不走。
  某天她忽然发现这猫的眼神怎么这么像她的老板楚忻言……直到在床上亲眼看见这只黑猫一晃变成了一个女人,还直勾勾地盯着她咽口水,她便知道她逃不掉了。
  “乖,宝贝儿,叫声老婆我听听……”楚忻言二次三番地诱哄着。
  一躲再躲,最终无处可躲的秦若初羞着脸指着床下的猫窝:”那才是你的床!”
  腹黑霸道套路多流氓系御姐×温柔傻乎乎易脸红易推倒小绵羊
  1v1 双洁 甜略有玻璃渣 HE
  高亮:
  *正文无生子,番外有,雷者勿入
  *女主后期黑化,反虐害过她的人,与男配有吻戏
  *存在副CP,雷者勿入
  *文章涉及娱乐圈,娱乐圈内容全靠瞎编,拥有姊妹篇
  *文章涉及商战与刑侦剧情,剧情线与感情线齐头并进
  *如有不合理皆为剧情需要
  *更新时间一般是晚上,频率见最新章作话
  *我的读者们都是小天使~
  ————————————————————
 
 
 
第1章 
  今天的雨下得很大。
  秦若初刚从公司加完班,此时天已经全黑了,夏天的雨总是来得又凶又急,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地砸在挡风玻璃上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秦若初将雨刮器的速度提升了一个档位,在疾风的推拒下,雨水逆向勾出了若干水痕。
  在湍急的车流中磨蹭了将近四十分钟,秦若初才从车|库下了车,准备撑伞回家。
  “喵——”
  “喵——”
  这时,两声短暂而微弱的猫叫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秦若初停下了脚步,开启手机电筒,低下头朝四处打量,终于在一团灌木丛里发现了一只通体漆黑的猫,翠绿的眼瞳直愣愣地盯着她。
  秦若初蹲下身,把包放在了膝盖上,温柔的嗓音响起:“咪|咪,怎么了?”
  那只猫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更加急促地叫了两声。
  秦若初觉得不太对劲,便小心翼翼地朝前挪了几步。幸好猫咪没有被她惊吓到,老老实实趴在原地等着。
  她慢慢伸出纤细的手抚摸上黑猫的头,那猫乖顺地用头蹭着她的手心,舒服地打着呼噜。
  秦若初这才发现黑猫的前脚上有一处明显的伤口,血红的肉外翻,伤痕几乎可见骨头。
  “怎么会这样?”秦若初皱起眉,二话不说,从灌木丛中将黑猫抱进怀里,撑伞跑回了家。
  黑猫浑身湿透,毛发黏答答地粘在一起,她把猫放进了浴室的水池:“等我一下。”
  秦若初放下包,用木簪随意将长发绾起,露出洁白修长的脖颈,急忙跑进了浴室。
  她拿出了一个粉红色小浴盆,放上温水,将黑猫放进去,又轻轻托着那只受伤的脚,给它洗澡。
  一通折腾之后,黑猫被吹风机吹干毛发,秦若初才发现这猫咪富态的很,毛发乌黑锃亮,浅浅发腮,她没忍住用手掐了一把它的小脸蛋。
  “好可爱啊,软乎乎的。”
  把它抱放到自己床上,秦若初掏出了药箱,药箱里工具齐全,她给黑猫消了毒用了止血的药粉,在它的脚上裹上纱布:“过几天应该就会痊愈了,可怜的小猫咪。”
  黑猫像是听懂了她的话,滑稽地提着一条腿,甩着尾巴在原地喵喵叫唤。
  忙了这么久,秦若初还没吃晚饭,去厨房热了昨天的冷饭冷菜之后,拿了只小碗给猫咪拌了碗鱼汤饭。
  鲫鱼是秦爸爸昨天刚钓的鱼,送来给忙碌的女儿补补身子,刚好家里多了只猫咪,秦若初庆幸昨天熬了鲫鱼汤。
  一人一猫吃过饭后,秦若初洗漱好又开始坐在床上继续完成老板楚忻言一直在催促的策划案,黑猫也不叫,只把小脑袋压在秦若初的小腿上,大眼睛也盯着电脑屏幕。
  “咪|咪,你能看得懂吗?”秦若初笑着摸了摸猫头。
  “喵~”黑猫眯起眼,打了个哈欠。
  秦若初是高奢服装公司MAICU下的一名品牌经理兼服装设计师,MAICU的创始人便是楚忻言。楚忻言虽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大美人,但行事作风却丝毫与“女”字搭不上边,雷厉风行、杀伐果断、八面玲珑、公事公办,一副女强人霸总的风范。
  策划案被她打回来两次要求修改,明天一早便要上交,秦若初就算通宵不睡也要改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零点整时,秦若初伸了个懒腰,把最终版策划案发送到楚忻言的邮箱里,如释重负地合上笔记本,黑猫一直陪着她到现在。
  秦若初下床倒了杯水,顺了顺吊带睡裙的带子,半躺在床头。
  一醋溜,黑猫整个身子都趴在了她的身上,脑袋放在了她的胸前,尾巴惬意地挠着她的腿。
  “真会找地方躺啊。”秦若初打趣道,她像托着小孩子一般托住猫咪的身体,黑猫使劲蹭着她的胸,没受伤的那只脚勾住了她的睡裙肩带。
  爪子一舞,松松垮垮的肩带直接从她的肩头滑下,秦若初重新拉好肩带,敲了敲它的小脑壳:“调皮。”
  “睡觉!”她抽出木簪,长发披散在身后,关上了台灯,抱着猫躺在了床上。
  黑猫似乎很是怕黑,一个劲地往她怀里拱,秦若初只好紧紧搂着它睡去。
  没多久,秦若初呼吸绵长,胸膛深深浅浅浮动着,已经睡熟。
  怀里的黑猫则清醒地睁开了眼,从她手臂的禁锢中逃脱,坐在床边,化身成了一个女人。女人抬手,包扎好的纱布仍紧紧裹着她的手腕,她回头望着床上熟睡的人,慢慢勾起了唇角。
  女人轻手轻脚地躺在了秦若初的身边,用牙齿轻轻蹭着她的肩。
  “嗯……”秦若初似乎是感觉到痒痒的,喉咙中溢出一丝呓语。
  早八点,闹钟嗡嗡响起,秦若初睁开眼,一缕阳光透过米色窗帘洒落在黑猫的身上,她对昨晚的不速之客打了声招呼:“早。”
  黑猫依旧躺在她的怀里,慵懒地打哈欠。
  临走前,秦若初嘱咐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猫咪喽,乖乖在家等我回来。我会给你买猫窝和猫粮,不会委屈你的。”
  “喵~”黑猫舔了舔秦若初早上给她倒的酸奶,屋门被轻轻关上了。
  当秦若初火急火燎赶到公司的时候,楚忻言已经穿着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装稳当当地坐在了总裁办公室里。
  “秦姐,楚总叫你过去呢。”秘书小张在电梯里恰巧碰到了她,秦若初点点头:“谢谢,我马上去。”
  她的心里不免忐忑,楚忻言这么早就叫她过去,难不成策划案又不符合要求?秦若初深吸了口气,准备迎接劈头盖脸的责骂。
  “楚总,您找我?”秦若初端着微笑,微卷的栗色长发别在而后。
  楚忻言正埋头签署桌上摞着的一堆文件,秦若初很快就注意到了她左手腕上的白色布条。
  这纱布看上去有些熟悉……秦若初怔愣着发呆。
  楚忻言抬头,微微皱起眉,不太耐烦地说道:“怎么了?”
  秦若初很快回神:“啊,没,没什么。楚总,叫我过来是策划案的事情吗?”
  楚忻言调出电脑里的PDF文件,骨感分明的手指滚动着鼠标滚轮,音调没有一丝起伏:“策划案我看过了,改得还算不错。你一会把文件发给Nicole,让他再译出一份法语的。”
  “好的楚总。”秦若初应道,心里缓缓松了口气。
  “哦对了,这次去法国出差,你跟着我一起去。”楚忻言道。
  秦若初睁大眼睛,指了指自己:“我吗?”
  楚忻言盯着她:“不然?除了谈生意,我会带你去时装周看看,提升一下你的设计感。”
  “哦好,那楚总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明天早上十点的飞机,已经订好机票了。”
  秦若初有些猝不及防,为难道:“这么快?”
  楚忻言似乎不太高兴:“有什么问题么?”
  秦若初傻傻地说道:“楚总,昨天家里刚捡了一只小猫。出差的话,我怕猫饿着,它还受了伤。”
  “猫?”楚忻言提高了尾调,随意问道:“给它买猫粮了么?”
  “还没有……”秦若初说道,“我不太了解该买哪些——”
  “过来,把手机给我。”楚忻言难得放下了手中的钢笔。
  秦若初走过去,把手机给了她。
  “有名字了么?”
  秦若初想了会:“就叫她……小黑吧,它是只全黑的猫。”
  楚忻言:“……”
  “换一个。”
  “为什么?”
  “我觉得它不喜欢这个名字,很土。”
  秦若初有些头疼:“那叫臭臭?”
  楚忻言无语凝噎:“……它很臭吗?”
  “没有,昨天刚洗了澡,香香的。”
  “算了,我帮你起个名字。叫Puss。”
  秦若初一听,顿时觉得高大上了许多,非常符合那只贵气黑猫的形象:“嗯,那就叫Puss。”
  讨论好取名大事的同时,楚忻言在某宝上搜索了猫粮,明确地指着一款猫粮:“这个。”
  还有零食、磨牙棒、冻干、玩具……
  楚忻言飞快地把它们都放进了购物车,只听秦若初弱弱说道:“楚总……您家也养猫?还有,您怎么会知道我家猫的喜好……?”
  楚忻言掩饰地清了清嗓子,心道:这些都是我以后要吃的,当然我自己选了。
  “买就对了。”
  秦若初心想楚忻言这么了解猫咪,不如让她把猫窝一并选了。
  “楚总,那个能不能帮我选一款猫咪喜欢的猫窝啊?”
  可谁知,刚刚脸色有所缓和的楚总立马黑了脸,正色道:“秦若初,你是在要求我吗?”
  “不是不是,您误会了楚总。”秦若初马上拿了手机退回原位,手心微微渗出薄汗,感叹道楚忻言果然喜怒无常啊。
  唉,猫窝还是她自己选好了。
  秦若初走后,楚忻言摸了摸手上裹的布条,喃喃道:“秦小姐,我是不可能睡猫窝的。”
  趁着午间小憩,秦若初一直在手机里挑选猫窝,她在紫色与蓝色之间犹疑不定。
  “算了,就天蓝色吧。”秦若初付了款,也不知道Puss现在在家里做什么?
  碗里都有吃的,也倒满了水,应该没事。
  “可怜的小猫,你的主人明天要出趟远门,又得留你一只在家咯。”秦若初噘了噘嘴唇。
  不过楚忻言居然愿意带着她出去见见世面是她没有料想到的,或许对她来讲,这是个提升自己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第2章 
  “啪嗒”秦若初开了家门,猫叫声响起,Puss正提着受伤的jiojio在门口等着她。
  “呀,真乖。”秦若初换了鞋,把猫抱进了怀里,“Puss是你的新名字哦,虽然不是我起的,但是很好听。”黑猫似乎很满意这个名字,黑梭梭的猫头蹭着她的脖子。
  秦若初笑道:“别闹,好痒。”
  准备好晚餐,网上的猫粮还要等几天才到,她在回家前先去超市买了几包倒进了猫碗里,自己坐在桌上吃饭。
  “喵——”Puss没有乖乖吃饭,一跃到了秦若初身旁的椅子上,前脚放上了餐桌。
  “Puss,快下去吃饭。”
  不知是不是秦若初出现了幻觉,她竟然看见Puss摇了两下头。
  她无奈地笑了笑:“好吧小祖宗,那就一起在桌上吃。”
  饭后,秦若初抱着猫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它说着话:“Puss,妈妈明天要出差,我把水和食物准备好,乖乖在家别乱跑哦。伤口还没痊愈呢。”
  “喵呜——”
  秦若初给它顺着毛:“你来了之后,家里就不再是我一个人了。以前工作完回家,黑灯瞎火,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吃好饭就上|床睡觉。现在不一样了,你会在家等我,听我唠叨,依偎着我。这种被需要的感觉,很久没有过了。”
  楚忻言默默听着她的自言自语,心想道秦小姐,很快你就不再是一个人了。
  次日,潍城国际机场。
  秦若初拖着行李箱跑过来时,楚忻言正坐在候机室里带着蓝牙耳机和别人通话,她说着一口流利的法语,膝盖上的电脑画面是与法国品牌商共同拟制好的初版合同,她神情淡漠语调平稳,拥有绝对的冷静与理智。该让步时合理退让,但一旦对方得寸进尺,楚忻言也有绝对的底气拒绝无理要求。
  秦若初默默站在一边,扶着行李箱拉杆,她总觉得楚忻言不好相处也难以靠近,还是等她打完这通越洋电话再动吧。在这之前,老老实实站着等才是最安全的举动。
  约莫十分钟过后,电话挂断,楚忻言摘下耳机,这才注意到身边风尘仆仆,站着跟雕像般笔直的秦若初,两人面面相觑,气氛瞬间有些尴尬。
  “啊,楚总,刚刚您在工作,我就没打扰……”秦若初主动开口试图缓解无言的场面,楚忻言将视线又放回电脑屏幕上,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坐吧。”
  秦若初这才敢挑了个离她八丈远的位子安心地坐下。
  座位还不曾捂热,秦若初又听到楚忻言略微不满的语气:“为什么坐那么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